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这本骚书,一眼就爱上

subtitle 不起眼的事哦 09-19 12:58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丑人,细看是一种残忍”这句话出自钱钟书的《围城》。我很喜欢的一位UP主在解读这本书的时候,他用的最多的两个字就是“骚书”。

众所周知,钱老的《围城》这本书是他唯一的长篇小说,堪称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风格独特的讽刺经典,被誉为“新儒林外史”。大佬就是大佬,一出手就秒光全天下。

《围城》这本书里的主人公都是钱老虚构的,并非真人真事。但此书代入感极强,如果不读文尾杨绛先生专门写的【钱钟书与围城】,还有杨先生自己的书《我们仨》,真会觉得,书里的主人公方渐鸿和孙嘉柔是他们夫妻两。

有人说,读了《围城》,就不敢结婚了。

《围城》这本书从方鸿渐一行留洋学子坐轮渡归国讲起。

01

在船上,方鸿渐邂逅了美丽性感的鲍小姐。同船的苏小姐对方鸿渐也心生爱慕。鲍小姐是有未婚夫的,她把方鸿渐比做自己的未婚夫,鸿渐心里非常开心,觉得鲍小姐的未婚夫定是一个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男人,自己可以代替他履行未婚夫的权利,且无需负责。于是,两人在舍友外出时,便在船上发生了一夜情。后来,船上负责床铺卫生的人在方鸿渐的床上捡到了鲍小姐3枚发夹,找方鸿渐讨要了封口费,鲍小姐知情后责备鸿渐大意。后来,那人又找到方鸿渐说自己可以提供一个单间让他和鲍小姐共度最后一个良宵,结果被拒。鲍小姐知情后非常生气,两人不欢而散。等到船靠岸,方鸿渐看到来接鲍小姐的未婚夫是一个秃顶,很丑的人,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

船上的苏小姐,年轻时觉得谁都配不上自己,等到读完博士年龄大了,不太好找对象了,就看上了同船一起回国的方鸿渐。并给鸿渐留下了家里的地址,相约到了上海一起聚聚。

02

鸿渐能出国主要受益于他的老丈人。他老丈人在上海开了一家定金行,就想给自己找一个书香门第的乘龙快婿。而方鸿渐的父亲在当时是一个很知名的文化人,两家便定下了这门婚事。订婚后,鸿渐在老丈人的鼎力相助下留洋。而他那从未见过面的未婚妻却还在彼此没见面的情况下,因为一场大病去世。

鸿渐从船上下来,就去了老丈人周老板的家里。周老板虽然失去了女儿,但对鸿渐还是很好。鸿渐留洋在外,吃吃耍耍,并没学到真本事。但为了应付老丈人和父亲,便偷偷买了一个野鸡大学的博士文凭,不知情的老丈人花钱为他登报,视为光宗耀祖的荣耀。鸿渐知情后,羞愧难当,在报纸上发现自己这个假博士和真博士的方小姐并列在一起,更是无地自容。

为了躲避战争,方鸿渐父母一家老小从老家逃难出来,家底也薄了很多,再无往日荣光。鸿渐暂时在老丈人的点金行上班,并寻找更合适的工作机会。

归国上班百无聊赖的方渐鸿,突然想起了苏文纨小姐给自己的地址,便去拜访。苏小姐知道方鸿渐来拜访自己很是高兴和喜欢。鸿渐拜访苏小姐并结实了其表妹唐小姐,更是对唐小姐一见钟情。

03

渐鸿为了得到唐小姐的青睐,便邀请他们吃饭。结果,苏小姐没来,唐小姐去了。你来我往中,方渐鸿的一封封情书,使得他和唐小姐互生情愫。但,这边不知情的苏小姐对渐鸿更是展开了猛攻。

苏小姐约渐鸿在自家庭院里私会。鸿渐被逼无奈,亲了苏小姐后,吐出了自己的不喜欢她的事,匆忙逃走后。苏小姐意识到了,渐鸿喜欢上自己的表妹。

苏小姐从中作梗,告诉了唐小姐关于方鸿渐在船上和鲍小姐的事,以及方鸿渐喜欢她的事。误会从中便产生,唐小姐和方鸿渐感情正式破裂。钟老关于两人感情破裂描写的非常经典:

