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地铁里演起了沈腾的小品

subtitle 慧超的思维补丁 09-20 15:16 跟贴 7315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西安地铁里演起了沈腾的小品

作者/慧超

(一)

2020年春晚,沈腾马丽奉献了一幕讽刺小品:《走过场》。

这个小品倒不是说有好笑,而是它呈现了对生活日常可贵的讽刺。毕竟,讽刺才应该是小品幽默的灵魂。

《走过场》展现了一场自上而下的官僚形式主义作风,整个小品里,除了那个受伤的农民王铁牛,每个人都是向上表演的小丑。

小品的开头,得知领导要来视察,两个保安为叶子发黄的绿植刷绿漆,被马丽严肃批评。

但马丽转身走到病房里,遇到已经痊愈一个月的王铁牛,马主任对脆弱的病毒又提出了严肃批评:

“领导还没来探望你,你的病怎么能好了呢?”

等到沈腾带着宣传员出场,一切就走向更魔幻的表演:摆拍、表演、对群众困难充耳不闻,甚至自备了一条绶带。

王铁牛说完自家的困难之后,绝望地发现,亲切看望他的领导根本不关心民众苦难,领导只关心自己在镜头前的表现。他好奇地问了一句:领导,咱俩好像也没对上啊?

单膝跪地忙着拍摄的宣传干事来了一句:

“没事,我这后期都能剪”。

这个小品看似魔幻,实际上每一个桥段都有着绝对真实的现实案例,无论是为了应付环保检查,给整座山刷绿漆:


还是领导通过P图的形式下基层视察、看望困难群众:

在上面这张魔幻的领导关怀照片里,几位领导真犹如“天神下凡”般,右下角的困难老人被P的连个人样都没有,不仅没有被领导认真对待,也没有被给领导P图的人认真对待。

(二)

《走过场》这个小品从现实中来,如今又回到了现实中。前两天,西安地铁里上演了现实版的《走过场》小品:

这样暖心的画面一不小心引起了当事人的不适,姑娘在这条官微发布不久后,在朋友圈里做了澄清:

广大吃瓜群众围观后纷纷表示:

这妹子也忒不懂事啦!

形式主义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一个地区可能没有违法犯罪,但绝对存在形式主义。

“材料出政绩”已经是很多基层干部无奈的共识,先不先进,典不典型,往往不取决于具体工作,而取决于材料总结是否到位,挖掘是否深入。

人民网之前发文批评基层形式主义作风,在这篇名为《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听听基层声音》的评论稿下面,有很多基层的朋友大诉苦水:

“我们县设立了一个脱贫攻坚指挥部,指挥部随时都有整不完的电子资料。比如,有些文件是12月发的,却要我们从1月开始补资料,光会议记录都要编几十页。时间都花在了应付不完的资料检查上来了,还怎么下村扶贫?一来检查就不知道要开多少会,补多少文件,最后连贫困户都嫌烦了,搞得基层干部里外不是人。”

因为形式主义而举国热议的事情屡见不鲜,比如3月份武汉封城时,有大领导在武汉某小区视察,整个小区的居民打开窗户大喊:

假的!都是假的!

事后调查,是因为得知领导要来视察,社区和物业临时开始大搞卫生,送菜上门,将表面文章做到了极致,引发居民情绪反弹。

你会发现,无论是“隔窗呐喊打假”还是西安姑娘“朋友圈打脸”,勇敢戳破形式主义怪相的,往往是“系统和体制”之外的力量。

近年来身居体制内而发声叫板形式主义的,给我留下印象的只有一位姑娘李田田。

李田田是个小学语文教师,因为日常被上级频繁的检查,和名目繁多的非教学工作折磨得严重影响教书,她在公众号写了一篇:《一群正被毁掉的乡村孩子》。

随后,她被要求深夜进城说明情况,而这个深夜电话的背景是,当天夜里当地正下着暴雨。

好在,迅速发酵的舆情救了她。《半月谈》专门发了一篇评论文章:《请给李田田们留下一张安静的书桌》。接着规格上到更高,央视《新闻1+1》专门为这件事做了一期专题,白岩松在节目里关切地追问:

李田田老师会不会被“穿小鞋”?

也不用装外宾,李田田的事情如果不是一众央媒高度的关注,白岩松在节目里所担心的“小鞋”,恐怕不会轻易从这个年轻教师的脚上解开。

在我们这里,尤其是体制内,自下而上的反馈太难了。敢怒不敢言是很多人在工作时的常态情绪,搞形式主义他们也搞的很恶心,但你问他们为什么都憋着不向上反馈呢?

答案多半只有三个字:没办法!

都是有手机的人,这年头的热点新闻能告诉人们很多人生道理:

反馈能不能解决问题是一方面,大家更关心的是:

自己会不会成为那个被人解决的“问题”?

(三)

所以《走过场》小品里马丽那句“肩带肘,肘带腕,腕带手”,其实不仅仅是一个夸张的表演,实际上反映了一个形式主义的传导机制。

这就像一个清扫垃圾的人,跟在一群嗑瓜子的人后面,他一面清扫,前面的人一面扔瓜子皮,而上级监督又如影随形,动辄就要因路面脏乱扣你工资。

对于这个扫垃圾的人而言,他更正确的做法不是更努力、更有效率地去清扫掉路面上的瓜子皮,而是抬起头来呵斥并阻止那群一面走一面乱扔垃圾的“源头”。

但如今我们常常遇到的问题是,环卫工也知道问题出在源头,但他根本没有胆子去喝止前面那群乱扔瓜子皮的人。

因为这群乱扔果皮的人,正是监督他工作的人,正是考核和罚他款的人。

上级以官僚主义下达任务。

下级以形式主义完成任务。

在许许多多“大干**天”的攻坚任务里,所有的人都被弄的很疲惫,只有那个遥远的、仍待解决的“任务”很轻松。

这里是思维补丁,谢谢你的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