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极一时的保加利亚帝国

subtitle 历史逐日 09-24 06:0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保加利亚是东南欧一个国土面积110994平方公里、人口715.37万左右的不大不小的国家,然而就是这个如今在国际舞台上没什么存在感的国家也曾一度建立过盛极一时的强大帝国——保加利亚第一帝国。这个帝国是如何诞生的?经历了些什么?最终又是如何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就让我们带着这些问题梳理一遍这个帝国的历史吧。

在中国北方的大草原上曾生活过众多的游牧民族,这其中有一个名叫步落稽的部落,大约在公元370年左右这个部落与西迁的匈奴人一起来到欧洲伏尔加河西岸的干草原。大约在460年他们开始定居在亚速海北部与东部的一个弧形地带,他们被欧洲人称为保加尔人。公元6世纪保加尔人在首领库姆拉特汗率领下从黑海北岸、北高加索地区迁移到默西亚,在这一过程中他们同也正向这一带迁徙的斯拉夫人逐渐融合形成了后来的保加利亚人。库姆拉特汗联合黑海和里海一带的民族组成了“大保加利亚国家”,一个像:“上帝之鞭”阿提拉的匈人帝国那样令欧洲人战栗的游牧民族国家在俄罗斯草原上诞生了。

库姆拉特汗死后大保加利亚国家被来自东方的哈扎尔人所灭。库姆拉特汗的长子在和哈扎尔人的战斗中阵亡。次子逃到伏尔加河附近并在此建立了伏尔加-保加利亚王国,尽管这个国家的名字中也含有保加利亚这几个字,但并不是今时今日保加利亚人的直系祖先。事实上被今天的保加利亚人奉为正统的是库姆拉特汗的三子阿斯帕鲁克重新建立的保加利亚国家——680年阿斯帕鲁克带着八万多保加利亚人乘船逃到多瑙河河口以北的翁古尔地区(今乌克兰境内)重建保加利亚国家。

阿斯帕鲁克建国之时身为东欧霸主的拜占庭帝国正与东方新兴的阿拉伯帝国激战,无暇顾及保加利亚,保加利亚趁着这一有利时机迅速发展壮大,终于引起了拜占庭帝国的警惕。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四世与阿拉伯人签订了和约,随即马不停蹄剑指保加利亚:君士坦丁四世将自己的八万拜占廷大军兵分两路水路并进,攻击的目标是保加利亚人的聚集地――翁古尔。海军从君士坦丁堡出发经黑海直捣多瑙河河口;陆军则是从小亚细亚撤下来的,他们刚和阿拉伯人打完仗,战斗经验十分丰富。这次君士坦丁四世调集的都是拜占廷的精锐部队,想要毕其功于一役,一举铲除他眼中的北方蛮族。

在君士坦丁四世眼里:保加利亚人不过是一群未开化的野蛮人,只会四处抢劫——战事顺利就伺机劫掠,战事不顺就作鸟兽散。其实保加利亚是游民民族出身不假,不过发展到这时也已具有一定的文明——证据之一就是他们有定居点。面对拜占庭大军压境的局面阿斯帕鲁克既没被吓倒,也没妄自尊大,他审慎地思考着对敌之策。可以说从双方统帅对待战争的态度上就预示了这场战争的结果。此时正值雨季,拜占庭大军在泥泞的道路上缓慢行进着,这给保加利亚人的备战提供了机会。当君士坦丁四世率军杀到保加利亚人的聚集地――多瑙河边的沼泽地时他发现这些野蛮人已用砍伐的木头修筑了坚固的城寨,还挖掘了约两米深的堑壕。君士坦丁四世命人在附近造了一个凉棚,自己坐在这个指挥部里开始了对保加利亚人的进攻。

面对拜占庭大军的进攻坚守城寨的保加利亚人用事先准备好的石头、削尖的木棍和滚烫的热油予以猛烈还击。双方激战了整整一天,拜占廷军队始终未能登城半步。翌日拜占廷军队排成队型,用盾牌作为防护,向保加利亚人发动了新一轮进攻。保加利亚人将部队分成若干小队,采用车轮战术,分批守城。滚木擂石冒雨般纷纷而下,拜占廷士兵被打得不敢抬头,进攻因此不顺。就在这时正坐在凉棚里观战的君士坦丁四世被告知:营地已被保加利亚人的主力包围,君士坦丁四世一听这消息赶紧命令自己的部队回援。这时前去偷袭拜占庭营地的保加利亚军队开始撤退。得知消息的君士坦丁四世更加确信自己当初的想法:这群野蛮人打了就跑,没啥出息。于是他命令回援的军队继续追击逃敌,吃掉保加利亚人的主力。

君士坦丁四世所不知道的是他下令追击的这支所谓的保加利亚主力其实只有百八十人,他们都在马尾巴绑上一根柳树枝,纵马扬尘,以伪造大军来袭的假象。不明真相的一万多拜占廷军队紧紧追赶他们眼中的保加利亚主力,结果一头扎进了保加利亚人布下的口袋阵中——当他们追击到一处开阔地时发现地上莫名铺着许多席子,正疑惑间席子却动了起来,随即从下面钻出很多弓箭手,一时间保加利亚人万箭齐发。君士坦丁四世在得知自己派出追击保加利亚人的一万多军队遭遇惨败后亲自出战,结果在腿上中了一箭后率军撤离。阿斯帕鲁克并不满足于打败拜占庭的进攻这样的成绩,他趁机向外扩张到了瓦尔纳河一带,深入拜占庭腹地。

