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环杀人案」改判后,我们都忽略了一个人……

subtitle 视觉志08-11 11:37 跟贴 471 条

作者|小左

这两天大家都在讨论张玉环26年后的沉冤昭雪。

确实,这迟来的正义背后有太多人的执着,

不肯放弃的张玉环大哥,等待前夫的宋小女,

毫无抱怨帮助妻子为前夫伸冤的宋小女丈夫,

还有多年来不断在牢狱中寄出手写信的张玉环……

实际上,他们的勇敢和坚持不是等来了正义的从天而降,

而是等到了那个真心实意,愿意为张玉环伸张正义的人——

他叫王飞,是本次张玉环案的律师,

也是这次26年冤案得以平反的关键人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2017年,距离张玉环入狱已经23年,

23年里,张玉环和他的家人一次次感受到

什么是求助无门,什么是有冤无处伸。

那时张玉环的哥哥其实已经束手无策。

直到江西一名记者,将一位律师介绍给张玉环。

这名律师就是王飞。

张玉环家徒四壁,

根本没有钱请一名律师。

于是他们提出:如果胜诉,如果拿到补偿金,

会用以支付律师的费用。

王飞拒绝了。他不忍心。

“最难的是他们,

对于一个这样的家庭,怎么能再收律师费。”

非亲非故,没有巨额报酬,

但是他却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去帮张玉环伸冤。

为什么呢?现代社会还有这样的事情吗?

王飞回忆起第一次见张玉环的情景:

「他非常激动。本身语言表达不是很好,

颤抖地说着南昌话。我问他为何这么激动,

他告诉我说:

“二十几年了,一直未有人过问,

现在终于有人来帮我洗清冤屈了。”」

张玉环打动了王飞,

翻看卷宗后王飞也发现:

张玉环的判决存在很大问题,

比如当年张玉环一审宣判时,

并无律师为他辩护;

比如张玉环被定罪的证据十分不足,

而定罪的依据只是张玉环的认罪书,

但张玉环在庭上数次喊冤,

声称自己是被屈打成招。

相信张玉环无罪,让他能够重获自由,

支撑王飞坚持三年办理这个案件。

「虽然很累,伸冤的路很长,

虽然家属连基本的差旅费都支付不起,

但在南昌监狱看到那双渴望清白和自由的眼神,

无论如何都无法抵抗。

那是来自地狱深处的呐喊,

那是对光明的渴望……

将心比心,我心软了,

终于决定要帮张玉环一把,

算是对我们良心的救赎。」

02

王飞和尚满庆律师自行垫付车旅费,

在随后的三年时间里,奔波在监狱、

当事人所在村子、检察院、法院之间。

不仅如此,他不停在各个社交媒体发布张玉环案件的情况。

希望唤起更多人关注冤假错案。

他和参与这件案子的尚满庆律师、冷克林律师、

罗金寿律师、张维玉律师、张进华律师、

燕薪律师、程广鑫律师提出了案件中的多处疑点,

成为张玉环翻案的关键。

宣判张玉环无罪当天,

王飞终于放下了这个扛在肩上三年的担子:

「没有激动和喜悦,

我心中的那口气终于松了下来,

张玉环终于可以走出牢笼,

过回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了。 」

王飞奔波了三年,不计酬劳。

为的也只是少一个蒙冤受辱的人。

这已经王飞第三次坐在辩护席,

听到自己的当事人被宣判无罪了。

03

1999年1月17日,

唐山市迁西县新集镇新集村两名女童被人杀害。

两天后遗体被人在村中井里发现。

1月25日,公安部门宣布破案,

当年17岁的廖海军被认为有重大嫌疑。

3月8日,廖海军被捕。

2003年7月9日,廖海军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而廖海军的父母,则被判定为包庇罪,

均被判5年有期徒刑。

一个平凡的三口之家,一夜崩塌。

当年一家三口都在狱中,

没有人帮他们奔走申诉。

直到廖海军的父母相继刑满出狱,

他们才开始漫长的伸冤之路。

但因为当年遭遇的刑讯逼供和漫长牢狱生活,

廖海军的父亲廖友没能支撑太久。

廖友在出狱后,

因肾功能衰竭而长期依赖药物治疗。

因为当年被踩踏面部,

廖友的牙齿大面积脱落,出狱后几乎无法正常生活。

2011年,年仅50岁的廖友就抱憾去世。

廖海军的母亲黄玉秀独自支撑。

王飞就是这时成为了黄玉秀的代理律师。

不久在他们的层层奔走下事情出现了转机,

案件重新审理后,廖海军被判取保候审。

2016年,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廖海军故意杀人案。

廖海军以为再次开庭,自己会被判无罪。

只是直到2018年,两年的等待依旧没有等到他们想要的结果。

这年黄玉秀没有等到一个答案,遗憾离世。

04

黄玉秀去世后一年,王飞依旧在为生者奔走。

廖海军取保候审后每月仅有1000元收入,

如今父母离世,他已经家破人亡。

在黄玉秀去世一个月后,

法院宣判廖海军一家三口无罪。

廖海军已经形单影只,他在法院门口,

对着父母的遗照,磕了个响头,

“爸妈,我们无罪了。”