“方先生人聪明,一切逢场作戏,可是我们这种笨蛋,把你开的玩笑都得认真——”唐小姐听方鸿渐嗓子哽了,心软下来,可是她这时候愈心疼,愈心恨,愈要责罚他个痛快——“方先生的过去太丰富了!我爱的人,我要能够占领他整个生命,他在碰见我以前,没有过去,留着空白等待我——”鸿渐还低头不响——“我只希望方先生前途无量。”

鸿渐身心仿佛通电似的发麻,只知道唐小姐在说自己,没心思来领会她话里的意义,好比头脑里蒙上一层油纸,她的话雨点似的渗不进,可是油纸震颤着雨打的重量。他听到最后一句话,绝望地明白,抬起头来,两眼是泪,像大孩子挨了打骂,咽泪入心的脸。唐小姐鼻子忽然酸了。“你说得对。我是个骗子,我不敢再辩,以后决不来讨厌了。”站起来就走。

唐小姐恨不能说:“你为什么不辩护呢?我会相信你,”可是只说:“那么再会。”她送着鸿渐,希望他还有话说。外面雨下得正大,她送到门口,真想留他等雨势稍杀再走。鸿渐披上雨衣,看看唐小姐,瑟缩不敢拉手。唐小姐见他眼睛里的光亮,给那一阵泪滤干了,低眼不忍再看,机械地伸手道:“再会——”有时候,“不再坐一会么?”可以撵走人,有时候“再会”可以挽留人;唐小姐挽不住方鸿渐,所以加一句“希望你远行一路平安”。她回卧室去,适才的盛气全消灭了,疲乏懊恼。女佣人来告诉道:“方先生怪得很,站在马路那一面,雨里淋着。”她忙到窗口一望,果然鸿渐背马路在斜对面人家的篱笆外站着,风里的雨线像水鞭子正侧横斜地抽他漠无反应的身体。她看得心溶化成苦水,想一分钟后他再不走,一定不顾笑话,叫佣人请他回来。这一分钟好长,她等不及了,正要吩咐女佣人,鸿渐忽然回过脸来,狗抖毛似的抖擞身子,像把周围的雨抖出去,开步走了。唐小姐抱歉过信表姐,气愤时说话太决绝,又担忧鸿渐失神落魄,别给汽车电车撞死了。

把方鸿渐忘了就算了。可是心里忘不了他,好比牙齿钳去了,齿腔空着作痛,更好比花盆里种的小树,要连根拔它,这花盆就得迸碎。

方鸿渐失恋了。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的丈母娘见他喜欢别的女孩心里不舒服,对鸿渐大发脾气。鸿渐更不想待在这里。好在前不久,他收了湖南三闾大学的聘书,聘请他去当教授。于是便收拾了行李招呼都没打的回了自己家。

04

鸿渐不知道的是和自己同去的还有赵辛楣。赵辛楣是一个非常有能力,活的很通透的人。说起赵辛楣不得不提起苏小姐。赵辛楣从小就暗恋苏小姐,无奈苏小姐喜欢男人都喜欢她仰慕她的恋爱游戏,赵辛楣知道苏小姐喜欢方鸿渐,为了将方鸿渐支走,他便将鸿渐推荐给了正在招教授的湖南三闾大学的校长。可即便,没有方鸿渐,苏小姐还是选择嫁给比自己又丑又不如自己的别的男人。

失爱后的赵辛楣也决定去湖南三闾大学教书。赵辛楣联系方鸿渐,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只可惜,赵辛楣恨错了人,方鸿渐不爱苏小姐。两人也因为这段缘分成了好友。陪同他们一起去湖南教书的还有两位2个男教授和一个女助教。而这个女助教,便是方鸿渐未来的老婆孙嘉柔。

05

钱钟书在《围城》里说:“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又说像“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

方洪渐,赵辛楣,孙嘉柔,李顾一行5人相结伴,一路历经艰辛,到了任教的地方。

因为鸿渐文凭是假的,自己心虚。三闾大学校长原本是请的不能来的赵辛楣,结果赵辛楣来了,就给鸿渐安排了一个副教授的职称。

到了学校,方鸿渐才发现,这里的人际关系,教授之间的派系斗争是多么的激烈。还好他有赵辛楣这个好朋友。

赵辛楣因为从小暗恋苏文纨,未料受到和苏文纨气质相似的汪太太勾引,在三闾大学待不下去了。就匆忙跟鸿渐告别,辞了学校的职位,上了重庆,开始了自己的仕途之路。

赵辛楣走了之后,方鸿渐饱受同行欺压,深知自己待不下去了,在任教满期后,决定回上海。在学校的方鸿渐被孙嘉柔的外表所迷惑,喜欢上了孙嘉柔,两人在学校订婚约定终身,决定一同办理离职手续回上海举办婚礼。