公元681年经过休整的保加利亚军队侵入拜占廷的北部,拜占廷军队面对攻势如潮的保加利亚大军节节败退,巴尔干山脉一带落入保加利亚手中。至此君士坦丁四世对消灭保加利亚已彻底心灰意冷,只好承认保加利亚人对多瑙河以南、巴尔干山脉以北地区的统治权,又答应每年进贡金银和丝绸,以此换取同保加利亚之间的和平。阿斯帕鲁克在这块新土地上建立了保加利亚第一帝国,周边的斯拉夫七部落联盟和塞维鲁人很快被他征服,成为帝国的附庸,对抗拜占廷这一共同的目标把他们维系在了一起。保加利亚为纪念翁古尔战役的胜利将南极洲莱温斯顿岛上的塔拉山的最高峰命名为翁古尔峰。此后保加利亚第一帝国就成了拜占廷的心病——保加利亚人不断向拜占廷内部渗透,一点点蚕食其领土。

公元695年拜占廷军官列昂提发动政变推翻了当时的皇帝查士丁尼二世并割掉了他的鼻子,被割掉鼻子的查士丁尼二世被迫逃到保加利亚。705年查士丁尼二世在保加利亚第一帝国的汗王特尔维尔帮助下重新坐上拜占廷皇帝的宝座。而作为报答他增加了给保加利亚的年贡,还割让了一些城市。不过随着查士丁尼二世的皇位日渐稳固后就开始后悔了,终于在708年夏他撕毁了与保加利亚人的协定并亲统大军从君士坦丁堡出发征讨保加利亚。结果特尔维尔的反应更迅速——还没等拜占廷军队站稳脚跟就被特尔维尔偷袭得手。乘兴而来的查士丁尼二世败兴而回,特尔维尔鉴于自己兵力有限,因此也没追击,只是在边境修建了城寨进行防御。

711年君士坦丁堡再次发生暴动政变,在这次政变中查士丁尼二世被亚美尼亚军官菲利皮科斯推翻并杀死。在此后的六年中拜占廷始终处于政权更迭频繁的状态:菲利皮科斯被推翻,其秘书阿纳斯塔修斯被军队拥立为帝,是为阿纳斯塔修斯二世。没两年他又被军队推翻,原来作为税官的狄奥多西三世上台。狄奥多西三世还没坐稳屁股,又被利奥三世推翻。拜占廷如此混乱的政局正是作为老对手的特尔维尔乐于见到的——当拜占廷内部乱成一锅粥时特尔维尔也没闲着,他不停给予拜占廷打击,迫使拜占廷主动与保加利亚议和。

公元755年东方的阿拉伯帝国倭马亚王朝被阿拔斯王朝,拜占廷皇帝君士坦丁五世趁机夺回了美索不达米亚和亚美尼亚的部分领地。在东方的胜利大大鼓舞了拜占廷的士气,于是君士坦丁五世重新将自己的目光锁定在北方的保加利亚:他把在同阿拉伯人的战争中投降自己的俘虏们迁到北方边境定居以充实当地的人口,与此同时大量修建军事前哨基地。此时的保加利亚国王科尔米索斯面对此情此景派使者到君士坦丁堡以索要贡品的名义试探虚实,不想君士坦丁五世拒绝接见使者。君士坦丁五世的行为引起了科尔米索斯的报复——保加利亚军队一路势如破竹打到了君士坦丁堡城下,由于君士坦丁堡的城防异常坚固,最终保加利亚人在城外洗劫一番后退兵了。

次年保加利亚发生内乱——科尔米索斯被杀,他弟弟的孙子温内奇被拥立为新国王。君士坦丁五世趁保加利亚新旧政权更替之际动用了五百艘战船沿黑海一直抵达多瑙河附近。在拜占廷如潮水一般的攻势下温内奇只好坐下来与君士坦丁五世议和,这更助长了君士坦丁五世的信心,可就在他准备一鼓作气消灭保加利亚时东方的阿拉伯帝国已从改朝换代的阵痛中走出,随即在东方对拜占廷展开了进攻。759年君士坦丁五世在结束了东线同阿拉伯人的战争后亲自挂帅出征保加利亚,可出乎意料的是他这次御驾亲征竟遭到保加利亚人的伏击并被迫撤退。然而这时保加利亚国内的内讧已愈演愈烈,所以得胜后的温内奇并没趁胜追击,而是选择乘胜同君士坦丁五世议和。

温内奇的议和举动被保加利亚贵族们视为软弱之举,于是他们暗中勾结起来准备颠覆温内奇的政权,终于在762年保加利亚国内主战的乌古尔家族暗杀了温内奇。乌古尔家族的特勒茨被贵族们拥戴为国王,这位新国王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策划对拜占廷的进攻——这样做事基于两方面原因的:一则特勒茨本来就是主战派;二则温内奇的前车之鉴尚在。特勒茨率兵突入拜占廷的斯雷斯地区大肆洗劫。由于此前拜占廷和保加利亚之间长年交锋,领土变更频繁,到这时双方的边境线已形成犬牙交错之势,在拜占廷的北方边境一带生活着大量保加利亚人,于是特勒茨就鼓动这些生活在拜占廷境内的保加利亚人起来造反。对此忍无可忍的君士坦丁五世决心同保加利亚展开决战,就这样拜占廷和保加利亚作为当时东欧最强的两大帝国终于走到一决雌雄的地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