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十大景点:为什么福宝古镇入选,稻城亚丁落选?

subtitle 旅行实验 09-20 12:45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什么没有稻城亚丁?
为什么没有都江堰?
为什么没有青城山?
为什么没有泸沽湖?
福宝古镇是什么?在哪里?
福宝古镇和安岳石刻是怎么混进来的?
这是谁排的野榜?

由一篇《四川十大景点》的文章,引发了这些评论。

质疑的关键在于——福宝古镇何德何能可以入选十大景点,而稻城亚丁、青城山都江堰、泸沽湖却都落选?

这一个问题还可以拆解和延伸成三个问题:

福宝古镇为什么会比亚丁稻城更有旅游价值?

为什么真古镇不如小吃一条街的假古镇火爆?

“古镇”为什么是即将消失的珍稀旅游资源?

本篇文章将对此做出详细解答。

福宝古镇的江湖地位碾压亚丁

稻城亚丁是纯粹的自然景区,福宝古镇是人文建筑景点,两者如果直接对比,没有任何可比性。喜欢稻城亚丁的游客,可能根本不会关心什么古镇新镇的,而关注古镇的人,最少有一部分对于往返上千公里,跑一条山沟里看山看水也理解不能。

不过自然和人文是旅游景点的两大类别,这两类没有高下之分。我们可以找到稻城亚丁在自然类景点中的江湖地位,再找到福宝古镇在人文类景点中的江湖地位,谁在自己所处领域中的地位更高,谁就胜出。

福宝古镇主街一个段落结束的地方

先说稻城亚丁,在自然景观当中如果一百分为满分,亚丁的得分应该在60至70之间。

首先,亚丁不是世界遗产,只是省级地质公园,其山水、风光、高原景色在川藏地区并不罕见。

其次,抵达、游玩的成本也较高,一些人因为高原反应影响了游玩,一些人认为路上的风景比景区内的更漂亮。

因此,综合起来得分也就是刚及格,很多游客对其有着过于夸大的赞美。原因也很简单,跑那么远,费那么大劲儿,甚至还要忍受身体的痛苦,出于补偿心理觉得亚丁真美是很正常的。

福宝古镇内一户人家的厨房陈设

福宝古镇在人文景观领域的得分则在90分以上,因为它包含有足够丰富的环境、社会、历史信息,最重要的还有真实。

古建筑中有府邸和民居两大类,它们分别遵从天道和人道。

宫殿、官衙、寺庙、陵寝等都是府邸建筑这一类,它们遵从严格的制式规范,有明确的中轴线和层级递进的空间。人的需求服从于制度,如果两者发生矛盾,以制度为准。

官府建筑现存的典范是故宫,不过经过蒙元兵锋屠戮文化断层,后世的官府建筑已经变得腐朽僵化了。

而也恰恰因为流离失所,促进了民族和文化交融,中国民居建筑自明朝开始接过创新发展的大旗,相比官府建筑,它们鲜活自然了许多。

从陕北窑洞到岭南侨房,从永定土楼到丹巴碉房,可以说是争奇斗艳。民居在外形自然洒脱的同时,内在与人的关系也是水乳交融,空间服务于人,人充盈了空间。这也让民居承载了更多的历史和人文信息。

由民居建筑组成的城镇具有更大的地域性、独特性,携带的信息更加丰盛,它们是时空与文化的结晶,它们是不断演化的生命体。

阆中古城山环水抱的地势,让它有着绝佳的外部风水,可惜现存的只是部分

在嘉陵江南岸远眺阆中古城

如今形态完整、沿革有序的古城事实上已经不复存在了,古镇还有,但也十分稀少了。

中国数十年的城市化进程是翻天覆地的,很多古城、古镇的面貌彻底被改变,能够保存至今的往往是被时代抛弃的,特别是受到地形限制无法进行扩建翻修的那一类。

好在,在所谓“绝地”上构建的古镇,往往会获得更多景观加成。

红线内为福宝古镇,黄线是古镇主街

福宝古镇的这一段主街很宽阔,可以想见当年这两侧必是绝对的旺铺

川渝地区有两座这类代表古镇,一座是建筑在乌江陡岸之上的龚滩,另一座就是建筑在山脊上的福宝。

从视觉和精神上,龚滩是超过福宝的,可惜由于乌江修筑水电站,龚滩整体搬迁,湍急的乌江水也不存在了,意境被破坏、精神也荡然无存。

由此福宝古镇成了“唯一”,是中国民居、川渝场镇的代表,甚至堪当中国精神的一种象征。

因此,在人文景点大类之中,福宝古镇的评分应在90以上。

龚滩古镇,未搬迁时的样子

一艘客船抵达龚滩码头,船工在激流中尽力稳住船身让客人上岸

从这个角度来说,深刻的福宝古镇的江湖地位碾压浅显的稻城亚丁。以福宝古镇为首的川渝古镇如果好好修缮规划一下,完全担得起一个世界遗产的名头。

那么为什么稻城亚丁名声在外,而福宝古镇默默无闻,很多泸州本地人都不知道其存在呢?或者换个角度问,为什么亚丁稻城的价值会被夸大,而福宝古镇却被低估呢?

