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今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居然有中国人获奖了!几个沙雕哈哈哈

subtitle 英国那些事儿 09-19 23:53 跟贴 22660 条

微信的规则进行了调整

希望大家看完故事多点“在看”,喜欢的话也点个分享

才能继续跟大家分享每个开怀大笑或拍案惊奇的好故事啦~

话说,全世界的学者都以获得诺贝尔奖为荣,

而另一部分不太正经的,靠获得“搞笑诺贝尔奖”出名。

9月17日,一年一度的“搞笑诺贝尔奖”(Ig Nobel Prizes)颁奖仪式在网上举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没错,按理说颁奖典礼应该在哈佛大学的桑德斯剧场举行,

但今年因为疫情,只能通过视频连线颁奖了。

“搞笑诺贝尔奖”听起来就是个不太正经的奖项,

它于1991年由科学幽默杂志《不可思议研究年报》主办,今年已经是第30届,

每年9月将奖项颁给“乍看一本搞笑,细看引人深思”的十项成就。

“搞笑诺贝尔奖”每年都有一个主题,今年的主题是“虫子”(bugs),

按照这个主题,今年的奖杯是这样的:由6片纸制成,可以拼成一个6面体奖杯,

6个面上分别印着蟑螂、跳蚤、诺如胃虫(一种能让人腹泻的病毒)、大众甲壳虫汽车(?)、电脑bug(??)以及粘贴制作指南。

至于奖金嘛,在这里,一张10万亿面值的津巴布韦仿制纸币。

下面进入正题,为大家盘点一下今年“搞笑诺贝尔奖”的10项大奖,究竟花落谁家:

1、管理学奖:中国的2B杀手获奖了

首先要说的这个管理学奖,颁给了中国广西的5位职业杀手,他们犯下了一场套娃式案件。

因为一起房产纠纷,主犯花200万雇凶杀人,杀手A接下这单生意;

但杀手A没有自己动手,他留下一100万,用另外100万把生意外包给杀手B;

接下来,杀手B外包给杀手C,杀手C外包给杀手D,杀手D又外包给杀手E,

经过层层扒皮,最后杀手E的酬金只剩10万。

杀手E既惦记这笔钱,但又觉得为了10万块犯下杀人案“不值”,

所以他找到“被害人”,跟对方商量拍下了假死的照片拿去交差,

后来“被害人”报警,抓住了5位杀手,他们都拿了钱,但谁都没动手干活。

2、声学奖:扬子鳄吸氦气也变声

综艺节目中经常出现的“吸氦气变声”游戏,如果让鳄鱼来玩会不会变声呢?

今年获得声学奖的5位获奖者,利用“氦气变声”,想研究一下共鸣在鳄鱼发声中的作用。

先来说说“氦气变声”的原理。

简单讲就是吸入氦气后,声道内共鸣频率提高,使说话声中频率较高的部分被放大,因此人的声音就变得又高又尖。

在实验中,几位研究员把一只扬子鳄放在密闭的池子中,在里面注入空气和氦气的混合气体,

吸入混合气体后,扬子鳄也像吸过氦气的两脚兽一样,声音改变了,

研究发现,扬子鳄的声道中也出现更高频的共鸣。

因为声音共鸣的频率和共鸣腔尺寸有关(体积越大,共鸣越低沉),共鸣腔尺寸又和体型大小有关,

所以共鸣声音能透露鳄鱼的体型信息,在挑选配偶和争夺领地时发挥作用。

3、心理学:是不是自恋,看眉毛就知道

眉毛是面部最具有表现力的五官之一。

获此奖项的两位研究者发现,自恋的人,眉毛长得会更特别。

研究者招募了39位大学生,让他们摆出中性的表情给他们拍照,然后让他们通过“自恋型人格调查表”调查他们的自恋程度。

然后研究者让志愿者们观看这些照片,对他们的自恋程度进行评分,他们发现,普通人能精准地通过眉毛找出比较自恋的人。因为如果给他们看同样的人但是没有眉毛的照片时,大志愿者们都无法区分这个人是否自恋。

最后这个调查小组得出结论,眉毛越浓密,普遍越自恋。

4、和平奖:官方认证“按门铃就跑”的恶作剧

这个奖颁给了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政府,两国一直关系紧张,

比如2018年仅仅头两个月,边境就发生了434起武装冲突。

和这种“正面硬刚”不同,两国外交官想了个“曲线救国”的办法。

他们在深夜悄悄去按对方的门铃,然后赶快逃跑,恶整对方,

如此逗着玩式的办法,真的够和平的。

5、物理奖:蚯蚓喝醉了也蹦迪

获奖的是两位澳大利亚的研究者,他们想研究蚯蚓能不能表现出法拉第波。

回忆一下中学物理,液体上下振动会形成涟漪,也叫法拉第波,

研究者觉得,动物身体中包含大量的水,那么振动时会不会产生法拉第波呢?

