骡眼看衡阳丨衡阳,从第一批上市的“先烈”中应该吸取什么教训?

subtitle 住在衡阳 09-18 00:14

本文作者:骡子,本名罗安宝,笔名骆雨,时事评论员,专栏作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于720云平台,作者@mr.正义

PRAT 1

我们曾经讨论到过,在最早的资本市场上,衡阳其实是个赢家。1996年前后,全省上市公司还只有9家,衡阳就有了3家,占了1/3。跟当时衡阳在全省的地位、经济体量基本上是相称的。

本来完全可以借这几个上市公司,在衡阳的国有企业改制中,辗转腾挪,通过兼并重组,盘活存量国有企业,可最后,不但没能对衡阳发挥作用,反而自己折戟沉沙,要么被别人兼并重组,要么索性退市,一家一家消失在资本市场的大海里。

如今,面对资本市场的汪洋大海,我们在准备重新扬帆起航的当下,还有必要做些冷静的思考,看看那些曾经在资本市场奋斗过的“先烈们”,有哪些值得吸取的经验和教训。

图片来源于720云平台,作者@蒙彬强

PRAT 02

我们先解剖一下飞龙公司。这是一家最具神话,也最具代表性的公司,现在已经完全被时代的风吹雨打去,不见了踪影。

1996年10月,“飞龙”作为全国第一家破旧回收企业和我省第一只历史遗留问题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上市后融得资金数千万元。企业一夜暴富,像极了郊区那些碰上了拆迁的农民。很多农民拿了拆迁款之后,飘飘然,昏昏然,不知自己是谁了,吸毒、嫖娼、赌博,然后败光家业,流落街头。用衡阳话说就是,有些人是“穷得富不得,富得了不得”。我们这些上市的企业拿了钱之后野心也一下子膨胀了,觉得世界上凡是赚钱的事情都可以做,四处扩张,多头投资,懂的不懂的都敢插手。

摊子刚铺开,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来了。子公司一家接一家倒闭关门,一堆债务一团麻纱,再然后,有人愿意出资重组,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2007年11月20日,由于连续三年发生亏损且扭亏无望,“飞龙”(原飞龙实业,后易名金荔科技)最终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摘牌退市,正式告别了中国证券舞台。成为上市较早,也退市较早的“先烈”之一。这使得拥有原飞龙实业股票的股民血本无归,损失惨重,也让一直走在全省股改前列的衡阳遭遇了一次血的洗礼。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这种从天堂到地狱般的戏剧性变化短时间内让人难以置信,但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就是这样,不同情弱者,更不相信眼泪!

古汉中间也经历过几度重组,兴兴衰衰,起起落落。湘中药A->古汉集团->紫光生物->紫光古汉->G古汉->紫光古汉->*ST古汉,最后变成了启迪古汉,从这一串名字变迁你就可以看出沧桑历史,那沉重的每一步。最后,已经越长越像极了隔壁老王家的孩子。

金果也先后由金果实业->G金果->金果实业->*ST金果,现在变成了湖南发展,和那条曾经繁华多梦的金果路已经完全没有了牵连。

就是后来借壳上市的天雁,那曾经是我们资本运作的典范和骄傲,这只我们寄希望“天行健 雁凌云”、翱翔汽配天空的大雁,如今也是振翅难飞,由ST轻骑->湖南天雁->*ST天雁->ST天雁,ST的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摘下。

PRAT 03

下面我们先来总结一下这几家上市企业兴衰的原因。

首先,说句心里话,这些企业上市的根基本身就不牢。虽然和那些弄虚作假运作上市的企业有根本的不同,但是别人不知道,我们衡阳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企业持续盈利的能力是值得怀疑的。飞龙是一家废旧回收公司,科技含量不高,盈利的空间有限,之所以每年能盈利2000多万,跟企业改制有关,也跟市场上废旧物资价格上涨有关。

其次是企业的主业不突出。你上市也好,不上市也好,要有竞争力,主业必须突出,主业的盈利能力要强。很多企业之所以能成为百年老店,就是有他自己的特色,有他自己的优势,舍得下血本进行技改投入,做出了品牌,能参与标准制定。否则,你随时会被别人所取代。华为为什么可以做大做强,就是因为它的科研投入大,在5G领域,专利占了40%,全球第一,这样的企业想要打垮它就很难。