速成假古镇让真古镇蒙尘

福宝的被忽视和近年来的古镇、古城建设热潮有关,古镇如今已经是一个被歪曲意义、价值消解的概念。

古镇就如其名,核心是穿越时空的生活场景,游客去到古镇的最大价值也是体验过去的生活。

福宝古镇内,借着临街窗户打牌的老人

近年来大城市周边兴起了建设古镇的热潮,但这些古镇连假古镇都算不上,因为它们压根也没想复建古镇,不过是建几栋四不像的亭台楼阁,借一个名头搞商业开发而已。

古镇是自然与人类活动需求相结合,经过时间沉淀打磨而产生的聚落空间。它不仅仅是一个空间的组合,还是经历漫长岁月、各种人迹填充的复合体。而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也浸润了古镇的方方面面。

风水之说,如果刨去迷信成分,就是一个人与自然、人与人和谐共生的规划设计手册。对外它指导城镇选址、街巷走向与布局,对内它有对建筑本身的规划和建造,不同建筑之间的关系都有规范。

福宝古镇层叠渐高的屋顶,让它的外形有着音乐的美感

而古镇往往就是这一规划设计手册的典范案例。更难能可贵的是古镇有生长和演化的过程,而且这一过程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这让古镇成为了在人驱动之下的活的生命体,每一个瞬间都是独一无二的。

以上所有这些,那些新建或者大规模整修的古镇不但不具备,甚至都不曾作为目标追求过。

也就是连作假都没有动力,更没有行动。

成都周边某座已经破产的新建古镇,从格局上就可以看出完全没有古镇的精气神

古镇不过是它们外在的包装而已,至于运营的效果,则完全在于团队的商业策划和管理能力了。

能力强,日进斗金,毕竟吃食物比看历史的门槛要低多了,食物本身的成本也比历史要低多了,只要量上来,赚钱还是很容易的。

能力差,数十亿的投资换不来客流,就只能当作成本沉没掉了,当然对于有的人来说靠投资已经赚够了,剩下的那些低劣的仿古建筑又与他们何干?

但这些给普通游客却留下了“古镇就是这样的、古镇就是吃吃吃、古镇没意思”的印象。没人关心,这些其实是假的,和古镇真的没什么关系。

没有未来让现存古镇更加珍贵

什么是古镇,或者说古镇不能丢弃的核心是什么?

旅行实验室认为是生活方式、是人。

福宝古镇内抱着猫的祖孙俩

以福宝古镇为例,它原本扼守沟通川贵的要道,过往客商穿镇而过,成为客流基础。因此发达起来的商业设施进一步吸引周边民众来此赶场,从而发展成为区域商业中心。

在此过程之中,原本临街的单层建筑不得不向两侧陡壁扩张,并形成了多层、错层、依照山势层叠铺陈的壮观格局。以现代眼光看,福宝古镇很像一个住、商、旅、娱乐、宗教一体的超级综合体。

但是时代变迁,古道废弃,过境客商消失,周边的购物需求被分解,再强大的超级综合体失去客流之后,也只能陷入沉寂。

福宝古镇可贵之处在于它维持住了这份沉寂,成为了时光照相馆,保留了很多真实的历史和生活痕迹。

古镇不过是布景,人才是主角

如今有一些城市出现了复刻旧日空间而爆火的商业项目,比如重庆洪崖洞,它们和福宝古镇的区别也很明显,一个是表演,一个是现实。

还有一些古镇翻新项目也取得了巨大成功,比如浙江乌镇,翻新是一种延续和传承,但也是一种破坏。大的格局固然会被保留,但所有时光的痕迹都会被抹去。

特别是近现代的一些演化痕迹完全被抹去,由于是在辉煌远去之后形成的,因此不精致甚至很草率,但它们也是一段历史。为了让更古老的历史翻新,而消除一段历史,这是一种悖论,更是一种悲哀。

古镇能否被完整保护?

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代价太大,而可见的收益太小。我们的社会还没有发展到这样的水平,而很多古镇已经等不起了。

一大部分在古代近代历史中消亡,一部分在现代改造和开发中被毁,还有很多成为大型工程的牺牲品。剩下的则被抛弃遗忘,任由它们腐朽破败下去。

广东开平赤坎镇是一座中西建筑风格交融的侨乡古镇,这是它2015年时的样子

赤坎镇被某大财团收购,整体改造开发旅游,这是它2019年时的样子

这张照片2016年拍摄于赤坎古镇,这样生活化的场景再也见不到了

就如同永远也回不去的三峡,时代潮流浩浩荡荡,不会为那些微不足道的古镇停留,它们注定会被时代洪流所淹没。

因此,福宝古镇或者任何一座古镇都是独一无二的、脆弱的;而亚丁这类自然景观,对于生命来说近似于永恒,它们的数量还有很多。把唯一的脆弱的福宝古镇选入四川十大景点,而放弃永恒的众多的稻城亚丁,这应该是一个很自然合理的选择。

古镇如同已经逝去的时代拖在身后长长的暗影,里面隐藏了太多的人生与故事,值得去发现和体验,哪怕看不懂也体会不深,但见过总比错过强。

毕竟下一次太阳升起,也许它们就烟消云散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