鼬有能力打败大蛇丸,却畏惧同为三忍之一的自来也,这是为什么?

subtitle 滴滴漫谈 09-18 11:26 跟贴 1000 条

文/行走的滴滴

早期剧情中,关于战力等级的划分是肉眼可见的。这其中就有这样一个“战力计量单位”,让这种战力分级很清晰的呈现在我们读者眼前——卡卡西。

首先,卡卡西有直言“影”是村子里最强的忍者;其次,卡卡西觉得自己和大蛇丸同归于尽是一种很天真的想法,用于昭示自己的实力不如大蛇丸的事实。

而大蛇丸之后更是直接表态,评价兜的实力只不过是卡卡西的级别,还不足以与他相提并论。这些细节都能直接说明,火影早期的战力是有着严格划分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以,当大蛇丸评价鼬为“不可能的梦”的时候,他的这句话能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要知道,打败鼬是当时佐助一辈子的夙愿,而作为男二的他,将来一定会“梦想成真”。

这就说明岸本老师已经在那时表明了佐助今后的战力成长高度——远超三忍,甚至是超越影级。可与之矛盾的地方,也在不久后的后续剧情中出现,那就是鼬对自来也表示敬畏的多个场景。

通过疾风传的剧情我们不难得知,鼬的确能轻松击败大蛇丸。而他却在早期剧情中对自来也呈现过完全相反的态度和行为,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01、一物降一物,不能说明大蛇丸就一定弱于自来也

“三忍”的日语原文叫“三竦”,指的是三种事物当中,各自有能克制的对手以及不能克制的对手。比如A胜B、B胜C、C胜A,用于表示只能维持僵局的状态。

而这种三方互相克制、制衡关系的说法最早出自《关尹子·三极》,其中就有提过这样一句话:“螂蛆食蛇、蛇食蛙、蛙食螂蛆、互相食也。”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螂蛆”有被认为是蟋蟀,也有被认为是蜈蚣,不过根据我个人的观察,好像还是后者居多。

所以上述那句话我们可以简单理解为:蜈蚣吃蛇、蛇吃青蛙、而青蛙又吃蜈蚣。可能有的小伙伴会产生这种疑问——这与“三忍”或“三竦”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随着时间推移,这种三方相争、相食的观念也东渡传到了日本。直到战国时代,就有出现蛇的天敌除了蜈蚣以外,还有“蛞蝓”的说法。

比如1590年的《义残后觉》以及18世纪的《金玉ねぢふくさ》中都有记载蛇被“蛞蝓”打败的故事。久而久之,便有了“蛞蝓”、蛇、青蛙所组成的“三竦”。

岸本老师设计三忍的原型,无疑就出自这种由我国传往日本的“制衡”文化。通俗来说,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的具体体现。

将其放到火影剧情,我们可以理解成:说是大蛇丸的实力强于自来也这似乎不切实际,但我们可以保守预估,大蛇丸的实力最起码不输于自来也。

也就是说,鼬在大蛇丸面前所表现出的轻松态度,和在自来也面前所表现出的敬畏态度,不能直接说明大蛇丸的实力就一定弱于自来也。

而是什么呢?世间总有一种“一物降一物”的说法。用这个真理去解释,我们也可以理解成,鼬能打败大蛇丸,却不一定能打败自来也,而自来也也不一定能打败大蛇丸。

02、自来也和大蛇丸的区别,是未深入接触与深入接触

不知道小伙伴们在现实生活中有没有遇到这种情况——看起来不好相处的人,其实在你和他真正接触过后,发现对方其实很随和也很好相处;

那些在旁人口中被说的天花乱坠的厉害之人,在你真正接触和观察之后却觉得对方其实也没传闻中那般厉害。在我看来,这就是未深入接触与深入接触的区别。

鼬对大蛇丸和自来也的不同态度,就是如此。在说明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举出一个火影剧情中的例子,让小伙伴们先自行品析鼬对大蛇丸和自来也的不同态度。

记得在第四次忍界大战进行时,以鹿丸为代表的新生代猪鹿蝶被指派去对付“传说中的金角”。当时鹿丸的反应则是:“居然让我们去对付那个打败二代火影的人。”

“打败二代火影”这个说法在我们读者看来是个悖论。的确,二代火影可以说是被金角打败的,但是,这里面有很多被历史掩埋的客观因素。

比如,金角当时是以一个部队为单位的战力,结合银角围殴二代火影一人;再比如,金角、银角拥有九尾查克拉且拥有六道仙人的多个宝具。

如果以鹿丸等人的看法来评判金角的话,那么在他眼里自己一行去对付金角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因为金角是传说中的大人物,萤火之光岂能与日月争辉?