他们于是选择蚯蚓当实验对象,先用酒精把蚯蚓灌醉,

然后放在一个塑料盘上,让盘子振动,

结果发现,蚯蚓真的像蹦迪一样振动起来,表现出法拉第波。

对了,他们用过的蚯蚓没有扔,

而是等它们醒了酒,把他们送去了蚯蚓养殖场好好过日子。

6、经济学奖:经济越紧张越想亲亲

有是一个团体获奖,他们研究了在不同国家,收入差距和伴侣间接吻次数之间的关系。

这一团队从来自六大洲的13个国家,招募了3109名志愿者,

他们发现,收入差距越大,人们越喜欢和亲亲,

这可能是因为在资源竞争激烈的国家,人们为了维持伴侣关系,会更喜欢亲亲。

7、医学奖:讨厌吧唧嘴是病!

有些人听到别人吃饭吧唧嘴,会觉得难以忍受,

研究者发现,这其实是一种病——恐音症

研究者是一位精神科医生,她从一名患者身上得到灵感,

那位患者听到别人打喷嚏会莫名其妙暴躁,气到想杀人。

研究者团队调查了42位患者,

发现81%患者受不了吧唧嘴的声音,64%患者讨厌打喷嚏的声音,59%的人受不了敲键盘的声音,

最后得出结论,极端讨厌这些特定声音,其实是得了一种叫恐音症的精神疾病。

8、医学教育奖:政治家比医学更“要命”

这个奖项厉害了,获奖者是巴西,英国,印度等多国的主席或总统

他们在今年新冠疫情期间的表现,充分证明了一点:

有时政治家对老百姓生死的影响,比医学和医生直接得多。

9、昆虫学奖:昆虫学家也怕蜘蛛

害怕蜘蛛的小伙伴,自信一点儿,

不止你怕蜘蛛,连见多识广的昆虫学家也会怕蜘蛛!

研究者调查了41位昆虫学家,发现虽然他们成天跟各种虫虫打交道,但有人也会怕蜘蛛,

原因也挺特别,他们觉得蜘蛛腿太多了,

6条腿的昆虫不可怕,8条腿的蜘蛛“吓死人”。

有多吓人呢?一位昆虫学家说出了她的故事,

在4到8岁时,她经常反复做噩梦,梦到在屋子那么大的蛛网中逃命,并在被人那么大的蜘蛛吃掉之前被吓醒。

10、材料科学奖:便便冻成刀也不结实

看到最后一条时,希望各位已经吃完饭了,这是一个有味道的奖项。

课题灵感来自北极因纽特人的一个广为流传的传说:

话说一位因纽特人不想离开冰面到定居点生活,家人收走了他的生活工具想让他就范,

该男子不为所动,等排泄的大便冻成冰,把大便磨成刀,用唾液给“便便刀”开刃,

然后用这把“便便刀”杀了一条狗,用狗的肋骨做了一副雪橇,用狗皮把雪橇挂到其他狗身上,架着雪橇逃回北极。

研究者决定实验一下“便便刀”是不是真的能切断皮和肉,

他们积攒了8天大便,冻成一把刀,磨出利刃。

(下面有图,但不算恶心)

在10摄氏度的实验室内,尝试切割猪皮、肌肉以及肌腱组织,但“便便刀”化掉了,实验失败。

所以说,因纽特人那个传说,真的只是个传说......

好啦,今年“搞笑诺贝尔奖”的转播就到这里,

感觉还是中国那几个人比较搞笑啊......

ref: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g_Nobel_Prize

https://www.improbable.com/ig-about/winners/#ig2020

https://arstechnica.com/science/2020/09/bellowing-alligators-and-frozen-poop-knives-the-2020-ig-nobel-prizes/

https://cosmosmagazine.com/people/society/vibrating-earthworms-pick-up-an-ig-nobel/

https://cen.acs.org/people/awards/2020-Ig-Nobel-Prizes/98/i36

--------------------------------------

宛丘之栩__:我经济很紧张,快跟我亲亲

天海露太郎:每一个都好好笑

洛阳听雪楼街道办事处主任:绝了,为国争光【?】

无趣奶茶:哈哈哈哈哈我还记得之前出的那种每月一个沙雕新闻有人偷厕所有人高空拉有人偷东西把小孩作业撕了

…………………………

专为大家准备英国的各种值得推荐的好产品~

英国版爱他美全新上线

营养配方科学升级

各位小伙伴们

微信公众号规则又进行了调整

事儿君也不得不跟大家求个三连

喜欢的话也点个分享

这样事儿君的推送才能继续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

相关推荐:

