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让人失望,但拜登能赢他吗?

subtitle 纵相新闻08-12 10:43

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周远

美国大选的方程式很简单:拜登赢就是特朗普输!但问题是拜登能赢吗?

二选一大决战,特朗普与拜登输赢紧密捆绑

近来,无论美国还是世界各国的分析评论,尤其在社交网络媒体上,多聚焦于特朗普,而对拜登的关注和分析较少。舆论一方面突出特朗普在民意调查中的支持率下降,包括“摇摆州”和“战场州”的失利,另一方面大多依据特朗普的选情颓势预测他竞选连任凶多吉少。

这些都是事实。目前特朗普的选情确实很不好,不仅他本人在焦虑不安中正不择手段疯狂反扑,共和党内对他也不无微词。如果延续这种势头不变,特朗普恐难通过正当竞选赢得连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片:美国总统特朗普。(来源:新华社)

其实,在这场早已明确为特朗普与拜登二选一的决战中,两人的选情看涨与看跌紧密捆绑在一起。如特朗普的政绩和种种现实表现不能让选民满意,在大选中败北,则毫无疑问将是拜登胜选。但反过来如拜登在最后关头的角逐中不能充分激发美国选民的热情,展示出其高于特朗普的领导能力、才华与魅力,让广大选民信服拜登比特朗普更强势、更有能力让美国尽快摆脱目前的政治、经济、社会、种族危机,从而赢得足够多的美国选民和选举人票,则同样会被特朗普所利用,最终的获胜者仍将是特朗普。

目前看来,这样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不要过多地看重近几个月来美国各种民意调查结果和拜登的暂时领先,不是由于这些民调缺乏根据不可信,而是因为这些民调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反映了当下选民美国对特朗普执政无方,太不靠谱,尤其在应对日益严重的疫情方面失职失当失措甚至居心不良的一种失望。这种民意主要是“情绪民意”,而非最终投票的“选择民意”。

今年的美国大选抑或选前民意调查情况和选情,与2016年有相似之处,当初很多预测与最终结果不符,根本原因在于忽视了美国总统竞选的关键因素,即特朗普支持者的真实意向高度隐蔽和对其竞争对手诸多不利因素的冷静观察分析。这一教训应当汲取,否则在今年的大选预测中会犯同样的错误。

竞选大战白热化,三大动向尤需关注

随着美国总统竞选大战白热化,当下有三大动向值得关注。

一是拜登选定其竞选搭档抑或副总统候选人。仅靠拜登各方面的战斗力,要单枪匹马战胜特朗普恐不现实,因此其竞选搭档的选择尤为重要。几个月来,拜登的“搭档搜寻委员会”翻阅了各种记录并进行了面试,然后向拜登提交了入围名单。当地时间8月11日,拜登最终选择加州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为其副总统竞选搭档,这被认为是拜登将自己的选票牢牢地保留在民主党较为温和的阵营中,并尽可能争取美国女性和非裔等少数族裔选民的一项战略性决定“,对拜登乃至整个选情都将产生重要影响。

资料图片:卡玛拉·哈里斯。(来源:视觉中国)

二是从9月底将开始的三场总统候选人加一场副总统候选人的电视网络直播大辩论。从历史看,这几场公开大辩论的话题、争论和辩论者的气质、风度、气场及临场发挥等,对众多选民的最终投票选择将产生重大影响。当年民主党年轻气盛、睿智、亮丽的肯尼迪在大辩论中显示出高超的能力和富有魅力的气质,从而战胜了对手,让美国人记忆犹新。而如今拜登有此能力和魅力吗?

三是两党即将公布的“施政纲领”。民主、共和两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即将于8月底召开,两党及两党候选人都将公开其选民最为关心的内政外交和经济社会政策主张,虽然都会有很多水分,但基调将会是明确的,也由此会直接影响到美国选民的投票选择。民主党人有无既能针对共和党和特朗普,又比较可行的政策主张,将成为今年民主党全国大会的主要看点。目前看,特朗普不断煽动的“美国优先”和“让美国再伟大”主张虽然极端,但在很大程度上迎合了美国选民的心理心态,而拜登提出的“采购美国”则显得平淡,能否提出更新奇和简洁明亮的口号,将既是广大选民的期待,也是对民主党和拜登的重大的重大考验。

拜登能否胜选,三大维度观察分析

观察和分析拜登能否赢得此次大选,以及他若执政,其内政外交和经济社会政策取向将会如何,大约可从三个维度入手。

其一,民主党力推拜登是最佳选择吗?

自特朗普在2016年出人意料地击败希拉里横空出世,于2017年1月入主白宫以来,特朗普一直都在以全方位的“另类总统”面目与风格出现,不仅造成了美国政治混乱,府院争斗加剧,社会民意种族分化分裂,也让民主党在联邦和地方州的各层面受够了气,因此民主党决意彻底翻盘,早早就搁置了党内分歧,一致力挺拜登领跑竞选,这在民主党的总统竞选史上并不多见。

资料图片:这是2019年12月19日凌晨在美国华盛顿白宫拍摄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遭众议院弹劾的总统。(来源: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民主党力推拜登竞选总统主要有三大原因。

一是拜登在民主党内综合优势明显。民主党先后有23人主动报名参选,但党内威望最高、资历最老、最能获得大多数人支持认可的还是拜登。与党内众多竞选人相比,拜登的从政岁月与他们的年龄大致相同甚至还长。虽然美国不那么论资排辈,但起码的政治辈分还是讲的。再说拜登已两次竞选总统失败,如果此次再不让其领衔竞选,则拜登此生恐怕再无机会。特别是目前民主党中既无当年希拉里那样的强硬女性政治家,更无当年肯尼迪、克林顿和奥巴马那样的少壮派男性政治家、战略家,也只能推举拜登了。

