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传统文学diss到市值800亿,网文江湖激荡20年

subtitle
麻辣娱投 2020-09-07 11:2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十三先生/墨小侠

8.25日,“榕树下”正式关闭服务器。

这个承载过许多青年文学梦的平台,曾经孕育出许多知名作家,如郭敬明、安妮宝贝、宁财神等等,可如今却止步于它23岁之时。

许多网友得知此事,纷纷发微博感叹:这莫非就是前浪死在沙滩上?

榕树下作为网文网站的鼻祖,浓缩了一个时代的背影。而它的终结,某种程度上,是否象征着网文进入全面商业化的时代?

今日我们便顺着榕树下的故事,来一道聊聊网文的前世今生。

站在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的交界点

20世纪末,21世纪初,随着互联网逐渐覆盖,网络文学也悄悄地冒出了芽儿。而榕树下,正是许多写手心中的梦想之地。

在这梦想聚集之地的中央,有一颗最亮的明星,那便是创始人朱威廉的愿望——让文学成为大众的文学。

1997年,朱威廉创办了它的个人主页:“榕树下”短短两年时间内,就成长为当时全国最大的原创文学网站。

2012年5月Orbis旗下基金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盛大文学1.875%的股份,该购买价格意味着盛大文学估值为8亿美元。

彼时,当当网市值为4.2亿美元,2012年,盛大文学估值接近当当市值的2倍。

榕树下发展得红红火火之时,也涌现过许多其他书站:红袖添香、幻剑书盟、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等都是在21世纪初成立的。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形容的便是此时的网文了。

在那个新旧更迭的时代,无数新思想与旧观念产生碰撞。

和现在的网络文学不同,那时的网文,仍在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中摇摆不定。

不论是被网友誉为“网络文学三驾马车”的宁财神、李寻欢、刑育森,还是当时的人气作家安妮宝贝,他们所呈现的作品,更偏向于传统出版风格。

一时间,榕树下成了许多文艺青年流连忘返之处。文学爱好者们还自发成立起许多文学社团,来互相交流与督促。

当时的网文圈正处上升期,到处洋溢着热情与活力。

可逐渐地,网络文学的弊端也开始显现——那时付费模式还未完善,网文基本上都处于免费阅读模式,作者们很难为自己的文章找到靠谱的变现方式:最常见的就是出版。

后来红遍大江南北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作者痞子蔡,小说在网络上很火,但是在台湾出版才让他赚到一笔钱。

据痞子蔡的台湾出版人说,当时她找到痞子蔡,想要出版更多在网络上连载的作品,而当时一批作者做了在如今看来匪夷所思的决定:他们中的很多大神,认为在网络上的写作就是为了匿名抒发自己的心情,出版属于公开自己的心迹,于是拒绝了出版,这在今天看来是难以想象的。

如果你能理解,在90年代末,家里有电脑能拨号上网的那群人,你也许能理解他们的决定:某种意义上来说,当年最早上网的一拨人,相对来说是经济宽裕,不缺钱,他们因为热爱文学而聚集在一起,更多的是热爱和梦想,并不只是为了名利。

所以人们常常会怀念那个更为纯粹的网络环境,与今天不同,今天在网络论坛上最活跃的一群人,往往是最闲的。

当然,随着大量网络用户的涌入,服务器也是成本,不赚钱怎么生存发展?于是,有网站开始尝试转变。

2003年,起点中文网首次推出VIP付费制度,用户捐款50元以上便可获得会员资格,其中30元作为VIP第一年会费,剩下款项将兑换成等额起点币,起点币用来付费阅读。

可看惯了免费章节的读者却不大买账,再加之起点实行的是全额稿费制度,即用户付费多少都会进入作者账户。最后起点落到起点口袋里,只是每人30元的会员费用,于网站而言,变现效果并不理想。

