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了,怎么一点进步都没有?!

subtitle 橘子娱乐 09-14 17:45 跟贴 211 条

看了《在劫难逃》吗?

乔欣扮演的孙晓萌,作为全剧隐藏最深“凶手”,本应该有最出彩的表演。

但在乔欣的演绎下,孙晓萌在得知“仇人”张海峰的老婆儿子双双去世时,表情是这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按照此时的情节走向,面对警察身份的张海峰,孙晓萌应该是有一点惧怕,有一点焦躁,

到了乔欣脸上,面部没有任何一处肌肉抽动去体现焦虑和害怕。

当得知张海峰知道自己和赵彬彬的关系时,孙晓萌合理的情绪走向,要不就是如释重负,要不就是更加紧张;

可乔欣的表情,是这样的↓



用眨眨眼去表现紧张,甚至连眉头都不舍得皱一下;

甚至到了全剧最高潮,自己的经历被揭开的那一瞬间,本应该是孙晓萌情绪大爆发的时刻;

轮到乔欣演绎时,连眼泪都舍不得滴下两颗↓



发现没,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无论人物处于何种情绪里,乔欣扮演的孙晓萌永远都是:

几乎面无表情,双眼也没有焦点。

或许,她扮演的孙晓萌也有万般情绪,只是演员把这些情绪都藏在了心里,而没有释放在脸上。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平凡的荣耀》里。

她扮演的兰芊翊,得到帮助时的表情:



终于找到供货商时,本应该欣喜的表情,在乔欣脸上:



还是一样的问题,在兰芊翊脸上,很难看出所扮演人物的当下情绪。

这样的问题,其实在她四年前,就已经出现了。

《欢乐颂》里的关雎尔;



就被吐槽,用一个表情,演完整部剧;

又被吐槽眼睛无神:

台词有问题,声音没情绪:

但幸好那是得益于“关雎尔”这个角色的人物设定:

来自小康家庭的乖乖女,刚从重点大学毕业的好学生,才进入500强实习的社会萌新。

所以表情不灵动,眼神涣散的问题,还能用“为了符合人物性格”的借口,遮掩过去。

可四年之后《在劫难逃》里的孙晓萌:

亲眼看着父亲被撞死,

童年又在孤儿院度过,

攻于心计,为了报仇不惜牺牲友情和爱情;

这样一个道德上有“瑕疵”,把人性的阴暗面表现到极致的人物形象,

“为了符合人物设定”的借口,就再也不成立了。

更让橘感到好奇的是,四年过去,乔欣这些在演技上的毛病,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改进呢?

老生常谈,第一还得归到演员本人的演技。

豆瓣上,就有网友说,演技,真的是个玄学。

有些人没正经学过一天表演,但就是演什么像什么;

比如年轻时的周迅,

比如现在一年基本只拍一部戏的孙俪。

这类演员的演技,我们把她们归类为“老天爷赏饭吃”。

还有一类演员,她们正经科班出身,也足够努力,但就是离好演员差着“一口气”。

乔欣,2010年17岁时就考进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还是当年第一名。

然而从14年的《琅琊榜》开始,就被观众吐槽,大眼无神:



到16年的《欢乐颂》,现在的《在劫难逃》和《平凡的荣耀》。

所以,四年专业的科班训练,并没有将乔欣从一个表演系学生训练成一个好演员。

而这些评价她“演技不好”的声音,明显乔欣本人也注意到了,也为了提升演技做出了很多努力。

她自己就在微博里说,为了体现孙晓萌的痛苦状态,她会刻意减肥,把自己走到筋疲力竭;

为了更好的体会人物,她把剧本都要翻烂了;

为了更快进入角色,她还会在开拍前,故意把自己灌醉;

她不够努力吗?

她做了自己范围内基本上所有能做的。

但这些努力,却依旧无法克服她在表演上的“硬伤”。

演技这东西,一靠天赋,二靠积累和悟性;

所以四年时间就想要乔欣在演技上有一个跨越式的提升,还是太急了。

家庭环境也是另一个无法忽视的因素。

虽然至今没有亲口承认自己是富二代,但家庭经济状况不差,是没跑的。

十多岁时,就能出国。

和韩东君是08年在温哥华认识的。

《花花万物》里也说,爸爸小时候给自己买的包,自己在成为演员之后,才有能力get同款。



面对主持人问是否是“富二代”,

没有一口否认,而是婉转承认自己家庭只是“小康家庭”。



更重要的是,除了家庭经济条件好,家里人人都很宠她。

第一年到小兴安岭拍戏,冷得受不了打电话回家,奶奶心疼她到崩溃,不顾年纪也要进山去看乔欣。



还是因为拍戏时太冷,冷到手指有点冻伤了,于是就停了一整年没有拍戏。



对比一下章子怡,20岁拍李安的《卧虎藏龙》。

拍打戏时,其中有手指甲被削飞了,那时也没有冰,就把手指插在雪地里面麻醉,包扎完了再继续拍。



不得不说,乔欣是幸运的。

不仅家庭条件好,自己还是家人们眼里的“小公主”,

若她要是个普通女孩,大概率能过上无忧无虑的“白富美”生活。

但她作为演员来说,是“不幸”的;

