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军团狼性悲壮与悲壮:芯片快没了,狼性军团没有退路

subtitle 懂财帝08-09 17:40 跟贴 237347 条

报道|投资界(ID:pedaily2012)

作者|刘博

华为又火了。

起因是华为“天才少年”计划第二批入选者曝光,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的博士生张霁、姚婷成功入选。其中,张霁拿到华为“天才少年”最高一档年薪201万元,目前全球仅有四人拿到最高档年薪。

给应届生天价年薪,背后是华为不惜一切力量招揽全球顶尖人才,以冀打赢这场史诗级的商业战争。

情势刻不容缓。在8月7日举行的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坦言,华为的芯片一直处于缺货状态,华为今年秋天将会上市搭载麒麟9000芯片的Mate40,“可能是我们最后一代华为麒麟高端芯片”。

危难之际,更是需要一大批人才挺身而出。目前华为约有19.4万员工,其中研发员工约9.6万人,至少拥有700多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以及6000多名专注于基础研究的专家。所有的竞争,归根结底都是人才的竞争。

眼下,这个军团依然在大举招兵买马,就连许久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任正非,最近连续三天去到包括复旦大学在内的四所高校,极为罕见。

华为神秘“天才少年”,应届生拿到200万年薪,全球仅有4人

备受瞩目的华为“天才少年”计划,如今再添两位顶级人才。

此次曝光的两位入选者,张霁和姚婷均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其中,张霁拿到华为“天才少年”最高一档年薪201万元;姚婷的薪资则为140.5万-156.5万元。截至目前,全球仅四人拿到华为“天才少年”最高档年薪,另外三人为钟钊、秦通和左鹏飞。

令人惊叹的是,这四人中,除秦通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以外,另三位本科都是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其中左鹏飞和张霁都是就读计算机系统结构专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查看大图

出生于1993年的张霁,是老师与同学眼中的一名超级学霸,他本科毕业于一所三本院校、之后一路读到华科博士。张霁与华为结缘是在一次国际会议上,最终经过7轮严苛选拔,张霁拿到华为“天才少年”计划最高档薪资。张霁称毕业时没有主动投递过简历,但腾讯、IBM、阿里巴巴、深信服等公司都给出了offer,其中最高年薪超过360万元。

这种逆袭般的经历,为他增添了不少传奇色彩。在张霁看来,论文、专利是一位博士生科研能力的体现,但华为不是一个唯论文、唯学校的公司,“之所以选择华为,是希望在华为最艰难的时候为其做出一点贡献,能够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做有意义的事。”

华为的“天才少年”计划,是任正非发起的用顶级挑战和顶级薪酬去吸引顶尖人才的项目。

在去年6月的华为EMT(经营管理团队)内部讲话中,任正非表示,“今年(2019年)我们将从全世界招20-30名天才少年,明年我们还想从世界范围招进200-300名。这些天才少年就像‘泥鳅’一样,钻活我们的组织,激活我们的队伍。”

查看大图

华为官网显示,“天才少年”计划主要围绕“联接”、“人工智能”、“智能终端”、“云与计算”、“智能汽车”、“智能制造”六大课题展开。

在随后的2019年7月,任正非签发总裁办电子邮件,宣布对8位2019届顶尖学生实行年薪制管理。这8名员工均为博士学历,最高两名员工的年薪为182万-201万元;两名员工的年薪为140.5万-156.5万元;最后还有四名员工的年薪为89.6万-100.8万元。

据悉,华为“天才少年”的招聘标准非常严格,一般需要经历7轮左右流程:简历筛选、笔试、初面、主管面试、若干部长面试、总裁面试、HR面试。这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或表现不佳都有可能失败,可见入选难度之大。

除此之外,久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任正非,在三天内(7月29日至31日),接连去了四所高校: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极为罕见。

据报道,任正非与高校专家讨论的话题涉及校企深层合作、科研与产业的深度融合、培育高科技创新人才、基础研究和技术开发等。而从几所高校学科背景来看,任正非此行有意为华为人工智能、计算战略、芯片自主等方向储备人才。

20万大军,平均雇员费用高达87万元,超过腾讯美团等互联网巨头

华为正在加速“招兵买马”。

公开数据显示,华为至少拥有700多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以及6000多名专注于基础研究的专家。同时,华为还与全球300多所高校、900多家研究机构和公司合作实施了7840个项目,已投资18亿美元,签署对外付费的研发合作合同达1000多份。

