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在美上演大逆转,甲骨文创始人成功说服华盛顿

subtitle AI财经社 09-21 10:16 跟贴 1922 条

文| AI财经社 李逗 黄云腾

编| 董雨晴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关于TikTok在美去留问题,出现了实质性的转变。

在禁令生效(美国时间9月20日零点)前的24小时之内,美国商务部表示,针对TikTok的禁令将推迟到9月27日执行。法新社报道称,这一决定是“考虑到最近的积极进展”做出的。

所谓的“积极进展”,是指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与甲骨文、沃尔玛两家公司达成原则性共识,三方将据此尽快达成符合中美两国法律规定的合作协议。同时,这份原则性共识已作为提案交给美国政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视觉中国

同一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表态,他已“原则上”同意了甲骨文、沃尔玛和TikTok合作的方案。

按照最新方案,甲骨文将成为TikTok在数据安全合规方面的合作伙伴,为美国用户提供云架构服务。因TikTok在加州洛杉矶设有办公室,该方案被称之为“云上加州”。这个方案巧妙地改变了TikTok在美国陷入被禁或被卖的两难境地。

最为关键的是,TikTok的核心算法技术不会转手他人,字节跳动也将继续享有TikTok的控制权。作为“白衣骑士”,甲骨文成功取代了它的老对手微软,成为TikTok信赖的技术供应商。

这场被围观的战斗只能用峰回路转来形容,只是半路杀出的甲骨文,成为了交易最出乎意料的主角。在美国各大科技巨头争相角逐的背景下,鲜少涉足消费者业务的甲骨文,为什么能胜出? 它又能从这款火爆全球的短视频应用中获益多少?

为什么是甲骨文?

与此同时,TikTok已开启最新一轮Pre-IPO融资的消息已在全网铺开。甲骨文与沃尔玛将合计出资125亿美元(约846亿人民币),二者分别占股12.5%和7.5%。

字节跳动将继续保有控制权。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在回应36氪时称,TikTok Pre-IPO融资事宜,还只是初步意向,尚未签订具体协议,不排除还会有其他投资者加入。

图/视觉中国

无论其他投资人是谁,甲骨文已经是这项交易里最关键的投资方,没有之一。

甲骨文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表现出了极大的喜悦,“甲骨文云基础设施会赋能TikTok下一阶段的发展,与此同时,确保公司业务遵循最严格的安全标准。”

甲骨文的胜利,建立在昔日老对手微软收购失败的前提之上。在此之前,微软一直被视作收购TikTok美国业务最大的可能买家。且从自有业务看,甲骨文在云业务上与微软渐行渐远后,二者之间的差距正在逐渐拉大。作为投资方,微软也拥有更强的财力。

作为合作方,二者更是没有特别大的区别。同样是20世纪70年代兴起的科技巨头,甲骨文和微软一样,都是传统的企业软件和数据库供应商。

但突然闯入的甲骨文,仍旧打败了微软,拿到了字节跳动的合作,甚至是扭转TikTok的结局,这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核心问题或许还在于美国政府的表态。早在8月初,微软就与TikTok展开秘密谈判。最初仅是计划收购TikTok部分股权,以合营的方式解决美国当局对TikTok的担忧。但随着8月初特朗普公开表态封禁TikTok,微软也调整策略,由此前的收购部分股权,变成了计划以200亿美元-300亿美元的价格,完整收购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四国的业务,以符合特朗普政府要求TikTok完全从字节跳动剥离的要求。

“无能为力”的微软不得不首先出局。微软公司9月13日发声明称:“字节跳动公司今天告诉我们,不会向微软出售TikTok的美国业务。“

作为史上最难跨国企业并购案,TikTok想要与任何一方达成交易,除了交易双方达成最终共识(价格、交易细节等),还要符合两国的既有法规,经两国监管部门审批,还得最大限度地安抚到两国用户的情绪。

TikTok的核心业务,由字节跳动的技术中台提供。支撑其运作的个性化推荐算法也是TikTok最值钱的业务,因此也是无数巨头争相竞购的关键。这一要素已被列入8月底最新更新的中国商务部《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之中。