作者也要吃饭,不能光用爱发电,以热爱呼吸。

于是,许多作者便借由网络平台为渠道和跳板,在网上成名后,纷纷转行,进入传统出版业,或编剧行业。

其实,若按照现在的网文标准来说,在榕树下上发表的那些作品,许多算不上网文,仅是以网络为媒介的传统文学。

但它们确确实实地,为后人开创了新的思路,可以称作是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交界点。

资本介入,加速了网文的商业化进程

起点的收费制度虽开启了网文商业模式,但在那个没有扫码支付的年代,VIP充值制度显得极为原始。

读者通过银行充值,并附上自己账号ID,工作人员后台查收后,手动为对应账号添加权限,无论是读者的付费体验,还是工作流程,都极为繁碎。

但,有一家公司却可以完美解决这一瓶颈,那便是——盛大网络。

当时,盛大点卡线下支付系统已经十分成熟。同时,它也在旁伺机观察许久,就等着如何从网文这块大蛋糕中分上几成。

许多95后或者00后,应该压根就没听过「点卡充值」这种玩意。

盛大网络创始人陈天桥承诺,将用盛大资源和充值体系,帮助起点中文网继续扩张。

双方一拍即合,2004年,盛大网络收购起点中文网,并将盛大游戏充值卡加入起点充值体系。

仅用了短短三个月时间,起点中文网内便涌入了大量读者与作者,攻势之猛,让其他网站根本无法喘息!

当时流量大站幻剑书盟一瞧,心道:这还得了?

于是立刻高举大旗,反对起点,扬言称:“为了让作者和读者继续拥有选择的权力,保护不完全成熟的网络幻想文学市场的公共利益”,并联合其他网站组建“中国原创文学联盟”,一同对抗起点。

而盛大网络创始人陈天桥却不以为惧,他心中有着一个更大的梦:把盛大打造成一个互动娱乐媒体公司,就像迪斯尼那样多元化的媒体帝国。

一切,才刚刚开始。

之后,盛大又陆续收购了红袖添香网、言情小说吧、晋江文学城等几家不同类型的原创文学网站,将原本市场上分足鼎立的局势逐渐打破。

而我们开头所提的榕树下,则在此刻陷入了挣扎。

它既想保留原本的文学氛围,又想尝试商业化,最后两头落不到好,逐渐走向没落,曾经的网文老大哥,已然风采不再。

迈入商业化阶段的网文,风格也与早先截然不同。

网文不再是指“网络上的文学作品”,它目的更多是在于盈利,而不只是单纯的表达自我,那种传统文学的特征,逐渐在市场需求中慢慢脱离。

网络文学的特征也逐渐清晰,它是为满足休闲娱乐的阅读目的而创作,以网络为载体的原创长篇小说。

2006年,榕树下取消了网站上的散文、诗歌板块。

同年,在论坛上连载网文也曾红火一时。

天涯论坛上就出过许多优秀作品,如《明朝那些事儿》、《鬼吹灯》。

但,天涯并没有留住那些作者,最终也仅是昙花一现。

网文的阅读门槛低,再加之得益网络媒介的传播,几乎人人都能看,一时间,网络作家在网络上写书,能让数万、甚至数十万、数百万网友都能看到、订阅打赏,即使一章订阅往往只有几毛钱,但基数庞大,网文作者涌现出一批月入过万、月入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白金大神。

这就让部分传统作家看不过眼了,毕竟,传统作家出版一本书,按照印刷量一万册起算,版税在7~10个点,一本书煞费苦心写了大半年甚至一两年,收入却只有网文大神一个月,而在传统作家看来,网文作家的作品「毫无营养、是快餐化的消遣」,于是早些年,一些传统作家在各种场合diss网文作家。

坊间传闻,有些地方开会时,甚至出现传统作家痛批网文作家,而网文作家不甘示弱的反驳,场面一度十分激烈的状况。

不管旁人怎么说,资本的介入,确确实实的推动了网文商业化的进程,而网文正在商业化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资本助推,类型网文占尽红利

