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王子是如何上天的? | 地球知识局

subtitle 地球知识局08-08 12:56 跟贴 4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_⊙)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NO.1584-沙特王子上太空

作者:重光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刚刚过去的7月可谓世界航天界的火热月份,阿联酋、中国与美国三国相继发射火星探测器,共赴万里之外的红色星球一探究竟。

三国之中,中美已是世界航天领域的常客了,而阿联酋,看上去只是一个中东石油土豪国,有此星辰大海之梦令人颇有些意外。

探测器在日本种子岛发射

阿联酋是阿拉伯世界中的航天大国

(图片:https://www.emiratesmarsmission.ae/)▼

然而这其实是大家的认知偏差。阿联酋并不是阿拉伯国家中第一个吃航天螃蟹的,它的隔壁邻居——沙特阿拉伯早在数十年前便开启了飞向太空的征途,甚至沙特王子也亲自上太空体验了一番。

是大国就该上天

时间回到上世纪70年代,彼时正是美苏太空竞赛的高峰期,两国为了争夺航天实力最强国家这一地位,不仅连年争先发射百余个航天器,而且还围绕登陆月球展开了激烈角逐。

太空竞赛的你来我往,促进了人类航天事业大发展

(图片:NASA / Harrison H. Schmitt )▼

这一切都被沙特阿拉伯看在眼里。作为中东大国,沙特王室深知一旦本国参与航天竞赛,且在其中有所收获,那么不仅沙特在阿拉伯世界中的地位将有所提升,在伊斯兰世界中的话语权也会显著增强。

和靠山的关系也将更亲密

(法赫德国王会见里根及特朗普)

(图片:wikipedia)▼

试想一下,把骆驼从沙漠里骑上月球,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计划。

眼红的沙特王室由是编制起了本国的航天计划。他们也深知尽管航天竞赛花钱如流水,但对掌握了巨额石油美元的沙特王室来说,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根本就不叫问题,一飞冲天的雄心壮志无论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

遍地油,遍地钱,上天就靠你们了

(图片:Leo Morgan / Shutterstock)▼

真正的问题在于沙特的科技水平与人才储备方面。彼时的沙特只是个挖油卖钱的资源型国家,连制造业大国都算不上,更不用提掌握研发并生产最高端的航天设备了。与此同时,就算有了火箭和航天器,沙特国内也没有人会操作这些上天必用的装备。

即使到了2018年,石油收入仍是压倒性的比例

能躺着赚钱,其他方面有所落后似乎也很合理

(图片:https://oec.world/)▼

但是比起其他从零开始遥望宇宙的国家,沙特有一个不可不用的优势——美国盟友的身份。

1976年,在美国的支持下,沙特牵头组建了阿拉伯世界的跨国卫星通信组织Arabsat。在此后10年中,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开始利用航天飞机为私人组织与外国执行航天任务,沙特自然也在NASA的重要客户名单中。

美国有技术,沙特有钱

(图片:https://ssc.gov.sa/)▼

在当时的航天飞机发射任务中,机组成员中常常有一人被归类为“有效载荷专家”(Payload Specialist),指的是不受常规选择与培训流程约束的宇航员,该成员名额通常会由航天飞机任务的委托方派遣人员。

沙特作为大客户,在1985年“发现”号航天飞机执行Arabsat-1B卫星的发射任务时,获得了一个“有效载荷专家”的名额。沙特王室精选了一位王室成员——苏尔坦·本·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真的把骆驼骑上天了。

而Arabsat-1B卫星正是属于沙特阿拉伯的通信卫星

王室成员有名额再正常不过了

(二排右二为苏尔坦王子)

(图片:NASA)▼

一举创下四项第一

苏尔坦时年28岁,是沙特时任利雅得省省长萨勒曼(现任沙特国王)的次子,沙特开国君主阿卜杜勒-阿齐兹的孙子。

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完成中小学教育后,苏尔坦便负笈美国,习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并拿下了丹佛大学的传播学学士学位,之后又斩获了雪城大学的的社会政治学硕士学位。学成归国后,苏尔坦自1982年起在沙特信息部国际通讯局担任研究员,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期间,苏尔坦还担任了沙特代表团媒体委员会副主任一职。

