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首相有权力废天皇吗?安倍晋三高呼万岁讨好,天皇不理睬

subtitle 刘宅宅08-05 23:57 跟贴 415 条

对于日本这个国家而言,近些年已注定是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节点。尤其是随着2019年天皇大位的更迭,“改朝换代”成为事实。“日本将往何处去”,又将要踏出新的步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日本而言,最能在根本上影响家国大局的,毫无疑问,就是天皇和首相这两个席位的变动——天皇表征“国家”,首相则是“政府”首脑。而现任首相安倍晋三,不断高票继任自民党总裁,这意味着日本已经出现了史上在位任期最长、也可能是最强势的执政元首。

可以说,在日本现行的政治体制中,天皇与首相共存,是最奇特的架构,是非常微妙的关系组合。过去,舆论一般认为,“前天皇”明仁与安倍就貌离神合,比如在对待历史遗留问题上,时常针锋相对,属于对立阵营。以至于有分析认为,安倍大佬在国内“一党一人”,可能遇到的最大的“抵抗势力”根本不是在野党,而是幕后的天皇。事实真的如此吗?

日后,安倍与继皇德仁将如何相爱相杀,而日本天皇与首相之间到底谁尊谁卑、谁虚谁实,也是我们在隔岸观火中所好奇的吧!

日本是民主宪政国家。它的内阁与首相制度,早在1885年就在明治维新中建立。只是在此后的130余年中,因为历史原因,首相权力和地位屡屡更迭。

图:明仁与美智子重返61年前他们第一次相遇的网球场

日本首相的正式名称是“内阁总理大臣”,很“中国化”的名称与编制。在开始的明治维新时代,日本首相的主要职能只是辅弼天皇施政,地位偏低,权力偏弱。1945年日本战败,实行切实的民主化,在美国的半协助半强迫下,搞真正的宪政,主权在民,天皇只是国家象征,首相的地位开始凸显,但是日本官僚体制极强,首相实际作为政党领袖统领国家,经常指挥不了行政官员,动不动就被请下课。

2000年前后,日本为了挽救经济颓势,也搞政治体制改革,特别是小泉纯一郎上台,在这位狠角色的主导下,日本实现以首相为中心的内阁主导制,号称 “2001年体制”。首相权力藉此得到某种程度的一元化,比如拥有国会议员候选人提名权、政党经费分配权、扩大其人事任免权、国内外重大决策权、调整强化辅佐机构等等。

图:2018年9月20日,安倍晋三以553高票第3次当选自民党总裁实现连任

这意味着,在当下的日本,虽然多年来民众一致呼吁建立英美模式的两党制,但实际上自民党的地位更加稳固、首相的权力不减反增,甚至有了集化倾向,连内阁乃至国会都缺乏必要的制衡办法。安倍表面上是在民主宪政框架下施政,可实际上,却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利用制度漏洞独大专行。

我们知道,日本政治向来都是自民党一党专裁的,极少例外,且首相就是由党总裁出任,这样一来等于在内外部都找不到倒戈的力量。安倍能屹立不倒,除了弄经济确实有招术之外,我们也应该看待此体制改革给他吹来的东风。

从这一点上看,安倍真要感谢小泉的成全,经常跟在小泉前辈屁股后面打打高尔夫,看来也是值得的。

因为是民主宪政国家,且理所当然“国不容二主”,首相既然已经独大,制度上又有严格规定,法理上日本天皇只能灰溜溜告别过去的辉煌时光,沦为傀儡。甚至,日本媒体有戏称其为“签字机器”的。

天皇何以会“堕落”到如此地步,原因与背景大家都知道,既是自作孽,也是美国老大的压迫导致:二战期间,日本天皇发动战争,生灵涂炭。战败投降后,为了制服天皇,美国老大用了老办法,就是民主制度这个紧箍咒。最骚的操作,就是1946年11月3日,在美国老大幕后影舞下,日本公布《日本国宪法》,对天皇制作了正式的规定。

在这个宪制框架下,天皇彻底丧失统治大权,只是作为国家象征存在,原来总揽政治的权利被取消。他的存在意义,多只是参与一些国事活动,比如召开国会、解散众议院、公布举行国会议员的总选举、认证官吏的任免、认证大使公使的国书、认证外交文书、接见外国使节等等。

说白了,在如此政治体制中,天皇只需要乖乖作个木偶人,平日也基本只能安静待在东京千代田区的一座2万多平方的“皇宫”内,跟坐牢没啥区别。而且皇宫外苑24小时对外开放,人山人海,到了节假日,天皇一家被猴子一样围观,还不能禁止,否则犯法。

唯一比国民要好很多的,就是他们确实衣食不愁,吃好喝好,只需随时“待命”,听候宫内厅的“差遣”,让干嘛就干嘛,还不能多说一句话。天皇累了,申请退休,没门,宫内厅不允许。别说要和首相比权力大小了,其实自由度还不如一介平民。所以,梁文道还调侃说,天皇急着退位,原因只有一个,“太特么累了!”

