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全球恐慌再现——印钞路径依赖的难题

subtitle 凭栏欲言09-22 17:37 跟贴 827 条

文:凭栏欲言

9月21日,美股、欧股、油气、黄金,各种资产纷纷走跌。美元指数飙涨、恐慌指数飙涨,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熟悉。

恍惚间,2020年3月恐慌场景再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9月发生的第二次恐慌,上一次发生在9月初。

01

印钞的路径依赖

从3月至今,各国眼花缭乱的救市手段层出不穷,已经彻底的陷入了路径依赖(印就一个字),而复杂体系很难被单一手段拯救(自然界复杂体系是以竞争进化做出应对),为了解决问题而导致的严重路径依赖,成为问题本身。

我们很难否认货币政策的存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但严重的货币政策路径依赖是否还有利于经济发展?

大角鹿以其夸张的鹿角在自然界(复杂体系)取得生存和繁衍的相对优势,却最终又因路径依赖产生了对自然变化的不适应导致灭绝,大角鹿两个鹿角之间的最大距离达到3.65米,其对竞争优势的路径依赖是导致其物种灭绝的主要原因。

货币政策路径依赖,才是导致经济问题丛出不穷的主要原因;货币政策路径依赖,决定恐慌频发具有必然性!

恐慌爆发越来越频密,根本就不是什么疫情反复或刺激计划具有不确定性导致的,而是印钞依赖(杠杆率越来越高)让系统性金融危机整体爆发具有必然性导致的。

02

最大的系统性风险

然而,会摧毁整个金融系统的风险,并不是最大的系统性风险,恰恰相反,它或许是最小的系统性风险。

系统性风险按危害大小来分级:

金融系统性风险<社会(国家)系统性风险<生态系统性风险。

人类的寿命较长,繁衍能力不高,这决定了人类基因对生态变化的适应性较差。就人类整体来说,人对自然环境的适应能力和3000年前几乎没有太大的改变,变的是人类对环境加以改造的能力,人类改变环境使环境更适合自身生存。但或正是因为人类可以使环境适应自身进化速度,才导致人类对环境的适应进化更慢

人类改造环境具有局限性,改造无法适用于整体性生态环境,这反过来导致人对整体性(系统性)生态环境具有极高的要求。

假如全球水和空气资源被系统性破坏导致生态毁灭,或核战爆发导致生态毁灭,或许不会影响地球上某些生物的生存(比如蟑螂),但一定会极大地影响人类生存,生态环境整体性破坏才是人类最大的系统性风险。

金融系统性风险或诱发生活品质下降(或部分人生活难以为继)的问题,但生态系统性风险则会诱发人类整体灭绝的问题。

笔者在《凭栏:系统崩溃的必然性》一文中,已经详细解释了,个体风险可以向系统转嫁来完成收益与风险的不匹配,进而博取个体最大短期利益,这正是当前世界金融系统的通病。个体通过伤害群体获得了短期利益,并最终摧毁群体的未来。而群体中包含了个体,实际上个体的所获得的短期利益是通过透支其自身的长期利益为代价的。

金融系统性风险频发的原因就源于个体向系统转嫁风险来追求高收益,加速了金融系统性风险积累。而目前各国的印钞路径依赖,则是将金融系统性风险转嫁给更高一级的社会(国家)系统(美国转嫁全球),通过货币幻觉将集中在金融系统中的风险转嫁给组成社会的所有个体,从而使得金融系统性风险降低。

金融系统性风险的暂时降低只是因为风险被转嫁给更高一级的社会体系,而并非是风险消失,这是以加大社会(国家)系统性风险为代价的。

如不采取刹车,持续不断的印钞会不断的制造金融系统性风险,并持续不断的向社会系统转嫁。这种持续不断的风险转嫁,最终将诱发社会系统性危机,导致社会(国家)运转体系整体崩溃。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几乎都为社会系统性危机。

在进入工业社会以前,社会(国家)的系统性风险即为最高一级的系统性风险,但在进入工业社会之后,这种风险并非最高一级的系统性风险。

这种风险仍然可以进行转嫁,可以将社会(国家)的风险转嫁给更高一级的自然生态系统,短暂降低社会(国家)的运转风险。

比如通过破坏式掠夺自然环境维持社会(国家)运转;或发动核战争对外转嫁社会矛盾。

通过以上链条,各种风险最终都会被转嫁给自然环境,导致环境系统性风险累积,最终将诱发自然环境系统性风险,或影响人类生存的根本,这种风险一旦出现即是人类的结局。

印钞路径依赖,似乎正在强化这种风险。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