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王朝丧钟前的最后一次鸣响——百日维新

subtitle 书言大书话08-12 08:38

在中国近代史上有一件不得不提的历史事件,那就是维新运动,一方面这是敲响两千多年封建帝制丧钟的最后一次挽救运动,另一方面也是决定着未来中国国运的一件事件,同样也正是基于戊戌运动的失败,革命派的势力开始越来越大直至推翻清政府,而君主立宪在中国也再无可能。然而当回顾戊戌变法这段历史时,关于其失败的看法似乎并没有太多争议,以慈禧为首的反对派出于某种原因将变法扼杀在摇篮之中,然而这百日的维新序幕又是如何拉开又如何终结的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895年,由于指挥等各方面原因,中国于陆上和海上均大败于日本,就此有了耻辱性的马关条约。也让日本人在拖了三个世纪后终于实现了当年丰臣秀吉所梦寐以求的东西。而此时的中国人也陷入了深深地郁闷之中,明明通过洋务运动已经使军事实力有了起色,为何得到的结果仍和四十年前的鸦片战争无异,于是一些人开始从更深层次选人用人制度背后的政体原因进行深究,如果清政府能够像西方国家一样开明实现宪政,打破两千多年官本位的封建官僚政体也许就能实现真正的富国强民,于是就有了1895年一千三百多人的公车上书,1896年北京的万国公报,1896年上海的时务报,1897 年天津的国闻报,1898年长沙的湘报。也就是说到了百日维新的1898年为止,当时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进步思想的报纸遍及当时清朝的主要大城市,并开始广泛传播于社会各个阶层。舆论永远第一要性的,当各地的维新派感觉舆论工作做的差不多的时候,也是时候动动这个腐朽王朝内部的政体了。在康有为言辞恳切的上书下,光绪帝表示不做“亡国之君”,1898 年一月初,康有为上奏应诏统筹全局折,以土耳其这些传统守旧国家的危亡做比较,提出“能变则全,不变则亡;全变则强,小变仍亡”,由此拉开了百日维新的序幕。

1898 年六月十一,光绪皇帝颁布“明定国是”诏书,自上而下的变法运动就此开始,其实即是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百日维新的一些举措都是比较先进的。比如鼓励私人学堂,鼓励民间企业,裁撤旧机构,取消言论禁锢等等,至少百日维新许多举措并不亚于三多十年前日本的明治维新,而光绪和曾经的明治天皇也都是刚刚亲征不久,都拥有比较大的魄力,然而令人遗憾地是虽然两个都是坚定改革的支持者,但却有着本质的区别。明治维新前通过倒幕运动,改革者用一场战争将旧势力送入了历史洪流之中,由此明治天皇集大权于一身,而纵观光绪,不仅仅头上有一个随时准备重新垂帘听政的慈禧,同时维新派并没有掌握军权,因此也为百日维新的悲剧埋下了伏笔。变法的三个月后,发生了著名的礼部六堂官革职事件,光绪将六个守旧派大臣全部革职,而其中被革职的怀塔布老婆与慈禧有亲戚关系,开始说维新的坏话,而同八个世纪前的王安石变法一样,改革的阻力也开始从后宫一点点压到皇帝的身上,由于明显地感到了慈禧的反对,权力并不牢固的光绪愈来愈不安,于是试图在拥有军权的袁世凯这里寻找突破口,然而召袁世凯入京却成了百日维新最大的一个败笔。老谋深算的袁世凯虽然接触了很多新式思想,甚至1905年科举制的废除也是他联合上书的,然而此时的袁世凯或许更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不相信光绪,更不信任谭嗣同等人,而是更愿意相信慈禧,荣禄。于是1898年九月二十日,为求自保,袁世凯将谭嗣同传达给自己出师勤王并软禁慈禧的意思告诉荣禄,而荣禄自然告诉了慈禧,再加之光绪皇帝接见伊藤博文引起的不满,于是尚存犹豫的慈禧最终决定发动政变,结束光绪这一百零三天的百日维新,九月二十一日凌晨,慈禧派人入紫禁城囚禁光绪于中南海瀛台,而又基于变法第五天光绪皇帝所失去的重要官职任免权,朝中孤立的光绪被囚无人问津,紧接着训政的慈禧下令于菜市口弃市逮捕到的维新人士,就此耗时四年,实施百日的维新运动宣告失败。在这里不管慈禧当时处于何种想法,但基于自身权力的衡量而终结了维新运动实际上也是加速了自己和整个清王朝覆灭的速度,之后风起云涌的革命运动再加之八国联军后更严峻的形势将不会再给这个腐朽的清王朝实行清末新政预留机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