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 | 旅行团乐队:记录新的一年

subtitle madameFigaro 09-19 11:37 跟贴 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几天前,旅行团乐队发布了 全新创作专辑《似近似远》 。这是旅行团乐队成立十五周年的第十张唱片,也是这支乐队登上去年夏天的爆款综艺《乐队的夏天》、被更多的人认识的一年后,在2020年为乐迷们带来的全新作品。

旅行团乐队新专辑《似近似远》

专辑正式上线的几天前,我们专访了旅行团乐队的四位成员:主唱孔一蝉,吉他手黄子君,键盘手韦伟以及鼓手徐彪。

在外人看来,十五周年,第十张专辑,因为《乐夏》所收获的更大的关注度,以及具有特殊意义的2020年,这些重要的节点似乎都可以成为这张专辑创作的出发点与契机。 然而在和四位成员聊过后我们发现, 旅行团依然只是秉承着最简单的初心,用音乐记录着当下的生活。 就像乐队的英文名“The Life Journey”一样,在这场不停息的人生旅途中,将不同的时刻遇到的不同风景,写进他们的音乐之中。

新专辑正式发布前,旅行团乐队分别在7月底和8月初先行发布了两支单曲:与吴青峰合作的《红色的河》,以及由一蝉作曲、王海涛填词的《你没有名字》。在这两支单曲的评论中,我们看到了许多人对旅行团乐队开启新篇章的期待。这两首作品,也让大家看到这支曾经被贴上“清新摇滚”标签的乐队在音乐风格上发生的转变。

今年3月底,旅行团乐队接到湖南卫视的邀请,前往长沙参加《歌手·当打之年》的录制。这是疫情之后乐队三位成员一蝉、子君和韦伟第一次聚到一起,而身在北京的徐彪因为政策原因遗憾未能前往。在长沙的几天中,他们白天在酒店做歌,晚上参加节目的彩排和录制,新专辑《似近似远》的主题也是在那时定下的。“我们把之前各自创作的demo拿出来分享,做出了很感动自己的音乐。”一蝉说,“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见面,但时隔这么久再聚在一起,大家反而有更多想说的东西,并且很明确地将自己心里的感受表达了出来。”

《歌手·当打之年》舞台

非常时期,一蝉在家听音乐,看书,也把自己听过的一些歌整理出来,改编后用自己理解的方式唱出来录成视频发到网上与大家分享。“那个时候反而多了很多练习的时间。突然一下被困在一个地方,哪都不能去的时候,思绪是一种云游的状态。”《红色的河》和《你没有名字》都是那段时间创作出的,心境被真实地记录。

《红色的河》

《红色的河》邀请青峰来合唱最初是韦伟的想法。因为去年参加《乐队的夏天》,旅行团得以和青峰相熟,也在音乐上互相欣赏,一直希望合作却没有找到合适的契机。听到《红色的河》,韦伟觉得这样一首歌如果只是旅行团自己来演绎,可能很难爆发出那么大的能量,但如果邀请一位人文气质更强的歌手来合唱,一定会感动更多的人。“这样一首作品,值得被更多人听到。”

他第一个便想到了青峰。“我很喜欢青峰写的许多歌词,比如苏打绿的专辑《秋》中有一首歌叫《故事》,歌词很打动我。”某天清晨的七点半,韦伟发出了合作邀约的信息,恰好那段时间青峰在调整作息,也起得很早,于是很快便收到了回复。“青峰听了歌,看了歌词,觉得和当时的自己有很多共情的地方,合作就这么顺利完成了。只是后来他说,不敢再去细看歌词,因为怕会让自己更加难受。”

《你没有名字》

队长子君也看到了大家对于旅行团新歌的评价。“并不是旅行团在刻意追求风格的变化或反差,只是我们真实记录了这段时间自己的心境和感受。这个世界在变化,我们的心态也不一样,旅行团的音乐记录了当下这个阶段的自己。这张唱片便是我们过去这一年的心情和状态,如果没有疫情,可能会是完全不同的模样。”

旅行团的上一张专辑《感+》发布于2018年,专辑的录制地点在泰国的普吉岛。当时四人住在离录音棚一泳池相隔的房子中,在热带海岛放松的状态下,谁有灵感了便钻进录音棚录制,于是整张专辑的音乐也充满了阳光和夏日的气息。而这一次,旅行团把专辑录制的地点选在了西安。“其实也是因为客观条件的限制,我们选择了去韦伟在西安的录音棚。”徐彪说道,“录音棚就在秦岭脚下,环境非常好,特别适合做音乐。”

这次专辑的录音过程也完全打破了乐队之前的创作习惯。乐队成员在远离喧嚣的环境中,用了15天的时间记录下当时最真实的状态。“因为许多作品都是隔离期间成员们各自在家进行的创作,再带到西安,所以直到录音前我们才互相听到。 子君说,“很多歌从来没有排练过,甚至没有认真的去听对方讲这首歌背后的故事,只是凭借听到这首歌的第一感受来进行创作,拿起乐器就去录音。 ”

