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我们只打突击,结现金,工价高,很划算

subtitle 嘉浩闲聊 09-13 08:28

“你的梦想是什么?” “你长大后想当什么?”这些或许是小时候的我们时常会被问到的问题。

面对老师、家长又或是朋友们期待的目光,我们的回答总是与电视机上的喜之郎男孩大同小异。“啊!我要当科学家!” “我长大后想当太空人!”等诸如此类的回答已屡见不鲜。

但一定没有人说:“我想当农民工。”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好的,它是一件好事儿。

在21世纪的今天,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以及文化知识的日渐普及,我们对未来开始有了无限憧憬,又或者说我们只是憧憬着各自的未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有一群人,他们或许出生在上个世纪,上上个世纪……在他们的年代里的确看不到如此多的可能与多样化的选择,尤其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那群人。

但时代的列车总是滚滚向前的,还未来得及踏上回家的列车,时光机便迅速把他们卷入这光芒万丈的时代,出生在这条隧道的我们当然可以光芒万丈,但他们却依旧满面尘垢……

他们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做“进城务工人员”,但我们通常习惯叫他们“农民工”。他们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既简明又高大上的职业名称,所以我们统称这份不知名的职业为“危险系数较高的体力劳动”。

因此,我们也时常会见到这样关于他们的新闻:“农民工高处坠落受伤昏迷,谁该为这个破碎的家庭负责?” “工厂纷纷关门,大量农民工无奈返乡,背后原因令人心酸” “项目经理拖欠工资,农民工跪地求工头要救命钱,工头却让他滚!”

在无数篇关于他们的报道中,其结果总是那么不尽人意。那么让我们来看看,对他们自己而言,又是怎样看待这渺茫又模糊的未来呢?

“不干等死,干了找死”

在一期新闻采访中,记者对城市中的农民工发问:“家乡既有亲人又有田地,为什么要大老远跑到城市中做这种高危职业呢?”“我们都是一群闲不下来的农村人,不干就都等死,再说了,家里人多,田哪里够分?总要有人出来打拼的。”那位农民工如此说到。

中间又有人大声叫道:“干了也是等死。”是啊,他们都是一群淳朴敦厚的农民,但靠着乡里的家田却总是不能过活的。闲时务农,忙时务工,这便是他们的常态。

但大部分人都选择来到城市,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城市中项目多,活儿多!就是如此简单的理由,许多人离开了家乡,他们放弃了土地,远离了父母妻儿来到这举目无亲的大城市中。

但理想和现实总归有些许差距,他们之间隔着的或许是那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他们大多没上过学,念过书,甚至没离开过自己多年生活的故乡,他们无法想象这灯红酒绿的城市是个怎样的地方?又会在这里遇上怎样的人?

但事实证明,形单影只独闯大城市的他们大多遭遇着不公平的对待……他们在人才济济的城市中遭遇冷眼,被口蜜腹剑的雇主欺骗,不仅劳务合同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也得不到应有的保障。

他们没有五险一金的丰厚保险,不,他们连五险都没有被明显的提高,其中的工伤保险依旧是参保率最低的一项。

他们的许多同事在工作中遇难,他们却来不及悲伤。因为本以为自己足够幸运,但谁知完成工作后的他们时常拿不到应有的报酬,真真是“一叶曲折过后又一道悲伤”,这或许也成为日后他们寻找新出路的理由。

孤独的他们,站在这华灯璀璨的十里长街,望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车辆与平地上高耸入云的大厦,耳边车声似雷鸣人声犹鼎沸,背上行李沉重,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我们只打突击”

时间逐渐推移,许多年轻人不再愿意从事这劳心劳累且薪水极低的工作。而如今老龄化一步步加深,随着城市化的愈演愈烈,农民工越来越少,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民工荒”。

原本固定不变的工人人数已经无法如期完成既定的目标,为了不承担巨额的赔款,许多企业开始开高价招一些短期的农民工,也叫“临时工”,工人群里他们把它称作“突击”。

这份职业对农民工人来说更加实际,他们有了固定的工作时长,能够在短期内拿到靠自己双手挣来的辛苦钱,与以往不稳定的结算日期相比,这无疑是更好的保障。

因此,许多农民工不在选择那如卖身契一般的冰冷的劳务合同,他们喊起了“我们只打突击”的口号。

培根曾言:“金钱是好的仆人,却不是好的主人。”是的,金钱总是容易让人迷失方向,在低工期、高工资的诱惑下,那些一心只想搞突击的农民工不再恪尽职守,只是顾着将手头上的活抓紧干完,好拿到工钱。

如此一来,便出现了社会上的所谓的“豆腐渣工程”。近些年,因这些原因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务损失可以说是不计其数了。

加上这些突击队只属于临时性的短期工,建筑工程的管理也十分麻烦,工地上存在着诸多矛盾,出了事也不知道该找谁,这些不负责任且只打突击的农民工属实是给企业与社会增添了不少麻烦。

但引起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请跟随着我的脚步,我们继续探寻……

“钱是我们唯一的动力”

邹韬奋曾言:“金钱往往成为真正情义的障碍物。”诚如斯言,金钱的诱惑对生活在最底层的农民工来说实在太大,他们或许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亦或者是因为穷怕了,无人得知。但他们也坦言:“钱是我们唯一的动力。”

面对结现金、工价高的突击工程,这份职业对他们来说实在划算。

但他们不会意识到这已经造成了市场混乱,许多正常工人也不愿领着那年底才见到的薄薄的工资而选择加入这异军突起的“突击游击队”,那些吃苦耐劳且憨厚老实的品质在金钱的面前早已消失殆尽。

恶意竞争逐步严重,企业中可长期保持雇佣关系的工人越来越少,这导致建筑行业多年来的无序发展。

但除了金钱的驱使,我想更多的可能是信任的缺失……正是因为企业长期的拖欠工资以及他们让农民工人与其他行业的工作者有着较大差异的社会保障水平,这才促使了今天这样混乱不堪的局面的形成。

最后,我希望在往后的日子里大家能共同尊重这些社会底层的人们,他们远道而来,虽然满面尘垢,但却做着世界上最伟大的事业。

他们默默无闻,埋头苦干,即便工地上扬起的尘埃磨平了他们初时的棱角,赤红的砖瓦擦伤了他们嫩白的双手,脚下的砂砾掩盖了他们庞大的身躯,但他们却依旧用自己勤劳的双手为我们、为祖国做出贡献。

没有人能否定他们的成果,也许不是探索星际遨游太空的伟大工程,但却是现实生活中无法缺失的生活必需品,或许是你们的家,又或许是每天打卡的办公大楼……这些无不透露着他们一生的成就。

因此,我呼吁所有良心企业努力实现保险全面化,改进合约条款,按时发放工资,对从事高风险行业的农民工进行安全培训,呼吁政府部门早日完善国家政策,制定相关法律法规,为农民工们改善职业安全环境,让他们得到应有的社会保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