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奔向富裕的农民——走进北镇的乡村现场巡礼之二

subtitle 小小天地 09-20 12:10 跟贴 3 条

有一组来自官方的数字不能不让人惊叹和羡慕。2019年末,北镇市乡村居民储蓄余额为281.77亿元,户均18.48万元,人均5.67万元。对于这个数字,恐怕连城里人都得羡慕几分。出于仰目,我们对这里的乡村和农户进行了实地探访。“四多”是这里的乡村和农户留给我们的最为深刻的印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富裕的乡村越来越多

在北镇境内,无论是丘陵山区,还是平原洼区,这几年走向富裕的乡村随处可见。

这里的统计部门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乡村变化三年对比的数据:2016年至2019年,全市农民人均收入由13691元增长到16861元,人均收入增加3170元,增幅23.2%;村级组织收入由1837.5万元增长到2315.5万元,村均收入增加2.14万元,增幅26%,全部消灭空壳村。

在北镇的大屯乡有个李佛村。这是一个有670户人家、2100口人、8300亩耕地的普通村庄。种植甜瓜是这个村的特色产业。全村有1000多栋日光温室大棚,占地面积3000多亩,平均每户有5到6栋一亩以上的棚室,每年全村产出的甜瓜达1200万斤以上,亩均效益超过了5万元。“翠宝”是这个村甜瓜的品牌,产品全部进京。在村里当了27年党支部书记的薛国明介绍说,村里种植甜瓜的大户,每年的收入都在20万元以上,最少的户也能挣上10多万元。因为这个村在附近十里八村比较富裕,所以每天到这个村务工的男男女女不下百人之多,村里几年来没有一个外出务工的劳动力。像李佛这样的富裕村,在北镇的乡村中数不胜数。在中安镇有个民主村,有440户人家、1430口人、4600亩耕地,种植蔬菜、甜瓜是这个村的主导产业。村里有200多户人家棚室栽培,数量有1000多栋,大户人家的棚室面积多达10亩以上。这里的村干部介绍说,村里的一千多栋大棚全部是订单生产,直接与市场对接。全村每年向市场上提供的蔬菜和瓜果达500多万斤,产值在4000万元以上,平均每户收入超过10万元,有些大户年收入超过百万元,在这个村百万存款户一点不足为奇。

在沈山铁路的边上,有个靠多种产业起家致富的赵屯镇大吴屯村。这个村1068家农户中,有近百家从事猪、牛、羊、禽等养殖业。仅生猪存栏就达4000余头,年出栏量超过万头。2019年,从养殖业上挣钱百万的有10余户,挣钱最多的农户达200万元以上。村里搞温室蔬菜的有200多户,生产面积多达4000余亩,最多的一个农户有10余栋大棚,平均每栋大棚的收入都在5万元以上。村民杨治、周治国、杨荣志、杨东红、吴利春等种菜收入都超过了百万元。这个村还有200多人在镇里从事二三产业,每人每年的收入都在5万元以上。

脱贫的人口越来越多

在北镇的乡村,最让人关注和最令人欣喜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贫困村相继摘帽销号,一家又一家贫困户相继脱贫,走出了困境。市里一位扶贫办的工作人员向我们介绍说,三年前这里共有16个省级贫困村,建档立卡的贫困户3385个,贫困人口6265人。到2019年底,这16个贫困村全部摘掉了贫困的帽子,有3378家贫困户和6247人退出了贫困户口,剩余7户18人2020年底前实现全面脱贫。

在北镇城北的富屯街道有个台子沟村,贫困程度在全省出名,全村658户村民中,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有23家,贫困人口33人。近几年,通过产业开发、开辟就业、对口帮扶和社会兜底等合力攻坚,贫困的影子已在这个村移出。在发展集体经济上,村里有了生财的项目,从无收入变成了有收入。在农户发家致富上,村民们搞起了土地流转,组织起了规模化经营,培育出了种田大户。新增就业岗位200多个,增加村民收入超过300万元。全村有500多名劳动力在外务工,每年带回收入一千多万元。2019年,这个村的农民人均收入达到了1.1万元,比三年前的6000元提高了近一倍。在北镇,一个个贫困村和一家家贫困户,都以自己的方式找到了脱贫的途径,走上了脱贫的道路。地处北镇东南部洼区的柳家乡柳西村,是一个拥有413户人家、1376口人,6900亩耕地的大村庄。这个村以大田种植为生,因产业落后,集体经济负债,农民收入低下,2012年就被认定为省级贫困村,有10户人家被确定为贫困建档立卡户。这个村在脱贫攻坚上,用一把钥匙打开了两把锁。2017年,他们借力国家的扶贫资金,看准洼区农机作业的需求,成立起了北镇第一个“村社一体”的农机专业合作社。两年多来,他们又将国家专项扶持的200万元发展村集体经济资金和44户70余万元的扶贫资金,分别以集体和个人入股的形式注入到了农机专业合作社,相继购进装备了12台套的大中型农田作业机具。把作业面由村扩大到乡,由区域内扩大到区域外,每年的作业面积超过2万亩,创出了可观的收益。就是靠这个“村社一体”的合作社,分别给村集体和贫困的农户带来了超过10万元的收入。仅在两三年的时间内,这个村就由贫困开始走上了富裕的道路。

农民的“来钱道”越来越多

在北镇,常听这样一句话:“人工最贵,劳动力最缺,农民的来钱道最多”。确实如此,这里的农村劳动力没有一个闲着的,每人每天至少收入一、二百元。我们数了一下,这里农民收入的来源有家庭经营收入、工资收入、二三产业收入、集体经济收入、转移性收入,还有养老保险收入等不下八九项。