一蝉回忆:“站在秦岭脚下,能明显地感受到历史的厚重感,能感受到为什么这里是中国的龙脊。这样的环境和氛围确实给这张专辑带来了不一样的色彩,情感表达更加极致。” 录制《红色的河》时最后有一段大合唱,乐队邀请了在西安的几个好朋友一起加入。“当合唱声音响起,我感觉好像一下回到了战国时期,大家变成了兵马俑,在充满了火焰燃烧的河流里唱着那段副歌。”

新专辑的名字“似近似远”,是一种不确定的情绪和状态,也是一种不被定义的模糊探寻。这是旅行团今年计划发布的两张专辑中的第一张。“这张专辑表现的是深度,它指的不是作品或歌词的深度,而是事件与情感的深度,与即将要发布的第二张专辑相比,它是偏冷色调的。

新专辑《似近似远》中有一首吉他手子君创作并演唱的《椰林少女》,是他写给外婆的歌。

2018年,子君的外婆去世。当天凌晨两点多,外婆的遗体被送到了太平间,子君和家人一起守在医院,等待天亮后将外婆送去殡仪馆。在不知道如何去用语言表达感受的时刻,子君脑海中出现了这首歌最初的一段旋律动机。但在那样的状态下,用音乐创作去表达情感实在过于残忍,于是他只是用手机录下简单地旋律,便再也不敢去触碰。

直到这次来到西安。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加上当下放空的场景,让子君觉得是时候把这首歌好好地完成。 录音棚的二楼有一个用来录唱的“小黑屋”,趁某天其他成员出门录采样,子君把自己关在里面,很快便把这首歌写了出来。

子君在录音棚

子君的外婆是海南人,歌名中的 “椰林少女”写的便是外婆。外公是东北人,当年因为战争一路南下,在海南与外婆相遇。歌中子君并没有刻意煽情或讲大道理,而只是用简单的歌词把外公外婆的故事讲述了出来。歌的最后,他加入了一段小时候外婆常常对他说的话作为歌词的结束,夹杂着口音的呢喃声,唤起了每个人对家中长辈的回忆。“我希望把这首歌给我的妈妈和妹妹听,给我的舅舅听,也给我的孩子们听,甚至以后他们还会给自己的孩子听。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怀念,让后代了解先人的故事,是更好的一种方式。”

亲情的表达是旅行团近几年的歌中常常触及的主题。“这其实也是生活状态变化的记录。”子君解释,“以前我们写很多开心的歌,因为我们希望用音乐来进行快乐的表达。年轻时从小地方到大城市打拼,总会遇到许多不顺利的事情,音乐是一个释放的出口。 但最近几年,随着年纪的增长,会慢慢意识到对家人的亏欠,以及一些曾经缺失的爱。这些表达并不是刻意的,而是心里面真正有了这些东西,才会被记录下来,变成我们的音乐。”

子君一直希望能够在很久之后,回看曾经的一张张专辑,一首首作品,从中看到自己从少年到青年再到中年,经历的不同故事,以及心境的转变。三年前乐队一度面临解散的危机,但他们最终也是用音乐的方式挽回,在最艰难的状态下完成了专辑《永远都会在》。生活总是会像海浪一样起起伏伏,这些高低起伏,便构成了最鲜活的人生。

一年前,因为参加了综艺《乐队的夏天》,旅行团乐队走入了更加大众的视野中。随着工作和演出的邀约不断增多,他们也被更多人认识和喜爱。

旅行团乐队《乐队的夏天》巡演现场

“通过这个节目,我们的音乐被更多人听到,这对乐队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成绩,我们当然也很受鼓舞。”一蝉说,最近一年觉得更放松了,更有信心去做自己认为好的音乐。“大家喜欢旅行团是因为我们的音乐很真诚,而音乐是绝对骗不了人的。所以我们只要继续拿出真心来,交给喜欢我们的这些人。”子君补充道。

当然,对于旅行团来说,更加重要的是,乐队还保持着持续的创作力。没有因为密集的演出和众人的追捧而沉迷其中,还能静下心来继续写歌,继续创作,本来就是很了不起的成绩。作为一个已经走过了十五年的乐队,旅行团很明白,这些只是他们长长旅行途中的一段难忘的经历,而真正应该做的,还是专注于创作出更好的作品。随着疫情的好转,旅行团最近也终于开始了回归现场的演出。对于一支乐队来说,能真实地感受到台下观众的反馈,是久违的幸福。

《似近似远》的专辑封面插画中,藏下了旅行团乐队成立十五年来走过的许多风景。一蝉说,希望旅行团很快能够开启一场真正的旅行,开一辆车,到更多没去过的地方看一看,在路上从零开始创作一张唱片。就像新专辑发布时旅行团乐队写下的话语:“《似近似远》只是一个开始,八首歌之外,有更多值得书写、等待歌唱的故事。”我们期待着旅行继续,也期待听到更多被记录的风景。

出品PRESENTED

监制PRODUCER

编辑EDITOR

设计DESIGN

图片IMAGES

Madame Figaro

Foggy园长

Isabelle伊莎蓓

Yihan

旅行团乐队提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