比起鹿丸,他的父亲鹿久就要显得睿智的多。知道接受任务的新生代猪鹿蝶们为此感到惶恐,他说道:“传说是带有夸张成分的。”一语中的。

那我们在把目光放到大蛇丸和自来也身上,他们被世人尊称为“三忍”。世人凭什么对这三人表示尊崇,仅仅是号称半神的半藏册封吗?绝对不是。

在官方资料中,三忍是全忍界执行任务数量最多的三位忍者,其中自来也第一、大蛇丸第二、纲手第三,这就是他们名气的主要来源。

剧中很多人物,都把这三人当成是传说中的人物,本来他们受到的待遇应该是一致的,却在鼬面前变得不一样,为什么?因为大蛇丸加入过晓组织,因为鼬和大蛇丸有“深入接触”。

鼬在打败大蛇丸之前,我相信他的心里也没有所谓的自己就一定能打败大蛇丸的这种想法,而是经过那次“试验”之后,明白了所谓的三忍之一的大蛇丸也“不过尔尔”。

但自来也不同,无论是鼬还是鬼鲛,他们只听说过自来也创下的“丰功伟绩”,却从未真正和其产生接触或真正发生生死战,所以对自来也保持最原始的“敬畏”态度,是正常的。

03、鼬对自来也的态度,是为前者留足创作空间的手段之一

时至今日,有不少小伙伴都认为鼬从一开始就有被设定成“正派”,所以他硬吹自来也,是为了让鬼鲛知难而退,以免伤到自己同伴。

但是,认为鼬刚开始并没有设定成“正派”而是纯反派的小伙伴更多。所以,我这里就不再解释鼬在早期剧情中究竟被设定成是“正派”还是反派的问题。

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鼬在早期剧情中的种种表现,最起码能达成两个目的。一是为了突出鼬的人设、二是为了给鼬这个人物留足再创作空间。

首先拿前者来说,鼬“屠族”、留下弟弟只为当成是自己的“测量工具”的恶行,能给我们一种什么样的初印象呢?那就是崇尚“杀戮”与“暴力”,唯力量是从。

可实际上,鼬通过种种事迹呈现给我们读者的则是极度冷静、不喜杀戮的样子。这与他所犯下的恶行以及身边的鬼鲛形成了鲜明对比。

原来,那个为追求力量不惜亲手葬送一族的人,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风度与器量。这种反差式的塑造,突出了鼬的人设,更是为他这个纯粹的“反派”制造了一定的“粉丝基础”。

紧接着我们来谈谈开头所说的后者,在我个人看来,鼬起初的人设不一定就是“正派”,但最起码岸本老师通过他的种种言行,为鼬的将来留足了可塑造空间。

比如,卡卡西说鼬本来有能力干掉他,却依然手下留情,这点让他感到费解;再比如,鼬明明在大蛇丸眼里是“不可能的梦”,却在同为三忍的自来也面前不仅没有展现出强横的态度,反倒是敬畏不已。

早期剧情中,我们可以把鼬的这些行为理解成“形势所迫”或“不喜杀戮”。等到后期洗白之后,才发现以前这些场景都能彻底被合理化,同时也让鼬的洗白,变得没那么突兀。

结语

值得注意的是,鼬打败过大蛇丸的事实,早在鼬初登场时就已经被大蛇丸阐明过。不用联系疾风传的剧情,我们也知道大蛇丸和鼬的差距所在。

那么鼬在自来也面前表现出敬畏态度,就说明大蛇丸的实力弱于自来也吗?当然不是,在我个人看来,这种态度上的差别,能提高鼬的可塑性,仅此而已。

最后,欢迎小伙伴们在下方留言讨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