06

方鸿渐和孙嘉柔从三闾大学回上海的路上过的非常开心,因为旅费充足,一对甜蜜的恋人。

他们在香港转机见到了前来接机的赵辛楣,好友见面,非常开心。可孙嘉柔却是不开心的,因为赵辛楣看的出来,孙嘉柔使用了手段得到了方鸿渐。

赵辛楣见到了方鸿渐,便立刻建议渐鸿劝说孙嘉柔选择旅行结婚,办理结婚证。一来是担心两人在旅途中有了孩子;二来是考虑鸿渐没了工作经济情况。赵辛楣真的是非常周到贴心。

方鸿渐和孙嘉柔办理旅行结婚。两人结婚后,孙嘉柔的本性一点点暴露出来。

方鸿渐将孙嘉柔放在旅馆一个人去见赵辛楣,两人喝酒聊天,方鸿渐回去晚了,钟老对两人吵嘴的描写非常到位:


”我朦胧要睡,就给你乒乒乓乓吓醒了。这椅子是你自己坐的,还要骂人!”她这几句话是面着壁说的,鸿渐正在挂衣服,没听清楚,回头问:“什么?”她翻身向外道:“唉!我累得很,要我提高了嗓子跟你讲话,实在没有那股劲,你省省我的气力罢——”可是事实上她把声音提高了一个音键——“这张椅子,是你搬在那儿的。辛楣一来,就像阎王派来的勾魂使者,你什么都不管了。这时候自己冒失,倒怪人呢。”

鸿渐听语气不对,抱歉道:“是我不好,我腿上的皮都擦破了一点——”这“苦肉计”并未产生效力——“我出去好半天了,你真的没有睡熟?吃过东西没有?这鲜荔枝——”

“你也知道出去了好半天么?反正好朋友在一起,吃喝玩乐,整夜不回来也由得你。我一个人死在旅馆里都没人来理会,”她说时嗓子哽咽起来,又回脸向里睡了。

鸿渐急得坐在床边,伸手要把她头回过来,说:“我出去得太久了,请你原谅,哙,别生气。我也是你教我出去,才出去的——”柔嘉掀开他手道:“我现在教你不要把汗手碰我,听不听我的话?吓,我叫你出去!你心上不是要出去么?我留得住你?留住你也没有意思,你留在旅馆里准跟我找岔子生气。”

鸿渐放手,气鼓鼓坐在那张椅子里道:“现在还不是一样的吵嘴!你要我留在旅馆里陪你,为什么那时候不老实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知道你存什么心思!”

柔嘉回过脸来,幽远地说:“你真是爱我,不用我说,就会知道。唉!这是勉强不来的。要等我说了,你才体贴到,那就算了!一个陌生人跟我一路同来,看见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也不肯撇下我一个人好半天。哼,你还算是爱我的人呢!”

鸿渐冷笑道:“一个陌生人肯对你这样,早已不陌生了,至少也是你的情人。”

“你别捉我的错字,也许她是个女人呢?我宁可跟女人在一起的,你们男人全不是好人,只要哄得我们让你们称了心,就不在乎了。”这几句话触起鸿渐的心事,他走近床畔,说:“好了,别吵了。以后打我撵我,我也不出去,寸步不离的跟着你,这样总好了。”

柔嘉脸上微透笑影,说:“别说得那样可怜。你的好朋友已经说我把你钩住了,我再不让你跟他出去,我的名气更不知怎样坏呢。告诉你罢,这是第一次,我还对你发脾气,以后我知趣不开口了,随你出去了半夜三更不回来。免得讨你们的厌。”

PS:有没有自己男友或者老公去跟哥们儿鬼混回家晚了两人拌嘴的感觉。

07

婚前,双方只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而将自己的不完美的一面藏的严严实实的。尤其是主动追求的那个人。一旦结婚后,不完美的这一面就像一块被扯下的遮羞布。

