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才是先锋前卫未来派的鼻祖

subtitle CC主义 09-17 20:52 跟贴 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 个月前,德国传奇先锋电子乐队Kraftwerk主唱Florian Schneider离世,享年 73 岁,这一消息令无数电子音乐爱好者感到遗憾。

Florian Schneider

悲伤之余再回首Kraftwerk的传奇音乐生涯,今年刚好是Kraftwerk成立的五十周年。伦敦设计博物馆(the Design Museum, London)在七月末期间推出一场名为“电子乐:从发电厂乐团到化学兄弟”(Electronic: From Kraftwerk to The Chemical Brothers)的主题特展,这场展览为大众展现了人与艺术、音乐、技术之间的关联性。展览还原了人们在「club」时的真实体验,同时致敬了那些曾书写着现代音乐史的电子乐队。



“电子乐:从发电厂乐团到化学兄弟”,展览现场,伦敦设计博物馆,2020

而展览内容的其中一部分就是发电站乐队三十分钟的 3D 体验秀,集中展示了Kraftwerk过去四十年来的音乐创新和技术创新。


“The Catalogue-1 2 3 4 5 6 7 8 ”By Kraftwerk

01

70 年代,Ralf HütterFlorian Schneider在大学相识,当时二人正处于Krautrock这场运动的时代背景下。“Krautrock”的意思是泡菜摇滚,这个词最初是英国乐评人发明的,因为德国人爱吃酸菜,所以就用“Krautrock”来“戏称”那些出身西德,风格与传统摇滚和布鲁斯极为不同的前卫先锋团体,有点调侃的意味。于是二人决定在杜塞尔多夫建立乐队,加入Krautrock的阵营。

Ralf Hütter and Florian Schneider

就是在Krautrock这场运动中,涌现出这么一群人,他们突破传统摇滚乐复杂的结构、突破器乐本身的局限,混杂了迷幻摇滚、电子音乐、放克、即兴等不同的音乐形式,散发出一种迷幻、实验的气质。


在这时德国音乐得到了空前创新,“泡菜摇滚”也成为那个时代最前卫的音乐类型代表,而Kraftwerk就是这众多影响了世界电子音乐风貌的乐队的一支。1974 年,Kraftwerk发行了概念专辑「Autobahn(高速公路)」,他们的专辑封面在视觉上受到当时盛行的达达主义(Dadaism)和俄罗斯建构主义(Constructivism)影响,是唱片符号化的有趣典型。

Kraftwerk《Autobahn》 专辑封面

《Radio-Activity》专辑封面,是30年代的德国国民收音机

The Face Magazine, Kraftwerk

1977年,Kraftwerk把自己的新专辑取名为「Trans Europe Express(环欧快车)」。乐队成员曾亲自去火车行经之处采集火车经过的声音,并将其放入歌曲当中。整张专辑采用了弹跳的电子乐风格,就好像坐在车厢里的乘客正在欣赏沿途的风光美景,让人身临其境。

1978 年,Kraftwerk开始以穿着红色西装,戴着黑色领带的四个男人的形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四人皆梳着一丝不苟的妆发,这种派头一直延续至今。「The Model」是新专辑「The man-machine」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也是 Kraftwerk 的成名作,标志着他们愈加清晰的创作风

Kraftwerk引入了极简主义,通过不断的重复节奏来营造一股出奇的冷静感。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习惯了在舞台上那些动作狂野、忘我的摇滚朋克乐手,对于Kraftwerk这种西装笔挺地站在合成器前,除了手指之外基本上一动不动的乐队,确实会让人产生想要冷静下来反思的情绪。


「The man-machine」这张专辑见证了 Kraftwerk 的转型,表达了他们对于复制品的看法,以及规模化生产给艺术带来了什么。无论是合成器的运用、怪异机械的噪音处理还是环境电声,都让当时的乐坛和观众大吃一惊。

