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失“奇”,腾讯得“艺”?

subtitle 慢闪之间 09-20 21:29

爱奇艺正在度过一个艰难时期,被收购的传闻已超过“狼来了”的次数,前有腾讯视频,后有字节跳动,二次赴港上市的传闻也自四面涌出。为什么,为什么是爱奇艺?是腾讯、字节的自嗨,还是百度、爱奇艺的不得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爱奇艺十年了。

李彦宏当初想锻造一把“青锋剑”,搅动网络视频江湖,谁来执剑,是个难题,一百多人的名单里,最终要选定一人。2009年9月底,在中关村教堂附近的咖啡馆里,有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那是时任百度副总裁的任旭阳和时任12580总裁的龚宇,直到龚宇要借口离开时,任旭阳才直奔想找龚宇做视频的主题,而此时的龚宇也正在寻一把利器重新创业。

两人见面不久后,龚宇成为爱奇艺的执剑人,十年磨一剑。

十年前,国内视频格局是优酷、土豆、搜狐、PPS、酷6这些OG大佬们的江湖,不少男性用户可能还不认识王欣,但他们电脑里都有一个快播,后排的迅雷、56也在蚕食,而另一边还籍籍无名的乐视网在创业板完成上市,优酷年底在美国完成IPO上市,隔年土豆也在美上市。

优酷土豆这两大行业巨头合并后,占据整个市场份额接近一半,留给后进者的机会渺茫。

不过,这个机会也得有贾跃亭一半的发言权,彼时乐视活得很滋润,看着其他视频网站打得你死我活,乐视默默做着视频网站的生意,手里捏着庞大的影视剧的内容版权,到2013年,乐视已经拥有电影版权超过5000部,电视剧版权超过十万集,他以版权分销模式将这些影视剧版权卖给交战的各方,宛如二战时期的某国。因此,在其他视频平台因高昂的带宽成本、内容成本造成连年亏损的情况下,乐视却是逐年盈利,做中间商赚得盆满钵满。

都知道视频是个烧钱的行业,也都说互联网是“得用户者得天下”,优酷土豆合并后,一家独大,论烧钱能力应该没人敢上了吧,可偏偏优酷土豆连蜜月期都还没有度过,一天的甜头没尝到,不仅亏损进一步扩大,原以为老大老二化干戈为玉帛后,江湖厮杀就此止战,手牵手一步一个脚印,把盈利能力做大做强,却不想半路杀出的两个程咬金,都是人狠话不多:一边是龚宇带着爱奇艺来搅局,用一年时间就把爱奇艺的月度用户数做过亿了,另一边刘春宁带着腾讯视频来切视频这块蛋糕,上来就砸了4320万元买断了《宫锁珠帘》的网络独播权。

一役未毕,又逢敌手,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入场,优爱腾开启了视频“三国杀”的新格局。

优酷创始人古永锵应该挺郁闷,上市不是终点,合并也不是终点,结果阿里成了终点。2015年,阿里把一步一亏的优酷收入麾下,新的“三国杀”升级为腾讯、阿里、百度的土豪撒币战。

亏损是多么头疼的问题。

利剑出鞘,锋芒毕露。

就在阿里收购优酷的这一年,爱奇艺稳居视频行业第一,会员数量破千万,也是这一年,马东离职,陈伟加盟。

《盗墓笔记》的会员全集抢先看和《蜀山战纪》的会员独享模式功不可没。记得当时身边的同事们纷纷玩着“上交国家”的梗,听得云里雾里的我默默地冲了爱奇艺会员压压惊,这才跟他们同频。

在马东任职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的这段日子里,让爱奇艺的内容既独又多,独是马东看重内容独播权,多是多元化内容输出。

“对于独播的内容,仅此一家,绝对不会分销,谁用了我就起诉谁。”像《爸爸去哪儿》《康熙来了》《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等国内热门综艺节目,《Running Man》、《Star King》、韩国原版《我是歌手》、《无限挑战》等韩国热门综艺节目,以及《爱情公寓4》《北平无战事》等热门电视剧,都只能在爱奇艺及PPS上观看。马东看重内容独播权的优势,“对于独播的内容,仅此一家,绝对不会分销,谁用了我就起诉谁。”

爱奇艺每年都有独播爆款破圈的影视剧,例如《延禧攻略》《破冰行动》《隐秘的角落》等,这些剧为什么没有出现在腾讯视频,也没有出现在优酷?是因为爱奇艺对于内容的“占有欲”是不计代价的,这种冲动让爱奇艺的内容更具穿透力。

背靠百度的后起之秀,短短几年时间成为行业第一。还是有钱好,财务自由的人说买就买。

当然,亏不亏损先不说,互联网就是用钱换增长,但有钱也得省着点花。在成本控制上,爱奇艺自制剧和自制综艺的步伐提速,既可以做出成本可控的内容,又能培养出平台的用户黏性。