被过度保护的结果就是,经历的苦难太少,看到的无奈更少。

这样,在演需要戏剧张力,性格极致的人物时,便极难和人物之间产生共情;更要命的还有,就如之前说过的,她也并非“天赋型”选手,演技也不能靠导演一点就通;

日常又没有对“苦难”的积累,那怎么理解“幼年丧父”“誓死为父报仇”,与自己无法和解最终走向极端的孙晓萌呢?

周迅,虽然人人都说她的演技是“无师自通”“老天爷赏饭吃”;

但橘认为她的演技和她早期“北漂”的经历不无关系。

中专毕业后,跟着男友跑到北京北漂,住过地下室,因为没钱到朋友家蹭过饭,又辗转多家酒吧唱歌;

几年的“北漂”生活,自然看过各种人情冷暖。

所以在《李米的猜想》里演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不说话,只一个笑容,就是戏。



最后还得是演员自身性格。

高晓松在《晓说》里说,性格决定命运。

这话放在乔欣身上,就是性格决定演技。

去年,她作为非固定嘉宾,参加了腾讯综艺《我和我的经纪人》。

其中有几个情节,足以看出她的真实个性。

当经纪人浩浩转述杨天真对她的评价,并聊到是否和壹心继续续约时。

她的回答是,心好累。



看,当乔欣要决定自己的工作发展时,她的第一选择,不是直面问题,选择回答“是”或“否”;

而是转头逃避,“心好累”三个字就是她最真实的情绪表达。

逃避的源头,还是在于她性格中少了那份“攻击性”,更直白的说,她不是个“爱争”的人。

这在她聊到壹心的管理模式不能带给她安全感时,可见一斑。

壹心的管理,不是以艺人为核心去建微信群;

而是以工作职能的不同,去建群,比如有商务群,宣传群,影视群,这样一个群里就会有多个艺人,比如乔欣和白宇就同在多个群里;



这样的管理模式,势必就会对艺人在资源分配,时间分配上,有所区别。

这就违背了她“安静,不爱争”的性格,让她产生“不安全感”。



她的不安全感还体现在,会把本应该是同事关系的经济人当做好友;一起喝酒,说心里话,还专门为他庆生。



而她安静的个性,也让她在竞争激烈的娱乐圈里,缺乏存在感,就连旁人都一眼就看出来了。

杨天真就对她提取了三个关键字:

年轻,清爽,可成为。

下一句就是,这三个词,讲白了,缺乏存在感。



需要决策时,第一反应是逃避;

自身是安静的性格,却身处处处需要竞争的娱乐圈;

在多个艺人同在的微信群,最大的感受是缺乏安全感,

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了,她本身,不是个特别自信的艺人。

但一个好演员,橘觉得,至少在演技上,需要特别有自信。

好的表演,除了编剧对人物的塑造,导演在现场对演员的讲戏,更重要的,还是演员自身对人物的理解。

张颂文就讲过,为了演好《隐秘的角落》里父亲一角,自己会仔细琢磨每一种情绪下人物的状态。

例如:

有一场戏,是在女儿去世后吃馄饨;张颂文为了准确表达出一个父亲的悲伤,他硬生生饿了三天,还强迫自己熬了夜,就是为了展现出至亲去世后强撑的憔悴感;





仅仅一个打麻将的镜头,除了台词现场即兴发挥,张颂文还心细注意到,打麻将说明场子效益不好,这和朱朝阳爸爸当下的境况不相符,于是他建议导演把剧本里的麻将换成牌。

而就是这样无数个极具演员想法的细节,才不断地让朱朝阳父亲这个形象更接地气,更丰满了;才有了观众对张颂文演技的各种赞叹;

细腻真实又舒服;

接地气,直接想到自己小时候,爸爸组局打麻将的场景。

就一句台词,也会笑出声。

而所有让人赞叹的细节,基本上都是张颂文自身对人物的理解,并把这种理解,融入了现场表演。

这种理解,多年积累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演员本身对自己演技的自信。

27岁的乔欣,在演技上的自信,显然不够;

可是张颂文也不是生来就是自信的男演员;

用四年时间去要求乔欣改掉过去20多年不自信的毛病,未免过于苛刻。

四年,对一个明星来说,不算短;

但对一个安心拍戏,想在演戏上有所建树的女演员来说,并不长。

乔欣,固然演技上有硬伤,

但她值得更多的时间,

去蜕变。

最后一句

对乔欣演技上的硬伤

相比刻薄的批评

橘更愿意给她更多的时间

去改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