苏尔坦在美国有学习通信和航空知识

而沙特在这方面是严重缺失的

王子就成了王室中为数不多的“科技人才”

(图片:https://ssc.gov.sa/)▼

然而去过美国,也有接触相关知识,并不意味着能直接上天,他不仅没有接受过当时NASA宇航员所必需的培养,而且也并不掌握高精尖的航天技术。虽然如此,苏尔坦还是和另一名来自法国的“有效载荷专家”一同接受了训练,为遨游星汉做准备。

王子只是在沙特皇家空军的分支驾驶过飞机

不过好在作为“有效载荷专家”,并不需要操控航天飞机

(图片:https://ssc.gov.sa/)▼

既然上天的航天飞机和技术都是美国提供的了,那么苏尔坦只需要考虑一些沙特本国的问题了——宗教。

作为第一个进入太空的穆斯林,苏尔坦面临许多宗教上的难题:当他以每小时2.7万km的速度在太空中飞行时,苏尔坦应该如何面向麦加禁寺完成一天五次的礼拜?1986年训练的最后几周与前三个任务日恰好又在斋月里,他应该如何把斋(白天禁食)?在太空中每24小时会出现16次“日出”,那么这时苏尔坦又该怎么把斋呢?

在发射的前一天,王子吃了最后一次正常的斋饭

(图片:https://ssc.gov.sa/)▼

在和宗教学者一番探讨之后,苏尔坦决定训练期间他在每天日出前起床吃饭,随后正常把斋。至于太空飞行期间,他将按照佛罗里达时间把斋,并尽可能地面向地球做一天五次的礼拜。

在太空中需要进食特制的食物

王子能遵守的也只是进食时间

(图片:https://ssc.gov.sa/)▼

解决了对沙特人而言的头等大事,苏尔坦的太空之旅之后便一帆风顺了。

白驹过隙,发射日很快到了。1985年6月17日,苏尔坦在登上“发现”号航天飞机前在发射架高处放下一块垫子,做了上天前的最后一次礼拜。

除了工具包,苏尔坦在登机时还带了一本《古兰经》和一个星盘,星盘是一种用于计算天体位置的早期科学仪器,在中世纪的伊斯兰黄金时代,许多为阿拉伯帝国效忠的科学家都曾使用星盘,并通过它发现了许多恒星。

托王子的福,古兰经走出地球,走向了宇宙

(图片:https://ssc.gov.sa/)▼

“发现”号航天飞机载着包括苏尔坦在内的7人从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升空,顺利地进入了太空。苏尔坦借此一举创下了三项第一的纪录——首位进入太空的王室成员、首个进入太空的阿拉伯人以及首个进入太空的穆斯林。除此之外,苏尔坦还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乘坐航天飞机进入太空的宇航员。

作为萨勒曼的众多儿子之一

航天第一人的头衔足以使苏尔坦成为最受喜爱的儿子

(图片:https://ssc.gov.sa/)▼

在太空中,苏尔坦参与了Arabsat-1B卫星的部署工作。之后,他不仅在无重力环境下做了各式各样的实验,还通过视频链接和父亲萨勒曼以及当时的沙特国王法赫德谈笑风生,甚至还参与了沙特电视台的节目。

一时间成为举国大事

对于有钱没技术的沙特来说

这有比这更好的炫富方式么

(图片:https://ssc.gov.sa/)▼

“在这里,你们看不到战争,国界消失了,也没有饥荒。”苏尔坦在太空中对数百万观众说道。

从宇航员到旅游大使

7天后的6月24日,“发现”号在加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安稳着陆,苏尔坦的首次也是最后一次太空飞行就此结束。

回国后,在太空中度过了7天7夜之久的苏尔坦不仅成了沙特的国家形象大使,也成了阿拉伯世界的航天领军人物,到处参与活动推广航天事业(吸金)。

王子回来后还出了本书—《太空旅行的七日》

(图片:https://ssc.gov.sa/)▼

沙特王室则有意把苏尔坦开创的事业延续下去,他们和NASA进行了多轮磋商,意图每年都让一名沙特宇航员搭乘美国的航天飞机登天。

然而,造化弄人。1986年1月28日,“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在发射升空时爆炸解体,7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这一事故对美国形象的打击太大,美国的航天飞机项目因此暂停了近3年,此后NASA更是决定不再踏足航天飞机发射商用卫星的业务,并取消用航天飞机送平民上太空的计划。