爱奇艺在自制综艺花了大功夫,《中国有嘻哈》《乐队的夏天》《创造101》都成为现象级的综艺。陈伟此前在浙江卫视制作过《中国好声音》《我爱记歌词》,来到爱奇艺后,推出《偶滴歌神啊》,反响一般,到2017年,他觉得只能做超级网综,于是他和车澈、宫鹏等人去郊外“闭关”寻找灵感,那段时间,他们每天都讨论出一个方案,推敲一遍细化一遍,然后再推翻,重想,接连推翻了6个方案,最终决定做“嘻哈”这个类型。

节目开播后争议不断,节目内外的争议将这档说唱综艺推到大众视野,实际上节目制作本身要比大众议论的更具争议性,例如还有一些选手质疑制作组不懂嘻哈不懂说唱而不愿参赛,例如赞助商对内容不满意而撤资,例如客户并不被热情和实力打动,“一堆钱放在你面前,一刀一刀地拿走,1亿没了,6000万没了,3000万没了,又3000万没了,那种是什么感觉?非常崩溃,是怀疑自己的感觉,开始是愤怒,说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我能做成?两个礼拜之后开始变得沮丧。沮丧之后开始怀疑自己。”

空有一身武艺,却无识英雄之人,颇有“虚负凌云万丈才”之感。让这个制作人沮丧和愤怒的,也因为钱。

好在2017年过去了,人们还记得那个夏天有嘻哈,有热搜。

爱奇艺的内容常在热搜出现,他自身也登上过热搜。

爱奇艺的《庆余年》因超前点播被人民日报点名批评,VIP抢先看6集基础上,再交50元可在更新时多看6集,这令诸多用户愤怒,还被用户告上法院。

除此之外,今年以来,爱奇艺会员要涨价、B站(哔哩哔哩)市值超越爱奇艺、SEC对爱奇艺调查、腾讯视频收购爱奇艺传闻都将爱奇艺推入舆论漩涡。

在听到爱奇艺会员可能要涨价的消息时,我的朋友小漫一边坚决抵制,一边续充了一年会员,不久后听说腾讯视频要收购爱奇艺,又懊悔会员充早了。当他得知,爱奇艺去年亏损超100亿、今年一二季度净亏损43亿后,成立十年亏损超过300亿,在惊叹之余又倍感惋惜地说,一个在疫情期间线上经济暴发,会员量增加,竟然做了赔本生意的平台,很难说未来能够有续命能力。

他看到了会员数量的增加,却没有看到广告业务的下滑。受疫情影响,爱奇艺今年一二季度广告业务营收分别下滑27%和28%,盈利模式主要依靠会员和广告业务,这两项业务本质上又是零和博弈,用户购买会员一方面是看优质内容,另一方面是想免看广告,因此会员量增加势必会对广告业务造成影响。

爱奇艺Q2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爱奇艺所持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额为人民币95亿元(约合13亿美元)。3月31日,这个数字是99亿,在2019年12月31日是115亿元。

李彦宏在铸剑时可能没想到,剑有双锋,事有两面,烧钱的视频即便是十年后也需要持续输血,龚宇头疼的终极问题和十年前古永锵并无二致。

优爱腾在内容版权的花费超过600亿元,但闹饥荒的年头,地主家的余粮食也有限。若爱奇艺亏损进一步扩大,很可能影响现金流,百度也难以持续输血,这也是腾讯收购传闻的原因。

在腾讯收购传闻之后,还传出爱奇艺曾与字节跳动、优酷有所接触,又有二次赴港上市传闻,但这场并购,最终意志并不在腾讯、爱奇艺,或是另一传闻中出现的竞购者字节跳动,而是百度。

百度拥有爱奇艺92.9%的投票权,爱奇艺为百度贡献了三成收入。今年上半年,百度也受到疫情影响,营收同比下降7%,李彦宏在内部信中表示:“这主要得益于多元化的收入来源,包括面向各行各业的营销服务、AI新业务和爱奇艺。”他将爱奇艺单独列出,爱奇艺于百度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李彦宏在诸多场合都表达过这一观点。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百度从BAT中掉队,百度版图需要爱奇艺这把利剑以在行业中掌握一定话语权。

而爱奇艺需要持续输血,百度是否能长期坚持下去,并不确定。虽是利剑,难免自伤。

结语

极难处是书生落魄,最可怜是浪子白头。无论爱奇艺是否书生落魄,李彦宏和龚宇都已年逾半百,爱奇艺十年未见终局,若与腾讯视频合并,不乏一招好棋,可破如今三足鼎立之势,提升内容议价能力,赴港二次上市或是对爱奇艺最好的自我救赎,由此可获新的供血渠道,再减亏前行,熬死对手(别忘了王兴曾说,“阿里放弃大文娱已经是一件可以开始倒计时的事了”),即便难以盈利,也不会落到杨志卖刀,这把利剑也能在市场上有个更好的价格。

百度还未失“奇”,腾讯也未得“艺”,那再让爱奇艺飞一会儿吧,在中关村教堂附近的咖啡馆里,不会再有第二个腰悬此利剑之人了。

作者:猎猫出鞘

微信 |filmagination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