这两年,扩大就业务工收入和增加财产性收入,又成了农民新的“来钱道”。仅2019年,这里的农民从务工和财产上获得的收入就超过5亿元。

在北镇,我们看到这里的农民就业有三个优势。一是农民就业的岗位多。给农民提供的就业岗位遍布城乡各个行业,容纳劳动力的数量成倍增加。座落在沟帮子开发区的沟帮子熏鸡集团,仅一家食品公司就吸纳1500名农民工,农民工的每人每月的工资收入在3000元以上。地处铁路沿线上的赵屯镇,是个二三产业比较发达的一个地方,制鞋是这个镇的特色行业。仅这一行业就给当地农民提供了几百个就业岗位。在这个行业中就业的农民每人年收入少则十万八万元,多则二三十万元。常兴镇的下观村,495户人家搞葡萄产业,几乎家家都使用务工的劳动力,农忙季节每家少则三五人,多则二三十人。全村每年使用的劳动力多达上千人次。有些农户一年支出的工资就有三五十万元。二是北镇农民务工就业时间长。区域间流动型务工,是北镇乡村中的一个特别现象。据农业部门的同志向我们介绍说,每到换季的时候,就会出现农村劳动力南北大流动的现象。秋季的时候,东南部平原和洼区的几万农民开始北上,到西北部丘陵山区的果园里务工。而到了冬季,西北部丘陵山区的几万农民开始南下,到东南部的平原区棚舍里务工。这些“北上南下”的农民,一年四季几乎没有闲时,他们每年在流动就业中获得的收入,至少有三五万元。三是农民务工就业地点近。在北镇的乡村,劳务市场就在村口,绝大多数农民都是在本村或邻村务工。他们就业灵活、出工方便、成本较低。在廖屯镇徐屯村玉宝农业科技公司,村里有140名男女劳动力常年在这里务工。这些劳动力一年不出村就能获得三、四万元的收入。在富屯街道孙屯村,有一个百亩面积的蔬菜种苗繁育场。每天村里有30多人在这个场里务工,少则一天挣一百元,多则挣三四百元,当天干活当天结算。永春方便米饭有限公司,在沟帮子街道成立一个水稻种植合作社,吸纳附近200名农村劳动力在合作社务工,每人每月收入都在2000元以上。由于北镇农民务工就业上具有这三个优势,这几年农民就业队伍不断扩大。过去不能外出务工的中老年劳动力,也走出家门重新上岗。据这里的有关部门估算,这两年乡村中增加就业的劳动力多达万人以上。

从财产和集体经济中获得收入,是北镇农民的又一条来钱道。最近几年,北镇乡村中的土地流转规模逐年增加扩大,农民家庭和集体所占有与使用的资产不断被激活,这给农民带来了一笔新的收入。在廖屯镇的廖屯村,有个大连人投资创办的葡萄庄园。他们使用的300亩耕地,都是以每亩每年千元的价格从农民手中流转过来的。流转土地的农户,每年都获得上万元的土地收入。据农业部门同志介绍,这几年通过土地流转获得万元收入以上的不少于3万户。常兴店镇范屯村有个股份制的农民合作社,有400户人家占有股份,有的是出钱入股,有的是出地入股,还有的是出树入股。这些农户通过资产入股,每年获得的收入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集体壮农户肥”,这是集体经济强壮的地方农民所说的一句话。在名传万里的青岩寺景区的山脚下,有个上观村。这里居住着近500户人家,不足2000口人。这个村靠乡村旅游业,每年集体经济收入近500万元,不仅村里的集体事业和各种公益事业,全部由集体投资建设,村民们的合作医疗、养老保险、孩子上学、困难救助等,村里都出资补贴。2019年,这个村以股份分红的形式,向每个村民发放红利1300元。这个村的村民们说,我们村在每个村民身上一年至少花上2000多元。

敢花钱的农民越来越多

在北镇这个县级城市,这几年新增的近万人口中,百分之八十以上是来自乡村中的农民。在大街小巷里出入的车辆,绝大多数由农民们驾驶。“田里就业,城里过夜”可称为“北镇现象”。

这里的农民敢花钱,完全是出于他们的经济实力。统计部门给我们提供这样一组数据:2019年,北镇市农村居民消费总额为43亿元,户均3.2万元,人均10383元。在消费总额中,食品类消费为11.2亿元,占25.9%,非食品类消费为31.8亿元,占74.1%,其中用于交通、通讯、文化、教育、卫生、旅游等项消费为25.5亿元,占80.1%。我们从这个消费水平和消费结构中看到,北镇的农民已经进入了“高消费”的人群。

在沟北公路边上,有个廖屯镇兴隆店村,靠养猪、种蒜让这个村的农民发了家,在全村420家农户中,年收入过百万元的不下10户。这几年,几乎80%以上的人家都用上了轿车,购置大型车辆的就有30多户。村里所有的年轻人都在城里购置了楼房。类似兴隆店这样的村,在北镇的乡村中比较普遍。靠种菜、种瓜发家的中安镇民主村,440户人家中,有上百户的农民在城里购置了楼房。年轻的农民白天驾着轿车下田,晚上到城里吃宵夜,消费能力超过了当地的城里人。靠种瓜致富的大屯乡李佛村,有50多户农民每年拿出200余万元用于接受教育支出,全村在全国各地上学的学生有五六十人。购买养老保险是北镇农民近年来一项新支出。在正安镇正二村,党总支书记王桂兰向我们介绍说,他们这个村812户村民中,有近200户的农民买了养老保险,仅2019年就增加了100多户。全村农民购买养老保险的投资超过了600万元。

来源 北镇发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