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义伟:看得见的“平民首相”,看不见的安倍

subtitle 史海古今 09-20 06:14

9月14日,日本原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当选日本自民党新任总裁。16日,他在临时国会上正式接受首相任命并组建新内阁。

当选总裁当晚,菅义伟进入总裁办公室,坐在“总裁椅”上拍摄了纪念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他自担任内阁官防长官以来,首次在正式的公共场合露出灿烂的笑容。

据《每日新闻》报道称,坐上“总裁椅”后,菅义伟表示:“果然还是感到很紧张,也体会到了责任感。一种必须要努力的想法油然而生。”随后,他笑着说:“感觉太好了,我无法平静下来。”

当日本在仓促之中迎来“后安倍时代”,菅义伟的“横空出世”,既是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01

未选先胜:他是安倍属意的“接班人”

就在安倍刚刚辞职之际,菅义伟曾明确对外界表示不参选,他还曾多次对外表示“自己对于首相的位置,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但就在9月2日,也就是安倍正式宣布辞职的5天后,菅义伟正式对外宣布参加首相选举。

在此之前的8月31日,菅义伟分别同自民党内细田派和竹下派主要负责人细田博之及青木干雄举行会谈,表明自己将继承安倍的路线,希望能够获得支持。

当天夜里,细田派召开紧急会议确定支持菅义伟,细田派成员下村博文和稻田朋美宣布放弃参选。

同日,自民党内麻生派负责人麻生太郎同派别内部同样有意参选的日本防卫相河野太郎进行会谈,最终明确了麻生派支持菅义伟的方针。河野太郎随即宣布不参加选举。

于是截至菅义伟宣布参选之前,他已经获得了自民党内最大派系细田派(98人)和主要派系麻生派(54人)、二阶派(47人)的支持,还获得了7名同期议员和14名无派系议员的声援,已经基本奠定优势地位。

看得见的优势背后,是看不见的“安倍的意思”。

事实上,早在今年7月一次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安倍就曾公开点名菅义伟,力挺后者成为“后安倍时代接班人”,只是放在当时的语境下,或许还会有人对这个“接班人”的含义产生不同的理解。

8月31日,同样有参选意向的日本前外相岸田文雄会见了安倍晋三,希望能够争取他的支持。

但在见过安倍过后,他却随即转身率领岸田派的47人召开了全体会议,确定设立选举对策总部。

两相对比,个中曲折,不言自明。

最终,菅义伟以377票(共计535票,得票率超过70%)的绝对高票当选。

或许,在自民党各派系簇拥之下上台的不是“菅义伟”,而是名副其实的“安倍的接班人”。

02

时势弄人:困境中的日本呼唤“平民首相”

与党内很多出身显赫的“世袭议员”不同,农民出身的菅义伟竟然仅凭自身努力,从“穷小子”一路打拼成为一位罕见的无派系自民党总裁,或许实在出人意料,甚至打破了很多人对于日本政坛派系与家族风气的固有认知。

那菅义伟怎么就成为了那个“被选中的人”呢?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时需要凝聚日本民众共度难关,尽快重振日本经济、恢复社会活力与民众预期的自民党,或许也在呼唤一位“更接地气”的总裁。

1948年,菅义伟出生于一个寒冷多雪的秋田农家,是家中长子。

高中毕业后,不甘继承农民家业的菅义伟来到东京寻找工作机会。

初入东京的他曾在纸箱厂工作,后就读于法政大学,毕业后又就职于民间企业,成为一名配线工。

1975年,他经大学校友介绍成为自民党已故议员小此木彦三郎的秘书,一干就是11年。

1987年,菅义伟在欠缺支持组织、知名度和资金的情况下,参加横滨市议员选举。

为了争取更广泛的民众支持,他挨家挨户拜访当地民众,有时一天多达两三百户。在磨烂了好几双鞋之后,他终于如愿当选。

可以说,他确实就是那句“有志者,事竟成”的最为真实生动的写照。

(三位总裁候选人手书自己的座右铭)

此前,菅义伟曾向民众表示,“就算是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只要努力就能立志当首相”。此后菅义伟的支持率一路攀升。

据日本共同社9月9日的民调显示,关于下任首相的合适人选,50.2%的受访者支持菅义伟,位居首位,远高于第二名的石破茂30.9%。

或许是人民群众确实愿意相信这样一位出身农家,既当过穷学生也做过打工仔的首相,能够体会普通老百姓的“民间疾苦”;

