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学老师写的一首格律诗获得10万元大奖,一字千金,写的啥?

一首律诗获10万元大奖,你怎么看?

▓ 周贤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一首七律得十万大奖,是真的吗?

真的!

这是在第三届中华诗词有奖征集活动中,广东省中山市桂山中学谢丹老师的七律诗《张富清》,从91677首海内外诗歌中脱颖而出,获得全国唯一的一个一等奖,并获得10万元奖金(税前)。

这个活动,由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中国民族博览杂志社、北京东方中国诗书画院联合主办,由中国楹联学会、中国人民解放军红叶诗社、北京诗词学会等单位协办。

二、大奖诗,写的啥?

不卖关子,请看《七律·张富清》文本:

铁马金戈梦里鸣,春风甲子绿边城。

但悬肝胆云和月,何问英雄身与名。

病骨岂能拘老骥,壮怀犹可掣长鲸。

汤汤酉水经行处,笑看千山夕照明。

三、这诗,好?还是“好”?!

我是在看到一诗友评价:“这样的诗,无论思想性、艺术性,得一等奖都是实至名归!”之后,才去打开链接认真拜读这首诗的。

初看上去,还真是不错。一是正能量。二是有气势。三是格律工稳。但没有读出什么感觉来,诗味明显不足。我只是感觉到,若以思想性、艺术性这两个维度来衡量,很难得出“实至名归”这个结论。

要说思想性。我看这首诗没有什么思想,只有政治正确。

要说艺术性呢,我充分认可这首诗在形式上是成熟的。一是格律工稳,音韵和谐,押韵对仗都很好,二是起承转合也做得很不错,“汤汤酉水经行处”,这一“转”,很妙。但这只是律诗的基本要求,做得好,当然不易,但做好了,却也只是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

总之,我认为,这首诗是一首中规中矩的诗,但既无警句,也无深情。我真诚向谢丹老师表示祝贺:恭喜中大奖。

正好闲来无事,就想知道别人的看法,便找了几个我比较推崇的诗人词人,聊聊这首大奖诗。

诗人葛牧说:政治正确,诗律工整,评委喜欢,你能如何?一笑。

词人祁丽岩说:这就是一个中等水平的诗,感觉像52网和许多微信诗群中的很多人,都写的是这样一个水平,这是一个。再一个呢,像这样的一些诗词比赛,他肯定是要求积极向上,这首诗是比较切中主题的,是比较符合赛事主办方的意图的,它很正啊!然后这诗呢,也看不出特别明显的毛病,很工稳,所以它获奖很正常。再说,获奖诗词比这离谱得多的,也有的是。但是呢,她就是中奖了,这是人家的命好哈!

没想到祁老师她也说“中奖”,会心一笑。

诗人柯雪明说:看过这首诗,与您也有同感,总觉得此诗并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亮点,警句,内容也出不了新意……总之是很平常的一首应事诗,质量和境界都与能获此大奖不符。就如诗中“但悬肝胆云和月”句,我只知道“肝胆可鉴日月”,而不知“肝胆”与“云”有什么关联,也许是我知识浅薄……

诗人刘睿说:现在的比赛无法言说,结果出人意料也很正常。就诗而言,似乎并没有写出张富清个人特点,题目换成任何一个与张富清有相似经历的人似乎都可以。另外整首诗用语平平,毫无意蕴,无可道哉!

一不愿具名的诗人(他不想惹麻烦)说:凭“这”就能在近10万首诗中脱颖而出,获得唯一的一个大奖,这只能说明当代古典诗词创作水平的低下,或者评委会鉴赏能力的低下。

这话有点刺耳。因为说这话的人,在我看来,是一个特别较真的诗人。同时我也觉得,他这话不够厚道,也不算中肯。但他提出了诗词创作水平和评委鉴赏能力的问题,这个我得说说。

四、关于评委鉴赏能力问题

评委这差事,我也干过,谁都希望能征集到最好的诗,谁都想选出最好的诗来。同时,谁也不怀疑自己的鉴赏能力,谁都可能为自己认为的好诗据理力争。

但从评选程序上看,选出好诗还真不容易。

一是太多,根本来不及潜心细品;二是层层筛选,一些有特点的诗往往被淘汰了,因为那些特点,有的评委能发现,但并非每一个评委都能看出来,三是最后基本上都是评委投票或打分,然后计总分,只有那些四平八稳的作品才有可能得到“一致”好评。

一个更大的问题,如何提高当代古典诗词的创作水平?!