盛大文学借着红利期,占据了当时大部分的网络文学市场。

但谁曾料到,2011年盛大文学内部的纠纷打破了平静。由于盛大文学迟迟无法上市,给予起点中文网创始人吴文辉的利益始终不可兑现。

于是,彼时的起点中文网首席执行官吴文辉,便于次年携核心团队愤而出走。

受此影响,2013年,盛大文学估值从2012年的50亿缩水至36亿。

在旁蹲守许久的腾讯,正愁找不到方式切入这块蛋糕,当机立断便与吴文辉团队联手成立了腾讯文学,也就是阅文集团的前身。

2014年,一场轰轰烈烈的网文兼并战打响了,巨头公司们纷纷下海,网文市场来了次彻底的洗牌。

经过几年的奋战,阅文集团、阿里文学和百度文学三家在此战中脱颖而出,成为网文界的三巨头。

说来也有意思,吴文辉当初离开了自己所创建的起点中文网,转而投奔腾讯。谁知他与起点的缘分未尽,在2015年腾讯全资收购盛大文学后,吴文辉又重掌起点中文网。

网友们笑说:吴文辉如今可算是大仇得报。

资本运作下的网文平台,也逐渐开始趋于市场化与类型化。网络文学有了自己细致的分类,从写作题材到性别偏好,甚至是不同性向,读者可根据自己喜好,去选择不同类型的文章。

为了迎合读者娱乐需求,各种套路也随之产生。

例如女频文中常用套路:霸道总裁爱上我,可爱娇妻带球跑,重生归来复仇等等。

而男频则喜欢用:扮猪吃老虎,屌丝逆袭,打怪升级等等。

每几千字便有一个小情节,每两大章便有一个小高潮,作者利用不断反转来刺激读者观看欲,让读者直呼过瘾。

类型化的网文,催生出一大批如今的网文大神以及畅销作品,例如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例如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以及近几年各种改编自女频小说的网络剧,尤其是不得不提的后宫争斗剧《甄嬛传》。

可,再好吃的东西,也总有吃腻的一天。

网文的尴尬现状:同质化严重

网络文学发展至今,每日都有新作品源源不断地涌入市场。

但读者们的审美和口味,随着阅读量的提升,也变得愈发挑剔。

尤其是网文「老白读者」,多年网文阅读习惯培养下来,爱看书,却不再满足于网文套路,期待作者能创作出与众不同的剧情。

时常有读者在网络上感叹“网文质量下滑。”,其实,对于网文作者们而言,如今他们也正处于一个尴尬阶段。

由于网络文学政策的不断收紧,对于作者的创作思维也有一定局限性。比如晋江文学城,在“扫黄打非”活动中被点名,被要求停更。而晋江为配合“扫黄”活动,更是大幅度地提高了网站的审核标准。

“扫黄打非”本是一件好事,一定程度上净化网络,剔除恶俗网络作品。

但,晋江采取的一刀切模式,让网友们都不由吐槽是“脖子以下都不能描述”。

快节奏的生活与信息碎片化趋势,也让众多读者更适应节奏快,且娱乐性强的小说。

飞卢风崛起,火遍网文圈,正是由于这类网络小说不拖沓,在较短的字数内便可吸引读者眼球,给出有趣的看点。

为迎合市场,许多作者不得不去模仿热门榜单上网文写法,而这又进一步加剧了内容同质化的问题。

不仅如此,由于移动互联网红利减弱,受大环境影响,网文巨头阅文的新增流量也不复当初。

阅文集团便试图推行“免费阅读”来抢夺市场份额,并吸引流量,进而打造网文IP,从而使利益最大化。

可这一举措,却深深伤害了许多作者的心,毕竟,他们原本是靠VIP付费订阅吃饭的。

在2020年5月5日,部分网文作者在网上发起“55断更节”以抵制阅文霸权合同。还有不少作者逃离起点,转而去寻求新的方向。

今天的网文,似乎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左顾右盼,不知何去何从。

网文的“免费革命”能否让网文走得更远?