或许是菅义伟“平民逆袭”的神话,使更多当前处于困境之中的日本民众看到了“未来会更好”的希望。

无论如何,也无论安倍此番辞职是“暂时离场”还是“退居二线”,一个更得民心的自民党,无疑都是他乐见的,也是他需要的。

所谓情理之中,无非皆大欢喜。

03

临危受命:代替安倍完成“未竟事业”

如果说无论是深陷疫情影响的日本社会还是亟需带领日本国民走出困境的日本自民党都乐于见到一个神话般的“平民首相”,为菅义伟创造了“接班”的机会,那其在政治理念上与安倍的契合乃至相似就更为他此次带有些“临危受命”性质的上台添了几分必然。

为什么呢?

因为“使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是安倍主政这么多年来的一个“夙愿”。

早在2014年,安倍就已经在新年感言中公开表示,要把讨论修宪、充实安保政策和振兴教育定位为重要课题。

那时的他曾经放言:

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举办时,日本战后和平宪法可能完成修改。届时,日本将全面恢复其“正常国家”地位,并成为“对亚太和世界和平稳定做出很大贡献”的国家。

然而当时间真的来到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却仿佛一夜之间将日本原本的计划与节奏全盘打乱。

从今年3月底开始,日本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开始激增,并在4月中旬遭遇第一波疫情高峰。

随之而来的,就是日本经济社会方方面面所遭受的巨大打击。

从外贸出口到旅游服务,从外部消费到内部预期,由疫情引发的需求骤减成了压垮日本许多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由于日本大多数企业实行“零库存制度”,即严丝合缝地“按需生产”,这意味着平日里极度精准高效运行着的产业链事实上也极度脆弱。

当产业链上的任何一环出现问题,整条产业链都会一环接一环断裂,这导致了日本企业的大量裁员和民众失业的激增。

在困境中看不到出路的民众会进一步降低对于未来经济的乐观预期,这又会导致需求的进一步减少,直至将日本经济彻底推入恶性循环。

可以说,日本当前面临着比“泡沫危机”时期更严峻的挑战。

如果想使日本在“后安倍时代”从重重阻力之中突围,继续完成安倍的“未竟事业”,就需要一个能够确保与安倍政策一脉相承,乃至“同心同德、灵魂契合”的人,代替安倍带领日本把剩下的路走完。

如果一定要在安倍政权班子之中找一个这样的人,那大概非菅义伟莫属。

早在2006年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菅义伟就主导成立了横跨派系支持安倍的联盟。9月,安倍上台后,他被任命为总务大臣。

2012年12月安倍第二次上台后,菅义伟又出任官房长官直至安倍辞职,成了日本在任时间最长的内阁官房长官。

毫无疑问,菅义伟之于安倍,可谓“股肱之臣”。

作为长年在安倍身后为其主政出谋划策的“军师”,其主政作风、政策倾向都颇有安倍“精髓”,甚至在立场上还要显得更为鲜明。

2014年,菅义伟在日本参议院内阁委员会上公然否定了二战期间日军强征“慰安妇”的问题,这是日本政府首次明确表态不承认二战期间犯下的罪行。

而在靖国神社问题上,菅义伟也曾公开放言,支持包括首相安倍在内的日本政要进行参拜。

除此之外,在修宪解除《和平宪法》“枷锁”的问题上,菅义伟更是坚定的主要支持者之一,甚至他在某些方面的意见比安倍更为激进。

可以想见,当菅义伟接替安倍出任日本首相,推动完成修改《和平宪法》仍将是势在必行。

据NHK16日报道,菅义伟在就任首相后召开的首场记者会上就向外界表示,他的使命是“继承并推进安倍政权的政策”,并“全力应对新冠疫情、促进经济复苏。”

他将经济复苏列为本届政府“最重要的课题”,明确自己“将继承安倍经济学的金融缓和、财政投资和成长战略三大支柱,持续推进改革。”

他将应对新冠疫情作为“最优先的课题”,表示“绝对要防止疫情像欧美各国那样的扩大,要同时兼顾守护国民健康与社会经济活动。争取在在明年上半年前,确保国民普及疫苗。”

或许正如日本上智大学教授Koichi Nakano所言:“安倍和自民党内其他大佬们选择菅义伟,是因为他是能够在没有安倍的情况下延续安倍政府的最佳候选人”。

或许,即将由菅义伟开启的日本“后安倍时代”,将会是一个“没有安倍”的“安倍时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