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词人晁补之:才华横溢却仕途坎坷,他将人生际遇写进词中

subtitle 小话诗词 09-17 16:45

导语

陈寅恪先生给邓广铭著作《宋史·职官志》做的序言中有这样一句话:“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陈寅恪这句话中说的“文化”是指整个宋代在学术文化方面取得的辉煌成就,既有在注经治史方面取得的成就,还有笔记小说方面的成就,宋代在金石考据和目录文献方面也是首开先河,宋代在绘画书法也是空前辉煌灿烂。

在这诸多辉煌的成就中,当然也包括文学(散文、诗、词)方面的成就,说到宋代文学的成就,我们熟知的唐宋八大家中有六位都是宋代人。

宋词更是整个宋代文学中最具代表性的成就,也正如王国维在《宋元戏曲史序》中说:“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朝之姘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

宋代涌现出诸多优秀的填词家,而苏轼作为宋代文学的集大成者,将宋词的发展推向了巅峰时期。

宋末元初词学家刘辰翁在《辛稼轩词序》中写道:“词至东坡,倾荡磊落,如诗如文,如天地奇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苏轼绘像)

苏轼不但扩大了词的体裁范围,同时拓展了词的意境。苏轼将他的性情、襟怀、学问也融进了词的创作中。清代著名文艺理论家刘熙载《艺概·卷四》中对苏轼的词作范围进行了精准的概括:“东坡词颇似老杜诗,以其无意不可入,无事不可言也。”

清末词学家况周颐在《蕙风词话·卷二》中说道:“熙丰间,词学称极盛,苏长公提倡风雅,为一代山斗。”熙丰是宋神宗赵顼年号熙宁和元丰的的合称,熙宁(1068年——1077年)、元丰(1078年——1085年),由此也可见在北宋神宗年间词学发展的梗概。

由此也可以得知词在宋代发展的兴盛程度,以及苏轼词作在当时的流行和受欢迎程度。因为苏轼改造了词风,出现在苏轼词中的往往是清奇阔大的景色,词人的旷达胸襟也徐徐展露在其中。

苏轼因为文学才华而名满天下,很多有才华的青年学子都以能得到苏轼的点拨和指导为荣,因此有很多的才子都拜投在苏轼门下,这些词人不仅是苏轼的学生,也是当时声名鹊起的填词大家,其中黄庭坚、晁补之、秦观和张耒四人都因为收到过苏轼的垂青和指导而被人们称为“苏门四学士”。

(明代张路绘画作品·《苏轼回翰林院图》)

其实他们在词作上也都是能自成一家的行家里手,在文学上都有很深的造诣,都为宋词的发展做出过重要贡献。《宋史·文苑六》中记载:“黄庭坚与张耒、晁补之、秦观俱游苏轼门,天下称为四学士。”

这些深谙音律的填词人创作出一首首精妙的词作,将宋词的腔调推向了了一个新的高峰。

在这四人当中,晁补之无论诗、词、散文都冠绝一时,甚得苏轼的赞誉,苏轼《晁君成诗集叙》中这样说道:“于文无所不能,博辩俊伟,绝人远甚,将必显于世。”

晁补之在诗、文、词诸方面均有所建树,《四库全书总目》卷一百五十四《鸡肋集》提要说:“今观其集,古文波澜壮阔,与苏氏父子相驰聚,诸体诗俱风骨高骞,一往逡迈,并驾于张、秦之间,亦未知孰为先后。”又卷一百九十八《晁无咎词》提要云:“其词神姿高秀,与轼可肩随。”能得到后世学者如此的评价,也是对晁补之的文学和词作造诣的肯定。

(晁补之雕塑像)

晁补之其人,与苏轼的相识

晁补之,字无咎,1053年出生于济州巨野(今属山东菏泽市巨野县)一个仕宦之家,晁家在宋代是山东名门望族,文学世家,书香门第,他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文化熏陶和家庭教育,加之勤奋好学,聪敏强记,早负盛名,很小的时候就能作文写诗。

晁补之,字无咎,济州钜野人,太子少傅迥五世孙,宗悫之曾孙也。父端友,工于诗。补之聪敏强记,才解事即善属文。——《宋史·卷四百四十四·列传第二百三·文苑六》

据史料记载,晁补之的高祖晁迪,担任刑部侍郎,曾祖晁宗简担任上疏刑部侍郎,是国家高级干部。高叔祖晁迥,在宋真宗朝担任翰林学生承旨,太子少傅,是国家高级知识分子。曾叔祖晁宗悫官至参知政事(副宰相),晁补之的族叔晁端礼也是词人,与晁补之互相唱和,晁补之的父亲晁端友也是一名诗人。

