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拒绝讲任何反智的和违背我价值观的东西”

subtitle NOWNESS现在 09-18 17:5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脱口秀表演者的自我修养

因为一张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日程表,呼兰去年曾引得大家惊呼:工作脱口秀两不误,真·时间管理大师。他难道不要睡觉吗?日常表上,从早上 5 点到次日 2 点,写稿、开会、背稿、演出等事项塞满了呼兰的一天。

呼兰当然是要睡觉的,这只是呼兰非典型的一天。他是按照节目组的要求,整理出了最忙一天的日程。不过,呼兰拒绝让自己闲下来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笑场」舞台

呼兰现在的状态并不是像一些媒体提到的那样在“全职”做脱口秀。之前所在的公司合并了,但他手头仍然还有一份金融的差事(“脱口秀这个事情排不满我的,我需要生活,我得折腾”)。

“闲下来会让我心慌的。我只是在为我自己找事情,把我的生活排满,然后这样子能感觉到我在积极地跟世界接触和产生我相应的价值,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呼兰说。

「脚踏实地」巡演计划对谈现场

通过《脱口秀大会》和《吐槽大会》这两档节目,呼兰如今已是最受欢迎的脱口秀演员之一。李诞在评价呼兰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这个行业还是有天才的”。

李诞

“学霸”“精英”这样的标签一直伴随着呼兰,不过他没有被束缚。一方面,他通过段子吐槽和解构,另一方面,文学和历史典故会还是会经常出现在他的段子里。

“人格的完整和善良在这个行业里还是很重要的。”呼兰说。“这么说有点功利,但长期来说它肯定是一个正向的收益。但那也是因为你做了正确的事情……迄今为止,如果你听上去是我说的观点表达的话,每一个字我在那个时候真心都是这么认为的。我们可以辩论,我们可以对话。但我在那一刻肯定是这么想的。”

呼兰和史炎

“我的争强好胜主要是内向的”

呼兰从不否认自己的竞争欲和好胜心。他用打乒乓比赛的段子表现自己的好强,并在与王建国 PK 的舞台上喊出“友谊第一,王建国第二”。本季《脱口秀大会》第一期,当圈内公认的强者周奇墨在突围赛点名与自己单挑时,呼兰应战,还撂下了一句:“没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

呼兰与王建国

节目中呈现出的这种竞争并不算是呼兰最真实的状态。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的争强好胜主要是内向的——相比与别人竞争,他更看重的是能不能把一件事做到让自己满意的程度。

「脚踏实地」巡演计划

“不光是对我自己,我特别看不得才华浪费这件事情。”呼兰说。“很多人——当然不在说脱口秀了——我见过的整个的世界上的有人才华浪费的,就是我看不得的。”

「笑场」舞台

面对时不时会陷入丧的情绪的好友张博洋,呼兰没少劝过:好好弄呗,有啥不行的呢,好歹弄呗。“劝只能作为一个朋友应尽的义务,我真的尽力了,但是很多事情还是得自己想明白,而且每个人的性格是不一样的。我看不得(才华浪费),但他又是我的朋友,我只能从我的角度去劝劝,大概也就只能是这样。”呼兰说。

张博洋

看上去很和善的呼兰自认为在工作中是一个不怎么好相处的人。别人要是犯了错,会严肃地指出来甚至批评。在他眼里,严肃而能进步的工作氛围,比整天嘻嘻哈哈而没有所成的氛围要有意义得多。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李诞与池子

刚开始尝试脱口秀的时候,呼兰去 B 站搜了李诞和池子的脱口秀 cut,然后就差不多掌握了门道。接下去就是不断练习和迭代。现在的呼兰再看 Chris Rock 和 Dave Chapelle 的时候会觉得,他们没有以前那么厉害了,而自己可以写得比他们更好。

尽管如此,《脱口秀大会》的竞技仍然会让他感到压力。他举了勒布朗·詹姆斯的例子:即使跻身了顶尖行列那么久,每个 NBA 赛季肯定还是会面临各种问题。

Chris Rock & Dave Chapelle

呼兰算是中国脱口秀界的“老将”了,一边要想办法保持自己的水准,一边还好面临新人的竞争——要竞争与年轻人竞争机会这句话真实地反映了他的状态。

“永远不会有一种准备好了的那种状态。”呼兰说。

“我不喜欢任何标签、人设

这些东西”

呼兰的段子文本很强,而通过逻辑产生的笑点往往是其中的精髓。跟着呼兰的思路,观众会一步步走进呼兰设好的局里,最终被一句句点睛之笔戳中笑点:巴菲特一年才 20% 的收益是因为没有买到好的理财产品、“正规服务”是按摩店对顾客的道德绑架……