特朗普荣获医学教育奖!2020年搞笑诺贝尔奖出炉

冰冻粑粑刀好不好用,听不了别人吧唧嘴是一种疾病……看到这些神奇的研究,就知道今年的搞笑诺贝尔奖来了。

虽然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这第30届“第一届搞笑诺贝尔奖”没有像往年一样在哈佛大学举办颁奖典礼。

(嗯,永远都是第一届。)

但有一说一,从声学奖到材料科学奖,依然都是正经研究。

(毕竟,也不会有人为了搞笑把粑粑硬做成刀了吧……)

虽然今年没有计算机相关的研究获奖,但这一届的主题倒是跟程序员们息息相关——Bugs。

连奖杯都“令人发指”:

没错,就是这个5个面都印着大虫子(当然包括程序bug)的纸壳子,还得获奖者自己动手粘。

另外,今年还有来自中国的获奖者(可惜并不是鸟屎石墨烯)。

话不多说,一起来看看都是什么神奇的研究。

声学奖:给鳄鱼吸氦气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人类吸了氦气,声音会变尖变卡通,不用变声器,就能变声papi酱。

这是因为氦气的密度比空气低,声音在氦气中传播的速度比在空气中快,所以根据v=λf,人在吸入氦气之后,发生腔里空气共振频率就会变高,从而出现尖细的卡通音。

那么鳄鱼这样总爱大叫的爬行动物,吸入氦气也会有同样的效果吗?

今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声学奖,就颁给了这项研究,获奖者是史蒂芬·雷伯(Stephan Reber)、西村武(Takeshi Nishimura)、朱迪斯·佳尼斯(Judith Janisch)、马克·罗伯逊(Mark Robertson)和特库姆塞·费奇(Tecumseh Fitch)。

这群研究人员很好奇,交配季节里,鳄鱼们发出的声音是否是在宣传体型。于是,他们“招募”了一只经常发出叫声的成年雌性扬子鳄,把它放在密封箱里,让它吸入正常空气或者氦氧混合气体。

所以,鳄鱼吸了氦气会发出唐老鸭的叫声吗?这项研究证明,会啊。

心理学奖:看眉毛,识自恋狂

心理学奖,则颁给了“自恋的眉毛”,获奖者是米兰达·贾科敏(Miranda Giacomin)和尼克拉斯·鲁莱(Nicholas Rule)。

他们发现,看一个人的眉毛长啥样,就能准确判断出一个人是不是自恋狂。

他们的结论是,独特的眉毛往往揭示了自恋的性格。

所以右边这位获奖者挡住了自己的眉毛是在暗示什么……

和平奖:按完门铃就跑

按完别人家门铃就跑,这种小学鸡行为你几岁干过?



大量新闻报道显示,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外交官们,就挺喜欢半夜偷偷按对方门铃,然后拔腿就跑的。

《卫报》还援引了一位退休的印度外交官的观点表示,这类骚扰“既不新鲜也不罕见”。

因此,印度和巴基斯坦政府荣获了2020年搞笑诺贝尔奖和平奖。

物理学奖:喝了酒的蚯蚓会跳舞

物理学奖,颁给了伊万·马克西莫夫(Ivan Maksymov)和安德里·波托茨基(Andriy Pototsky)。他们通过实验探究了高频率振动下蚯蚓的形变。

振动一池水,你会发现,在一个临界频率以上,水面就会形成驻波。这一现象被称为“法拉第波”。

马克西莫夫和波托茨基推断,由于许多生物大部分由液体构成,因此在合适的条件下,它们应该会经历驻波。于是,他们选择蚯蚓来进行实验,这是因为蚯蚓“拥有流体静力学的骨架,柔软的皮肤和充满液体的体腔”,并且很便宜。

