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接外卖骑手电话,骑手离开后大学生狂怒:底层猪外卖都送不好吗

“别人能送进来你不行怪我吗?叫你妈呢底层猪?你是什么东西啊,这辈子最底层的东西知道吗?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态度,送外卖都送不好吗?你不觉得自己可怜吗?”在给一个大学生送了单外卖之后,骑手收到了这样的辱骂短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骑手到学生所在的安徽工业大学后,由于疫情管控无法送到宿舍楼下,便给学生打电话让他到校门来拿,但学生拒接了电话,骑手便先去配送下一单外卖。大约几分钟后,学生又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哪里、为什么走、叫他马上回来,骑手说明自己的做法符合规定外,承诺两分钟内送到。两人见面后,学生很不高兴、面色不好,还不停地骂骂咧咧,离开后几分钟就发了那条短信。

骑手接受采访时表示,学生还没进社会不懂事,不跟他计较。网友们的愤怒却难以平息,纷纷发声辱骂这名大学生,“大学生点个外卖都有这么大的优越感,说人是loser,自己才是loser”,“身为大学生素质还这么差,学校必须处分!”对此,安徽工业大学发表声明,称学生已经道歉,他们会对其进行教育。

有人说像大学生这样出恶言辱骂骑手的现象不是大概率事件,只是个别人的恶臭口嗨,大学生的身份本来也不能说明他们的素质就会更高。但应该注意到,认为外卖小哥低人一等、出言不逊确实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他们打心眼里觉得骑手和农民工一样是城市的底层人。

名声不好的职业有很多,房产中介被认为黑心坑人,微商卖的都是假冒伪劣,一提卖保险的人们敬而远之,奢侈品柜姐被批势利眼。但是,这些人都没有像外卖小哥一样,穿上黄马甲、蓝马甲,就处处遭到或明或暗的歧视。

一个记者穿着外卖小哥的马夹、拿着头盔,给一个高档餐厅打电话定了一份餐,到店里拿到食物坐吃后,他感觉到周围很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一个服务员上前直言问他:“请问这是你要送的单吗?”记者解释了很久,给服务员出示了下单记录和手机号,才被放过。

下开

一个视频博主做骑手职业体验,她需要进入一家高档商场取餐,到了商场门口却被保安拦下,两人产生了争吵。后来,她知道这家商场不允许骑手从正门进入,只能走一个很难找到的员工通道,乘一部货梯。事实上,很多大城市的写字楼、商场都采用一样的做法,甚至穿着骑手的服装逛街散步,保安连他们开的车都不让往停车场里面放。

外卖骑手确实,总能看到他们逆行超速闯红灯制造事故,从事的大部人也都文化水平不高、来自乡村,身上的味道不好闻衣服不太洁净,个别骑手素质不高脾气大的、还会与餐厅人员和顾客爆发冲突,甚至打人、捅人。

这件衣服好像成了一个极差极差的身份证明,强化着刻板印象,可以说造成了一种服装歧视,当然这背后还是一种身份歧视。

其实,就像开头那位被认为丢了大学生的脸、丢了学校的脸的学生一样,每个群体、每个地方总有这种思维模式异于常人、言行思考不得体的人,这只跟人本身的修养有关,而和他的身份、职业无关。

骑手亦是,以一种坏印象定义整个群体、看到他们的自己就感到优越的想法是愚蠢的。他们也都是有自己的亲人和生活的人,他们中的很多人违反交通规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控制、催促着他们的系统和惩罚制度。骑手其实成了被科技、大数据操控的外卖送达机器,人类与科技或者说与资本利益的矛盾在他们身上显示的淋漓尽致,如果能认识到这一点,再参考一下自己的生活,普通人,又能比外卖骑手自由、高级多少呢?

马夹

根据统计,有64%的骑手感觉到外界有个别不尊重行为,只有将近30%的骑手认为外界对他们有基本尊重。何必人吃人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