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逆行者》:女性抗疫在媒体呈现的全面溃退

subtitle 女泉 09-20 17:2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首发 / 新媒体女性 文 / 阿虫 排版 / oumei

*全文共2147字,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抗疫剧《最美逆行者》一经开播便引发了巨大争议,其中有关女性抗疫的情节设定因与现实存在较大出入而遭网友广泛批评。

在微博上,网友发起了大声量的抵制活动,该剧亦在知乎史无前例地得到了0.7分(满分10分)的评价,豆瓣则已关闭该剧评分。

然而,制作方还在继续无视女性的愤怒,昨日,《最美逆行者》播出了最新一集,标题为《婆媳战疫》,再一次呈现了极度刻板化的婆媳关系。

名为“王来娣”的婆婆对儿子和孙子疼爱有加,却因孙子名字里有谐音儿媳的姓氏,对儿媳极为不满,之后疫情来袭,她因不肯听从儿媳劝说,执意外出唱戏,结果把新冠肺炎传染给了儿媳。

尽管这集故事具有喜剧基底,但“儿媳”这一角色在家庭中所受的性别压迫,剧情由始至终没有给出反思态度,令人十分不适。儿媳身为家庭的照顾者,在婆媳一同居家隔离期间,不仅要负责烧菜做饭,把主卧次卧客厅都腾出来给婆婆作为活动空间,同时还要操心在老宅的丈夫儿子的健康。婆媳关系的和解,不是因为她们同为女性,理解了彼此的处境,而是因为儿媳确实从德行到智识都完美到无懈可击,婆婆只能承认自己因为偏见在先犯了错误。

剧集播出至今,几乎是在所有层面上冒犯了曾为抗击疫情贡献力量的女性。剧中,单位组织抗疫运输队,主动报名的全是男司机,而唯一的女司机李文丽要在领导的大力动员下才勉强加入;抗击过埃博拉疫情的感染科主任肖宁进入手术室帮忙,被劝说“女同志在旁边配合就好了”;呼吸科医生岳鲁冰请缨支援前线,说服领导替换掉同科室马主任,认为她年纪大且需要照顾脑溢血的老伴;护士周星焱请缨支援前线,领导就以她丈夫不同意为由拒绝了她。

(抗疫运输队女司机李文丽)

(抗击过埃博拉疫情的感染科主任肖宁)

(要求替换同科室马主任的呼吸科医生岳鲁冰)

网友总结了该剧的其他问题,例如,剧中女性不积极抗疫,更希望照顾家庭;花费篇幅描写女性抗疫不专业、爱八卦;援建火神山医院的工人清一色全是男性等。

(工作时八卦闲聊的女护士)

(建设火神山的工人们清一色是男性)

1

女性观众感到愤怒,皆因以上剧情跟现实中女性参与抗疫的真实情况有着极大出入。

中国环球新闻网播出的纪录片《中国战疫纪》中,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秘书长丁向阳接受采访时曾明确说明,驰援湖北的医护人员有70%都是女性。而根据地方媒体报道,各省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中女性占比均过半数以上。

除一线女医护人员外,司机、工人、志愿者等各领域女性参与支援抗疫的亦不在少数,她们在志愿运输、建设医院以及筹集物资等各个方面均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媒体报道中的女司机)

(驰援武汉建设医院的女工人)

据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调查,94.9%的女性参与过抗疫活动,其中,在疫情期间捐款捐物的比例为51.8%,45.3%的女性加入到查测体温、送菜送药、心理咨询、法律援助等社区服务工作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中老年女性群体为社区提供服务的比例较高,老龄群体中女性的比例显著高于同龄男性

(分年龄、分性别为社区群众提供服务的比例 via@中国妇联新闻)

另据联合国调查,疫情期间,女性花在无偿护理工作上的时间是男性的2.5倍,因为要照顾病患家人的饮食起居,她们更容易暴露在感染风险之中。第三集家庭抗疫的故事分明是讨论女性无偿护理工作问题的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奈何编剧却选择套入婆媳矛盾的老旧套路。

《最美逆行者》缺乏性别代表性、固化性别刻板印象的问题显而易见,尤其是在全国女性广泛参与抗疫,人数占比甚至高于男性的事实背景下,剧情创作思路仍延续以往“家庭伦理情感大戏”的坏毛病,强行要观众买单,透露出制作方懒惰且傲慢的姿态。

2

回顾数月前抗疫动员的时候,媒介对于女性的呈现依旧失真。

一方面,媒体缺乏性别均衡报道的意识。《财新周刊》在4月出版的杂志中采访了9位一线医生,但无一人是女性。

(财新周刊2020年4月13日封面)

4月5日,@郑州地铁 在官博发布九张致敬疫情英雄的宣传图,其中是以男性为主的大横幅灯箱广告栏宣传照片,每位人物都有单独照片且配以姓名单位的介绍,但女性为主的宣传墙却只是照片合集。

(@郑州地铁 致敬疫情英雄宣传图)

另一方面,女性身体被一再调用于疫情动员和情绪安抚。2月15日,@每日甘肃网 发布“剪去秀发,她们整装出征”的视频内容,视频中女性医护人员的头发在快门和闪关灯前被逐一剃去,镜头特地捕捉她们哭红的眼睛。在最后医疗队集体喊加油的场景里,唯一的男性医护人员带着唯一的N95口罩,是所有人中唯一有头发的。

(甘肃省妇幼保健院援鄂医疗队)

媒体人李思磐在中批评道:“当需要大批女性力挽狂澜的时候,‘女将不女’这个战时转化过程才被一再强调:意味着她们的身体需要被改装,才能勉强承担重任;女人承担重任是‘违法常规’的,需要被仪式化以至于神圣化——因为在‘和平时期’领导力是属于男性的。”

除了剃发,推迟婚礼、抛下家务、怀孕、流产的女性医护人员上前线的故事也被媒体选择性聚焦,相貌、母职、妻职优先她们的工作能力成为故事的核心。与此同时,女性医护人员在疫情期间没有得到适当生理保护和照顾的急迫现实,则被大大忽视了。

(中部战区总医院汉口院区急诊科护士赵瑜,怀孕9月奋战在抗疫一线)

《最美逆行者》风波里,有人对女性观众批评的声音不屑一顾,认为这不过是一部影视作品,不能替代现实。但书写本身是一种权力,被纪录的与被忽视的,都是经过选择的,如微博网友@李姑娘万岁呀 所说,“等到有一天人们只能靠材料去了解这段历史的时候,它的定义绝不只是随便一部电视剧而已“。所有参与过抗疫的女性要求她们被纪录,被承认,被看见。

毕竟,才几个月过去,有的人已经在质疑女性怀孕9月上前线的真实性了。

本文为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