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得意忘形,一不小心说出自己做的机密事,心机太深!

subtitle 少年行者08-07 12:08 跟贴 1 条

初进贾府的薛宝钗,给大家留下了一个很美好的印象,她“品格端方,容貌丰美”,她“行为豁达,随分从时”,她“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林黛玉借着雪雁给自己送小手炉的事,嘲讽贾宝玉太听薛宝钗的话时,“宝钗素知黛玉是如此惯了的,也不去睬她”;当林黛玉奚落薛宝钗,“在别的事情上都还有限,唯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越发留心”的时候,薛宝钗也只装作没听见;当林黛玉和贾宝玉耍脾气的时候,薛宝钗远远地看见,“只装没看见,低着头走了”。

薛宝钗之所以在贾宝玉和林黛玉的面前如此低调,是因为薛姨妈曾经对王夫人等提到过,说薛宝钗的“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才可结为婚姻”,而在贾府中,就偏偏有一个“衔玉而诞”的贾宝玉,这位本该与薛宝钗“结为婚姻”的贾宝玉,又偏偏被一个林黛玉“缠绵住了”。

薛宝钗这样做,似乎是在避嫌,似乎是在表面自己的态度——我,薛宝钗,绝对不会和林黛玉去抢贾宝玉,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管我的事。

然而,事实上,真的如此吗?薛宝钗真的没有“金玉良缘”的念头吗?她真的没有把贾宝玉放在心上吗?她真的没有嫁给贾宝玉的想法吗?

很多细节表面,事实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薛宝钗表面上似乎是要与贾宝玉保持距离,实际上做的那些事情,却件件都是在迫近怡红院和贾宝玉。

在大观园中,薛宝钗是最爱往怡红院跑的姑娘。即便是在大家还没有搬进怡红院的时候,薛家还住在梨香院的时候,薛宝钗也曾经在一大早大家都还没有梳洗,没有吃饭的时候,就跑到了贾宝玉当时住着的绛芸轩;晴雯也曾经抱怨过,说薛宝钗“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不得睡觉”;即便是在贾宝玉午睡的时候,薛宝钗也坚持留下只有她和贾宝玉的房里,坐在贾宝玉的床头,给贾宝玉绣肚兜。

第五十六回,薛宝钗一时得意忘形,一不小心说出自己曾经做下的一件机密事,不由得令人感叹:这位宝姑娘,心机实在太深!

彼时,因为王熙凤小月,贾府管家的事,被暂时交给李纨、探春和薛宝钗打理。薛宝钗本就是个“不干己事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人,李纨又是“尚德不尚才”的,所以,贾府的家事,基本上还是全靠探春打理。

精明的探春,早就看破了贾府中的诸多弊端,如今自己有了管家权,便立刻在贾府开展了“责任承包制”,准备将大观园中的各处,分包给园中的婆子,一来让她们也有些进益,二来园中也不用再用专人打扫,三来还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于是,各个婆子争先恐后,这个说自己管竹子,那个说自己管稻田,都将差事分了去。然而,当讨论到怡红院和蘅芜苑的香料时,却一时找不出人来。平儿说:“跟宝姑娘的莺儿她娘,原来就是弄这个的。”

薛宝钗却道:“我替你们想出一个人来,就是怡红院中的老叶妈,茗烟的娘,那是个诚实老人家,又和我们莺儿的娘极好,不如把这差事交给叶妈,她有什么不知道的,不必咱们说,她就找莺儿的娘商议去了。”

探春不放心,笑道:“虽如此,只恐她们见利忘义。”薛宝钗道:“不相干,前儿莺儿还认了叶妈做干娘,请吃饭吃酒,两家和厚,好得很呢!”

贾府中的婆子,上上下下少说也有上百人,为啥莺儿的母亲,偏偏和老叶妈要好?其实答案也很简单,因为老叶妈是茗烟的母亲。而茗烟是贾宝玉身边最重要的小厮,贾宝玉做任何事,都绝对不会瞒着茗烟。拉拢住了老叶妈,就等于拉拢住了茗烟,就等于知道了贾宝玉的一切事情。

不得不说,薛宝钗的心机,果然很深。看似毫无动静的她,实际上早就暗中排兵布阵,将贾宝玉身边的人,都拉拢了过来。

此时,薛宝钗因为一时得意,便将这件自己做过的机密事,说了出来,这个细节,多少有些细思极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