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乐队的夏天2》第十一期,彭坦真的干净赤诚,口琴很有亮点

subtitle 昊佳历史说 09-20 10:26 跟贴 1 条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来到了第十一期,来谈谈这一期的作品,《千年等一回》,这首歌我是以女性力量的一人双生来看的,温婉悲悯的白蛇,疯狂自我的青蛇。在改编中,HAYA舍了一些民族性(HAYA的音乐在地域上可能更偏向西北,而白娘子是个江南水乡的故事,会和乐队本身的器乐搭配有一些冲突),超级斩也也舍了一些自己的特性(没那么疯),但正是舍去的这些元素,使得情感的对冲更多表现在人声上,在塔娜的对比下,酸的核嗓显得稍弱(也有可能后期混音做了处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后呈现出来的作品,对冲只直观的表现在人声上,而我期待在编曲乐器上有更丰富的挖掘。其实对于超级斩这种风格性极强的乐队,爱得人每场都跟着蹦,不太能欣赏的人就连点评都说不到点上。对于他们的后采,酸说了一句让我很感触的话,他们第一回觉得我在唱歌。但我觉得超级乐迷的那句“好”,其实是给塔娜的。所以一个专业的乐评人真的需要极大的听歌量,即使对于自己不喜爱的风格,也要保证有足够的听觉基础,具备专业性和历史态度,和对音乐人的人文关怀,架起听众与音乐人的桥(诶)。

《英雄本色》男人的情谊真的莫名其妙,最后喷干冰在表演上丰富了舞台整体性。(夏颖像从小捧在手里的小孩愣要装坏,又土又乖又凶,褒义),刘敏关于男女性的讨论让我觉得有点意思,“无论男性女性都要有义气,只要是好的品质,不该分性别讨论”,但我认为关于义气这件事,男女性的表达方式有差异,男性可能倾向于两肋插刀,为你复仇式;女性可能倾向于相互支撑,永远守护式,只是我们不常把女性之间的关怀称之为义气,最终把义气推向为男性用词,这点值得反思。

《追光者》椅子几乎被达达吃掉,但彭坦真的干净赤诚(无论是表现力还是音乐),口琴很有亮点,按照“鄙视链”来说给这歌去了去俗,但原曲优美的旋律不容忽视。这组我想讨论的问题是90后台青是在什么流行文化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台剧、日漫,这是我在节目里看到的元素。作为一个00前,我也几乎是与他们同样文化环境下成长起来,但是对于彭坦提到的歌,我至少都有所耳闻,也许是跟随我父母的审美趣味时听过,这就是我们最大的不同,有些土地里的民族根上的文化教育有了巨大的区别,所以刻不容缓。

这也让我特别理解,野孩子老师前几期说的一些HK影视金曲不算国风,他们认为的国风是传统,80后的国风可能是武侠,10年小朋友长大后的国风可能就是国潮,值得思考,《窗外》,我认为重塑和普通人都不算是人声驱动型的乐队,其实我非常期待他们能出一首无人声作品,但综艺节目可能要考虑受众,普通人的主唱在合成器的加成下声音好听了更多。但我真的期待一首他们的更弱化人声的作品。这首我要批评节目组,后面的综艺环节过尬了,别愣捧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我爱李剑,我要在红高粱地里躺一周,再说一遍,我爱李剑,呼我爱李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