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座虚拟的“李家的城”?

subtitle 秦朔朋友圈 09-23 21:18 跟贴 285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这是第3541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2k+ ·

· 过蝈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腾讯的城、阿里的城”

2013年,一个香港的四年级小学生在作文中写道:

“香港就是李家的城。他是我们的上帝,万物都是他所创造。当然,香港传说中的三位一体就是他们:李嘉诚、李泽楷、李泽钜。他们的力量远超人类,为打工仔遮风避雨,使香港免受风球、暴雨的侵袭。他们付出了那么多,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准时上班,不准时下班。这都是诚哥的伟大。"

据说,每12套香港的商品房中,就有一套是李家建的,住房者每个月一半以上的收入必须交给李家;要开电视,就得用电信盈科;要去商场,则是百佳、屈臣氏和惠康超市。

香港的逐渐成为“李家的城”。反观我们内地,在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名义下,我们一座座城市,正逐渐成为“腾讯的城、阿里的城”。

尤其是在腾讯-贝壳攻克下“居住”服务,阿里-易居也紧随其后,推出了居住数字化平台。

9月16日,杭州阿里巴巴西溪总部,天猫好房成立暨阿里易居联合战略发布会上,阿里与易居联合推出不动产交易协作机制。“天猫好房”总经理卢纬兴表示,“至少三年不赚钱,收入全补贴购房者”。

房产交易平台贝壳一家独大的局面,将被打破。

至此,互联网对衣、食、住、行生活服务平台,实现了全包围。在这四大平台中,尤以往最为重要,它不仅金额高、更是现代人生活方式的全覆盖。数字对生活的影响,将形成我们新的异化。

大城市与数字化

美团、滴滴、摩拜都兴起在2016年前后,彼时正是中国人口向一二线大城市迁徙、大城市化崛起的年份。2018年贝壳APP正式上线,人们线上看房的比重也逐渐增大。

线上看房为什么会越来越重要呢?

伴随一二线城市半径扩大、轨道交通的遍及、以及年轻人换工作的频繁,人们对地段的位置不再锁定为“地缘”,跨区域看房、租房、买房越来越普遍。很多城市新房供应量极大,产品同质化严重。

在这种情况下,线上看房、楼市KOL自媒体开始盛行。线上日渐成为接触客户的重要通道。伴随VR技术、线上看房、AI等多技术的发展,95后为代表的互联网原住民也会越来越倾向线上选房、交易。

“天猫好房”通过定制“房产旗舰店”,打造“智能售楼处”,让消费者可以在线上完成从看房、认购到金融服务的全过程,提供新房、二手房、特价房和拍卖房四大交易场景。

贝壳则通过打造房产经纪人ACN合作网络和楼盘房源字典,第一次用“算法”把房子推送到客户面前。擅长造势的阿里,在营销上可能会比贝壳更亮眼。

阿里执着的房产梦

线上阿里,线下易居,房产交易的闭环至此形成。难怪9月16日当天业内60多位国内百强房企悉数到场。其实,阿里巴巴涉足房地产业务由来已久。早在2010年,淘宝推出了房产频道,并于2014年8月携手万科,在万科全国12个城市23个楼盘直接冲抵购房款, 2019年双十一,阿里拍卖在当天推出上万套特价房。阿里房产业务布局多年,效果却一直不温不火。

疫情给了线上平台重大的发展契机。今年4月,薇娅在杭州某酒店式公寓内直播卖房,让地产营销人瑟瑟发抖。却不想,薇娅只是帮阿里试水了线上营销。

阿里一直试图覆盖整个线上交易的全流程,成为线上交易平台。在线上,阿里擅长玩很多花样,比如直播、秒杀、双十一等等。

电商营销的百般花样,阿里不止一次想挪用在房地产上。但可惜,鲜有成功。归根到底,像房子这种动辄数百万千万的大宗商品交易,极度依赖现场和体验。但和一手房代理的易居合作后,可以从线上到线下打通交易的闭环。

此前像薇娅的直播卖房试水,也可以打造成房产经纪人主播。虽然房产经纪人还不具备很强的直播能力和粉丝量,但他们的专业知识更全面,能为线上带来更好的内容。

阿里为什么对房产这么执着呢?马云不是说过,未来房价如葱吗?