互联网的发展,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同时也影响了人们的阅读方式。

移动阅读市场规模和用户人数逐年提升,从目前移动阅读的市场份额来看,阅文、掌阅、阿里三大巨头,赫然已占领了网文市场半边天。

此时,若再循着传统路数去开拓疆土,肯定见效甚微。

于是,有公司另辟蹊径。虽说自家平台没那么多出名作者,也没有那么大读者流量,但还可以试着打打价格战呀?

2018年8月,由南京大众书网图书文化有限公司所开发的APP——连尚读书上线。这类app的免费阅读模式,严重冲击了网文平台付费阅读的运转模式。

根据网上数据显示,数字阅读在一二线城市渗透率最高。

故这种免费模式针对的,主要是三四五线城市和乡镇用户,以及那些没有付费阅读习惯的用户,试图利用“免费”来打开下沉市场。

这类免费平台,主要是通过在小说中投放广告作为盈利模式。

连尚文学CEO王小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道:“我觉得现在对于在线阅读行业,免费一定是伟大的进步。”

免费阅读对行业而言,究竟是进步还是开倒车?目前看来还不能下结论。

但有一点是十分明确的,连尚文学靠着免费阅读在市场上迅速蹿升,该公司旗下的连尚读书与逐浪小说两款APP,皆在2018年进入了猎豹大数据2018Q2中国APP榜TOP200。

无独有偶,同样主打“免费阅读”的APP——米读小说,在上线后用户数也得到了迅速增长,成为网文市场上增速最快的APP之一。

传统付费网文平台心中再不乐意,也不得不承认,免费网文阅读趋势已成。

就连图书类软件下载排行榜前几名,也多为免费阅读APP。

以连尚读书、七猫小说、米读小说等为代表的免费阅读APP的快速崛起,吸引了许多资本的目光。

各大新老互联网公司纷纷开始布局免费阅读。

百度瞧上了七猫小说,字节跳动推出了番茄小说,连阅文集团也在2019年上线了“飞读小说”APP来进军市场。

免费阅读的快速崛起,其根本原因,还是缘于数字阅读庞大的市场,以及资本的“有利可图”。

毕竟,付费市场规模就那么大,而且还在被抖音短视频等平台不断稀释用户,而免费阅读,则将原本不看网文的一群人吸引过来。

一个有意思的数据是,阅文自从推出了免费阅读后,阅文集团2020 年中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增长50.1%至24.95 亿,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MAU)同比增加7.5%至2.33 亿。

尾声

阅文集团的免费事件,也引得其他平台蠢蠢欲动。

今年5月8日,“知乎盐选会员”账号公开向创作者们发出“知乎请你码好文”的邀请,试图利用优质故事内容来实现平台商业化,拉动会员增长。

7月12日,,知乎与老牌网文公司「中文在线」联合举办了「超级IP打造计划」的第一季征文活动,一个强社区网站与一个老牌网文公司的战略部署,将会带来怎样的生机,我们拭目以待。

纵横中文网也试图提升本站的福利,来吸引更多作者入驻。

还有以杨建东为首的几位作者,更是一同创立了“大说网”,放言要制作一个“以作者为中心”的平台。

头条小说收购了鼎甜阅读等多家网文公司,再加上头条的视频生态体系,头条通过布局网文,进而拓展大文娱产业链的野心路人皆知,

网文依旧在资本的助推下飞速前进,似乎从未停下过脚步,而榕树下的关闭,是市场做出的抉择,也是商业化进程中必然会发生的结果。

其他平台的加入也证明,网文仍是一块诱人的蛋糕。

阿里文学的锲而不舍,知乎、头条等新资本的入局,究竟是否能让网文市场掀起一片新天地?

近年来,政策上大力扶持网络文学,官媒甚至宣称「网络文学出海,代表着中国文化软实力」,从这个角度而言,网络文学的前景仍然是光明的,期待各家网络文学公司能够在资本的介入后,让网络文学真正走向世界,走得更远。

(麻辣娱投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