辛酉政变成功后的慈禧:赏赐功臣有帝王心机,处罚敌人有英主之风

subtitle 寒蟾麋鹿 09-24 14:21

慈禧主政四十八年,发动过三次宫廷政变,一次是辛酉政变,一次是甲申易枢,一次是戊戌政变。值得说的是,宫廷政变一起,历来都是血流成河,株连极广的,但一介女流慈禧发动的这三次宫廷政变,却没有大开杀戒——辛酉政变只诛杀了“三奸”;甲申易枢只端锅,不杀人;戊戌政变原定也只杀八个,跑了两个后,慈禧没有怒不可遏,将“戊戌六君子”处决后便及时收手了。

大事见根本。

从这个角度讲,慈禧绝非后世所议的昏庸无能之主,至少她不滥杀、有格局,懂得收拾人心,以怀柔平衡手段驾驭天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毫无疑问,在慈禧发动的这三次宫廷政变中,辛酉政变最凶险,难度最大,影响也最深远,咱们就来讲一讲辛酉政变中的慈禧。

咸丰是个命运多舛的皇帝,民间说他是“跛龙”。想当年,他在高师的指点下,刻意表现“仁孝”以博得道光皇帝的好感,最终打败了锋芒毕露的六弟奕。也许是即位即得太幸运,登上大宝后,咸丰虽然也有锐意进取之心,怎奈好运气已经用光,英法联军打进京城后,只得落荒而逃,成了清朝入关以来首位逃出京师的窝囊皇帝。

出逃前一天,咸丰任命恭亲王奕为钦差全权大臣,留守京师处理与英法联军的换约和好事宜。咸丰此举本是扔烫手山芋,结果却成全了曾经的皇位竞争者,恭亲王奕。

议和期间,因为恭亲王素有才智,留京办事大臣如军机大臣文祥、大学士桂良、户部尚书老臣周祖培等人,迅速聚拢到奕周围,从而形成了以奕为首的京城权力集团。

咸丰逃到承德后,萎靡不振,很快就死于耻辱。

临终托孤时,咸丰虽将恭亲王排斥在权力核心之外,苦心设计了顾命八大臣和两宫相互牵制的权力格局,但因为对京城恭亲王权力集团缺乏认知,咸丰的帝王之谋最终只是一张薄纸,只要两宫与恭亲王联手,这张薄纸一捅即破。

果不其然,咸丰驾崩后,二十六岁的慈禧为摆脱顾命八大臣,问鼎皇权,果断选择了与奕暗中联手。

肃顺本是开明干才,但为人行事太过刚猛,也太过自信,在慈禧与奕暗中联手时,他不仅没能对奕保持足够的警惕,而且屡次犯下了轻视慈禧的致命错误。

慈禧联手奕向顾命八大臣发起挑战,是由山东道监察御史董元醇拉开序幕的,芝麻小吏董元醇是个投机者,他闻风上奏,恭请太后垂帘、亲王辅政。

以肃顺为首的顾命八大臣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奏折,为此他们在两宫面前大吵大闹,并以不理朝政相威胁。

面对顾命八大臣的咄咄之势,慈禧没有以硬碰强,而是选择了示弱麻痹对手。

顾命八大臣见占得了上风,更加目中无人,以为就此已将两宫控于鼓掌。

但这只是假象。

将顾命八大臣稳住之后,奕立即返回京城,着手政变布局、排兵布阵;慈禧也没闲着,她充分利用顾命八大臣的傲慢轻敌,先是顺水推舟地拿掉了肃顺等人的关键兼差,而后又以小皇帝年幼不堪长途颠簸为由,甩掉肃顺,抄小路提前四天抵达了京城。

这是政变成功的关键。

一八六一年九月二十八日,两宫太后抵达京郊后立即召见奕,次日回宫后再次召见,从而敲定了发动政变的步骤。

九月三十日,两宫太后在众臣的簇拥下向顾命八大臣摊牌,之后连下三道谕旨——

第一道谕旨,“以不能尽心和议,力阻大行皇帝回銮,于皇太后垂帘之议哓哓置辩,并擅自改写谕旨”等罪名,着将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协办大学士肃顺“解任革爵”;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逐出军机处。