这个问题我后面再说,因为我忽然想到6年前周啸天先生获得矛盾文学奖的那事儿。

五、鲁迅文学奖第一次颁给“旧体诗”

2014年,周啸天先生以当代古典诗词作品集《将进茶》而获得鲁迅文学奖,一时弄得沸沸扬扬,沸反盈天的,但我觉得,无论周啸天的诗词好不好、有多好,他的获奖,对于中国古典诗词的继承与发展,都是一件好事,一个重要事件。

我当时说,这就像昆曲得梅花奖一样的道理,昆曲得梅花奖很正常,难道古典诗词得诗歌奖就不正常吗?!

戏曲是国粹,其实诗词也是。戏曲界有梅花奖,什么剧种都有人获奖,诗歌有鲁迅奖,周啸天的古典诗词却是头一个。此前所有的鲁迅奖的诗歌奖项,无一不是颁给现代诗的,而现代诗的艺术成就,我看实在也不比当代古典诗词高多少。王蒙先生就认为周啸天的诗“诗中有血,句中有泪,激越绝伦。”

当时传言,周啸天的获奖与王蒙先生有着莫大的关系,是他的“力挺”才开了这个头。如果真是王蒙以他的个人影响力“力挺”而使周啸天的古典诗词获得第一个鲁迅奖的,那我认为王蒙就更加值得尊敬,这是他为中国文学做出的又一个贡献。

至少,王蒙他们那一届鲁迅奖评委让古典诗词回归了诗歌系列,尽管这也就像把昆曲归入戏曲一样,再正常不过。但,这却是一次重要的拨乱反正。

思维习惯有着巨大影响力,拨乱反正,其实真不容易,因为国人对“常识”总是缺乏基本的尊重,很多时候,回到常识竟然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去拨乱反正(中国历史上常常出现这样的事情,远于秦始后,近在改开前,两千年来,血泪斑斑)。

不过,也有人是从作品质量说事的。比如徐晋如。

徐晋如是一个很“轴”的诗人,我以前曾经笑言,康震老师比郦波老师“笨”一档次,祁丽岩比康震更“笨”一档次,比祁丽岩还要“笨”一个档次的是徐晋如。其实,我说的徐晋如的“轴”劲。当时徐晋如甚至“轴”出了这样的的话:“真正的诗人瞧不上鲁迅文学奖”。于是惹得周啸天反问:“(这话)你信吗?”

我以为,徐晋如只是说,获得鲁迅奖的诗歌质量不高,所以“真正的诗人”才“瞧不上”,并非对鲁迅奖的蔑视。而周啸天是说,不大可能有人真的瞧不上鲁迅奖,假如颁给徐老师一个鲁迅奖,他未必不拿。呵呵,两人都没有贬低鲁迅奖的意思,只是对获奖作品的质量有不同看法。旁观者喜欢搞事,所以一个误会接着一个误会,再一次陷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自说自话的吵闹之中。结果是王蒙先生挨骂不少,不是有人骂他“昏聩之举”、“老糊涂”吗?

这事儿,一晃,6年就过去了。这6 年来,古典诗词获得了建国以来最为高速的发展,据说在产量上,一天就相当于一部《全唐诗》,只是这质量么,嘿嘿……

六、如何提高当代古典诗词的创作水平(略)

确实如同祁丽岩老师所言,在许多诗歌比赛中,与其说“获奖”,不如说“中奖”来得准确生动。其实,得奖不得奖,真不必那么认真,看成中奖即可。不管怎么看,谢丹老师的这首七律诗获得了一等奖;不管大奖诗有多好,对中国当代古典诗词的发展,都利大于弊!

我以为,古典诗词的写作本质上就是打造警句。因为它的字数那么少,就水不得、油不得;就得无一字无意义、无一字无着落。古典诗词之难,就难在这里。

唉,不说太多了,总之:

祝贺第三届中华诗词有奖征集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祝福谢丹老师在第三届中华诗词有奖征集活动中荣获一等奖!

祝愿中国当代古典诗词发扬光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