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文侯的诚实:听教化之乐要强打精神,听靡靡之音却不知疲倦

subtitle 鉴真观史 09-18 06:25 跟贴 1 条

魏文侯重用李悝,变法图强,空前地增强了国家的硬实力。与此同时,魏文侯还非常重视文化建设,增强国家的软实力。

魏文侯重视文化建设,培育国家的软实力,借重的主要是儒家的智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古乐器:埙

首先,尊儒敬贤,令魏文侯得到几位大儒的支持。

我们先从《战国策》的一段故事讲起。

《战国策》第268章记载了“魏文侯与田子方饮酒而称乐”的故事:

文侯和田子方一边饮酒,一边听音乐。文侯听着听着就发议论了,“钟的声音不对,不和谐,左边的音太高了。”

田子方笑了笑。

文侯问:“您笑什么?”

田子方答道:“我听说,英明的国君关心的是政事,不英明的国君关心的是音乐。现在您对音乐这样精通,我担心您对政事搞不清楚啊!”

文侯听了立刻说:“说得好啊!敬听您的教导。”

那么,这位田子方何许人也?他是当时有名的大儒。《吕氏春秋》甚至把他和老子相提并论。魏文侯对他非常尊重。《史记》上记载了田子方和魏国太子的一段逸事。一次,太子驾车在路上遇到田子方,出于对父亲老师的敬重,太子立刻避让于路旁,并下车向田子方敬礼。但是田子方竟然坐在车上傲然而过,不予回礼。太子十分气愤,心想:你田子方论身份也不过就是个门客,竟敢对我太子如此无礼?于是大声喝问田子方:“你回答我,是富贵者有资格傲慢呢,还是贫贱者有资格傲慢?”

田子方望了望气得满脸通红的的太子,不卑不亢地回答说:“真正有资格傲慢,可以摆架子瞧不起人的,只能是贫贱者。富贵者怎么敢傲慢呢?”

这个回答太出人意外,太子不由瞪大双眼追问:“为什么?”

田子方还是不卑不亢地接着说:“国君如果傲慢待人,就会失去人心,失去人心,国家就危险了;大夫如果傲慢待人,就会失去支持,家臣作乱,祖业就完蛋了。这方面的例子真是不胜枚举。反观贫贱者呢,无家无业,四海飘泊,主张不被用,处境不顺心,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他离开不顺心的地方,就像脱掉一双不跟脚的鞋一样。贫贱者难道还怕失去贫贱不成?”

太子一听傻眼了!

田子方就是这样一位蔑视权贵,直言敢谏也能言善辩的大儒。在文侯举办的宫廷音乐会上,他非常直率地批评文侯不要沉溺于声色犬马,耽误国家大事。文侯呢,非但不生气,反而真诚地赞扬田子方,十分谦逊地向他请教。

其实深究一下,田子方的批评未必有道理。孔子就十分喜欢听音乐,《论语》甚至说“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听到韶乐这么美的音乐,几个月吃肉都没滋味,现在哪有这种音乐的发烧友?过了很多年,文侯的孙子魏瑩当了国君,也就是魏惠王。孟子曾经和这位惠王有个著名对话,对话中,孟子教导惠王说,不是反对君王享受快乐,享受快乐,要与民同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能你在那儿穷奢极欲,花天酒地,声色犬马,这边百姓啼饥号寒,怨声载道,那样你的快乐恐怕也很难持久了。

孔子曾说:“移风易俗,莫善于乐”,《乐记》还专门记载文侯向子夏讨教音乐的问题。文侯老老实实地承认,听古乐这种教化之乐强打精神,唯恐躺那儿睡着了,听靡靡之音就不知疲倦。子夏给他讲了一番大道理。于是文侯就端正自己的审美趣味,培养了对古乐的兴趣。

因此文侯听音乐未必是沉溺于声色犬马,而是要有利于教化。但是面对田子方劈头盖脑一顿上纲上线,文侯却不做辩解,而是虚心讨教,对大儒的敬重,跃然纸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