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互联网战场,阿里和海尔终有一战

subtitle 咿呀哟娱乐 09-19 12:17 跟贴 20 条

9月16日,阿里巴巴旗下首个新制造平台“犀牛智造”亮相。

按照阿里官方说法,犀牛智造瞄准了中小商家痛点,打造新制造样板工厂,目前服务中小商家,未来将与中小工厂实现开放合作,推动行业数字化、智能化。

犀牛智造的背后,是阿里在工业互联网布局上的野心。

早在2016年,马云就提出了“五新”战略: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

这几年,阿里已经在浙江、广东、重庆等地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依托阿里云团队,对服装纺织、机械加工、电子等行业进行数字化改造。

此番率先在服装行业推出犀牛智造,其实更像是今年疫情期间上架的淘宝特价版的ToB版。

今年3月26日,淘宝特价版上线,亮相首日便登顶App Store免费应用排行榜。彼时业内分析,淘宝特价版希望对标拼多多,通过C2M模式,希望以工厂直供价获得便宜好货。

至此,工业互联网领域迎来了两大阵营,先行者GE、西门子和海尔这样的制造业巨头正在加速推进,不断“攻城掠地”;阿里巴巴、拼多多、京东京造从消费端切入,占据天然流量优势,这一切都传递出更加明显的信号:

制造业将迎来真正的大变革,工业互联网必须在充分竞争中迎来巨头的诞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6氪「工业互联网领域」TOP50企业部分名单

1

那么,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等消费互联网巨头布局的工业互联网和海尔、西门子、GE等制造业巨头布局的工业互联网有什么不同呢?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要弄明白,工业互联网到底是干嘛的?虽然这是一个好像至今也没有人能说清楚的问题。

8月29日,在北京举行的2020工业互联网大会上,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与西门子等,共同发布了中德工业互联网白皮书中文版《工业4.0Χ工业互联网:实践与启示》。

其中专门提出,为了将工业互联网概念与制造业中已有的情景进行区别,工业互联网的定义应突出以下方面:

* “物”通常分布在世界各地,即我们通常不考虑单个工厂部署的系统(例如 MES 系统)。

* 多方利益相关者都对“物”的使用保持关注,即“物”的所有者通常会与利益相关方(例如供应商)进行信息共享。

在这个定义下,工业互联网通俗的解释就是,单个工厂的智能化和信息化不能算工业互联网(但这是基础),工业互联网更强调制造生产线和外界的连接,也就是说,从供应链到生产环节再到消费端的信息打通共享才是工业互联网。

2

有了这个稍显通俗(但不一定准确)的理解,我们再来看阿里等和海尔等的工业互联网思路的不同。

阿里的犀牛智造平台的“前端”是聚集了海量消费者的天猫平台,“依托聚划算的天天特卖打通销售通路,后端依托1688打通生产通路,中间依靠阿里云的IoT部门提供技术支持,从而构建产供销的大闭环。”

这么来看,阿里的犀牛智造平台跟已经炒剩饭的C2M似乎并无不同,但问题是,此前像酷特智能等C2M企业其实都没有真正连接消费端。

而现在,C2M迎来了新的爆发风口。

一方面是大数据、智能算法等技术的成熟,电商平台可以对消费者进行精准的数据分析,反过来优化供应链生产能力,另一方面则是,95后和00后今天已经成为消费的主力,平价消费和个性消费的时代到来,拼多多黄峥刚刚说过,“近几个月来,高端和低端产品消费增长相对较快,而中端产品消费则出现疲软状态。”

天猫淘宝总裁蒋凡就表示,“希望犀牛智造真正可以实现数据驱动,将消费者洞察、行业洞察与生产环节紧密相连,实现更聪明的生产排期、弹性生产。”

3

卡奥斯平台则是从制造环节和供应链环节入手,尤其是从供应链环节入手,完成相关产品核心生产线、设备、原材料等生产要素资源的调配。

今年疫情期间,卡奥斯凭借其产业链增值能力和生态聚合能力,通过迅速打造的几个样板,打响了知名度。

在青岛乃至整个山东支持下,卡奥斯目前已经全面铺开,可谓势如破竹,各种签约不断,包括在服装行业、橡胶行业、食品饮料行业等,都开始迎来一些突破性的进展。

但客观讲,相对于消费需求端带动的工业互联网,生产制造环节的工业互联网之路更加困难、也更有意义。

一直以来,工业互联网存在着非常强的行业属性,不同行业的工业机理与平台应用存在着较大差异,大部分工厂的OT和IT之间的特定关系还不够成熟。

《麦肯锡全球工业4.0专家调查》一项针对2018年的调查表明,由于无法预测从独立试点向整个企业层级扩展的关键要求,70%的企业的工业4.0试点沦为一次性项目。

举例来说,一座典型的中等规模工厂通常拥有200多台独立设备,且分别购买于不同时期的不同供应商。每个供应商的自动化水平、软硬件平台以及通信协议均不相同,导致数据的收集、整合和场景化非常困难。