具体而言,研究人员先把蚯蚓放在浓度20%的乙醇里待了2分钟,使其身体固定,然后将其放到薄薄的特氟隆板上,对板子施加垂直振动,让蚯蚓也跟着蹦起来。

他们使用激光测振仪来检测活蚯蚓的振动。果然,二人记录到了法拉第波出现的关键转变。

需要强调的是,这真的是一项正经研究。作者认为,这一研究结果“可以用来开发新的技术,用于探测和控制活体内部的生物物理过程(如神经冲动的传播)”。

经济学奖:贫富差距越大,越要亲亲

经济学奖获得者们的获奖理由,是他们试图量化不同国家的贫富差距与人们接吻的平均数量之间的关系。

他们发现,贫富差距越大的地区,人们接吻的频率越高。

作者总结说,原因可能是,在资源竞争更加激烈的国家,接吻在维持长期稳定的伴侣关系方面有着重要作用,所以人们会倾向于更多地亲吻他们的伴侣。

管理学奖:外包也能套娃

今年的管理学奖颁给了五位中国“杀手”:奚广安、莫天祥、杨康生、杨广生和凌显四。

不过,由于他们还在监狱里,所以目前没有人能来领奖。

表面上,这只是2019年的一起谋杀未遂案,但其实这是一个终极套娃的故事。

雇主出资200万元,雇佣杀手甲杀人;
甲收到200万元后,出资100万雇佣杀手乙;
乙收到100万元后,出资27万雇佣杀手丙;
丙收到27万元后,出资20万雇佣杀手丁;
丁收到20万元后,出资10万雇佣杀手戊。

简单来说,就是雇主雇佣甲雇佣乙雇佣丙雇佣丁雇佣戊去杀人,每个人中间还赚了点差价,堪称外包界的模范选手。

但事实上,这场谋杀案没办成,因为杀手戊觉得,10万元不值得他动手。

所以他找了“暗杀对象”本人谈判,一起伪造死亡现场,免费拿得10万元,最终没有人死亡。

昆虫学奖:昆虫学家也怕蜘蛛

今年的昆虫学奖颁给了理查德·维特(Richard Vetter),来源于他在2013年一个“惊人”的发现:

尽管,昆虫学家经常要与昆虫打交道,但他们对蜘蛛的反应与对昆虫的反应完全不同。

也就是说,从事昆虫研究、日常与苍蝇蚊子白蚁“作伴”的昆虫学家,其实可能非常害怕蜘蛛。

这种恐惧感可能来源于童年,甚至从事昆虫研究后,这种感觉也消除不了。

虽然蜘蛛不是昆虫(属于节肢动物),不过这一发现仍然让人惊奇。

当然,研究表明,如果父母对自然界有真正的兴趣,并能影响孩子也产生这种兴趣,那么这种恐惧感发生的概率就会更小。

例如这只前段时间火爆全网的小蜘蛛卢卡斯,就打破了许多观众对蜘蛛的固有看法。

医学奖:听不得“吧唧”嘴

想象一下,如果舍友在你面前吃东西,你是不是一听到吧唧嘴的声音就特别难受?

哪怕不是吧唧嘴,只是咀嚼的声音都让你愤怒、厌恶,甚至想要攻击对方?

——可能不是舍友有问题,而是你有恐音症!

这是今年搞笑诺贝尔医学奖的发现,获奖者包括尼克·维林克(Nienke Vulink)、达米亚·丹尼斯(Damiaan Denys)与阿诺德·范·隆(Arnoud Van Loon),其中一位隔着屏幕吃着苹果。

好在,这样的烦躁感并不是无药可救。

在听到这种声音时,想象自己走在泥潭里,这是鞋子与湿乎乎的泥巴接触的“biaji”声,就不会生气了。

(不过,食物香气本身已足以让人狂躁)

医学教育奖:政客干掉医学

今年的医学教育奖颁给了一系列政客,他们分别来自巴西、英国、印度、墨西哥、白俄罗斯、美国、土耳其、俄罗斯、土库曼斯坦。

有意思的是,唐纳德·特朗普本人也获得了这次的搞笑诺贝尔医学教育奖。

颁奖给他们的理由是,在这次新冠疫情中,这些领导者让人们看到,相比于医学本身,政客能更直接地影响人们的生老病死。

材料科学奖:便便冰刀不好用

还记得去年摘下搞笑诺贝尔奖物理学奖的研究“袋熊便便为什么是立方体”吗?

今年的材料科学奖依旧有点味道,再次颁给了便便相关的研究,共有7位获奖者。

这7位研究者(通过不可描述的实验)发现,用冰冻便便做的刀子其实根本不好用。

至于这7位研究者为什么要制作这个冰冻屎刀,我们来看看他们的论文摘要。

据历史记载,一个因纽特人用自己冷冻的粪便制作了一把刀来屠狗,并把它宰了。为了评估这种说法的有效性,我们做了一项实验来研究。

事实上,为了尽可能还原历史记载中的场景,这些人中的一人模拟北极因纽特人的饮食,吃了8天的高蛋白和脂肪酸食物,研究者们从第四天开始收集他的便便。

随后,他们将这些便便放在-50℃的干冰中,确保它们充分冰冻。

但实验证明,冰冻屎刀并不好用,他们并不能切开普通的兽皮。

以上,就是今年搞笑诺贝尔奖的全部10个奖项。

所以最后,再来呼应一下主题吧,你觉得这些研究够bug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