商务部出口限制的条例,给了 TikTok 一个关键的谈判筹码,也成为了微软收购事宜的重要阻碍,让TikTok得以在不出让最核心技术的情况下达成交易。

拒绝微软的同时,TikTok投入了甲骨文的怀抱。

从数据敏感和安全性的角度来讲,作为一家向企业和政府销售软件和服务的公司,甲骨文或许比微软更适合作为信赖的合作伙伴。

只是矛盾会因此转移向美国政府的审核。不过,人们忽视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甲骨文拥有一项微软不具备的关键优势——与白宫的紧密关系。现在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任教的前Facebook政策执行官马特·佩罗特(Matt Perault)说,与许多大型科技企业不同,甲骨文的商业模式——向企业和政府销售软件和服务——可以允许其在不危及公司品牌的情况下与特朗普建立关系。

或许,这是字节跳动三大股东看中甲骨文的原因,可以解决TikTok美国业务数据敏感问题。根据最新方案,字节跳动保留了TikTok的大部分股权和对算法的控制,甲骨文和其他美国投资者持有少数股权。同时,由美方人员为主的新公司将负责TikTok的运营,对数据的安全性进行监督。

关键先生埃里森

甲骨文与Tik Tok达成交易的胜负手,是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出色的社交手腕和政治嗅觉。作为后来才加入的竞购方,甲骨文在多个维度上都与微软有竞争差距。不过,外界始终公认甲骨文与特朗普政府的友好关系是一关键筹码。

截至交易拍板前,甲骨文曾多次被特朗普本人及其幕僚公开赞扬,而拉里·埃里森更获得过特朗普的高度评价,认为前者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甲骨文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茨(Safra Catz)也是唯一一位加入特朗普政府过渡团队执行委员会的大型科技公司高管,该团队负责在新一届政府上任之前制定政策和计划。

图/视觉中国(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

更早以前,在那场筹款活动(拉里·埃里森曾在2020年初为总统特朗普竞选举办筹款活动)举办的同时,TikTok的命运便已注定。除此之外,甲骨文去年游说华盛顿的花费是821万美元。其雇佣了包括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西点军校的同学、特朗普连任竞选团队高级顾问的家属。更不用提拉里·埃里森本人所做的贡献,其曾两度将私宅出借给特朗普团队举行募捐集会,并公开表示自己支持特朗普。今年3月份,甲骨文还向特朗普政府抽调技术力量建立新冠疫情的药物测试数据库。

拉里·埃里森似乎一直不喜欢循规蹈矩的成长轨迹。从外表上来看,拉里·埃里森绝不是那种书呆子式的典型硅谷CEO,也不是外界认知的“红脖子”选民。他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由亲戚抚养长大。不同于上世纪那些同时期闪耀的互联网偶像,少年的拉里·埃里森,曾陆续就读三所大学而未能获得毕业文凭,甲骨文创立于他的中年时期。迟到了20多年以后,这份起步于1200美元的成功才将埃里森捧上了硅谷首富的宝座,创造了超过百万倍以上的收益。

早期甲骨文的业务核心是向政企兜售自己的数据库业务,因此政府和企业的订单成了前者最核心的收入来源。甲骨文的第一笔订单就来自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美国海军情报所。因此,打通政商关系成了甲骨文的业务所需,也使得它可以以正当销售服务为由接近政府机构,这是很多互联网公司做不到的地方。

大器晚成的创业生涯也赋予了这位俄裔犹太人对于商业竞争更深层次的理解:一方面,竞争对手层出不穷,甲骨文面临的是微软、亚马逊、谷歌的全面竞争,另一方面,甲骨文的核心收入来源仍然包含政府。去年年底,微软与亚马逊也曾就美国政府100亿美元价值的云服务JEDI进行角逐。而华盛顿方面,自2019年开始就加大了对硅谷反垄断调查的力度。在这些问题层面,甲骨文似乎总是自带光环。

无论是在可能的商业竞争和规避风险上,寻求联邦政府的庇护,都显然能为日常运营外打开双保险。早在亲近特朗普政府之前,埃里森就招待过奥巴马在自家庄园里打球,并在2016年公开支持佛罗里达州参议院卢比奥参选共和党总统初选。埃里森不认为自己是在进行政治投资,但在4月份《福布斯》的采访中,埃里森承认自己会支持每一任“在任的总统”。

很少有人怀疑埃里森是个真正的利己主义者,他津津乐道的一句格言是,“仅仅成功是不够的,其他人必须失败”。而随着埃里森过去数年里的政治捐款已经达到1000万美元,他和甲骨文收获的回报也逐一显现——自2010年起甲骨文与谷歌开打的10年专利诉讼案,在埃里森将私债借予特朗普的同一天,美国司法部副部长弗朗西斯科公开表态支持甲骨文的93亿美元索赔要求。

现在TikTok或许是甲骨文过去多年对华盛顿投资的又一回报。只是在更多人看来,这些回报是否真的值得?甲骨文究竟可以从中获得什么?

