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国,除了天天喝酒,我还学会了啥?

subtitle 环行星球08-08 21:5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Léa

图文:审稿-嘟嘟、排版-夏文琪

图片:除标注外,均来自Léa

封面图:shutterstock/Kiev.Victor

10年前,当我还在中文系吭哧吭哧地背《古音娘日二纽归泥说》的时候,绝对想不到有一天会在法国的一座城堡里读葡萄酒专业,而且从此以后,就要以这一酒精饮料作为自己的职业。

这就是我的第二母校——法国南部的Suze la Rousse葡萄酒大学,坐落在一座货真价实的中世纪古堡之中。尽管已经很熟悉了,但我每次来这里都恍惚觉得,那扇沧桑的大门后面随时会走出一队身穿铠甲的骑士来。

法国南部的 Suze la Rousse葡萄酒大学

图:www.grignan-adhemar-vin.fr

我在Suze la Rousse葡萄酒大学读的是葡萄酒市场和商业管理方向的职业本科,班上只有我一个外国学生。

在城堡里上课不光震撼到了我,对于很多法国学生来说也是不寻常的经历,所以开学典礼那天,校长还特意在讲话中声明,请大家按下想在社交网络上炫耀的兴奋劲儿,不要在课堂上拍照。

Suze la Rousse葡萄酒大学是1978年建立的,当初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当地的酒农提供培训支持,所以我们的课程非常注重实践。

一整年的课程大概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学校里,另外三分之一是葡萄酒行业实习。

学习涉及面非常广,葡萄酒酿造、葡萄种植学、世界葡萄酒产区、品酒技能、酒庄财会、出口物流、法国葡萄酒法律、酒类市场营销、销售技巧、葡萄酒专业英语应有尽有。

学校的葡萄酒品鉴课

图:www.drome-sud-provence.com

法国南部本来就是著名的葡萄酒产区,在这里读葡萄酒专业的好处是,理论知识随时随地可以结合实际。

比如,周五上完葡萄酒品鉴课,周六就能去附近酒庄参加一个盲品局,分分钟学以致用。

盲品就是通过尝酒,

判断酒的产地、葡萄品种、年份等

酿酒学是我最喜欢的一门课,也是去酒庄实地学习最多的科目。例如,死活不明白葡萄去梗机是怎么运转的?不要紧,找家酒庄进去看看就一目了然了。

南法某酒庄的去梗机

在酿酒学课上,不同材质的发酵容器是一个重要的话题(也是考试重点哦)。

与其拿着教学材料死记硬背,不如去葡萄酒技术展会上看看现在有什么创新,听听酒罐制造商是怎么向酒农推销的,不同产区的酒农又有怎样的顾虑。

法国南部SITEVI葡萄酒设备展会

橡木桶陈酿也是一个特别引人注意的话题。想必每个葡萄酒销售都向顾客解释过:橡木桶越大,葡萄酒受到的橡木影响就越小;橡木桶越小,葡萄酒受到的橡木影响就越大。

那么,这个“越大”到底是多大?这个“越小”又是多小呢?只要去拜访一家同时使用大橡木桶和小橡木桶的酒庄,尝尝里面的酒,一切就了然于心了。

在葡萄酒行业,知识不是看来的,而是尝来的。

法国南部某酒庄

多去去酒庄,还能有意外收获。比如,你本来是去比较大小橡木桶的差异的,可是呢,居然运气这么好,碰巧遇到一只漏酒的橡木桶,立马就能从庄主那边收获一篇“如何选择橡木桶”的长篇论文,这些都是在课堂上学不到的行业干货。

法国南部某酒庄

法国南部的葡萄酒很多都是混酿,就是混合了几个不同的葡萄品种。

在我们这个产区,最重要的红葡萄品种有三个:歌海娜(Grenache)、西拉(Syrah)、慕合怀特(Mourvedre),各自有不同的特点。

歌海娜给葡萄酒带来更高的酒精度以及更多的红色水果气息。西拉为混酿葡萄酒增加颜色、骨架和单宁,并带来黑色水果以及胡椒风味。慕合怀特给葡萄酒带来更多的结构感和酸度,增添野味、泥土和烟草等风味,同时来带来更悠长的余味。

但是,古话说得好啊,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只有自己亲自做一回调配才能真正玩好葡萄酒混酿这幅好牌。

学校附近的一家酒庄每年都举办一次葡萄酒调配大赛,以这三个品种为原料,葡萄酒爱好者们担任临时酿酒师,找出最佳比例。

我自己也是在这场调配试验中,切身感受到1+1+1大于3的神奇魅力。

葡萄酒调配比赛

我个人认为,手脑结合最受益的是葡萄种植课。

比如,我们这里的葡萄园有2种不同的整枝方式:金杯式和高登式。老师说再多也不如自己去地里瞧一瞧。

金杯式像黑巫师又干又瘦的爪子。

高登式像大姑娘又长又粗的辫子。

我还在葡萄园里学会了如何辨别葡萄金黄病(Flavescence dorée)。这种病是酿酒葡萄的癌症,无药可救,酒农必须把染病的葡萄树全部拔除。

我当时的工作就是逐行巡视,找到染病的葡萄,系上警示带,数据汇总到省政府之后,政府部门会通知酒农拔除葡萄树。

我们几个人为一组巡视葡萄园

给染病葡萄系上警示带(这不是我的手)

很多知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例如不去葡萄园,根本想不到新种的葡萄苗有多么迷你。

5月初,葡萄园的新苗(这才是我的手)

不去葡萄园,也不知道气候变化使得葡萄种植面临怎样的干旱压力。

被烤焦的葡萄园

葡萄园的美景也令人心旷神怡,要是不考虑小组作业、考试、论文、答辩、找工作、租房子、养活自己、实现人生价值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的话,就是世外桃源了。

希望有志于喝酒事业的朋友们都能来法国留学,这可比《古音娘日二纽归泥说》好玩多了!

END

版权所有,转载请后台联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