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老师写的一首七律,夺得100000元大奖,作品水平如何?

subtitle 风月古今09-19 22:29 跟贴 132 条

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文化亦随之发展,在国学复兴的浪潮中,中国独有的诗词,也重新焕发出了迷人的光彩。除了各种像《中国诗词大会》之类的文化节目,一些文化机构组织的传统诗词比赛更是层出不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不久,第三届“中华诗词有奖征集”活动举行了颁奖仪式。这个诗赛是由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中国诗书画网等机构联合举办的,应该算是比较正规的比赛,参赛作品有九万多首,而一等奖更是有拾万圆奖金。

最终,这次征集活动一位中学教师谢丹从众多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夺得一等奖,其作品一首七律,歌颂英雄张富清,试看:

《张富清》

铁马金戈梦里鸣,春风甲子绿边城。
但悬肝胆云和月,何问英雄身与名。
病骨岂能拘老骥,壮怀犹可掣长鲸。
汤汤酉水经行处,笑看千山夕照明。

这首诗的语言还是比较平实的,首联大致概括了张富清老英雄的一生,前半生金戈铁马,后半生主动到偏远山区奉献自己近60余年,所以诗中说“甲子”。

颔联则是说张富清老英雄奉献自己不留名,家里珍藏了很多勋章,连他的儿女都不知晓。我们一直提倡“善”,说善有善报,《了凡四训》中曾讲过一个故事,有个富豪铺桥修路却没有善报,有个穷人只是心中想着要做善事,但没付出实际行动,却得到了回报,为什么?

因为有些人行善是想得到回报,或者是占据道德舆论,来获取更多的利益,有目的性。有些人行善,却是全心全意,不求回报,只是本能的想那样做,这才是真正的善。而张富清不图回报,不图名声,这种高风亮节的品质令人崇敬。

颈联则是用典故来赞叹张富清,大概就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意思。最后一联,则是以景虚写,写的便是张富清后半生奉献的地方。

就我个人而言,觉得此诗水平尚可,比一般的老强很多了。但有些小毛病,比如第一句写个成语便顺口而下,再如“病骨”、“拘”等字词比较糙。至于这首诗能获得一等奖,或许有很多其他因素吧,其他参赛作品太差也说不定。

干体

其实大部分诗词比赛选出来的作品,都很难得到一众诗词爱好者的共识。

比如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周啸天,他是第一个以传统诗词获得此奖项者。对于他的诗,许多作家赞叹不已,比如王蒙赞其“亦属绝唱,已属绝伦”。

不过有些网友却对周啸天的诗词作品评价很低,并且吐槽他的诗句“炎黄子孙奔八亿,不蒸馒头争口气”是口水诗。尽管周啸天的诗词作品受到争议,但总体水平还是有的,不能因为几首诗,就否定他的所有作品。

像之前四川某诗赛的“老黄黄体”,一等奖《玉楼春》有句:“打从土地承包后,好像劲头难使够……小康已是老黄黄,还得加油撸起袖。”其中“老黄黄”是苏北方言,是表达“过时”之意。

说实话,这首词获得一等奖,实在难以服众,所以当时嘲讽“老黄黄”的声音不绝于耳。然而这种比赛和作品屡见不鲜。

虽然很多诗词比赛的获奖作品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但这就是现状。诗词爱好者有很多,可能够进行诗词创作的人还是比较少的,所以这个圈子相对来说比较小众。诗词作者也都有各自圈子,举办比赛时,评委也都是看人下菜,作品倒成了其次,相识的、交好的、有名气的多是获奖者。

同时,不同的圈子,有不同的审美风格,这就像古代的流派一样。有人觉得李白那般想象瑰丽、气势豪迈的才算是好诗,有人尊崇杜甫那种严谨工整的现实主义风格,还有喜欢王维、孟浩然那种田园风的。

归根到底,文学作品的评判标准比较主观,或许等到某个流派得到当代诗词圈共识,这种现象才会改善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