甲骨文是不是最大赢家?

无论如何,被戏称为“云上加州”的方案使得TikTok在美国得以继续运营下去,避免了它被禁或者被卖的命运。这是TikTok最大的收获。但对甲骨文而言,入股TikTok,一度被人们形容为“像爷爷试图融入孙子的交际圈”,看上去有点牵强。一些TikTok用户更是表态,“想象不到TikTok能给甲骨文的业务带去什么价值”。

图/视觉中国

实际上,这种跨越国际的合作模式并不新鲜。为了解决跨国公司在各个国家的数据安全隐忧,这些公司会选择一家当地的独立公司作为“数据受托人”。由“数据受托机构“提供中心数据的存储功能,并控制和监督跨国公司对客户数据的访问情况。这种典型模式被业内称之为“数据受托人模式”。

最为典型的案例便是苹果公司与云上艾珀(贵州)技术有限公司合作的“云上贵州”。2017年7月,苹果与云上贵州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授权“云上贵州”作为苹果在中国大陆iCloud业务的“唯一合作伙伴”。自2018年2月28日起,云上贵州开始全权负责iCloud在中国内地的运营,同时其还持有与iCloud中国内地用户的法律和财务关系。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副主任胡海波估算,仅iCloud运营这一项业务,每年将给云上贵州公司带来10亿美元以上的稳定收入。

TikTok与甲骨文的合作,被外界视为苹果公司“云上贵州”的翻版,称为“云上加州”。参考苹果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发展,“云上加州”的设立,不仅解决了TikTok进退两难的处境,对于业务增长缓慢,且在消费者业务中鲜少布局的甲骨文而言,也颇具战略意义。

作为一家成立逾40年之久的公司,甲骨文的业务增长正面临瓶颈期。根据甲骨文公司2020财年Q4财报显示,公司年度营收104.4亿美元,同比下降6%;净利润为31亿美元,同比下滑16%。其中,除了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同比上涨1%至68.45亿美元外,甲骨文的云授权和现场授权业务、硬件及服务业务营收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而反观TikTok的业务增长情况,截至4月底,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已经超过了1.65亿次。据APP Annie显示,因为禁令,最近12天内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新增了208万。

作为美国的技术合作伙伴,TikTok不断攀升的下载量,也将有利于甲骨文建立一个更庞大的消费者数据库,成为其新的利润增长点。

与此同时,考虑到甲骨文原本的业务范围一直围绕着企业服务,TikTok的合作无疑将填补其消费者业务空白。反观其竞争对手微软,近几年频频布局消费领域,大手笔收购社交产品LinkedIn、独立游戏《Minecraft》及其开发商Mojang等。甲骨文对TikTok的这笔投资更显划算。

拿下TikTok,可能成为甲骨文打开To C领域的一个着力点。有了TikTok超20亿庞大下载量的用户基础,甲骨文得以通过社交网络迅速切入消费市场,缩短与竞争对手的差距。但挑战同样不小,对于甲骨文而言,首当其冲的是能否将旗下服务与社交网络联系起来,让其发挥显著优势。

不仅仅是甲骨文,达成合作共识只是第一步,交易涉及的每一方都仍旧面临压力。在今天早些时候,字节跳动官方就此交易也进行了表态,“为了确保1亿美国用户能够继续使用TikTok这款高人气的视频及内容应用软件,满足美国政府监管要求,加强TikTok美国业务,字节跳动、甲骨文、沃尔玛对TikTok的合作形成原则性共识,三方将按照此共识,尽快达成满足美国和中国法律要求的合作协议”。

虽然张一鸣未在社交网络上有任何回应,但可以确定的是,扎根在他心中的全球化梦想,不至于就此扑空了。那个放置在他办公室里的定制款悬空转动地球仪或许还能再次派上用场,而整个字节跳动的价值或许也将重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