呼兰并不只是表演时才这样,无论是写程序还是平时的生活中,对逻辑的重视一以贯之。哥伦比亚大学精算系毕业的他举起了数学归纳法的例子:从 n=1 时成立到 n=k 时成立再到 n=k+1 时也成立,每一步都有上一步作支撑,最后推导出一个结论。

“其实脱口秀在我看来也应该是这样的。”呼兰说。“你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步步的,你是不能跳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基于严密的逻辑线,最后推导出来一个笑点也好,你要得出的结论也好,这个事情地基是稳的。这个事情甚至你拿出来之后我们也可以讨论,你不服你不信我们是可以讨论的,否则的话它仅仅就是好笑,但是是这么一个虚的东西。”

谈到“学霸”“精英”这样的标签,他的态度是这样的:“我不喜欢任何标签、人设这些东西。我见过太多的人因为这个东西而绑架自己。这个事情就太傻了。”

呼兰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真实展示自己,让舞台上和生活中的人格统一。呼兰说自己平时也没少念错过字,还把在哥大考 5 分的事情放进了段子。不过在他手机里还是有各种各样的书::何伟的《寻路中国》、卡尔维诺的《树上的男爵》、伯南克的《行动的勇气》、阿蒂夫·迈恩的《房债》……

70s talk show hosts

在专场演出节目《笑场》里,呼兰变着花样引用了钱钟书的话:小时候调皮,老师要请家长。呼兰回怼:“你吃到一个鸡蛋不那么好吃,你又何必去认识下这个蛋的母鸡呢?”

“钱钟书的幽默,其实是我喜欢或者说我理解那种幽默。”呼兰说。“钱钟书、王朔、王小波其实是那种骨子里带着一些坏,带着一些狠,然后又带着一些对世界的调侃。我是很喜欢这种幽默的,同时能看到他(钱钟书)对世界的一些态度。”

钱钟书与杨绛

“我拒绝讲任何反智的和违背

我价值观的东西”

呼兰相信表达空间还是存在的。大部分人关心的话题——例如房贷、车贷、中年危机——远远都还没有表达完。

在这一季主题赛“保持联系,保持距离”中,呼兰的段子埋藏了他对互联网的思考和吐槽——“我对互联网的感情很复杂,疫情期间我看互联网可难受了。”他说。

「笑场」舞台初始设计图

一些没有价值的热搜、标题党的文章以及耸动的文字都让呼兰感到糟心。短视频也引起了呼兰的思考。在短视频尽快尽早出现爆点逻辑的影响下,人们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某种程度上,脱口秀这几年的走红可能也与之有关,因为相比需要作大量铺垫的相声,脱口秀的笑点来得更快,也更密集。

美国脱口秀演员 Merv Griffin 和 “Happy Days”的演员们

不好的一面是,人们逐步丧失了耐心,很难静下心来去看或者想一些东西。虽然知道这不可取,但呼兰也受到了影响。朋友发来一段 10 分钟的 vlog(说到 vlog 时,呼兰向旁边笑果文化的工作人员确认了它的读音),他会跳过觉得平淡的片段。“我在反思我自己的,但我也在被这个东西所影响。”他说。

讲脱口秀至今,呼兰解决的一个最有意义的难题,就是他终于能把想表达的东西讲得好笑了。

“我拒绝讲任何反智的和违背我价值观的东西。”呼兰说。讲一些歪理在他看来远比一个正常的道理要容易,也更容易引人发笑,但他觉得歪理没有价值。

70s talk show hosts

呼兰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他的段子如他希望的那样,影响了不少人。他吐槽妈妈炒股的段子影响广泛,甚至微博上还有网警转发这个段子作为宣传警示。在他说完自己打乒乓的段子后,不少人告诉他这个段子帮自己渡过了一些难关,有的是家境问题,有的则是考学失利。

“这个事情是要支撑我做下去的意义。”呼兰说。我讨论这些或者其他的社会话题,希望能让这些有危机的人、这些爱折腾但是还没有成功的人、或者说不确定自己是追求稳定还是想要追求折腾的这些人,听一听笑一笑,然后然后给予他们一些力量。”

「脚踏实地」巡演计划锦州站

比影响更有意义的,或许还在于他得到了观众的理解。大家认识到了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明白他想要做的事情。

“通过之前我的演出,我展现出来的人格也好,价值观也好,他(观众)知道我是一个会用尽全力的人。我(演得)不好是因为我水平的问题,而不是说我出来糊弄大家。他理解这个事情,就会再给你一些时间,给你一些宽容。这也是很关键的。”他说。

图片来自网络

来聊

你怎么看待国内的脱口秀行业?

未注明图片来源 /笑果工厂

撰文 /Thomas

编辑/Svet

排版 /noiz

NOWNESS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