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老人活了100岁,死前说:我是一条狗,叫了百年也没唤醒中国

subtitle 搞笑动图08-07 06:00

他是中国近代教育家,是驰名中外的复旦大学的建立者。另外,他也是一名社会活动家,满腔爱国热血,跟从李中堂李鸿章先生投入洋务运动,,年逾古稀之后仍然没有停止救国理想,多次发表讲演,九十多岁面对抗战,奔走呼号,鼓励国人挽救国难。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就是一名天主教神父。

他被誉为“中华之脊梁”,却自嘲为“犬类”,他个人认为在国难当头狂叫不止,但是眼前却仍然是怎么都叫不醒的中国。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马相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天资聪颖

1840年,在英国的坚船利炮轰开中国的国门的时候,马相伯出生了。他生在江苏省镇江府的一个天主教村庄——马家村。父母对这个孩子给予厚望,希望他能够拨中国之乱而反使之正,最终成为一个以和平安定为常态的国家,所以取名建常,字相伯。

马相伯的家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历代秉持着基督徒家庭宽仁博爱的好品格。父亲马松岩在镇江府做悬壶济世的医生,同时经商来充实家境,这给了马相伯良好的成长环境。再加上马松岩夫妇思想开明,深知教育的重要性,就把5岁的马相伯送入私塾学习。他学的私塾是天主教会开办的,不仅仅学习传统的儒家经典,还教一些西方的先进科学知识。

年龄渐长,马相伯的见识也随之增长,他再也不满足于私塾教授的基础知识,想要去大城市求学。不顾父母的反对,他本着学知识的欲望和好奇心,毅然决然来到当时中国的国际大都会上海,进入圣依纳爵公学学习。

在圣依纳爵公学,马相伯沉浸在知识的广袤天的中,不断汲取各种知识,学习多种语言。他天赋出众,学的非常快,22岁就成为见习修士之一,当时只有11个,随后获得了神学博士学位,成为了一名神父。

后来正值太平天国祸乱江南,战火烧到了镇江。因为太平天国本来就为异端邪说,来路不正,见不得光,所以对正统的天主教徒可谓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马家人见状,也顺势全家搬到上海居住。要说这个家庭也真不一般,马相伯的大哥马建勋竟然荣幸成为李鸿章的淮军梁台。这大概是因为他为人处世特有一套,再加上才能出众,这样一来,还得到了李鸿章的重用。寥寥几年,马家成功跻身上海滩的大家族

流离不定

马家的事业小有成就,但马相伯却遇到了麻烦,他和耶稣会发生了一些不和。

第一次的矛盾出现在马相伯在徐州传教期间。他发现当地的灾民遍地,百姓连饭都吃不饱,根本没有办法向他们传教。又秉着一颗仁慈对的心,他没法坐视同胞饿殍遍地,他把他哥哥马建勋本来捐给教会的捐款发放给了当地灾民。这在人看来是个义举,但是耶稣会要求一切的奉献应该用作教会内部使用,这样随意分发是不合规定的,就暂时关押了马相伯,在他哥哥马建勋的解救下,他成功逃脱,但是和耶稣会之间已经有了矛盾。

之后,他又和耶稣会发生了两次冲突。第一次是在1872年,当时他出任徐汇公学校长。任教期间,他主张以中国传统儒家经典为主要教授科目,以西方的科学、哲学知识为副科。这种情况下,很多学生去参加科举考试考中了秀才,这与耶稣会的理念又产生了分歧。三年后,耶稣会把他调到天文台,不让他负责教育这一块。

第二次马相伯就直接退出了耶稣会。1876年,马相伯应上级的要求,到南京任耶稣会编撰,翻译外语作品。马相伯一心翻译著作,以期开启民智。令人遗憾的是,他呕心沥血翻译的《数理大全》没有得到耶稣会会长等人的认可,不许出版,一气之下他退出了耶稣会。