上个月贝壳找房在美国上市,招股书披露了不少行业最新数据:过去六年,中国通过中介完成的房屋销售和租赁交易额从2014年的3.2万亿上增至2019年的10.5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6.8%。并且预计,中介经纪行业的规模(新房加二手房)在2024年将达到11.2万亿元。天猫从此切入了一个10万亿规模的新赛道。

数字帝国的日常生活

很多年前,马云曾说“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他真的做到了。在天猫上,我们可以买房子,找装修,买家具家电……它甚至未来还会给你提供房贷,似乎我们真的可以足不出户,一台手机遥控全方位的生活。

像腾讯、阿里这样的大平台对我们的生活终于实现了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的覆盖。腾讯、阿里包围的城市,是不是一座虚拟的“李家的城”?

早在2000年,就有西方学者以“电子别墅里的日常生活”来比喻当时的现实处境: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在人与环境、人与人、人与智能工具之间建立起了一种新的异化,即——数字的异化:今天的数字资本主义,已经创造了一个由数据组成的界面,人们在这个界面中交换、交流,透过屏幕、VR来认识、感知、消费世界。

在百无聊赖刷手机逛天猫的时候,我们就像在一个虚拟的迷宫里漫无目的地游走,眼花缭乱。体验的时刻越来越丰富,生命的经验却越来越匮乏。

本来在我们心中一点抑制的小欲望会被这个“迷宫”变幻出无穷多的实际需求,而且它廉价、多样、快速。上午下单,下午可能就已到货。任何一个愿望都在被轻易满足,而它实际上占领的不仅是我们的时间、钱包,还有我们的认知。

一套互联网的“算法”逻辑正在侵占我们的思考。以房产为例,动辄几百万的房子,本就该实地考察,多看多比较。普通买房者实地看个一年,也是正常的。但因为算法的存在、KOL的建议,让人们只会去关注推送的几个热点的板块和项目。就像大众点评的推送,来自于商户的广告投入、用户的点击率以及所谓的点赞、转发和分享。最后我们只会选择有排名的餐厅,而忽略了真正的好品质。

盲目相信线上信息,尤其是当人们被无穷无尽的信息所包围,会逐渐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

从货币资本到数字资本

如果说“李家的城”是一个商品、货币为基础的帝国,那么以腾讯、阿里构筑起来的互联网阵营则是数字的资本主义。我们身处其中,用微信开会,在朋友圈分享,在公众号写作,在天猫购物,毫不顾忌地留下自己的足迹,我们就像一个个数字的佃农,在虚幻中用各种代码、各条数据,证明自己的存在。

在量化宽松货币泛滥的当下,货币急着寻找故事好让货币不断繁殖,而故事又在寻找听众,越多人听的故事就越值钱。所以注意力才是你抢我夺的稀缺资源。

在注意力经济大行其道的今天,我们为某个商户、楼盘点赞、分享,为拥有粉丝儿沾沾自喜。我们自己的生活就是在贯彻这场注意力经济,这场经济让我们自己蚕食自己、剥削自己。

我们把自己的注意力、时间转为化原材料免费出让。正是我们有意无意流出去的每一条杂乱的数据,最终却演变成这些互联网巨头企业的生产力。

当我们漫步在阿里、腾讯的“城市”里,每一条足迹都是生产要素。我们觉得这些界面是供自己使用的工具,实际上我们也正被工具使用,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正在形成某种新的沟壑与不平等。但我们普通人,却毫无察觉。毕竟“李家的城”还是线下、真实看得见的,而虚拟数字的城是无形的,是一座困住我们的新型“围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