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瘫诗人余秀华:我以疼痛取悦这个人世,成为万众瞩目的凤凰

subtitle 汉江忆史09-19 17:1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诗歌,不过是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在摇摇晃晃的人间走动的时候,它充当了一根拐杖。”这是在诗歌的深渊里自甘沉沦的余秀华对它的评价。她不是须眉般的人物,却有着铿锵的笔魄,用她的手写出一首首直击人心的诗篇;不是伟大的领袖却带领大多数读者走向她的内心深处,让你仔细聆听“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诗人的独白。

做最好的自己

余秀华由于出生时倒产、缺氧造成了不可恢复的残疾,高中毕业后在家,待到19岁时嫁与人为妻,这段婚姻持续了20年。有人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看待别人总提你的身体疾病”,她立刻说道,“脑瘫。你直接说呗,修饰什么。”她的乐观,她的坦率,让众人感到惊讶。她并没有因为身体的不足而自甘堕落,她选择涅槃重生,成为万众瞩目的凤凰

雪下不下来都阻挡不了我的白, 我白不白都掩饰不了一生的荒唐”,余秀华在诗句中写道。千万个人的口中有千万个不同的自己,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的心目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读者的心中也是有着千万个余秀华。

在有些人的眼中,她是“脑瘫”“农民”“女人”,但她在笔下写道:人间有许多悲伤,我承担的不是全部就很好。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残缺感到自卑,并没有因为前一段婚姻而不相信爱情。她仍相信世间有美好的事情,她还喜欢着爱情、憧憬着爱情,也希望有一个人不留恋途中的繁华,跨越千山万水,为她而来。

“她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唯独她的诗歌烟熏火燎、泥沙俱下,字与字之间,还有明显的血污。”这是刘年对秀华的评价。如果说中国的女诗人是玫瑰,那她就是那丛中的蔷薇,有着自己的态度,做着最好的自己。

秀华刚开始有名气的时候,有人说她是假“脑瘫”,有人说她是炒作,其实,秀华应该也希望自己的脑瘫是假的吧,毕竟这世上还没有人希望自己过的不好。

有人余秀华的性格不好,也有人说她作品不好,更有甚者凭借着一首诗歌便揣测她的人格,这些人都只是在自己的满目疮痍的精神世界中看见一丝曙光便展开了无穷无尽的幻想,凭着自己的想法以偏概全,实际这些人根本就分不清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在爱里沉沦

爱情不过是冰凉的火焰,照亮一个人深处的疤痕后兀自熄灭。“世界上应该没有一个男人喜欢自己这种外貌的吧,当一个人真正爱我的时候,我会马上退缩。”她不是一个全能的人,她也有脆弱的地方 她也会感到自卑 ,但她却永远给人一股正能量;她说她害怕爱情却期待着爱情。

害怕而期待的人很多,但像她一样逆流而上的人少之又少。但就是这纠结的灵魂成就了她的才华。

我把这样的疼不停地逼回内心,重得我摇摇晃晃,但是我吐不出来我从来没有说出的,我以为这就是——爱情。”20年的不幸福婚姻,她没有收起她对爱的懵懂,她仍然像个少女一样期待着这世间奇迹般的爱情。世界上的美好隐藏在每一寸地方,或许下一个机遇你便成为别人眼中的幸运儿。

顽强拼搏

这句话很真实,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就肯定给你打开了一扇窗,只是需要你去寻找,小秀华不喜欢自己的身体,但当问及如果用自己的才华换回一个正常人的身体时,她没有一丝丝的犹豫便回答道:我不愿意。余秀华称作这是生命的一个平衡性。

1月16日夜里,她在微信朋友圈里说,“不管别人怎么说,哼,姑奶奶只是写自己的诗歌,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尽量写好。”过了一会,可能是受到了别人鼓舞,她又在博客写道,“谢谢路过我这里的每一个人,谢谢你们的温暖鼓励。

她和大多数与她一般的人一样,期待着温暖,口头什么都不在乎,但当别人给她一丝丝温暖的时候感到感激,愿世间少一些文字伤害,做好自己。

我怀疑我在这个世界作恶多端,对开过的花朵恶语相向。我怀疑我钟情于黑夜,轻视了清晨。还好,一些疼痛是可以省略的:被遗弃,被孤独,被长久的荒凉收留。这些,我羞于启齿:我真的对他们爱得不够——《我以疼痛取悦这个人世》。

她在诗句中的言语无不透露出她的自卑,但她还是勇敢的成长成了自己喜欢的模样,像石头缝阻挡不了小草的生长一样,她欣欣向荣,枯木逢春。

现实生活中有许多人有着健全的身体,有着优质的资源,但却过着颓废的生活,但有的人没有这一切,积极向上,努力拼搏,只为活成自己向往的模样,在泥沼里不断挣扎。

从无到有

头脑不是一个要被填满的容器,而是一个需要被点燃的火把——古希腊 普罗塔戈。我们的大脑需要我们去汲取知识填充,但更需要一个火种来点燃,有一种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感觉便是如此。

凤栖苍梧,焉知不是养精蓄锐?他日当一鸣惊人。从无名之辈,乡村农妇到如今的诗人,如若是一个正常人也得“终日乾乾,夕惕若厉”,一个升起月亮的身体,必然驮住了无数次日落,更不论行动不便,口齿不利的秀华,其间默默无名的时间该是有多么的难过。

人非生而知之者,更何况是平凡得不能够再平凡的农村妇女。试想出生在二三十年以前的农村人,吃饭都是一个困难的问题,更何况是残疾人士读书。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她不仅仅会读书写字,还会写诗。

“我把一个句子放在山后长长的斜坡上,让叶子盖满它的身体,可我不知道哪一片叶子的泪光,会得到整个秋天的原谅”。和大多数不知道未来如何却不断努力的芸芸众生一样,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能够成为今天的模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