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个向男人满不在乎地示弱的女人”,是山口百惠隐退的理由

subtitle 文教之光09-15 10:20 跟贴 216 条

“虽然即便我在他跟前,他的病也不会好,但是他就不必在病中还要自己干这干那了。”

在和三浦友和交往的过程中,有好几次他患感冒躺倒在床上。夜晚,每回从电话里知道他生病,山口百惠心里就会闪过上述那些念头。这么想着时,她就为自己还不能这样做而感到焦躁。

有天夜晚,山口百惠躺在床上在入睡前的一刹那,茫无头绪地想到“结了婚就辞掉工作吧。”

那时候,她和三浦友和之间还没有正式说过“结婚”,只是隐隐预感到这样下去多半会结婚的。

“还是辞掉工作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谁都想探明山口百惠作出这个过于突然的结论的理由。

山口百惠也想理清自己这个念头的缘由,经常通过自问自答的方式来面对这个问题,而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那样理所当然:当然是为了他!

她想对着出门的丈夫说:“您走啦!”回来时说声“您回来啦!”

她想使自己这里成为所爱之人感到最为舒适的归宿。

“他过着独居生活,一天工作结束后,还得用自己的手打开昏暗房间的电灯,毕竟是寂寞的吧。”山口百惠这样想。

她想在家等着他。

友和的姐姐曾经对百惠说过一句话:“我想做一个向男人满不在乎地示弱的女人。”这句话给百惠的影响很大。

百惠说:“有怨言也罢,发牢骚也罢,我希望他也以我需要他时那种同样的心情需要我。在他需要我的时候,我希望一定在他身边,让他沉浸在甜美的爱情之中。”

然而,要这样做的话,从目前山口百惠活动范围里的工作来看,不免过于勉强了,有时间上的问题,还有出外工作的问题。尤其因为是女人,很多时候是不能拒绝同行们的应酬的。如果是这样,自然不能照顾好家庭。

山口百惠不愿意做一个徒有虚名的妻子。

她觉得自己如果结婚以后还继续工作,恐怕工作和家庭哪一方面都会受影响,这将非常对不住那些支持自己的人,也非常对不起友和。

有人询问山口百惠是否担心家庭经济问题。一向有那么多的收入,突然呆在家里,靠一个男人的收入能够满足么?

“的确,就我的年纪说来,这点收入不算多。然而,我以前的收入也过多了,对那些大笔收入我茫然不知所措,并且从未心境泰然。总之,我怕自己习惯于那种金钱观念。我至少一向不为金钱担心,为什么呢…也许因为我是学着母亲生活过来的,我必得像母亲那样过困窘而清苦日子的时候也许会到来,起码这种思想准备我心里早已经有了。”

金钱、名气……一切都排在爱情之后。山口百惠想要理直气壮地珍惜从“妻子”这个称谓中所领会到的美好含义。

“只要在他的身边,从今以后的我,就会成为最像百惠样子的百惠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