去年1月,清华和北大先后发布就业质量报告,其中显示,华为已经连续三年成为清华北大两所大学最大的雇主,2018年从北京大学招聘104人,从清华大学招聘167人。紧随华为的是腾讯,从清华接收了74人,北大56人。阿里则接收了清华毕业生38人,百度24人。

而诞生了两位“天才少年”张霁、姚婷的华中科技大学,在去年5月就与华为签署了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并和华为共建了两个联合实验室。据相关负责人透露,华为每年在华中科技大学聘用的毕业生数量保持在300人左右,据统计有超过10000名该校毕业生曾就职于华为。

对于顶尖人才,任正非也曾表示,“欢迎大家到华为来,但入职华为是有门槛的。”他透露,华为大学有一个考试系统,有大量的考试题目,首先要通过考试才有面试机会。“比如,你在世界计算机竞赛拿了金牌,工资可能是通常入职水平的5、6倍。每年世界上产生40个金牌获得者,我们今年挖了一批进来,薪酬定得比谷歌还高。”

而在人才身上砸重金,华为丝毫不逊色于腾讯、阿里、美团等互联网巨头。

据华为2019年年报披露,华为目前约有19.4万员工,其中研发员工约9.6万人,占全球员工总数49%。报告期内雇员总费用为1683.29亿元。据此计算,华为的雇员平均费用约为86.77万元,较2018年的77.97万元同比增长11.29%。同时,年报还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共有104572名员工持有公司股票,平均每名员工持股28.1万。

查看大图

其中,在雇员费用内包含一项“时间单位计划”。据年报解释,该计划是集团范围内实行的基于员工绩效的利润分享和奖金计划。根据该计划,集团授予员工时间激励单位,获得时间激励单位的员工(“被授予人”)自授予之日起五年可享有以现金支付的收益权,包括年度收益及累计期末增值收益。

相比之下,腾讯2019年员工数62885人,雇员费用为531.23亿元,平均工资84.48万元;小米2019年员工18170人,雇员费用83.05亿元,平均工资45.7万元;美团员工数54580人,雇员费用177.55亿元,平均工资32.53万元。

华为不但给予员工业界顶尖的高薪,在健康和安全保障上也重金投入——2019年其在员工保障上投入近140亿元,连续五年增加投入。

华为的悲壮:芯片快没了,狼性军团没有退路

这样的一支狼性军团,正处于史上最悲壮的时刻。

8月7日,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亲口证实,华为快没芯片了。由于第二轮的芯片制裁,华为海思的麒麟芯片无法再交由台积电代工,也无法向高通博通这类美国公司采购高端芯片,而我们自己的技术还有很远的距离。

“我们在芯片里的探索,过去华为十几年从严重落后,到比较落后,到有点落后,到终于赶上来,到领先,我们投入了极大的研发,也经历了艰难的过程,但是很遗憾在半导体制造方面,华为的重资产投入型的领域、重资金密集型的产业华为没有参与,我们只是做了芯片的设计,没搞芯片的制造。”

余承东无奈地表示,华为今年秋天将会上市搭载麒麟9000芯片的Mate40,“今年可能是我们最后一代华为麒麟高端芯片。”

危难之际,更是需要一大批人才挺身而出。华为曾表示,要打赢未来的技术与商业战争,技术创新与商业创新双创驱动是核心动力,创新就必须要有世界顶尖的人才,有顶尖人才充分发挥才智的组织土壤。

任正非曾这样表达他的“人才观”:

“二战之后,有一个著名的口号是‘什么都没有了,只要人还在,就可以重整雄风’。于是没多少年德国就振兴了,所有房子都修复得跟过去一样,日本的经济也快速恢复。这得益于他们的人才、得益于他们的教育、得益于他们的基础,这点是最主要的。所有的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是人,人的素质、人的技能、人的信心很重要。”

大战来临,冲锋陷阵靠的是将士。“公司每个体系都要调整到冲锋状态,不要有条条框框,发挥所有人的聪明才智,英勇作战,努力向前冲。”任正非曾霸气表示,华为未来要拖着这个世界向前走,自己创造标准,只要能做成世界最先进,那我们就是标准,别人都会向我们靠拢。

眼下华为没有退路。这个狼性军团唯有往前冲,杀出重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