二是拜登的政治经验最丰富。他在1972年仅29岁时就当选为美国参议员,在几周后刚过30岁时正式上任,这是当时进入美国联邦参议院的最年轻的议员。此后拜登又多次当选为美国国会议员,并在其中担任要职。特别是在奥巴马总统执政的8年里,拜登一直担任副总统,两人配合默契,也因此被认为拜登身上有很多奥巴马总统的影子。民主党一致推举拜登领跑民主党总统竞选,既可延续奥巴马政府的内政外交和经济社会政策,也能最大程度获得美国选民的认可支持。

三是拜登形象正面稳重,各种负面传闻、丑闻和绯闻少。拜登不仅国内政务娴熟,而且国际人脉多、人缘较好,西方盟国怀念奥巴马时代,渴望恢复美西方传统盟友政治、经济、贸易关系,讨厌特朗普的信口开河,胡作非为,蛮横彪悍、强权霸凌,严重损害西方联盟。

因此从中可以看出,拜登不失为是民主党2020年竞选的一种理想、平衡和过渡性的选择,但是否是迎战和击败特朗普的最佳选择,恐另当别论。

其二,拜登有能力和实力对决特朗普吗?

拜登偏偏遇上了特朗普这种美国历史上罕见的强硬、蛮横、狡黠的竞争对手,其竞选之路也就更加坎坷艰难。拜登与特朗普在多方面正好形成鲜明对比,其优势就是特朗普的劣势,而其劣势恰好是特朗普的优势。

一是拜登比特朗普年长几岁,在年龄上已明显不具优势,美国选民尤其是年轻选民能否真心实意地投票支持他当选令人生疑。如果胜选,78岁的拜登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总统,能否胜任也令人怀疑。

二是特朗普的身体强壮如牛,因而故意到处示强以贬低拜登。据说特朗普每天都要吃全熟牛排,连出国访问也带上白宫厨师为他制作。而拜登文质彬彬,身体明显不如特朗普强壮。美国是个好战国家和对外掠夺性国家,选民普遍喜好强势总统。

三是拜登虽政治经验丰富,但商业经验、商业脑子特别是不择手段的“交易艺术”无法与特朗普相比,各种民调也显示受访者大多对特朗普带领美国创造经济市场繁荣更有信心。美国选民普遍认为美国需要的不是一个比较靠谱的“账房先生”,而是一个全球市场的开拓者和抢夺者。

四是很多美国选民认为特朗普虽然在国际上胡来,有损美国国际形象和信誉,但他敢出牌下手,且对美国的盟友也强凶霸道,因此能为美国争夺利益,而拜登过于文弱,未必符合美国利益和需要。

五是拜登的表达、演说特别是临场发挥能力弱于特朗普。特朗普肆无忌惮,大言不惭,极其张扬,经常心口开河,出尔反尔,惯于煽动蛊惑,甚至惯于无视事实,颠倒黑白,转移话题和视线,要与他交锋辩论必须以毒攻毒,方能克敌制胜。而拜登则稳重有余,缺乏激情、甚至在演讲和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木讷失语,这在今后的几场大辩论中必定会很吃亏。

资料图片: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来源:新华社)

其三,拜登的内政外交政策与特朗普有无真正区别?

今年的美国总统竞选一如既往,争论话题主要集中在美国经济、税收、医疗、保健、就业、枪支管理、种族平等、两极分化等经济、社会、民生和种族问题上。外交问题虽有涉及,但选民的真正关注不在这方面,也因此无论特朗普如何走极端,疯狂地反华,也无法提升美国选民对其的支持率。

特朗普的内政外交和经济社会政策主张,在过去几年里已经暴露得淋漓尽致,虽疯狂极端,缺乏理性,但特朗普的这些政策主张是明确的,对主张奉行美国民粹主义、右翼保守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国际单边主义和强权政治的美国选民具有迎合的煽动蛊惑力。而拜登至今在内政外交和经济社会政策主张上模糊不清。分析人士注意到,拜登只是在针对特朗普的极端言行提出批评,顺便提出一些政策主张,包括表示一旦当选将宣布美国重返世界卫生组织,与西方盟国加强和改善关系等,但迄今为止仍缺乏系统性、战略性和进攻性,因而对美国相当多的选民缺乏吸引力和煽动力。

拜登对华态度,将会与特朗普不同?

从中美关系方面看,今年以来特朗普政府出于自身政治利益需要和冲动盲目,变本加厉地反华遏华,甚至公然提出要构筑国际反华联盟,严重破坏了美中关系,拜登的对华政策主张将会如何,备受关注。从目前情况看,拜登的对华言论不如特朗普极端强硬偏激,但为了应对竞选特别是反击特朗普对其“弱弱”的指责,拜登也在明显加大对华批评攻击力度。

鉴于拜登的政治外交经历,拜登与中国有过很多的接触交往,应该说他对中国是了解的,也曾对中国有过较为客观的看法评论,不知拜登是否还记得。但今年以来在华盛顿当局和美国一些鹰派政客的反华鼓噪和抹黑下,美国的对华态度发生了重大变化,有民意调查称70%多的美国受访者对中国表表示了不友好,朝野两党在反华方面已有不少共识,在此大背景下,拜登的对华立场态度将会如何,人们拭目以待。但无论如何,拜登竞选的是美国总统,因此必会定站在美国利益的立场上,只是其表述语音语调和表现手段不同而已,与特朗普恐难有战略性的区别。

人们还注意到,在美国国会近年来一系列的反华鼓噪和恶劣行动中,一些民主党议员也很猖狂。因此,也不必对拜登的对华态度抱有幻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