可是,他已经从少年人变成了碌碌无为的中年,

他没了父母,失去了青春和一切。

其实王飞此时已经可以从这个案件中抽身,

他的当事人已经离世,

并且案件已经宣判。

但是看到廖海军,

想起这十几年一家三口被一个冤案改变的命运,

他又加入了帮廖海军追责当年刑讯逼供责任人,

讨要补偿金的工作中。

有人问过王飞为什么要接这种法律援助案件?

挣钱基本不可能,又十分困难,甚至得罪人。

案件年代久远,当年牵扯的当事人可能已经飞黄腾达,

翻案背后,远没有普通人想象的那么简单。

王飞说:「冤案可以慢慢平反,心死了,精神绝望了,

那么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我不喜欢看到一个绝望的灵魂,

我想拉他一把。

这就是我代理冤假错案申诉的‘初心’。」

05

王飞认为这是他作为一个律师应该做的,

这只是他的初心罢了。

但是现在记得初心,实属难得。

张玉环的案件胜诉后很多人给王飞留言,

他们中的大多人都是在诉说自己的冤情。

希望王飞也能帮他们一把。

有一条这样的留言被赞了很多次:

“我这些年一直在打官司,

遇到最多的是只会跟我谈钱,

却丝毫不负责的律师,

希望能有更多像王律师这样的人,

就能少一个蒙冤的灵魂。”

的确,所以王飞这些年没有停止过这样法律援助案件。

结束张玉环案不久,

他又投入了另一场官司当中。

57岁的女工程师李思侠回到家乡时发现,

家乡一采石场存在违规开采,影响环境,压坏道路。

她写了一篇文章发在环保网站上,

并且为了后续问题得到解决不断去各个部门反映问题。

她认为自己村里第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

如今她有责任保护这里。

只是没想到,多年走访换来的是一个罪名——

李思侠被判寻衅滋事罪获刑2年半。

我印象很深的一幕,

是李思侠在受访时谈论自己在看守所的遭遇:

她被看守人员奚落:你看你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其他村民都在过年,你管这个闲事干嘛?

她对看守人员说:

我对我做的事情,从不后悔。

截图来自@梨视频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王飞抱着这样的信念

成为了李思侠的二审辩护律师。

代理这个案件的过程中,

王飞受到了来自同行的指责和污蔑。

同行因为竞争关系说他利用案件为自身炒作。

而这对于一个正在为冤案奔走的人来说是何等的心寒。

不过受得住多大的诋毁,就经得起多少的赞美。

李思侠的案件难度在于一名证人的供词对她极其不利。

而在王飞的奔走和追问下,

这名证人终于在证据面前承认:

他是在当地公安的施压下,

才作出了有违事实的证词。

这名证人当庭道歉,李思侠终于重获自由。

又一个冤案了结,

王飞没有在微博为自己争辩,

只是写道:

「为好人辩护,作为李思侠的律师,我们也值了。」

因为好人帮助好人的事发生着,

才让人相信善良和正义总会胜利。

06

这些年,王飞一直花费很多时间在这样

“吃力不讨好”的伸冤官司上,

为的不是名利,是当年成为律师时最初的理想。

王飞律师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

描述自己的职业理想和现实的平衡:

当年还在上大学,那时谈到理想,

谈到伸张正义,热血沸腾,

一些前辈以“过来人”的姿态笑我们不谙世事,

too young too simple.


后来,我没听他们的,我愿意自己去尝试。

十几年过去了,

我还是当年那个我,

执拗地践行着自己的理想,

从未被世界改变,

而且,也没有把自己混得惨不忍睹。
所以,经验主义未必可靠,

关键看你自己的坚持。

你坚持什么,你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你善待世界,世界就会善待你。

王飞律师实践着他最初对自己职业的誓言。

律师这个职业,

时常不被看作永远伟大和正义的。

但我们深知,一个案件,一个卷宗背后,

是一个人的一辈子,是一个家的顶梁柱。

一个判决背后,是受害者等待的一个说法,

是无罪者期待的一声清白。

希望,真的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我们但凡匀给别人一点点,

就足以使他(她)重新站起。

希望有越来越多这样的律师能够不忘初心,

「为喑哑者发声,为法理而仗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