巨野晁氏在当时是知名的很高的家族,词人叶梦得的母亲就是晁补之的妹妹,曾巩、吕夷简、陆游都和晁家有姻亲。

(北宋都城汴梁)

晁补之就是出生于这样的大家庭,到他这一代,家道虽然没有祖上那么荣耀,但依然是典型的大家族,家族沉淀的底蕴和文化依然很好的传承了下来。晁补之从小就显示出出类拔萃的文学修养和才华,王安国(王安石弟弟,也是文学家)偶然的机会见到晁补之,就对他的才华惊叹不已。

应该说,认识苏轼才是晁补之人生开启辉煌的开端,十七岁那年,晁补之的父亲到杭州做官,他随同前往,一路上游历名山大川,扩充了见闻,开拓了视野。到了杭州,晁补之又对钱塘一带的秀丽山川和人文环境赞不绝口。江南的山川美景和风土人情是不同于他的家乡山东的,有感于钱塘山川和风土人情,少年晁补之提笔写下了赞美钱塘山川和风土的文章《七述》。

这篇文章从七个方面记述:夫差之盛;吴越之事;货贿之富,服饰之丽;滋味之厚、物产之丰;盐策之利;钱塘江大潮的壮观;西湖的美。故名其书为《七述》,是晁补之依枚乘《七发》、曹植《七启》之例而创作的。

(杭州)

此时苏轼正好在杭州担任通判,这一年是宋神宗熙宁五年(1072年),十九岁(《宋史》误记为17岁)的晁补之随后带着自己的作品去拜谒苏轼。

苏轼原先也想写一篇有关杭州风物的文章,但是读了晁补之的文章后,苏轼赞叹不已,极力夸赞晁补之的文学修养和才华超过一般人甚远,并且预言晁补之以后一定会以文章显名于世。经过文坛巨擘苏轼的赞誉和肯定之后,人们都知道了晁补之的名字。

从此苏轼和晁补之建立亦师亦友的良好关系,并拜在苏轼门下,受到苏轼的点拨和指导,在散文、诗词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尤其在词作方面更是接近苏轼的风格,少年晁补之也因此声名鹊起。

王安国一见奇之。十七岁从父官杭州,稡钱塘山川风物之丽,著《七述》以谒州通判苏轼。轼先欲有所赋,读之叹曰:"吾可以阁笔矣!"又称其文博辩隽伟,绝人远甚,必显于世。由是知名。——《宋史·卷四百四十四·列传第二百三·文苑六·晁补之传》

进士及第,宦海沉浮半生

科举仕途是每一名学子的梦想,宋神宗元丰二年(公元1079年),26岁的晁补之参加了科举考试,在开封府考试和礼部别院的考试都名列第一,状元及第。他的文章也得到了宋神宗的赏识,随后被任命为澶州的司户参军、北京国子监教授。

晁补之的仕途生涯由此开始,由此也在时代背景下经历了宦海沉浮,从1069年开始的宋神宗变法,导致了新旧两党关于变法的支持与反对,后来直接发展成为演变成排除异己、甚至是对对方打击报复的夺权之争。

晁补之和让他的老师苏轼一样,在这场新旧党争中,仕途之路也是历经波折,可谓仕途坎坷。晁补之一直在地方担任官职,但是他和苏轼的情谊愈加浓烈,两人互通书信,诗词赠答。

元丰八年(1085年)三月,宋哲宗即位,晁补之得以召还。他被升为秘书省正字,又迁校书郎。北宋前期,国家藏书归秘阁保管,秘书仅掌祭祀祝版的事宜。宋神宗元丰年间改官制,秘书省职事恢复。宋代日历所、会要所、国史实录院等均归秘书省管辖,规模较唐时较大。

(宋代国家藏书楼·密阁)

但是晁补之担任的秘书省正字也仅仅是一个正九品下的官职,而他后来迁任的校书郎也不过过是正九品上的官职,这样的一份工作也仅仅只能养家糊口而已。

同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也担任过这一官职,他在写给秦观的诗《病起荆江亭即事》中就感慨过这一官职,原诗如下:

