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首位女火车司机田桂英

subtitle 宝颀秀09-17 14:47

田桂英老人,在家闲坐时喜欢翻看过去的老照片。她最喜欢的照片,挂在家里最显眼位置。一张是毛主席接见她的留影;另一张则是她手扶火车车窗、颈上系着白毛巾,两眼炯炯有神地望着前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新中国第一位女火车司机,这位与共和国一路走来的耄耋老人,一说起过去,就仿佛回到了曾经激情燃烧的岁月。

出生在大连一个渔民家庭的田桂英,“解放那年,我在大连铁路机务段食堂卖饭票,闲暇时间,田桂英参加了机务段组织的夜校学习,她如饥似渴地从书本上汲取知识,思想也渐渐发生变化,不再是过去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

看着自己的国家一天一个样,社会日新月异地变化,年纪轻轻的田桂英暗下决心要为国家做点什么。

于是,她干起活来总是抢在前面,浑身就像有使不完的劲,甚至还和男职工比着干。可是田桂英并不满足,她又向机务段段长提出学技术的请求。她说:“只要能学技术,让我干什么都行,男同志能干的活我也能干。”看她态度如此坚决,段长便把她派到了轻油车库,让她学开轻油车。

1948年5月13日,田桂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第二年就被评为旅大市(现大连市)一等劳动模范。

在机务段工作的时间里,田桂英在职工俱乐部里看过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位前苏联女火车司机,威风凛凛,让她很是羡慕。她心想,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能开火车该多好。机务段的段长李索夫是前苏联人,他也认为,前苏联都有女火车司机,中国为啥不能有?

不久,一个让田桂英兴奋不已的消息传来,国家要在大连机务段培养新中国第一批女火车司机,田桂英就立即报了名。

田桂英兴高采烈地回家与父母商量报名事宜,却被泼了一盆冷水:“火车司机又累又危险,那根本不是女孩儿家干的活。”身边的亲戚朋友们知道后也开始说闲话:“她能开动火车?那要男人干什么?”“女人不在家里守妇道,去开什么火车,太不像话了!”

一时间,各种闲言碎语扑面而来,田桂英陷入两难局面。经过认真思考,19岁的田桂英不顾父母反对,填写了女火车司机培训班报名表。

”要成为火车司机并不容易,尤其是重体力劳动对妇女身体条件的要求高。田桂英清楚地记得,她是从1949年6月18日开始练习投炭的。当时的火车全是蒸汽机车,靠烧煤运行。“10多斤重的平板锹,15分钟要送280锹,相当于每3秒一锹煤。”

田桂英说,一个小时下来就腰酸背疼,当天练完就累得直不起腰来。“投煤关”过去了,又很快迎来了新挑战——学习机车构造技术原理和制动机理论。

这对于田桂英来说就更难了,和她同时进入培训班的姐妹们,文化程度最高的只读到小学6年级。老师只好在黑板上画图表,照图讲解,由易到难手把手地教。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下决心干,就得干出样来。为了记住这些机车构造,田桂英盯着图纸反复辨认,一遍不行,再来一遍。每天晚上回到宿舍,姐妹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直到完全弄懂当天的培训内容才睡觉。晚上熄灯后,田桂英还经常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书。

经过种种严格训练,1950年2月,田桂英和姐妹们终于通过苏联专家的考试。1个月后,是新中国的第一个“三八”妇女节,她们九人被铁道部命名为“三八”女子机车包乘组,田桂英则成为新中国第一位女火车司机。

1950年3月8日17时30分,一列由田桂英等3位姑娘组成的“三八”机车组,从大连开往旅顺,她们兴奋地驾驶着“三八”号机车开出大连火车站——身穿崭新工作服的田桂英从机车车窗探出半个身子,车窗下挂着一副百姓送给他们的彩旗——“妇女的火车头”。

“那一天太隆重了,我一生都忘不了。欢送的人们送上了锦旗,上面绣着‘妇女的火车头’,我的眼泪总也止不住,激动得连路都不会走了。”


从此,田桂英的名字传遍了大江南北,成为当时无数女青年的偶像。1951年,由舒绣文、孙道临等人主演的电影《女司机》在全国上映。这部以田桂英为原型的电影再次引发了女青年们对报国择业的思考,很多以前不曾出现妇女身影的岗位,都陆续看到了“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景象。

1950年、1951年,田桂英作为全国劳模两次进京,受到毛主席的接见。田桂英说,毛主席第一次见到她时有些不相信地问:“你能开动大火车?”田桂英激动得说不出话,事先准备的“全国铁路职工祝毛主席身体健康”的话全都忘了,就是使劲握着主席的手。

毛主席觉得她使劲,就说:“你的脾气不小呢!”“我对主席说,想开火车到朝鲜战场上做贡献……主席说,在国内做好工作一样支持抗美援朝。”

毛主席的嘱咐激励了田桂英一生。1952年,田桂英被组织送到辽宁省工农速成中学学习,随后考入唐山铁道学校机械系,学习蒸汽机车理论,于1960年毕业后到沈阳铁路局机务处成为了一名工程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田桂英又来到沈阳铁路局工程处工会任女工科副科长。

无论是后来当上了沈阳铁路局第一位女工程师,还是在“文革”时被打成“假劳模”,田桂英始终心系中国铁路事业。2007年,铁路第六次大提速,田桂英还忍不住买票坐了一趟“动车组”。

田桂英说,刚解放时火车条件简陋,冬天冷夏天热,驾驶室连速度表都没有,完全靠经验。而如今,动车舒适又快捷,60年来的变化真是翻天覆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