身处清朝末年,正值封建王朝的末日余晖,马相伯相信,只有实业才能救中国。受李鸿章洋务运动之风的影响,他又决定投入李鸿章门下,推进“师夷长技以制夷”的策略。

世事无常,中国在接下来的甲午战争中一败涂地,羸弱之姿一览无余。没过几年,中国又惹动了西方势力,导致八国联军侵华,极大地损耗了中国的国力,不仅赔款数额巨大,连中国的很多主权都落在帝国主义手里。国难当头,马相伯的妻子和儿子回山东看望乡亲的时候,又因为渡船的安全事故,双双殒命。

这时候的马老已经年逾不惑,国家危难,家庭破碎,大有国破家亡的悲哀场景。面对眼前的1900,这个老人的眼中满是不安和惶惑。

乱世之犬

正如孔夫子自嘲为“丧家之犬”,马相伯也遇到了同样的处境。

所幸,回想起了自己过往的精神归属,马相伯通过补赎,得到了耶稣会的原谅,得以再次进入教会。这一次,年逾不惑的马相伯又做出了一个惊世之举:他捐出了名下所有的财产、地产给耶稣会,希望耶稣会帮忙利用这些财产兴建学校。这是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传奇——“以教为家”,感动了许多人。

目睹了太多的兴衰荣辱,个人事业和中国命运双双沉入谷底,他认为实业只能解渴,不能盘活,唯有教育提高国民素质,中国的未来才有希望。问题接踵而至,“中西大学堂”的理念与耶稣会的全盘西化的思想有些差别,所以,兴办中国自己的教育,似乎成为了这个老人心中一个遥不可及的愿望。

到了1903年冬季,徐家汇南洋公学(上海交通大学前身)发生罢课事件,马相伯终于迎来实现自己“中西大学堂”理想的机会,他在徐家汇老天文台的旧址上,创办了享有盛名的震旦大学。就在这时,远在万里之外的梁启超都感到十分兴奋,连忙撰写书信,表达对马老教育救国的敬佩之情。值得一提的是,像于右任、邵力子这样的民国大佬,都出自于这样一所学校。

没过多久,耶稣会强行指派法国籍会士出任大学教务长,改变了之前较为自由的教育教学制度,想要把震旦大学变成完全的教会学校。学生们的反对情绪强烈,又发起退学,追随马相伯另选校园。

为了给这些失学的学生重新有机会接受教育,马相伯联系好友严复等人,筹集经费,带领学生们自选校址,最终在吴淞创办了另一所大学——复旦公学,意即“复兴震旦”。

晚年凄凉

为了兴办教育,马相伯到处辗转,居无定所,“毁家兴教”这样的惊世举动本来足够令他声名大噪了。但马相伯的流离生涯还没有结束。

九一八事变之后,马相伯已经91岁高龄,仍然言辞慷慨地发表了抗日救国的演说。他先后发起或者参与了多个“国难会”,奔走呼告,被人誉为爱国老人,他参与这些活动热烈的程度,甚至惊动了蒋介石,蒋介石也叫于右任让马相伯“收敛”一点。

终于,到了马老最终告别人世的时刻。在刚刚移居桂林不久,广州又被攻陷,桂林岌岌可危,学生于右任帮助他,准备借到越南,转向昆明。面对中华大地的千疮百孔,再回忆自己颠沛流离的救国生涯,他不禁感叹一切成空,顿时百感交集,眼泪不住地往下流。这个百岁老人终于没有再活下去地动力了,悲叹“我可怜得犹如一条狗,一生叫不醒中国”,并于1939年11月4日在越南谅山病故,享年99岁。

结语

马相伯可谓是近代史一大伟人,一代奇人。他生于鸦片战争,死于抗战,经历了几乎整部中华苦难史。他自嘲为“狗”,一生奔波流离,就为了内心一份赤子之心,但始终是救国而不得。尽管如此,我们要赞叹这位“中华之脊梁”,所谓功败垂成,他激励了多少仁人志士不要忘却中华之耻,筚路蓝缕,接续他的事业,继续为中华的崛起而努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