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只怪TikTok,也要怪父母 Wendy Squires

subtitle 惬意允 09-17 06:26

许多年前,当我还是一名初出无名的警察记者时,我目睹了一个年轻人从桥上跳到了下面的铁轨上。当警察爬下来看他是否还活着的时候,我尽职地跟着,手里拿着笔记本。

那只是一闪而过,在警察的手电中短暂的一瞥,但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每一个可怕的细节,都是高清的——它萦绕着我。我希望我能看不到那个画面,但我做不到。这就是问题所在;你无法让你的大脑时光倒流,你无法让你不再想要的记忆就此消失,你也无法在你真正理解之前理解目睹这样的景象所带来的破坏性和持久的后果。我可以向你保证,没有任何电影特效能让你为这样的现实做好准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周,成千上万的年轻人观看了一段视频,我确信,这段视频将萦绕在他们脆弱的心灵深处——至于其影响有多大,只能随时间而定。这段显示一名33岁的美国男子自杀的视频最早于8月份出现在Facebook上,但很快就传到了TikTok等其他社交媒体网站上。后一种情况下,这些图片常常被隐藏在可爱的小猫或小狗的视频中,作为引诱儿童的诱饵,直到被揭露。

考虑到TikTok用户的人口统计学特征,这种行为及其意图很难不让人反感。罗伊摩根的数据显示,平均每周有超过160万澳大利亚人访问TikTok网站或使用它的应用程序,其中超过五分之一是阿尔法一代,即2010年到现在出生的一代。很多10岁以下的孩子都经历过这样的恐怖。

怎么会这样呢?这个问题最好的表述可能是:这种情况是如何持续发生的?去年,我们看到克赖斯特彻奇大屠杀枪手在Facebook上直播他毫无意义的屠杀,然后很快就被分享到其他平台上。

不要忘记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虚假信息不仅被自由发布和传播,而且实际上是经过磨练,通过同样的审查算法接触到脆弱的潜在选民的,也就是所谓的假新闻的兴起。

最近有报道称,极右极端分子利用社交媒体网站传播白人至上主义宣传和其他仇恨材料。

尽管对此类剥削和腐败的谴责声浪很大,但似乎没有人承担最终的责任。英国首相斯科特莫里森上周听到TikTok问题后,立即愤怒地表示,“现实世界”的行为法律和标准“必须也适用于网络”。“任何孩子都不应该接触这样可怕的内容,TikTok这样的平台需要投入更多资源来检测和删除这类有害内容。”这是他们的责任。”

与此同时,TikTok发布了一份声明称:“我们的系统已经自动检测并标记了这些违反我们政策的视频片段,这些内容不允许显示、赞扬、美化或促进自杀。我们将禁止那些反复尝试上传视频的账户,我们也感谢那些报告内容并警告其他人不要在任何平台上观看、参与或分享此类视频的社区成员。”

问题是TikTok在这件事上的速度不够快,考虑到它移除受版权保护的材料以避免高额罚款的速度,这一点令人困惑。与此同时,该网站的用户也向其他人发出警告,如果看到弹出一个留着长发和胡须的男子的视频,请快速滑动屏幕。

然而,最近的问题并不是责备一个网站,而是整个社会媒体行业——它的指导方针和目标。这需要所有的平台共同努力来改变系统,考虑到这样的努力需要资金和一致的意图,让我们不要屏息以待。也就是说,如果发布这类材料的罚款更高,如果社交媒体面临着与传统媒体同样的规则,我们可能会有一个良好的开端。

不,在这个特殊的例子中,我恐怕应该责怪别的地方,因为必须要问的是——哪个家长会允许10岁以下的孩子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访问像TikTok这样的网站?社交媒体网站不是保姆,也不是为其用户的心理和情感健康和安全而设计的。今天的脸书最初的形式Facemash,被设计用来通过比较大学生的面部照片来选择谁被认为是“火辣的”,从而物化大学生。对于如今的Facebook这个庞然大物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合乎道德的开端。Facebook目前每月拥有28.9亿活跃用户,仅在澳大利亚就有11223万。

因此,与其盲目地远离社交媒体的危害,或许是时候考虑关掉它了。否则,你或你爱的人可能也会被这张永远无法抹去的图片所困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