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祥回忆遇到高玉宝:半夜鸡叫确有其事?高玉宝:这是文学创作

subtitle 南宫钦文史09-14 18:52 跟贴 1543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到中国文学史上的吝啬鬼,令人印象深刻的除了《儒林外史》中多点了一棵灯芯不愿咽气的严监生,那就是天不亮学鸡叫的周扒皮。

作为著名的"草根作家"高宝玉笔下最深刻的文学人物,周扒皮的精明算计的地主形象让人印象深刻。

谈到周扒皮,观众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半夜钻进鸡笼,假装鸡叫让长工干活时阴险的恶霸形象,这也是高宝玉对封建地主阶级的暗讽和鄙夷。

而这种矛盾在现代社会也依旧存在,只不过换了形式,变成了企业对员工的管理手段。继马云"996"说法后,贝创始人又说出了"715、白加黑、夜总会"的说法,被网友称为"现代周扒皮"。

周扒皮的故事又重回大众视野,但自从作家高宝玉声称这是由真人真事改编的小说之后,网友发现周扒皮的真实性有待考证。

一、历史上确有此人

周扒皮的原型是辽东半岛黄店屯村的一个地主,名叫周春富。在《先锋国家历史》中记载了83岁的黄店屯农民阎振明对周春富一家的印象。

阎振明说周春富祖上是清朝从山东闯关东过来的,在黄店屯定居后,开垦荒地,就这样周家逐渐开花散枝,在黄店屯落下了脚。

到了周春富这一辈,留给他的家产和土地已经不多了,于是周春富开始一点点地攒钱、置地,他的勤俭甚至到了苛刻的程度。

在当地,尚有接触过周春富的老人在世,他们说周春富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抠门,家里的衣服自己染,吃的食物自己种,甚至还有人说周家吃剩的面条粉条都要捞出来晒干了下顿吃。

2006年,周家当年的长工王义帧在采访时这样描述周春富:

"周家人一家子勤劳,冬天天没亮就点着油灯起来烧饭喂牲口,院子里也没有鸡屎,小孩回家都拿扫帚在院里扫地。周春富跟我们一起干活,冬天一大早自己赶着马车出去,回来眉毛胡子都是冰碴"。

就这样,周春富一家靠着打拼积攒了丰厚的财力,而周春富也在死后两年也成为高宝玉笔下《半夜鸡叫》周扒皮的原型。

《半夜鸡叫》在当时上映广泛,受众无数,周扒皮已经成为旧社会地主的代号,在那个非黑即白,热血激昂的时代,每个人都对周扒皮恨的牙痒。

因此原型周春富也受到牵连,尽管当时周春富已经去世两年,但当地都叫他周扒皮,甚至地方档案中都没有记录周春富。

二、最无辜的"地主"

1947年10月周春富躲过了第一次土改,但一纸通知打破了他颐养天年的美好愿想。《中国土地法大纲》发布后,东北局也随即发出《东北解放区实行中国土地法大纲补充办法》,黄店屯村迎来了第二波土改工作队。

周春富虽然没有土地出租,但因为雇佣了长工,而且周家除了一百多亩土地,还有几个坊铺,尽管土地数量只是黄店屯大地主的零头,

但这在村民眼里已经被认为"很有钱"的象征,而"有钱",则是阶级斗争,瓜分田产的最重要标志,周春富费尽心思积攒起的家业,最终成为撕裂周家的利刃。

周春富这个曾在村民眼里省吃俭用,为人和善,憨厚老实,有点钱就买地,连自家房子都不翻新的人也被划分为地主。

土地改革的暴风骤雨很快席卷了周家,亲戚朋友迅速和周家划清界限扭头加入了批斗的队伍,囤里的人都能涌进周家。

他们拿走周家的鸡鸭鹅,翻箱倒柜的搜罗财宝,潮水般的来又潮水般的退,留下满地狼藉,周家戴高帽挂铁牌沿着黄店屯游行,被拉到街上啐骂。

贫下农代表慷慨激昂的控诉后的保留项目便对周春富拳打脚踢。终于,在发展越发白热化的阶级斗争中,周春富在全村人的注视下,死在了批斗队鸡蛋大粗棍子下

三、半夜鸡叫确有其事?

高宝玉小说《半夜鸡叫》中,"周扒皮"为了剥削长工,让他们早点起床干活,半夜钻进鸡笼捅醒公鸡还学鸡叫,最后反被长工们识破,还被戏弄了一番。

而据黄店屯村的孔庆祥回忆,他有一次外出路上在火车上恰好遇到作者高玉宝,他问高玉宝半夜鸡叫是否确有其事,高玉宝没说话,只说这是文学创作,必然带有一定文学色彩。

随后还补了一句,全国那么大,指不定哪些地方是有这么一回事。高玉宝模棱两可的态度和"半夜鸡叫"的荒唐举动或许是文学作品的加工也不言而喻。

但半夜鸡叫无论在小说的设定下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是自相矛盾的,在小说中,周扒皮即使叫醒长工也需点灯劳作,这对于周扒皮来说更是要了命。

而长工到了地里,受生物钟决定也会让他们继续偷懒;更何况在现实中,辽宁地区的半夜更是伸手不见五指,昼短夜长,公鸡也不可能叫。

这样分析下,这篇小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情节竟是文学作品的艺术再创造,是杜撰而来。

或许现在说起周扒皮更多人想到的还是他随意克扣长工的口粮,为敛财手段无其不用,一副贼眉鼠眼的刻薄样,也许真实的周春富不会被很多人熟知。

这段真实的历史也不会得到宣传,或许我们也可以把那段历史归咎于改革前期时局动荡,周扒皮的真实与否已经不重要。

他做了什么也随着时间的发展逐渐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淹没了,但是"周扒皮"这个绰号已经成为那个时代一部分的缩影。

最终成为中国千千万万地主的代号,周扒皮最终的结局也寄托着贫下中农想要站起来强起来的美好希望,查阅史料,我们知道周春富是无辜的,但是"周扒皮"或许仍旧需要被打倒。

文/南宫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