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加冕:重视纯粹的运动能力,重构评估体系

subtitle 简竺聊历史08-06 09:48

利物浦的罗伯托·菲尔米诺在6月24日对阵水晶宫的英超比赛上突破对方防线。

译者|成 悦

来源|THU体育科技评论(北京新清泰克体育科技有限公司主办,致力于体育与科技的融合)

本文为Steve Gera的专栏作品,作为运动表现科学专家,五年前,它曾被邀请到利物浦的梅尔伍德训练基地进行参观。2019-20赛季虽然刚刚才落下帷幕,但利物浦其实提前7轮就早早拿下了英超冠军奖杯。Steve认为,利物浦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是因为相比于其它任何欧洲俱乐部,他们对运动能力本身拥有着前所未有的重视。这会掀起一波给予运动能力和足球技巧同等重视的潮流,并影响球员招募、球员培养和技战术选择等方方面面。欧洲足坛在过往并没有统一通用化的适用于足球的运动能力评估标准,Steve认为,应该尽快构建起相应的数据理论和评估体系,用于运动能力的开发与培养,并将其纳入比赛安排的考量之中。

2015年4月,我(史蒂夫)处于“体育学术休假”期间。在周游欧洲的过程中,我受友人艾尔·麦考尔(艾尔是一名运动科学家,曾在阿森纳、巴塞罗那等多家顶级俱乐部工作)邀请去往伦敦,在他举办的体育科学研讨会上进行发言。在完成了长约20分钟,有关NFL和运动表现科学在美国娱乐产业地位的演讲后,一位利物浦足球俱乐部的运动表现教练主动接近了我,邀请我参观梅尔伍德训练基地。由于当天下午只有几场会议安排,我很高兴地就此更改了原先的伦敦行程,欣然接受了他的邀约。第二天早上8点,我便坐着火车缓缓驶入莱姆街火车站,来到了披头士乐队的故乡利物浦。

五年后的现在,利物浦已然成为了一支冠军之师——球队时隔30年再次收获了英国顶级联赛冠军奖杯,加上去年的欧冠冠军头衔,比尔·香克利的利物浦已是整个足球世界的焦点。就像对所有过往颇具统治力的诸多冠军球队们所做的研究一样,我们正找寻线索,分析利物浦究竟是如何完成了一切。同时试图从中学习,努力复制这种成功模式。

在2015年布伦丹·罗杰斯遭到解雇,尤尔根·克洛普入主利物浦后,我和这支球队便罕有接触。即使如此,我和戴夫仍相当欣赏这支球队的转变:这背后不仅包含了明智的人事任命、正确的决策,还不乏大量的科技、数据以及创新因素。事实是,近期的种种成功说明了利物浦的转变还未彻底完成。通过学习并快速对利物浦俱乐部进行模仿,其它球队也将进一步推动足球领域内运动分析和球员发展两方面的科技创新。

让我们在这方面继续深入发问:利物浦的崛起会掀起怎样的创新潮流?在球员招募、培养发展和战术层面,其它俱乐部会进行怎样的学习模仿?在足球领域或是更广泛的体育层面,哪些新数据和方式会得到重视?利物浦俱乐部又该进行怎样的尝试和补充,用来维持自身的优势?

其中多数问题的答案将在接下来的数周或数月内,经由伊恩·格雷厄姆(格雷厄姆是利物浦俱乐部的研究总监)和他出色的分析程序得到解答。欧洲各大俱乐部势必也将动员各自队内的分析专家,或是聘请像我们这样的顾问团队打造产品计划。毫无疑问,所有人都在研究克洛普的“重金属风格足球”,甚至不少球队已经开始了对其进行效仿。虽然有些难解释具体原因,但我个人希望所有俱乐部都效仿的利物浦转变的一方面,是我在2015年4月的拜访中所亲眼见证的一点。每当在电视上看到利物浦的比赛我就会想起那件事——相比于任何欧洲俱乐部,利物浦对运动能力本身拥有着前所未有的重视。