是的,可能有人反驳说,日本天皇在日本国民中,有至高无上的“精神号召力”,所以还是有着最大的看不见的权力。可是,朋友,你要搞清楚,制度上天皇甚至连“脱稿讲话”都是“犯法”,如何让他去哪里表现那种权威呢!

总之,不要吹牛说跟首相比划权力了,天皇实际连日子都过得挺苦逼的。

整天困在大房子内,不仅行动受到限制,连随意说话的权利都没有,老天皇86岁快入土了还不许退休,真的就让你“鞠躬尽瘁”、“蜡炬成灰”。这样“惨无人道”的环境和待遇,导致明仁天皇几十年来,都只能无聊憋屈地对着鱼塘研究金鱼。你说这样搞下来,但凡是一个人,在智商正常的前提下,能不成为著名鱼类专家么?

只是说,尽管日本天皇已经“落魄”如斯,可依然是一国之“精神领袖”,有着任何人都无法企及的无形权力与影响力。比如,首相虽经政党提名并选举产生,可必须还得乖乖去皇宫接受任命,否则就不作数——政府权力最顶尖的官员梯队都得如此;更为重要的是,除开政治权力,天皇在民间群众中的影响力,那也是首相不可比的。

事实上,安倍对天皇及天皇制再不满,倘若抽风要废掉天皇,那也是想的不要想,做也没法做,否则只会让自己万劫不复,哪凉哪去呆着。前些年,在一次大型纪念活动上,安倍及其一众党友,似为讨好天皇,出其不意高呼战前口号“天皇陛下万岁”,明仁还非常不快赶紧制止。这就是说,天皇若要给首相使绊子轻而易举,但安倍想让对方出丑基本很难做到。

在日本,安倍整日被一些媒体骂的狗血淋头,但天皇谁敢议论一句是非?这潜台词等于说,尽管法理上天皇权力很“虚”,但是他毕竟是日本国民族主义理念的核心象征,若有野心、不甘心、不愿尊重法律约定的话,也完全可以利用民粹,不止让首相做不下去,甚至挑起血海腥风。比如暹罗国王那,何尝不是有“约定”,但威风日子谁不要,何必苦自己苦家人呢?

日本的庆幸在于,二战后的天皇,尤以明仁为特出,是“乖乖天皇”,是全球皇室的典范。不仅毫无权力欲,也亦步亦趋尊重司法,更在操行上高度自律堪为国民表率。几十年来,日本天皇一切围绕法律和制度说话,从来没想过“活动”,利用影响力,操纵民粹,瞎折腾搞复辟什么的——尽管明仁个人对一些首相、一些国策可能极为不满,但几乎从不公开流露。举个例子,早在2004年,为表达自己的“爱国情怀与忠诚之心”,自民党米长邦雄曾向天皇“上条陈”,建议“让日本所有学校学挂国旗,所有学生奏唱国歌”且“强化国民对天皇的爱戴心”,可明仁的回应直接泼冷水:“这样做不可取”。

可以说,战后日本天皇,很是难能可贵:尊重宪法,尊重机制,尊重民意,履行承诺,规范全家,做好自己。如此,虽然都别扭,有点认怂,但实现了国家的平稳、消除了政治的内耗、切实有益于国民百姓的福祉。这是一个现代国家成熟的体现,是真正把最高权力关到兽笼中去,也是天皇虽不参政但可称杰出政治家的地方。日本有许多优秀之处,我们尚需多学习,而不是因过去的国仇家恨,只会谩骂。

可以说,日本也好,日本人也好,日本天皇也好,日本首相也好,他们似乎都不约而同地发现了,比你死我亡的丛林游戏更好的竞技法则。此刻,这些政治猎人们已经下山,正缓缓走在回家的路上,每个人都带着志得意满的笑容,让吃瓜群众难测究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