不仅如此,一些设备制造商甚至将数据分析洞见作为需购买的增值服务,进一步阻碍了数据的可获得性。

从中不难看出,在IT/OT融合的最后一公里中,因为存在着种种阻碍,导致了工业互联网的推广其实并非那么简单。

这些实实在在的困难,造成的结果就是,目前所谓的工业互联网可能更多还停留在供应链环节,生产端和消费端是割裂的。

4

面对阿里等从消费端切入工业互联网的现状,卡奥斯应该如何应对呢?

第一,坚定去海尔化。

这几年,张瑞敏出现在公开场合说的最多的两句话是: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另一句是引用凯文·凯利的话,“所有的公司都难逃一死,所有的城市都近乎于不朽”。

从知行合一的角度来看,海尔变革的大动作其实也有两点,一是去家电化,二是去海尔化。

目前,去家电化之路相对坚决,但去海尔化之路相对较难。

今年3月,海尔宣布4年5000亿计划,其中海尔智家、卡奥斯、海纳云、盈康一生和海创汇等五大平台是重要支撑。

无论是这个目标本身,还是五大平台的提法,都可以看出,张瑞敏眼中的海尔不再是一个企业,而是一个城市经济体。

而卡奥斯作为一个IaaS层的应用平台,更应该坚定的去海尔化,以赢得更多行业企业的信任和支持。

对卡奥斯来说,从短期的业务拓展来看,海尔的知名度可能会带来一定的便利,但长期来看,有可能得不偿失。

第二,和海尔智家等更多消费端平台的打通。

作为一个面向ToB群体的应用平台,可以想象的是卡奥斯的活跃度有限。

根据官方说法,卡奥斯是全球首家引入用户全流程参与体验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以用户体验为中心,实现大规模制造向大规模定制的转型。

今年9月15日,在重庆的一个展会上,卡奥斯现场展示了它的黑科技:

市民只需站在电子屏前,点击选取喜欢的颜色、外形、功能,甚至还可以选择将自己的照片、签名印在冰箱门上,最后点击“生产”,机器人便开始工作:取代人工操作检测零部件质量,抓取零部件组装;启动激光打印,产品的形状、大小都可定制,最后通过人脸识别完成订单交付……不到5分钟时间,一台“定制”冰箱模型就搞定了。

但在线上,普通消费者通过什么样的入口能连接卡奥斯,单靠卡奥斯自身显然是无法实现的。

根据中国互联网周刊发布的“2020上半年度APP分类排行”,在智能家居领域,海尔智家APP超越了曾经的智能家居APP霸主小米旗下的米家,排名第一。

通过苹果和谷歌系统的实际数据来看,的确也可以看出海尔智家APP的活跃度在不断上升。

而卡奥斯作为一个IaaS平台,其实除了自身的APP,也可以选择隐藏在幕后,作为一个底层内核,赋能一些像海尔智家这样消费端的APP,毕竟只有真正链接更多用户,才更符合“全球首家引入用户全流程参与体验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定义。

第三,更大的梦想:为全球硬科技创新企业提供在线制造平台。

这几年,无论是产业圈还是资本圈,似乎在逐渐达成一个共识:

随着硬科技创新时代的到来,制造业的价值将会得到重新认识。

这是一个时代的大趋势,在商业模式创新的红利消减后,真正需要的也是基于发明专利的硬科技创新。

但这些一个个从实验室走出的硬科技创新最难的环节其实是量产,这需要开放的大规模制造业支持,这是中国的优势。

举个直白的例子,比如我有一个产品创新的想法,在深圳我能很容易找到一条生产线帮我生产出来,而且成本可控,良品率很高。

这也是深圳制造业发达的原因。

支撑深圳创新的不只是华为大疆这样的巨头,还有一条条开放的生产线。

从这个角度,如果卡奥斯打造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能够为全球各地的硬科技创新企业提供更方便快捷的在线量产解决方案,这才是卡奥斯最大的价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