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艺高人胆大 富贵险中求?

subtitle 知产力 09-23 09:23 跟贴 2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100万约等于225.9万杯小鹿茶(按均价27元/杯计算)。

作者 | 豆豆

编辑 | 笺柒

在财务造假事件后,瑞幸咖啡上一次大火是因为一支喵星大片 ,而这一次则是因为市场监管总局对瑞幸咖啡不正当竞争行为作出的行政处罚。

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站9月22日消息,2019年4月至12月期间,瑞幸公司为获取竞争优势及交易机会,在多家第三方公司帮助下,虚假提升瑞幸咖啡2019年度相关商品销售收入、成本、利润率等关键营销指标,欺骗、误导相关公众,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构成虚假宣传行为。

北京车行天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北京神州优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征者国际贸易(厦门)有限公司等43家第三方公司,为瑞幸公司实施虚假宣传行为提供实质性帮助,构成帮助虚假宣传行为。

2020年9月18日,市场监管总局及上海、北京市场监管部门,对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等45家涉案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处罚金额共计6100万元。

6100万元,是个不小的数目。

是雪上加霜 还是隔靴搔痒?

据《财经》最新报道,此次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处罚只针对虚假宣传行为,不包括对财务造假问题的处罚,更多罚单还在后面。

财政部官网显示,该部已完成对瑞幸公司境内运营主体的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发现了瑞幸的虚构交易额、收入、成本、利润等问题,并将依法给予行政处罚。

国内处罚的“靴子”陆续落地,更大的处罚或许还在路上。

据悉,8月8日,瑞幸咖啡于厦门总部召开2020年中全国会议。据中国科技新闻网消息,除去因受疫情影响暂未营业的300余家大学门店,瑞幸咖啡在2020年7月已实现整体盈亏平衡,按当前运营进展,有望在2021年实现整体盈利。

消费复苏伴随着经济活动的恢复,瑞幸咖啡在7月份已实现单店现金流为正,为下半年赢得良好开局。

据中金网报道称,瑞幸咖啡新管理层上任后,定调了其新的战略规划。改变以往快速扩张占领市场的“闪电战”模式,调整为精细化运营创造盈利。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瑞幸咖啡这是要打持久战,“向门店要利润”。

有数据显示,在全国近九成门店开业的情况下,瑞幸咖啡每天现金收入稳定在1300万元左右,并且新开张门店单店收入同比增长逾10%。

尽管如此,6100万大额罚款(瑞幸咖啡估计占比最大),对转型中的瑞幸咖啡来说,还是有一定压力的。

成立仅3年的瑞幸已“饱经风雨”

瑞幸咖啡运营主体北京瑞吉咖啡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14日,法定代表人为郭瑾一。据天眼查消息,该公司最终受益人为钱治亚,她曾任神州优车董事,神州租车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

瑞幸咖啡自诞生起就被外界冠上“烧出来的企业”。好在,瑞幸咖啡当时是真有钱。

2018 年 4 月,瑞幸咖啡宣布获得数千万美元天使轮融资。此后1年中,瑞幸咖啡先后三次融资。并于2019 年 5 月 17 日晚,瑞幸咖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融资规模达 6.95 亿美元,成为当年在纳斯达克 IPO 规模最大的亚洲公司。

据瑞幸咖啡2019年Q2季度财报显示,瑞幸咖啡亏损进一步加剧扩大。瑞幸诞生伊始,其销售、一般和行政开支占总营收的比例居然可以高达200%。这意味着,瑞幸咖啡要花两杯咖啡的钱才能换取消费者来购买一杯咖啡。据券商中国此前报道,瑞幸今年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显示,2018年,瑞幸净收入8.4亿元,净亏损16.2亿元;而截至2019年3月31日,瑞幸第一季度净收入为4.8亿元,净亏损5.5亿元,相当于日均亏损600万元,2018年瑞幸共卖出9000万杯饮品,单杯收入为9.34元,按净亏损计算,单杯亏损17.99元。