在被认为是世界排名前20的足球俱乐部中,我曾进入过11支球队的训练设施。根据我的亲身体验,我认为利物浦俱乐部力量训练室的设备是最接近NFL和MLB水准的(请看我拍摄的照片)。在2015年时,利物浦对球员运动能力发掘的重视程度就超过了我所接触过的绝大多数球队。虽说以上都是我的个人感受,但看看利物浦球员们在球场上的表现吧。他们时常展现出比对手更强的身体素质,更快的速度。或许你可以说这就是利物浦的比赛风格。但无法忽视的是,踢出这种风格的基础正是俱乐部内对运动能力的累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总结来说,利物浦对球员运能能力发展(力量、速度)和球员自身发展(技战术、球商)有着同样的重视。换言之,红军需要的不仅仅是优秀的足球运动员,更是拥有良好运动能力的优秀足球运动员。这种对于运动能力和足球技术两者之间关系的的重新审视及重新构架是值得被深入研究的。

当然我并不是在说其它球队不重视运动能力的开发培养,他们显然重视(这点是显而易见的)。但长期以来,对技战术水平的培养都被摆在了比对运动能力的培养更重要的位置。这一现象的形成并非是没有原因的:由于足球有着自由流动的特性,这一项目拥有极高的技术门槛。同时相比不断通过1v1单挑取胜来获得优势位置,显然依赖良好的队伍整体阵型能让一切变得更加高效。但让我们设想一下,如果两支球队队员拥有一样的技术水平和战术素养。那么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支球队就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这个时候,出色的运动能力就成为了优势。换言之——更高、更快、更强的利物浦能赢得胜利。

红军利物浦的成就显然会在整个欧洲足坛掀起新一阵的创新潮流。在俱乐部们蜂拥而至前来发问该如何提升球员的运动能力时,我认为下列观点或许会起到一定的作用。

如果你是一支处于联赛积分榜中游的球队,或是一支想要对阵容进行升级的球队。传统的做法是,你会借助球探报告筛选出多位符合队伍比赛风格的球员,再根据球队预算进行比较选择。维持一支中游球队或是顶尖球队运营的预算成本都是相对已知的因素,但签下更出色的球员就意味着需要更高的花费。预算限制正是多数俱乐部所面对的障碍。现如今,包括利物浦在内的一些俱乐部正使用球员追踪数据和Opta体育分析公司提供的数据来进行归类和识别,以找出适合的球员。这类球员不仅能融入球队期望的体系,还能踢出和现有体系内或曾在体系内的球员相同的效果。

穆罕默德·萨拉赫在6月24日对阵水晶宫的英超比赛上突破进球

但和NFL不同,足球领域内并没有诸如联合试训或职业日这样的集中性纯运动能力测试活动。没有统一通用化的标准作为参考,成为了足球队伍们所面临的问题。NFL球探通常会把试训中得到的运动能力测试结果和观看实际比赛后的报告相结合。这增加了一种数据维度,以便球队更好地在运动能力和技战术水平之间做出抉择。所有联合试训的测试结果也能彼此作为交叉数据和缺口分析的切入点,帮助找出球员的需要加强的发展方向。我们曾经在文章中提到过《传统NFL试训需要进行变革》,那些观点现在仍是有效的。但欧洲足坛的优势是,一切都可以从零开始。

我们认为欧洲俱乐部在强调“运动能力”的潮流中将获得的先手优势是——他们可以找出如今比赛风格和理想比赛风格之间的差距,研究纯粹的运动能力会通过怎样的方式来填补这些差距。球队可以研究分析哪些能力是依赖于足球技术的,是通过赛场事件数据和球员追踪数据就可以分析的;而哪些能力是基于运动能力的,需要引入额外的手段进行测量评估。其中部分能力能够应用当下已有的球员追踪系统进行评估,但仍需建立全新的模型和测试标准。如此一来,队伍就能系统化地对运动能力进行辨识;这也让队伍可以创建一套方案来专门测量和发展运动能力层面的特性,让原先的足球风格发展为最佳版本。最后,球队会利用聚类分析技术找到让运动员足以胜任某个位置的运动能力基线,对照这一临界值来培养出更好的球员。不断循环整个过程。

当然,现在已经有不少公司展开了这方面的研究。Second Spectrum、Catapult、StatsSport、Wimu Pro和Playermaker都正在比赛和日常训练中帮助球队更进一步地了解运动科学和球员整体动作。但是,这些设备产出的数据依旧十分笼统,且仅仅向运动科学家和体能教练们展示。我们需要做的并不是创造大量有关运动能力评估的专业术语,让教练们专门对其进行学习;而是围绕教练们如今讨论的一切,在其基础上创造数据理论。