闭门觅句陈无己,对客挥毫秦少游。
正字不知温饱未,西风吹泪古藤州。

晁补之因为这份工作薪水微薄,无法养家糊口,便乞补外官,随后得到了一个秘阁校理通判扬州的工作,在地方上晁补之政声显著。

元祐七年(公元1092年),晁补之被召回朝廷后,任著作佐郎,这是一个从六品上的官员,本来晁补之可以在著作佐郎的职位上有所建树,因为他在文学著作方面有着高深的造诣,这也是他的专长。

(晁补之传世书法作品·《万世师表》)

晁补之的仕途之路刚有一点起色,但是元祐末、绍圣初年新旧党争又起,宋哲宗任用章敦为相,新党重新执政,晁补之因此而被调离京师汴梁。宋哲宗绍圣元年(公元1094年),他又出知济州(今山东济南)。

1095年晁补之在校书郎任上因为坐修《神宗实录》失实,降通判应天府、亳州(今安徽亳州),又贬监处州(今浙江丽水)、信州(江西上饶)酒税。绍圣四年(公元1097年),主张变法一派重新执政,因晁补之是元祐一派(反对变法的一派),再度被贬为处州、信州两地的盐酒税。

(晁补之绘像)

晁补之才华横溢,但是他的仕途之路兜兜转转、一路坎坷,他不擅长于官场的争斗,在仕途上郁郁不得志,无法施展自己的才华抱负,因此心情一直愤怨抑郁。

他只能将这种遭遇诉诸于笔端,写进词作之中。他这种情感,从他创作的许多诗词作品中都程度不同地反映出来。

元符二年(公元1099年),晁补之已进入仕途整整20年,此刻他却被贬监信州酒税,词人心情一时难以自抑,挥笔写下了词作《迷神引·贬玉溪·对江山作》

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向烟波路。使人愁,长安远,在何处。几点渔灯小,迷近坞。一片客船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误。觉阮途穷,归心阻。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怪竹枝歌,声声怨,为谁苦。鸟一时啼,惊岛屿。烛暗不成眠,听津鼓。

这首词作写于作者被贬信州(今江西上饶)后,上阙所表现的是作者来到江岸,词人目之所及的是远处的青山,落日的余晖,浩渺的江水,江面烟波暗淡,大有“烟波江上使人愁”的感觉。这使词人不禁发出“长安远,在何处”的感慨,而“黯黯”、“红日”、“余霞”这几个极富感染力的表示颜色的词汇更是烘托出苍茫的意境。

晁补之在江岸一待就好长时间,渔船灯火点亮,已经到了傍晚时分,客船逐渐向岸浦靠近,在时空的转换中,一股悲怆的情绪也笼罩在词人心头。

下阕是作者触景生情的感慨,词人由江岸情景联想到自己坎坷的仕途和贬谪的境遇。“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误”就是词人此刻的所思所想,前句用“暗想”,后句用“自悔”,表达了他自怨自艾的情绪。词意又转为以景寄情,凄楚悲凉。“断魂素月”、“猿鸟一时啼”这两句烘托他的凄苦心境。全词在“烛暗不成眠,听津鼓”中收尾,更是将他他沦落天涯、长夜不眠的悲苦表达地淋漓尽致。

此时的词人已经46岁,正是在仕途上施展自己的宏图抱负的年纪,但却落得个贬谪的下场。仕途坎坷,命运多舛,欲归又不得归,词人抑郁壅塞的感情如浩荡的江水一样奔涌而来。

这首词作的下阕体现了很高的艺术性,词人一泻无余地倾吐心声,用多种带有浓厚感情色彩的事物渲染意境,抒发自己因贬谪而产生的悲苦:从“红日暮”到“烛暗”,再到“津鼓”响,时空转换挪移,词作呈现的景物多,但写得尽然有序,清晰分明,使词人的悲苦之情如泣如诉。

清初著名词学评论家贺裳《皱水轩词筌》中就曾评价此词:“触景生情,复缘情布景,节节转换,稼丽周密。譬之织锦家,真窦氏回文梭也。”

自宋哲宗大观二年(公元1108年)开始,政局逐渐缓和,晁补之先是改提西京崇福宫,又改提举南京鸿庆宫,最后令他回家。此时的词人已经对仕途不再有强烈的追求和抱负了,他在老家修筑了一座精舍,取名为“归去来园”,自号“归来子”

词人从此忘情于仕途,自况其志,自适其心,这是因为晁补之羡慕陶渊明的为人,以陶渊明为榜样隐居。而“归去来”三字正是出于东晋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并序》中的名句:“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