孙嘉柔和方鸿渐一同回到上海后。双方父母见面,属于彼此都不满意,彼此都瞧不上对方的类型。方渐鸿和孙嘉柔本身就存在很多问题,更因为家里的情况,两人的关系更是剑拔弩张,常常为小事争吵。

孙嘉柔的父母从小重男轻女,对孙嘉柔很一般,到是孙嘉柔的姑姑对她是呵护备至,孙嘉柔被姑姑安排在自己的厂里上班。而孙嘉柔的姑姑根本瞧不上方鸿渐。

方鸿渐父母因为逃难来上海,这几年日子过的很拮据。他是家里的老大,两个弟弟都已经结婚有了各自的孩子。结婚后,渐鸿才知道家里也是一个矛盾的漩涡,妯娌之间的明争暗斗十分激烈。加之,孙嘉柔到了方家这边,方父方母对这个儿媳也颇不满意。为了避免伤害和矛盾,加之家里实在住不下的现实情况,鸿渐决定跟孙嘉柔在外面租房子。

方渐鸿就和孙嘉柔还有从小带孙嘉柔的奶妈三人住在一起。孙嘉柔奶妈对方鸿渐这个姑爷一点都不满意。事事只听从孙嘉柔,根本不把方鸿渐的话放在眼里。

鸿渐回到上海后,赵辛楣介绍鸿渐到一家报馆工作。碰巧自己的老丈人也在那做财务。鸿渐的工作并不理想,整天就是混日子。后来,因为报馆为日本人办事,鸿渐没有跟孙嘉柔商量的情况下,私自辞了工作,决定去重庆找赵辛楣。

孙嘉柔得知方鸿渐不跟自己商量的前提下,竟然辞职还准备去重庆找赵辛楣。而自己这边还准备劝说方鸿渐去姑妈的厂里上班。两人为此产生了激烈的争吵。鸿渐失手打了孙嘉柔,被孙嘉柔的奶妈看到。孙嘉柔的奶妈立马给嘉柔姑妈打电话,渐鸿负气离开了屋子。等到他回家,孙嘉柔已经被姑妈接走,屋子里只弥漫着孙嘉柔的味道。全书到这里就结束了。

钟老的结局写了很有意思又很讽刺的一段话:“六点钟是五个钟头以前,那时候鸿渐在回家的路上走,蓄心要待柔嘉好,劝她别再为昨天的事弄得夫妇不欢;那时候,柔嘉在家里等鸿渐回来吃晚饭,希望他会跟姑母和好,到她厂里做事。这个时间落伍的计时机无意中包含对人生的讽刺和感伤,深于一切语言、一切啼笑。”

《围城》这本书里,有太多很有意思,很值得回味的话:

“鸿渐为太太而受气,同时也发现受了气而有个太太的方便。从前受了气,只好闷在心里,不能随意发泄,谁都不是自己的出气筒。现在可不同了;对任何人发脾气,都不能够像对太太那样痛快。父母兄弟不用说,朋友要绝交,佣人要罢工,只有太太像荷马史诗里风神的皮袋,受气的容量最大,离婚毕竟不容易。柔嘉也发现对丈夫不必像对父母那样有顾忌。但她比鸿渐有涵养,每逢鸿渐动了真气,她就不再开口。”

现在想想结婚以前把恋爱看得那样郑重,真是幼稚。老实说,不管你跟谁结婚,结婚以后,你总发现你娶的不是原来的人,换了另外一个。早知道这样,结婚以前那种追求、恋爱等等,全可以省掉。谈恋爱的时候,双方本相全收敛起来,到结婚还没有彼此认清,倒是老式婚姻干脆,索性结婚以前,谁也不认得谁。

生存竞争渐渐脱去文饰和面具,露出原始的狠毒。廉耻并不廉,许多人维持它不起。发国难财和破国难产的人同时增加,各不相犯:因为穷人只在大街闹市行乞,不会到财主的幽静住宅区去;只会跟着步行的人要钱,财主坐的流线型汽车是跟不上的。贫民区逐渐蔓延,像市容上生的一块癣,政治性的恐怖事件,几乎天天发生,有志之士被压迫得慢慢像西洋大都市的交通路线,向地下发展,地底下原有的那些阴毒暧昧的人形爬虫,攀附了他们自增声价。鼓吹“中日和平”的报纸每天发表新参加的同志名单,而这些“和奸”往往同时在另外的报纸上声明“不问政治”。