第二道谕旨,以载垣等“肆言不应召见外臣,擅行拦阻”恭亲王等入宫陛见为由,称“前旨仅予解任,实不足以蔽辜”,着恭亲王奕、桂良、周祖培、文祥即行传旨:将载垣、端华、肃顺革去爵职拿问,交宗人府会同大学士、九卿、翰、詹、科、道严行议罪,并会议如何垂帘。

第三道谕旨,命睿亲王仁寿、醇郡王奕譞将肃顺即行拿押来京。

因为此前的布置滴水不漏,三道谕旨未遇凶险,均得到了有力执行。

一场速战速决,犹如暴风骤雨的政变,就此大功告成。

十月初一日,参与支持两宫政变的关键臣工,均获得了重赏:授恭亲王奕为议政王,在军机处行走;支持太后垂帘听政的桂良、户部尚书沈兆霖、右侍郎宝鋆、户部左侍郎文祥,都入军机处;那位以密信方式将热河行在动静密报给恭亲王的亲信军机章京曹毓英,也因参与政变有功,被任命在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

慈禧明面上的重赏,有值得细品的地方,尤其是针对恭亲王奕的。

表面上看,辛酉政变后,叔嫂平分权力,清廷走向了“同治”。其实不然,虽说奕获得了“议政王”这一头衔,但此前叔嫂密谋时,慈禧许诺奕的是接近“摄政王”的权力待遇,现在政变成功后,慈禧却将“摄”字改成了“议”字,这一字之差,可谓天壤之别,归根到底,奕还是只有参政权力的奴才,慈禧才是拥有最终决策权的主子。

这一表面皆大欢喜,背地暗藏玄机的赏赐,也为后来的叔嫂权力之争以及“甲申易枢”奕被逐,埋线了伏笔。

除了明面上立竿见影的重赏,慈禧还有慢赏的布局以及心照不宣的封赏、不赏。

这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当时的醇郡王奕譞。正如溥仪所言,老醇亲王发迹的真正起点就是辛酉政变时助慈禧抓捕了肃顺,从那以后,奕譞一路高歌猛进,先后被授予都统、御前大臣、领侍卫内大臣、管理神机营等职。同治三年(1864年),奕譞被加封亲王衔,再随后便取代了不听话的恭亲王。

还有安德海,因为在辛酉政变中充当了慈禧与恭亲王之间的信使,随后成为总管大太监,若不是同治八年被山东巡抚丁宝桢擒杀,此人很可能成为晚清的权监。

另值得一说的是,慈禧对功臣的赏赐虽不吝啬,但也有足够深的“帝王心机”——

一,投机小吏,慈禧没有给予赏赐,因而在辛酉政变中立有首功的山东道监察御史董元醇,竹篮打水一场空,从此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二,恃功骄纵者拒不姑息。辛酉政变时,手握重兵的胜保曾有过近乎兵谏顾命八大臣,力挺护卫两宫的大功劳,但后来当他恃功妄为时,慈禧丝毫不念旧情,十分冷酷地将其赐死了。

讲完赏,再来说罚。

十月初六日,两宫下诏,赐载垣、端华自尽,肃顺斩立决,景寿革去御前大臣,仍留公爵,兵部尚书穆荫发往军台,吏部右侍郎匡源、署礼部右侍郎杜翰、太仆寺卿焦祐瀛均被革职,免发遣。

注意,慈禧只杀了罪魁祸首肃顺以及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三人,剩下的五人只给了革职发配的处罚,另外,受到牵连的大臣、太监,也不多,只有十六人,而且只按从犯从轻发落。

用仁覆狠,慈禧似乎天生就是权谋大家。

另值得一说的是,慈禧在处罚顾命八大臣的时候,还玩了一手颇有曹操风范的枭雄举。肃顺被抓后,从其家中抄出了大量的信函,臣工见此人心惶惶,慈禧很干脆,一把火将信函付之一炬了。

更难得的是,曾国藩等一批汉臣皆是肃顺提拔起来了,慈禧在这一关键处,不仅具有胸襟魄力,而且颇能审时度势,她没有因人废政,相反对曾国藩等人更为器重。

可以说,慈禧虽靠阴谋上台,但在同治初年,确也具有英主之风。正因为如此,才会有后来的同治中兴,才会有后来近半个世纪的众臣皆服。

还是那句话,大事见根本。

慈禧不简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