回过头来看我们的飞龙,主业是废旧回收,能够上市完全是机遇,是偶然。上市后有了钱最正确的做法就是收购当时衡阳市最好的工业企业,转型升级。比如收购衡阳的医疗器械厂,依托衡阳医学院和几家知名的医院,引进信息技术,研发新一代的医疗器械,把它做成主业。或者收购衡阳电缆厂,尽快实现转型升级。可飞龙却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到处投资,有些甚至是毫不相干的企业,管理又不到位。

古汉也是,上市后融资6000多万,97、99年又配股两次,账面资金一下上亿,野心也就膨胀起来,除了兼并衡阳制药厂、南岳制药厂,收购衡阳中药饮片厂,还在张家界、南岳创办了古汉山庄,在东北长白山建立了梅花鹿、人参基地,在湖南沅江办起了中华养鳖场等,遍地开花。

其实,古汉养生精真心不错,围绕古汉养生精口服液研发生产,加大投入,把规模做大,再扩展到医药类其他产品,就是家很好的公司。我曾经把古汉和娃哈哈做了个比较,两家企业几乎同时起步,娃哈哈卖水起家,古汉还有个“偏方”,通过几年的发展最后两家企业就根本不在同一频道上了。

金果实业就更离谱,我记得上市后好像还投资过足球俱乐部。

PRAT 04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关键时刻政府引导不够。这些上市公司其实政府都占了股,有些还是大头,推上市之后在发展战略、经营策略上没有给予一个正确的引导,快速发展时放任自流,在遇到困难时又束手无策,无所适从。这跟政府里缺乏懂金融、懂资本、懂市场的领导有关,也跟各级干部里不太重视金融、特别是不太重视资本市场有关。

企业盲目扩张,资金链一度断裂,但还没有资不抵债,而且那个时候壳资源十分紧俏,最困难时其实一家企业注资只要几千万就能救回来,只要拿出一个亿就能救活三家企业,然后通过转配送股,这三家上市公司至少可以为衡阳带来15个亿的股本收入。可我们最后把金饭碗当包袱甩掉了,把金子当石头抛弃了。

▲蒸水河风光带 图源:720云·创作者原子能yhy

另外,由于有急着甩包袱的思想,重组时又把关不严,碰上了骗子公司,被骗子圈钱走人,害惨了政府,也害惨了企业。由于急于“脱手”,“飞龙”成为资本市场的“猎物”,先是“中经开”在二级市场兴风作浪,恶炒“飞龙”。接着广东金荔“重组”“飞龙”,一场空手套白狼的资本骗局上演。1997年9月,广东金荔投资有限公司受让“飞龙实业”总股本的45.16%,成为飞龙实业的第一股东。同年12月,衡阳飞龙实业正式更名为衡阳市金荔科技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广东金荔科技已完全彻底取代了衡阳飞龙实业,千辛万苦运作上市的公司就这样被外人接管了。

然而“金荔”收购“飞龙”并非真心实意帮助企业摆脱困境,而是假重组之名,谋“圈钱”之实。他们看中的是“飞龙”这个资本市场的壳资源。处心积虑,巧立名目,移花接木,打着高科技农业的幌子,一下子在衡阳某银行套走了近三个亿的资金,而没有将一分钱投入到企业的生产经营当中,企业管理十分混乱。以至于2003、2004、2005年连续三年亏损累计达1.6亿元,企业生产经营陷于瘫痪,濒临倒闭边缘。后“金荔”诈骗东窗事发,企业再次陷巨大债务黑洞,无力自拔。

古汉和金果在重组中其实也碰上过同样的情况,只是及时踩住了刹车。

PRAT 05

折戟沉沙的还有那些拟上市公司。我记得当时柜台发行的股票还有经发、三化等好几家企业,算是已经走到了沪深资本市场的门口,最后也沉落潭底,不但没上成市,连企业都不见了。

本文作者 | 骡子

衡阳本土经济学家,时事评论员,专栏作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