南宋陈鹄在《老旧续闻·卷三》中写道:“晁无咎闲居济州金乡,葺东皋归去来园,楼观堂厅,谓之极潇洒,尽用陶语名之,自画为大图,书记其上书尤妙。”

在“归来园”隐居期间,晁补之创作了大量的词作,他讲自己在仕途的遭遇都诉诸于笔端。

晁补之的词风

《摸鱼儿·东皋寓居》就是词人在东山“归去来园”中写的,也是晁补之的代表作,此词不仅描写了东山“归去来园”的园中景色,还叹恨自己为功名而耽误了隐居生涯。同时也表达了作者对仕途的厌倦之情,以及对美好的田园生活的向往,《摸鱼儿·东皋寓居》原词如下:

买陂塘、旋栽杨柳,依稀淮岸江浦。东皋嘉雨新痕涨,沙觜鹭来鸥聚。堪爱处最好是,一川夜月光流渚。无人独舞。任翠幄张天,柔茵藉地,酒尽未能去。
青绫被,莫忆金闺故步。儒冠曾把身误。弓刀千骑成何事,荒了邵平瓜圃。君试觑。满青镜、星星鬓影今如许。功名浪语。便似得班超,封侯万里,归计恐迟暮。

上阕寓情于景,描绘出一幅闲适宁静的画面,也是一幅山中月夜图,表现了归隐的乐趣:新买的池塘,刚栽上的杨柳树,就像淮河两岸的风景一样,景色秀美。东皋一场新雨过后,草木愈加清新,池塘涨水的痕迹清晰可辨,沙州上聚集着白鹭、鸥鸟,一片盎然生机的景色。

而园中最好看的景致就是一川溪流倒映着皎洁的月光,面对着此景,词人翩然起舞,池塘四周,绿草如茵。词人极度享受这宁静的没有纷扰的田园归隐生活,酒喝完了都舍不得离开。

下阕借景抒情,开头三句“青绫被,莫忆金闺故步。儒冠曾把身误。”直抒胸臆,表现了词人厌弃官场、归隐田园的情怀。这一句是从杜甫《奉赠韦左丞丈》:“纨绔不饿死,儒冠多误身”中隐括而来。

晁补之结合自己的仕途经历,对自己曾跻身官场、虚度年华表示后悔:词人对镜凝视,已是两鬓斑白,功名如过眼云烟,不值得留恋,这是词人发出的掷地有声的感慨。

末句写功名显赫如班超一样,也只能长期身居西域,到了暮年才得还乡。作者通过写东汉班超的故事,更进一步表达了自己厌弃官场、归隐田园的情怀。词人仕途坎坷,经历了宦海沉浮,对于“功名浪语”、“儒冠曾把身误”,有着切身的感受,作者在词作中对仕途坎坷也是满腹牢骚。

而这种牢骚并非真实心声,只是无奈之际的愤激语,这是人之常情,词人将一腔抑郁壅塞的愤懑之气填进词中,使这首词的腔调沉郁起来。

晚清词学评论家冯煦在《蒿庵论词》中评论晁补之的作品:“所为诗余,无子瞻之高华,而沉咽则过之。”这样的评价还是准确的,但是只要对晁补之一生坎坷的仕途有所了解的话,他写出这样的词作就不足为奇了。

此词的另一特点就是慷慨磊落,直抒胸臆,感情爽豁,词境开阔,颇富豁达清旷的情趣,与作者的恩师苏东坡在词风上一脉相承。并对辛弃疾的词作产生了重要影响。

词学评论家刘熙载在《艺概·卷四·词曲概》中如是评价这首词:“无咎词堂庑颇大,人知辛稼轩《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一阕为后来名家所竞效,其实辛词所本,即无咎《摸鱼儿·东皋寓居》之波澜也。”

晁补之一生仕途兜兜转转,他将仕途上的波折写进词中,这首作于1095年的《忆少年·别历下》,就是词人独自离开历下城时的感受。晁补之在1094年出知济州(今山东济南),词中的南山就是指历山,在历城县南。

无穷官柳,无情画舸,无根行客。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
罨画园林溪绀碧。算重来、尽成陈迹。刘郎鬓如此,况桃花颜色。

词的上阙描写作者离别时的愁绪和恋恋不舍的心情,以“无穷官柳,无情画舸,无根行客”开头,这三句由三个“无”字并列,“官柳”、“画舸”、“行客”以白描的方式出现,更加突出词人离别的凄凉,也增加了离别的悲气氛哀。尤其是“无根”二字写尽词人漂泊不定、颠沛流离的仕宦生涯。