“挑战者”号的事故是对世界航天的一次警示

也让美国的航天计划停滞了32个月之久

完全依靠美国的沙特航天事业也不得不进入冷静期

(图片:NASA)▼

就在美国重启航天飞机计划没几年后,1990年,沙特北面的邻居——伊拉克挥师南下,吞并了科威特,海湾战争由此爆发,沙特的国家安全面临严峻考验。正因如此,忙于应付地上乱局的沙特没有功夫再去考虑送其他王子上天作秀了。

作为伊拉克和科威特的邻国,沙特也被战火波及

然后迫不及待帮助联军打击伊拉克

上天的事情只能缓缓了

(图片:MASTER SGT. JOSE LOPEZ JR /wikipedia)▼

尽管没有办法实操,但是搞搞理论研究还是有空间的。沙特在21世纪初在首都利雅得大兴土木,建立了以开国君主之名冠名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科技城(KACST),并研发制造沙特自己的卫星。

至于苏尔坦本人,除了到处走穴,他也在1985年进入沙特皇家空军服役,军衔为中校。1996年,他以上校军衔退役。复员后,由于沙特本国航天科技进步有限,暂时没有突破性成果,苏尔坦转而将自己的国际知名度用于沙特的旅游推广。苏尔坦进入沙特旅游部任职,并担任该部下属旅游与国家遗产委员会(SCTH)主席,致力于招徕外国人来沙特消费。

以王子上太空为主题的油画

(图片:https://ssc.gov.sa/)▼

还是萨勒曼国王残疾研究中心董事会的主席

航空第一人的头衔竟然在沙特各领域都有了话语权▼

就在苏尔坦忙着满世界推销旅游产品的时候,沙特在中东的航天领跑者地位被死对头伊朗盯上了。

2005年,伊朗成功将一枚俄罗斯制造的卫星送入太空,随后又发射了国产卫星,载着老鼠、乌龟和几只猴子在太空兜了几圈。

在伊朗伊斯兰革命30周年之际

伊朗用“信使2”运载火箭

将自行研制的希望号卫星送入太空

自此成为有本国卫星发射能力的第九个国家

(卫星模型 图片:Mardetanha / wikipedia)▼

差点忘了航天梦想的沙特王室这才幡然醒悟,一方面催促本国科学家加紧研制国产卫星,一方面着手改组航天部门。

就这样,沙特还是花了十年时间,终于在2014年发射了自研自产的SaudiSat-4人造卫星,算是和伊朗又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了。不过,这样的速度显然无法让沙特王室满意,因而在2018年,沙特国王萨勒曼下达皇家敕令,建立沙特航天局,给沙特的航天大业加加速。

SaudiSat-4是一颗由卡萨特研制的微卫星

沙特这第一颗还是在俄罗斯空军基地发射的

(图片:RussianSpaceWeb.com)▼

局长位置谁来坐呢?当然是全国第一个上天的苏尔坦。沙特王室希望以他为榜样,吸引更多沙特年轻人投身航天领域,达成沙特2030愿景中的太空伟业。

领头人的“不二之选”

(图片:https://ssc.gov.sa/)▼

然而,沙特的航天事业并没有因为苏尔坦重回航天界而如火箭升空般快速起飞。2020年,又有一个中东国家超过了沙特——阿联酋。阿联酋在短短6年内研制并成功发射了“希望”号火星探测器,直接把还在摸索人造卫星的沙特远远甩在了后面。

模拟视频

(图片:https://www.emiratesmarsmission.ae/)▼

早早起步,如今却步履蹒跚,这恐怕不仅仅是沙特航天的困境,也是近80年来沙特国家发展的缩影,更是工业革命大潮袭来后整个阿拉伯世界举步维艰的现状。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https://ssc.gov.sa/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