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苏军对日宣战第二天 出动战机轰炸虎头要塞 自身损失轻微

subtitle hawk26讲武堂08-11 14:12

1945年8月10日,即对日宣战第二天,苏联远东空军的行动比第一天更加积极,因为天气已经好转,有利于战机出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凌晨,第19师的78架伊尔-4再次轰炸了长春。这次空袭,伪满洲国所谓的首都全城停电,探照灯打开在搜索空中的轰炸机,并有高射炮射击。但是日军炮手技术太差,所有苏军轰炸机安全返航。轰炸造成长春发生四起大火,居民楼、驻军营房和仓库都被击中起火。不过,苏军轰炸机再次错过了主要目标——关东军司令部。下午,没有参加凌晨空袭行动的机组轰炸了虎头,第35军先头部队已经接近这座要塞。虎头被苏军轰炸机空袭之后,两座仓库起火燃烧,另有多处发生火灾。图为参加对日作战的苏军佩-2轰炸机。

来自第34航空攻击师的9个9机编队,共81架佩-2轰炸机对虎头要塞地区进行了猛烈的空袭,这几乎是该师的所有飞机。经验丰富的机组为佩-2挂载两枚FAB-250(250千克)和两枚FAB-100(100千克)炸弹,而经验较少的机组只挂载两枚250千克炸弹,因为这种双发轰炸机规定只能挂载500千克炸弹。在苏军轰炸机的强大攻势下,日军虎头要塞多座重要的装甲炮塔被直接命中。图为虎头要塞被苏军轰炸机击毁的装甲炮塔。

两个小时后,苏军地面部队接近虎头要塞,在空袭中幸存的装甲炮塔、炮台、碉堡继续抵抗。由于虎头要塞是一座完整的防御体系,苏军地面部队进展并不顺利。苏军不得不将攻击改为围困,这里的战斗一直持续到二战结束,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结束的战场。图为虎头要塞被击毁的装甲炮塔,可以看到炮塔外侧有迷彩涂装。

苏联空军随后将主要精力转向消灭日本关东军的地面有生力量,对车辆、铁路设施发动空袭。根据第9航空集团军的最终报告,他们共击中11台蒸汽机车、26列火车、101辆汽车、2辆坦克和3门高射炮。日军显然不愿意进行空战,这降低了苏军空袭的难度,提高了轰炸的命中率,大大增加了摧毁目标的数量。同样,苏军就可以大大减少为轰炸机和攻击机护航的战斗机数量,8月9日护航战斗机与轰炸机的比例约为1:1,而在8月10日,只有几架战斗机为9架佩-2轰炸机护航。在战争的最后几天,苏军轰炸机完全在没有护航的情况下执行战斗任务。图为被炸毁的虎头要塞主炮台,上面有一块纪念标牌,记载这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战场。这座炮台厚重的混凝土圆顶下面是一门410mm火炮,瞄准苏联方向。

被“解放”的苏军战斗机开始参与对地面攻击的任务,同时,“自由狩猎”战术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在“狩猎”中,苏军战斗机通常组成双机编队,一旦发现大型且受到良好保护的目标时,他们就会通过无线电请求增援。图为虎头要塞的主炮台图纸,能够看到这座炮台的结构,炮台内部空间半径为12米,高度为15米,非常巨大。

其中一个典型战例就是第249攻击机中队的4架雅克-9T战斗机在佩列沃佐奇科夫少校的率领下,展开攻击行动。8月10日在二道沟车站,前头的双机编队交替攻击,击毁两台蒸汽机车和多节车厢,这座车站的交通被彻底瘫痪。随后,同一个小组又发现另一列由两台蒸汽机车牵引的长途火车,两架战斗机穿越云层发动四次攻击,摧毁了这两台机车。图为日军投降后,虎头要塞的次要建筑物被拆毁,这是一座碎石构成的碉堡。

8月10日一整天的战斗,第9航空集团军出动了1027架次战机,其中远程轰炸机78架次,前线轰炸机116架次,攻击机136架次,战斗机616架次,侦察机81架次。此外,夜间还有7架波-2教练机执行了特殊的任务,将侦察兵伞降到敌人战线后方。进入战争第二天,苏联空军以最大强度运转,尽管出动战机数量增加,但是损失却明显低于第一天。2架雅克-9、2架伊尔-2、1架佩-2没有返航。根据第251攻击机师的战斗日志,第536团的飞行员博特勒驾驶伊尔-2攻击机在执行任务时油箱被打破,没有放下起落架就在普拉托诺夫卡附近机腹迫降,飞行员生还,但飞机报废。图为苏军占领后的虎头要塞,日军兵营门口修建了防御墙,上面还有射击孔。

执行轰炸任务时,第536团的科罗比茨基中尉因为高度太低,他驾驶的伊尔-2被自己投下的炸弹弹片击伤。科罗比茨基紧急将这架受伤的伊尔-2降落在苏军未占领的地区。不久,苏军侦察机飞临这个地区,返回后,侦察机飞行员报告说,伊尔-2附近没有发现飞行员的踪迹,当地居民正在忙着拆解这架飞机。一天后,科罗比茨基和他的机枪手斯特鲁戈夫中士徒步返回了苏军机场。图为251攻击机师迫降的伊尔-2,机组人员安然无恙。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