02

到了 21 世纪初,Kraftwerk开始更加注重现场演出效果,升级现场的演出体验。

Kraftwerk热衷于在TateMoMA等大型美术馆演出。Tate Modern也是由旧发电站改造而来的美术馆,这和Kraftwerk十分相配。美术馆内的其他元素和装置与 Kraftwerk 的 3D 音乐会之间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审美主体。

演出现场需要观众佩戴3D眼镜观看

Kraftwerk 创造了一种全新的 3D 演唱会,融合了即兴表演形式、3D 投影和动画声光等元素,而 Kraftwerk 四个人就像是有血有肉的雕塑,成为了一场装置艺术的一部分。

Kraftwerk通常以专辑发表时间递次进行表演,包括《Autobahn》(1974年)、《Radio-Activity》(1975年)、《Trans Europe Express》(1977年)、《The Man-Machine》(1978年)、《Computer World》(1981年)、《Techno Pop》(1986年)、《The Mix》(1991年)、《Tour de France》(2003年),以及一些他们未曾在专辑中发表过的即兴作品。

Kraftwerk-“Die Roboter” 演出现场

据说Kraftwerk不能通过图灵测试。图灵测试(The Turing test)是指一个人和一台机器隔开的情况下,通过一些装置(如键盘)向被测试者随意提问。进行多次测试后,如果机器让平均每个参与者做出超过 30% 的误判,那么这台机器就通过了测试,并被认为具有人类智能。Kraftwerk不能通过图灵测试,意味着他们的思维和机器人无异。与其说是人类,Kraftwerk乐队更像是异化的机器人。

Ralf Hütter曾说过:

“机器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是机器的一部分。”

科技的进步越来越成为演出概念创新的决定因素,随着数字技术的进步,他们身前的合成器换成了电脑,身后的多媒体影像和 3D 效果也令现场的视觉更为丰富。科技会带给人类一个理想国。

03

Florian和其他初创团员把「未来主义」完美地融入到他们的音乐表现形式之中,在“赛博朋克”的浪潮彻底褪去之前,他们永远前卫。正如Kraftwerk的中文“发电站”所传递的那样,他们的音乐和灵魂像“发电站”一样,源源不断地为二十世纪下半叶电子音乐输送能量,也影响了无数艺术家的创作。

Kraftwerk 录音室专辑 《the man-machine》 封面

就比如 1998 那年,30 岁的Raf Simons将偶像Kraftwerk于 1978 年发行的The Man Machine封面直接搬到了秋冬系列的 T 台上,打造了经典系列 “Radio-activity”(F/W98)。Raf Simons曾在采访中表示这是他“对音乐和重复的迷恋”,他希望个体意识能在重复的意象中获得一股觉醒的力量。

Raf Simons 1998 秋冬系列

除了Raf SimonsDavid Bowie也曾从他们的音乐中找到灵感创作了歌曲「V-2 Schneider」坂本龙一也在很多场合公开表达过对Kraftwerk的崇拜,教授、细野、高桥幸宏三人的前卫电子合成乐团YMO在 2012 年的 live 开场时就表演过Kraftwerk的作品——Radioactivity

YMO-“Radioactivity”演出现场

在这个人机交互日趋完善的社会,电脑、游戏、电音等等都改变了我们看待艺术的方式。这种趋近于工业化的实验音乐,不仅推动了流行音乐从传统的摇滚器乐向着电子化的趋势发展,也为众多艺术领域提供了方向。


在这支乐队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想永远地告别过去、勇往直前的的状态。曾经泡菜摇滚的英雄如今已满头白发,而Florian Schneider的离开,就像是一个时代的落幕。大师们终将远去,但他们身上,却被刻下了走过的时间的印迹,而他们的内核精神,也远远地超越了时间。

————

本文为 Cc 主义 独家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号ccfoundation

侵权必究

图片来源于网络

————

-End-

专访|Tango:如果你累了,推开“任意门”做个精神SPA

塞尚,逆袭的“乡下小子”

叮咚 这里有一份看展完全指南(除上海以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