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受得了你的性冷淡

subtitle 八命先生 09-15 17:35 跟贴 3189 条

软软离婚了。

张扬把最后几箱东西搬走后,发微信告诉她,搬完了。她回复,好的。两个人再没有多余的话讲。

但,也确实没有任何话再值得说出口了。说再见?还是说各自珍重?都不像那么回事儿。

软软拿起咖啡杯,叹了口气,忘记把杯子递到嘴里,又放回了桌子上。拿起手机,发了条仅自己可见的朋友圈,爽。

软软对自己的评价是:平平无奇,不出众、不浪漫,以至于旅行那么多次都没有邂逅过一夜情。有思想,有独立的意识,但没有追求,没有目标。

在高中毕业之前,她一直都是班里再普通不过的女孩。相貌中等,成绩中等,人缘也一般般。学校举办运动会走方队,班主任把矮个子女孩安排在前排,漂亮些的挪到两边,她是混在中间的那种。

软软晚熟,少女时代是在复习资料和MP3中度过的,没有恋情,没有花边新闻。每次班里人起哄那个男生和女生地下恋的时候,她总是一脸不屑,甚至觉得这些人比真正早恋的当事人更无聊。

女孩们念了大学以后,学习成绩不一定有所提高,但普遍的精神状态都高了一截。这主要体现在穿衣品味和化妆技巧上。软软也不例外,她比以前好看多了。

同寝室的几个女生陆续都有了被追求对象。虽然软软自嘲可供选择的对象实在太少了,但还是矬子里拔将军,找了个感觉不错的谈起了恋爱。

大学里,软软的生活仍然平平淡淡,无非就是上课、自习、备考;恋爱、分手、换人恋爱。她跟舍友说,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回事儿,舍友劝她多参加些社团活动,生活就忙碌多了。

软软不喜欢那样,太累了,还是独处舒服。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只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

可惜这个世界判断对错的题目太少,连选择题都少,多的是连ABCD选项都不给的阅读理解。而恰恰,这个板块最容易丢分。

一切在软软毕业后变得不一样了。准确地说,软软没有按照父母规划的考公务员找个“铁饭碗”,而是选择了一家小公司的活动策划岗位,所以她变了。

后来,她也没有按照母亲的要求,每个月额外存钱给家里以备不时之需。她确实在努力存钱,但每次存够了钱,她都会立马展开计划好的旅行,玩一圈回来没钱了再继续存钱。

从小到大,软软都是父母口中的乖乖女,短短两三年,父母跟亲戚提起她,就变成了“不听话”“主意大”。

大家都说,软软在放飞自我。

她不管不顾周围人怎么说,继续我行我素,工作、旅行,继续工作、继续旅行;恋爱、分手,继续恋爱、继续分手。

三年的时间,除了照片和旅行游记,以及豆瓣上的八千粉丝,她什么也没攒下。

认识张扬是在她暂时结束这种生活步入下一阶段之后。突然决定回归父母希望的正常生活,是软软听到大学舍友的母亲突然检查出直肠癌,化疗没多久还是去世了的消息后。这件事让她产生了一种慌张感,她开始忧心以后。

软软认真核算了一下自己的支付宝、银行卡和微信钱包里的余额,发现这些加到一起也只有四位数。六千五百块钱,若说少,足够她自己三个月的生活费用,若说多,父母万一生场大病,恐怕一个礼拜都撑不住。

软软想,那就将一切暂停,先攒出一笔钱来留给父母吧。换种生活方式对她而言没有什么区别,反正一切都没什么特别的。

对此软软的父母喜出望外,有一种女儿叛逆的青春期终于过去,生活终于安定的感觉。于是各种托亲戚朋友给张罗相亲对象,希望软软能赶上“适龄婚育”的末班车。

后来就认识了张扬。

后来就和张扬结婚了。

后来就和张扬离婚了。

张扬出轨了,也是他提出离婚的。对于自己的行为,张扬感到愧疚,但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软软连想都没想,一口答应,甚至毫不关心对方是谁,是怎样的姑娘抢走了自己的男人。她什么职业,她什么年龄,她身材怎样,她南方人还是北方人,软软并不感兴趣。

她也觉得解脱了,不然总觉得亏欠他。这一段感情,他对她的喜欢,是多过她对他的。

热恋期,做爱后,张扬问软软,你爱我吗?软软说,这么大人了,还要回答这么幼稚的问题吗?张扬说,这么浓情蜜意的时刻,不应该聊这种话题吗?软软说,不爱的话怎么会跟你上床呢?张扬嘿嘿笑。

软软不喜欢过节日,不局限于情人节、中秋节、春节这种,连双十一她也从不凑热闹,她觉得没什么意思。她也不喜欢运动,张扬买了健身卡送给她,她只在刚开始去过几次,原因也只是怕辜负了他的好意而已。

软软在婚姻里又回到了上学时候的状态,不温不火不好不坏,没什么惊喜,但两个人也不会吵架拌嘴。这么说起来,倒有点相敬如宾的感觉。

好好的,怎么就离婚了呢?

软软心想,转折点是讨论要不要孩子那次吧。张扬觉得两个人已经到了有能力养育孩子的阶段,该抓紧准备了。而软软举了诸多理由试图反对,比如他们两个人的收入无法让孩子过上高品质生活,比如他们近几年内还买不起学区房,比如他整天出差还抽烟喝酒。

那次讨论,仍然以软软一句“我困了睡觉吧”匆匆结束,跟往常每一次讨论的结局一样。他们没有吵过架,但问题也从未解决过。婚姻里的麻烦事儿实在太多,她不喜欢面对这些。

从那以后,张扬出差更频繁了,软软的话更少了。两个人在外人眼里感情不差热恋期分毫,甚至双方父母也这样觉得。只不过彼此心知肚明,不过是努力扮演好各自的角色罢了。

软软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盯着木制桌子的花纹看。边看边想,要怎么跟父母说自己已经离婚了,接下来到底要不要换工作,是不是又该出去玩一次了呢。

她问自己,到底有没有爱过张扬。结论是,纵然她谈过几段恋爱,还有过一次婚姻,却谁也没有爱过。

她问自己,今后想过什么样的生活。结论是,无数个不知道。29岁的软软,像19岁时一样,仍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只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

生活这道阅读理解题还真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