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消费简史

subtitle 谈资成都 09-18 18:3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成都人消费实力闻名全国

不是在买买买

就是在准备买买买的路上

这股消费热情

持续千年不散

成都人“买买买”的简史到底是怎样?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01

成都,三千年成都,两千年成“市”。

早在汉朝时,为益州治所的成都已经是“五都”之一的著名商业城市,人口更是居五都之首,朝廷在此专门设立管理工商业的“交易丞”。

贵为西部一线城市,更是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成都吸引了无数商贾前来“淘金”。

《蜀都赋》有云:“金城石郭,兼市中区。既丽且崇,实号成都......市廛所会,万商之渊。列隧百重,罗肆巨千。贿货山积,纤丽星繁。”

2018年,成都成华区发现了四座汉代古墓,出土了一件重要文物:摇钱树。可见2000多年前成都就已经是一座消费力旺盛的城市。

到了繁华的大唐,成都跻身“ 新一线商业魅力榜 ”——“ 扬一益二 ”

而唐人卢求对这个第二的名号非常不满,在其所著的《成都记序》里写下:“繁华城市以扬州为首,实际不过名气大而已。论到人物繁盛、江水漂亮、丝绸华丽、音乐好听、货物之多,扬州连成都一半都赶不上。”

杜甫在成都当蓉漂时,已经有“剑南烧”这样的爆款产品,杜甫倚江而坐,一口酒配一口鱼,诗兴大发写下“蜀酒浓无敌,江鱼美可求”。薛涛靠着“薛涛笺”在文创行业发展得风生水起,文人都要买上一份定制文具。

那时的成都人把“有一分钱,就要用一分钱 ”的天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宋朝成都人的消费力有多强?世界上第一张纸币“交子”便是最好的证明。

那时每月一个主题的特色市场非常火爆:正月成都城的男女老幼是去大慈寺门前的灯市买灯,二月是蜂拥而至青羊宫的花市买花,三月桑叶绿了是去买农具桑条的蚕市,四月则是富丽繁华的蜀锦丝绸市……热闹程度远超首都。

现代蜀锦作品《交子行市图》

东大街夜市是宋朝成都夜间最亮的风景,摊点排成长龙蜿蜒在解玉溪畔,人流于中间穿梭,半夜了还不散。之后,朝代更迭,东大街的商业地位仍然不减。

在清代,东大街是成都最宽,也是最繁华、最富庶的街道。李劼人曾在《死水微澜》里写过,“正月初八起,成都各大街的牌坊灯,便竖立起来,牌坊灯要数东大街的顶多顶好……花炮之多,也以东大街为第一。东大街是成都顶富庶的街道,凡是大绸缎铺,大匹头铺,大首饰铺,大皮货铺,以及各字号,以及贩卖苏、广杂货的水客,全都在东大街。”

成都人买高兴了,连给街道命名都要用商品的名字:盐市口、牛市口、羊市街、草市街、骡马市、簸箕街、浆洗街、肥猪市街、青果街等就是最好的例证。

盐市口是老成都公认的市中心,清代卖盐的商贩在此摆摊,生意红火,后来当局在此开设了官盐店,盐市口之名由此而来。

牛市口在清朝到民国时期就是卖牛的“宝地”,为了选出最好的耕牛,还会举办牛王会,评选每年一届的“牛王”,牛王不仅是当天市场上卖价最高的耕牛,还会得到它最喜欢的奖品——耕牛最佳饲料豌豆与胡豆。

草市街是老成都人买卖谷草和麦草的地方。过去成都人几乎家家都要购买谷草,既能铺床,还能翻盖草房,在马作为交通工具的年代,草料还是马的主要饲料。

02

进入近现代后,成都的商业发展依然让全国人民都羡慕。

1909年三月初三,成都总府街上的“劝业场”建成,不但是近代以来成都市最早的商业大卖场,也是全国效法的榜样。

劝业场一改当时成都商家买卖喊价还价的旧习,让每家店铺悬挂出价目牌明码实价,掀起全新的买卖潮流。

在劝业场,你能看到成都的特产、英国的自行车、巴黎的香水等各种潮流单品,还能吃、能喝、能玩、能住,堪称成都最早的“Shopping Mall”,培养起了成都人“玩一天、逛一天、买一天”的消费习惯。

早年时期的劝业场

此时的春熙路还是一条小街,1924年,杨森成为四川省的军政长官后,春熙路迎来命运的转折点,成为一条繁华的商业街,占据成都商业C位百年之久。

在上世纪90年代,春熙路的一个夜市摊每晚卖个千把块是轻轻松松的事,而当年的成都人一月工资不过一二百。

那时虽然没有网红店,一条时尚的牛仔裤就能在春熙路引发“爆街”现象。

春熙路

同一时期,成都的零售业迎来全面开花的阶段,太平洋百货在春熙路开业;伊藤洋华堂春熙店开业,在成都一红就是24年。

03

新千年后的成都人,显然在“剁手”消费这件事上,想法很多。

2010年前后,建设路商圈形成,除了SM广场,还有伊藤洋华堂、龙湖三千集、万象城陆续驻扎。

2014年,IFS和太古里相继开业,两个重量级的购物中心一跃成为新的城市地标,助推春熙路成为百亿商圈,在全国的顶级商圈里拥有了姓名。

也是在2014年,成都建成了1500万立方商业综合体,在建购物中心面积居全球第二、是巴黎购物中心的20倍,购物中心总体量居全国第一。

如此大体量的商业店铺,被购买力惊人的成都人完美消化。选择进驻成都的品牌,几乎都能取得梦寐以求的销售业绩。

更让品牌方满意的是,比起其他城市来,成都人更看重奢侈品的使用价值而不是投资价值,多数消费者买来都是自用——花钱,就是为了自己开心。

2019年,成都的商业过了“快速生长”的时期,竞争、淘汰、新生,轮番上演。

“首店经济”的概念应运而生——区域首次开设门店,由此对经济发展产生积极影响的形态即为“首店经济”。

“首店”讲究的是稀缺性,背后是对零售创新和变革的推动。

据统计,2019年,落户成都的首店数量达473家,落户的全球首店数量仅次于上海、北京,继续领跑新一线城市。

千年前的夜晚消费潮流再度回归。下班后,超过半数的成都人选择涌入黑夜,“苍蝇馆子”、购物中心、晚间健身房、歌舞剧院、曲艺演出场馆、电影院的灯光彻夜不息。

2019年全国不夜城综合评分,成都以90.29分高居第三。同时,成都夜间经济在全天消费中的占比达到45%,超越北上广,位列全国第一。

成都持续展现出的商业消费活力,让其连续四年位居《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新一线城市榜首。

努力挣钱、开心花钱,是成都人三千年来不变的消费理念,消费之都、生活城市始终是成都最亮丽的名片。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