XFL橄榄球联赛就实现了这点,我们在训练中将众多可穿戴设备和评估方式相结合,成功地客观量化了一系列教练经常提到的,诸如“爆发力/burst”、“摆脱/get off”、“变向/change of direction”的数据。我们现在正在与某家MLB俱乐部进行合作,对球探工作中用到的,和运动能力相关的术语及评估方式进行统一,将其转化为客观数据。最终把这套统一的规范数据标准运用到训练和教练工作中,以帮助提升运动能力。

除了冠军队的模仿者,也会有一系列“针对者”队伍出现。这些球队会专门为了击败利物浦来组建阵容。你能在NBA里看到此类情况,有些球队为了击败金州勇士签下了特定类型的球员(休斯顿火箭队签下PJ·塔克);NFL中也有球队为了击败爱国者专门组建阵容。这些队伍往往剑走偏锋,对冠军队的战术、计划和策略进行全面针对——虽然大多数时候很难奏效,但这也确实在体育行业内引起了改变。

人们往往忽略的是,这些“模仿者”和“针对者”队伍不单单只是雇用了新类型的球员和教练。真正带来改变的是他们行为的下游效应,对球员和俱乐部的关注重点造成的影响。比如在NFL中,当球员们发现除了在爱国者队内,在其他队伍担任第三外接手一样可以赚钱后,此类型的球员就会大量出现。由于这一现象,年轻的高中和大学球员也会早早地改变比赛风格,最终对NFL自由球员市场产生影响。多数球员都拥有强烈的出战意愿,愿意尝试任何事情用来增加上场机会。年轻的欧洲足球运动员们在听说利物浦对运动能力有着和对技术能力一样的重视后,就会自发性地追逐这一趋势。他们会选择重视运动能力开发的学院,也将在之后规划职业生涯时主动加入重视运动能力的队伍。

部分球队和组织的行为有时也会加速市场改变的进程。比如2000年代的俄勒冈大学橄榄球队。在对训练和球员设施进行了价值数亿的资金投入后,俄勒冈鸭队一跃成为了NCAA橄榄球界的豪强。这一行为也成为了NCAA球队们进行训练设施军备竞争的催化剂——在评价NCAA橄榄球队时,训练设施的优劣一度成为了比场上表现更重要的因素。如今的利物浦在足球领域掀起了同样的潮流。如果欧洲足坛在短期内复现类似于NCAA的训练设施军备竞争,我个人绝对不会感到意外。

再次重申,我们也不知道利物浦究竟做了什么。我们所接触的信息和所有人一样,只是尽可能地从中寻找蛛丝马迹。但借助史蒂夫的访问,我们有幸从某个特定层面对红军进行了观察。显而易见的是,利物浦倾注了大量精力用来寻找具有出色运动能力并适合克洛普体系的球员,这是多数他们的竞争者所没能做到的一点。

过去十年间,我们曾在世界各地工作,因此有幸见证了体育界在知识共享方面的进步。大量知识从东方传到了西方世界。无数操着澳大利亚或是英国英语口音的运动科学家被美国俱乐部们聘用,帮助对全世界有关球员整体发展的优秀经验进行总结归类。而现在,或许该轮到欧洲俱乐部们聘请拥有纯正德克萨斯血统的力量教练,在他们的美丽足球中增加一些额外的运动能力了。美国拥有全世界范围内数量最多的运动天赋型球员,你或许可以说这一现象的成因是美国本身巨大的人口基数。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美国的确比其他国家更为重视纯运动能力。

一年前,我们在位于佛罗里达的IMG体育学院遇到了两位来自某家MLS俱乐部的意大利足球运动员。他们并不认同学院内的训练方式,并且哀叹“举重训练会毁掉他们的肌肉”。这种观点实在太愚蠢了!(我要用德克萨斯口音来强调这件事!)肌肉锻炼和运动能力发展的确需要遵循正确的方法,但对于一项运动而言,此类方法绝非仅有一种。通过重提这一旧事,我们希望表达是:在运动能力培养开发领域,欧洲俱乐部们仍旧需要学习——而利物浦的成功或许能成为推动这一切的契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