对于持续的亏损,瑞幸咖啡方面持乐观态度。瑞幸咖啡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在财报中表示,预计到2019年第三季度,公司将朝着门店运营盈亏平衡点迈进。但业内外诸多“看客”对于瑞幸咖啡的运营模式及运营状况褒贬不一。

首先,如上文所说的那样,瑞幸从来没能依靠自己的经营活动挣到钱。好在作为上市公司,瑞幸实际上还能用优秀的营收数据说服广大投资者为其买单。

瑞幸在IPO二季度融到了大量资本,根据财报中的说明,瑞幸在二季度靠着融资坐收二十多亿人民币。然而,在IPO之后的第三季度,瑞幸居然也收获了总体为正的现金流。

对快速扩张的瑞幸来说,开设新直营门店、购买咖啡机或是开设新办公室都需要现金,因此投资活动所获现金为负,或者消耗现金是合理情况。如若积累现金,这些钱又是哪儿来的?

自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自爆财务造假后,22亿营收虚增,舆论一片哗然,顶着“中概股史上最大造假丑闻”和“民族之光,美利坚韭菜收割机”的称号,不满“三岁”的瑞幸咖啡,今年的经历,堪称坐过山车。直止今年6月29日,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停牌,进行备案退市。

亏钱、造假令人唏嘘,但值得肯定的是,“烧钱之路”上瑞幸咖啡已杀出“一条血路”,尽管十分年轻,但在知识产权布局方面,瑞幸咖啡似乎很成熟了。

2017年7月,北京瑞吉咖啡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注册了第一件“LUCKIN COFFEE”商标。此后,围绕“瑞幸咖啡 LUCKIN COOFFEE”“LUCKIN COOFFEE”等文字,瑞幸咖啡在若干个商标类别上陆续提交了80件商标注册申请。

截至目前,瑞幸咖啡已申请注册1333件商标。其中注册的商标除了“瑞幸”中英文名称外,还将其产品名、广告语以及类似的名称都进行了商标注册。可以说,瑞幸咖啡在申请注册商标的眼见不逊色于其企业经营的决策。

瑞幸咖啡最爆红的一款产品——小鹿茶,一经上市,广受好评。秉承着“市场未动、商标先行”的原则,瑞幸咖啡于上线同时,就已在第30类、第32类上注册 “小鹿茶”商标。但仅在3天后,第43类“小鹿茶”就被他人申请注册。

目前,第43类“小鹿茶”商标状态为申请被驳回。商评委认为,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第31584205号“小鹿茶山”商标、第21620761号“小鹿”商标、第20139982号“鹿茶”商标在文字构成、呼叫等方面相近,易造成相关公众对服务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已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因此,申请商标在复审服务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截至目前,瑞幸咖啡已对“小鹿茶”商标做到了几乎全类申请注册。

但有意思的是,通过中国商标网查询,瑞幸咖啡最近推出的新品厚乳拿铁却还未提上商标注册日程。在商标布局与保护方面不遗余力的瑞幸咖啡,此次为何没有行动呢?

协助虚假宣传的企业还好吗?

据通报显示,43家第三方公司(通报中只显示了三家)为瑞幸公司实施虚假宣传行为提供实质性帮助,构成帮助虚假宣传行为。

而上述帮助瑞幸咖啡造假的第三方公司,正是包括此前被指与陆正耀存在利益输送的王百因所实控的征者国际贸易(厦门)有限公司,以及北京车行天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北京神州优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

据企查查显示,北京车行天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4月27日,注册资本为5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陈建松。北京神州优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11月9日,注册资本为4199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张英。征者国际贸易(厦门)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8月23日,注册资本为1000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王百因。

据无冕财经报道,北京神州优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与陆正耀旗下神州租车及优车无股权联系,而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曾是北京车行天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其他非自然人投资者,已于2015年退出。

此外,天眼查数据显示,钱治亚是北京瑞吉咖啡技术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而她曾任神州优车的创始成员COO。北京瑞吉的另一股东陈敏也是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

瑞幸俨然成为了神州系公司的影子公司?

遥想当年,瑞幸咖啡数轮融资,可谓富贵一时。如今面对巨额罚单,它还能够富贵险中求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