好宽宏大量!你的好脾气、大度量,为什么不留点在家里,给我享受享受?见了外面人,低头陪笑;回家对我,一句话不投机,就翻脸吵架。

辛楣很喜欢那个女孩子,这一望而知的,但是好像并非热烈的爱,否则,他讲她的语气,不会那样幽默。他对她也许不过像自己对柔嘉,可见结婚无需太伟大的爱情,彼此不讨厌已经够结婚资本了。是不是都因为男女年龄的距离相去太远?但是去年对唐晓芙呢?可能就为了唐晓芙,情感都消耗完了,不会再摆布自己了。那种情感,追想起来也可怕,把人扰乱得做事吃饭睡觉都没有心思,一刻都不饶人,简直就是神经病,真要不得!不过,生这种病有它的快乐,有时宁可再生一次病。

离开一个地方就等于死一次,自知免不了一死,总希望人家表示愿意自己活下去。去后的毁誉,正跟死后的哀荣一样关心而无法知道,深怕一走或一死,像洋蜡烛一灭,留下的只是臭味。有人送别,仿佛临死的人有孝子顺孙送终,死也安心闭眼。

他对自己解释,热烈的爱情到订婚早已是顶点,婚一结一切了结。现在订了婚,彼此间还留着情感发展的余地,这是桩好事。他想起在伦敦上道德哲学一课,那位山羊胡子的哲学家讲的话:“天下只有两种人。譬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在最后吃。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第二种人应该悲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坏的。不过事实上适得其反,缘故是第二种人还有希望,第一种人只有回忆。”从恋爱到白头偕老,好比一串葡萄,总有最好的一颗,最好的只有一颗,留着做希望,多少好?

“你记着,切忌对一个女人说另外一个女人好。

活诚然不痛快,死可也不容易;黑夜似乎够深了,光明依然看不见。悲剧里的恋爱大多数是崇高的浪漫,她也觉得结婚以前,非有伟大的心灵波折不可。就有一件事,她决不下。她听说女人恋爱经验愈多,对男人的魔力愈大;又听说男人只肯娶一颗心还是童贞纯洁的女人。

他心上的新创口,揭着便痛。有人失恋了,会把他们的伤心立刻像叫化子的烂腿,血淋淋地公开展览,博人怜悯,或者事过境迁,像战士的金疮旧斑,脱衣指示,使人惊佩。鸿渐只希望能在心理的黑暗里隐蔽着,仿佛害病的眼睛避光,破碎的皮肉怕风。所以他本想做得若无其事,不让人看破自己的秘密,瞒得过周太太,便不会有旁人来管闲事了。可是,心里的痛苦不露在脸上,是桩难事。女人有化妆品的援助,胭脂涂得浓些,粉擦得厚些,红白分明会掩饰了内心的凄黯。自己是个男人,平日又不蓬头垢面,除了照例的梳头刮脸以外,没法用非常的妆饰来表示自己照常。

“这不是吃菜,这像神农尝百草了。不太浪费么?也许一切男人都喜欢在陌生的女人面前浪费。”“也许,可是并不在一切陌生的女人面前。”“只在傻女人面前,是不是?”“这话我不懂。”“女人不傻决不因为男人浪费摆阔而对他有好印象——可是,你放心,女人全是傻的,恰好是男人所希望的那样傻,不多不少。

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砂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

......

前段时间,读《苏菲的世界》这本书。我对书里的哲学流派思想什么的都不太理解,但是有一个东西却让我印象深刻:苏菲的世界是席德爸爸所掌控的,而她的所有经历不过是一位父亲了哄女儿生日开心,而写成的书。

读《围城》我们站在上帝的视角里看着方鸿渐的留洋不学真知识,回国后事业不顺遂,经历失恋,走入婚姻,和妻子争吵的种种。那么,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会不会也是另一个人正在写的书打算给别人看的呢?

我们曾经都觉得自己不可一世,但,生活终将磨平棱角,使我们走向平庸。

愿我们每个人生活平庸且精彩。

PS:本来想写点自己对婚姻的见解,意外的发现,结婚4年,竟然脑子里挤不出来一丁点这方面的东西......

《围城》这本书,我真心觉得:对于丑人,细看是一种残忍——除非他是坏人,你要惩罚他。这句话最最最经典,哈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