“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词人离别历城时,无亲友送别,词人只能对身后的南山挥手告别,在词人眼中南山是有情有义的。其实言外之音是作者对历城的无限依恋,这样表达更增加词人离别时的愁烦心绪。

下阕是词人抒发人生感慨,“罨画园林溪绀碧。”这一句写历城林泉如画的风景,让人留恋不舍。后三句是词人的设想,沧海桑田,世事难料,使词人不禁发出“刘郎鬓如此,况桃花颜色”的感慨,

词人想到唐代诗人刘禹锡仕途贬谪,重回长安的故事,所以借用刘禹锡的故事抒发了自己韶华易逝的感叹,也是对岁月流逝的蹉跎。

“无根”二字是全词的抒情线索,将词人漂泊不定、颠沛流离的仕宦生涯表述地凄婉动人,读来令人叹息不已。全词语辞清丽婉雅而不绮艳,情意缠绵真挚。

(晁补之绘像)

以梅花自比,寄托了自己的志趣和情操

梅花素雅高洁,品格高尚;梅花不畏严寒,不惧冰雪,傲雪独立;梅花不与百花争艳,不以无人而不芳,不流俗气。自古以来,梅花因其品格成为文人墨客咏诵的对象,也为后世留下了一首首咏梅的诗词。如王安石的《梅花》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晁补之一生宦海沉浮,仕途坎坷,命运多舛,但他有着一颗矢志不渝的初心,他有着梅花一般坚韧的品格。从宋哲宗绍圣元年(1094年)开始,词人一连三贬,先是出知济州,又被贬到应天府,紧接着又被贬到安徽亳(bó)州,但是晁补之矢志不渝,他对自己从政为民的初心愈加坚定。

词人在1097年亳州春社日观梅时写下了《盐角儿·亳社观梅》,词人以梅花自比,是词人真实品性的写照,词人在梅花高洁的品格中寄托了自己的志趣和情操,《盐角儿·亳社观梅》原词如下:

开时似雪。谢时似雪。花中奇绝。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
占溪风,留溪月。堪羞损、山桃如血。直饶更、疏疏淡淡,终有一般情别。

(白梅)

词作上阙开头两句“开时似雪,谢时似雪”,写梅花如雪的颜。突出了梅花素雅高洁、洁白如雪的颜色,并用“花中奇绝”四字赞美梅花的独特气质,也表达了词人对梅花的喜爱。

“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三句写出了梅花的清香,告诉人们,梅花的清香不是从花蕊散发出来的,也不是从花萼散发出来的,而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突出描写了梅花的香彻透骨的特点。

下阙开头两句“占溪风,留溪月”,是词人运用了拟人的写作手法,梅花占尽了从小溪吹来的清风,留住了小溪中的明月,这两句突出表现了梅花独特的魅力。

“堪羞损、山桃如血”,词人将梅花和山桃作对比,梅花的颜色胜过那鲜艳无比的、红如血的山桃花,让山桃花羞怯惭愧得减损了几分颜色。晁补之很爱梅花,在他形神兼备的词句中,彰显了梅花超凡脱俗的气质和神韵。

“直饶更、疏疏淡淡,终有一般情别”,写梅花的另一大特点:纵然梅花枝叶花影稀疏,清香淡淡,但是梅花超凡的情致是别的番媚俗之花所不能与之媲美的。这便是梅花不流俗气、高洁的品格,是词人真实品性的写照,词人自比梅花,在赞美梅花高洁的品格中也寄托了自己的志趣和情操。

人生绝唱

宋徽宗大观四年(公元1110年),他才出党籍,复起用为达州的知州,后改知泗州。此时的晁补之已进入了人生的最后岁月。

他对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有了充分的认识,不再是一味地自哀自怨,更多了表达对平淡生活的向往,以及对美好时光的珍惜上。《洞仙歌·泗州中秋作》就是词人在泗州任上的一篇作品。

青烟幂处,碧海飞金镜。永夜闲阶卧桂影。露凉时、零乱多少寒螀。神京远,惟有蓝桥路近。
水晶帘不下,云母屏开,冷浸佳人淡脂粉。待都将许多明,付与金尊,投晓共、流霞倾尽。更携取、胡床上南楼。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

(晁补之绘像)

