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美国国籍有多难?澳大利亚女子:看到账单时我吓哭了

subtitle 行走在陌路08-09 23:27 跟贴 1879 条

2010年,美国通过《外国账户税收合规法案》,要求所有在外国的美国人(以及在美长居、持有美国产权、遗产的外国人),都要提供其名下所有金融资料,包括银行存款和流水记录、股票基金保险、物业产权以及公司企业等等信息,总价值在5万美元以上的,都要向美国再交一份税,这项法案因此被起了个“财务放大镜”的绰号。为此,茱莉亚不得不多次往返美澳之间,带着一大堆文件向法官和税务部不停地解释来龙去脉,法官认为茱莉亚的财务状况有异,但秉承“查无证据即无罪”的惯例裁决无需缴纳这笔惩罚性税金。松了一口气的茱莉亚随后申请放弃美国国籍,因为她无法承受缴纳美澳两份税收的压力,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超出了她的认知。首先是提前一周预约审核面谈(在境外可预约使领馆),面谈现场要回答两名官员提出的各种问题,比如为什么要放弃、放弃后加入哪国、名下财产亲属收入、税单等等等等,这些答案都需要被提问者自行举证,有一处存疑就很有可能会被打回再次审核。同时会被“提醒”放弃后有可能终身不能再入美国,旅游签证大概率会被拒绝等等。看到账单时,茱莉亚当场就吓哭了,她有想过要补交一定税金(不用补税的人还没出现),但没想到金额会这么高,最终在丈夫的支持下缴纳了60995美元。

1954年和1961年,联合国在纽约分别号召签署《关于无国籍人地位公约》和《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但美国都没有加入,因为美国准许公民自愿放弃国籍。

第一个尝试放弃的美国人在1830年发起申请,但大法官以“无法可依”为由拒绝。第一个引起关注的放弃者是托马斯·乔利,为躲避越战征兵选择投奔加拿大,使得美国在阻止公民放弃国籍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被称为“刁难、剥削和威胁”并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成为美国公民是一场噩梦,所以我要离开

茱莉亚前几年就对我说过这句话,直到前几天她又说了一段更形象的描述:“对我来说,放弃美国国籍跟婚姻一样,先是跟配偶的价值观出现差异,然后从不满变成吵架、再到反目成仇后离婚。”

说实话,茱莉亚娓娓而言时我还在没心没肺的笑着,她出生在纽约(父亲纽约人、母亲悉尼人),4-11岁跟父母生活在澳大利亚悉尼,12岁被父亲送去纽约读书,但之后7年一直不适应美国生活,直到18岁那年在郊外骑行时被一头突然跑出来的野猪撞伤,诊所为她医治后要求支付救护车和医护人员的费用,2200美元。

这件事情成为茱莉亚离开美国的契机,在她的坚持下,母亲通过监护权变更给她申请了澳大利亚国籍,茱莉亚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悉尼生活,结婚生子。

对茱莉亚来说,没有正式工作(自由作家)和稳定收入的她并不在意这项法案,以为只针对有钱人,直到一份税单寄来后才发现大事不妙。

原来,茱莉亚的母亲有套房子无偿借给当地孤儿院使用,但并没有签署任何合同文件,母亲逝世前以茱莉亚的名义将房子捐赠给孤儿院。也不知道美国税务部是怎么知道的,判定茱莉亚隐瞒财产拒绝纳税,开出了高达30%的惩罚性税收,即房子市价和多年租金总和的30%,金额为11.8万美元。要知道,茱莉亚一年不吃不喝的收入也就4万美元。

幸运的是,带着所有材料的茱莉亚通过了。第二步提交407或4083表格,同时缴纳2350美元的手续费,这笔钱是欧洲国家的10-20倍,理由是“放弃者会浪费不必要的人力资源”。

第三步提交8854表格,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过去五年内的财产总和”,下面有一段话“出于移民目的放弃国籍,并不能避免纳税申报和报告全球收入的义务”。茱莉亚通过律师得知,这段带有威胁语气的文字就是在警告放弃者:可以放弃但必须补税,而且“从疑举证”变成“被疑举证”。

简单的说,美国税法认为所有放弃者都得补税,因为在国外的每个美国人都有收入,不然怎么维持生活?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变了性质,放弃者需要证明在此之前5年或10年内的所有收入(富豪多数是10年),曾经为这份收入纳过税的进入下一步,没有税单的人要补交5年惩罚性收入税,即5年总收入的30%。

虽说茱莉亚一直在缴纳全额美国社保,但仍然被查到曾经有过稿费收入,以此推断过去五年收入20万美元,无论是否在澳大利亚已纳税。也就是说,茱莉亚要补交6万美元才能进入下一步,这笔钱就是俗称的“弃国税”之一。

工作人员在这个阶段还会“提醒”茱莉亚,补税后就得实时提交签证申请,因为她已经离放弃国籍一步之遥,需要签证才能走出这栋大楼,费用是995美元,提前在澳大利亚申请普通签证也不行(澳护照仅需登记即可,费用14美元)。

然而,事情到这里还不算完,由于茱莉亚丈夫在澳洲购房时没有做公证,美国法律代表茱莉亚享有一半产权,购房时花了8万美元,以当前市值50万计算得出增值为42万。属于茱莉亚的4万美元购房款先补交5%的财产税(2000美元),属于茱莉亚的21万美元增值要补40%的惩罚性财产增值税(主动申报为27.5%),即84000美元,这笔86000美元就是“弃国税”的第二部分。

也就是说,茱莉亚总共要缴纳149345美元才被获准放弃美国国籍。最后,茱莉亚不得不多花了1000美元聘请律师,8854表格被卡在最后一步,只缺美国国税局的两个章以及生效时间。

别以为茱莉亚是特例,因放弃美国国籍而饱受折磨的人不胜枚举,就连出生在美国纽约的鲍里斯·约翰逊也没能避免。

2015年,时任英国伦敦市长的鲍里斯·约翰逊宣布放弃美国国籍,2019年底当选首相后把名下联排别墅以375万英镑的价格出售,于是就收到了美国寄来的税单,要求他补交购房款230万英镑的5%,以及增值145万英镑的40%,总额为69.5万英镑,合计906349.5美元。当然,鲍里斯懒得回应。

放弃美国国籍有多难?用一句中国老话或许可以形容:“上贼船容易,下贼船很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