上阙首二句“青烟幂处,碧海飞金镜”,是说遮蔽了月光的青色云影处,一轮明月穿过云层,皎洁的月亮像一面金灿灿的明镜飞上碧空。这两句是词人化用李白《把酒问月》诗中的“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飞”字是这两句的字眼,也是点睛之笔,将月亮穿过云层,突然出现在浩瀚天空的动态描绘了出来,这样的情景让词人心中有了一丝的欣慰。

后三句通过“永夜”、“闲阶”、“凉露”、“寒螀”等物象,极写续写中秋夜的静寂清冷,描绘出一幅充满凉意的,悠长寂寞的中秋月夜图,烘托出词人的寂寥和无限感慨,流露出词人对美好月色的珍惜和眷恋。

上阙后两句“神京远,惟有蓝桥路近。”既是词人在中秋夜晚望月而生的身世感慨,也是词人望月抒怀。词中引用“蓝桥”的神话故事。(故事出自唐代文学家裴铏的传奇《裴航》,讲述了秀才裴航在蓝桥与神女云英相会的故事)这两句意思是说京城渺远,遥不可及,只有天上的这一轮明月,与词人为伴,对人更加亲近。

其实从这几句中更透露出词人晚景凄凉,写这首词的时候作者已经五十八岁,上一次作者去官回家,就已修建了一座“归来来园”,作为隐居之地,自号“归来子”。

此时的词人已经忘情仕途,所以在词作中对仕途的坎坷和身世的凄凉也仅微露怅恨而已,词风仍然是旷达豪放的。

(晁补之绘画作品《老子骑牛图》)

词作下阕是空间的挪移,词人转写室内宴饮赏月的情景:水晶帘儿高高卷起,云母屏风已经打开,明月的冷光洒进屋内,屋内的一切宛如浸润着佳人的淡淡脂粉。待我把这许多的月色倾入金樽,到拂晓连同流霞一饮而尽。

词人用几句意境的词句把把酒赏月的高雅和兴致写到了极致。月光本来无形,作者却用“付与金尊”赋予了月光形体,使得词意妙趣横生。黎明破晓时分,月尚未落,朝霞已生,这两种景物共存于浩渺的天空,词人愿意将二者同时倾尽。

词人是多么地留恋这中秋的夜晚啊!词作更多地表达了词人对平淡生活的向往,以及对美好时光的珍惜。

“更携取、胡床上南楼,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写词人登楼赏月,由室内转到室外。时间和空间都进行了转换,虽然夜已经很深了,但天上的月光更明亮了。时光是如此的美好,作者把酒赏月的兴致不但没有减退,反而愈加浓烈。全词天人合一,浑然一体,境界阔大,想象丰富,词气雄放,与东坡词颇有相似之处。

(《西园雅集》中苏辙、黄庭坚、晁补之、张耒、郑靖老等人观李公麟画陶潜归去来图)

结语

晁补之才华横溢,一生嗜学,在词作上取得了很高的建树,今存词160余首,有写景、咏花、赠和、悼亡而外,还多写贬谪生涯和田园风光。《宋史》中说他:

补之才气飘逸,嗜学不知倦,文章温润典缛,其凌丽奇卓出于天成。尤精《楚词》,论集屈、宋以来赋咏为《变离骚》等三书。

晁补之一生著述颇丰,据《宋史·艺文志》记载,晁补之生前曾著有《左氏春秋传杂论》一卷、《续楚辞》二十卷、《变离骚》二十卷、《鸡肋集》一百卷和《晁补之集》七十卷。

清代著名学者纪昀主持编撰的《四库全书总目》卷一百五十四《鸡肋集》提要说:“今观其集,古文波澜壮阔,与苏氏父子相驰聚,诸体诗俱风骨高骞,一往逡迈,并驾于张、秦之间,亦未知孰为先后。”卷一百九十八《晁无咎词》提要中写道:“其词神姿高秀,与轼可肩随。”能得到后世学者如此的评价,也是对晁补之的文学和词作造诣的肯定。

公元1110年,晁补之在泗州任上写下了《洞仙歌·泗州中秋作》,一个月之后,词人撒手人寰,时年58岁,死在了泗州任上。晁补之的一生是短暂的,仕途之路充满坎坷,但是他不移其志,矢志不渝。就像他在咏梅词中写的那样“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那也是他人生的真实写照。

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晁补之,他才华横溢却仕途坎坷,他的词作水平虽然没有达到他的恩师苏轼的高度,但也自成一家,他将一生的际遇都写进了词作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