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有几张脸

subtitle 南风窗08-05 23:49 跟贴 560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施晶晶

TikTok最近忙着渡劫。

在经历了被封禁、被收购、被收购受阻之后,8月2日深夜,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在其官方微头条号上发了一段文字,如果概括而言,就是四个字——“亚历山大”。

(字节跳动深夜发文回应近期的TikTok事件)

声明中,TikTok称,其遭到了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这是字节跳动第一次在官方场合针对该事件提及具体公司。

事实上,视TikTok为眼中钉的Facebook成了这场围剿的最大赢家。

而在7月29日,一场针对美国四大科技巨头的反垄断听证会上,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更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中国。

在关于“是否认为中国窃取美国技术”的问题上,扎克伯格做出了完全不同于另外三位巨头的肯定回答:“是的,有充分证据证明。”但扎克伯格并没有给出任何证据来证明这一判断。

(8月3日,外交部批评美方在拿不出证据的情况下,对有关企业做有罪推定的行为)

事实上,过去10年间,扎克伯格一直保持着对中国的关注,但他对中国的态度却发生了明显的转变——从最开始的主动示好,到视中国科技公司为竞争对手加以警惕,再到模仿和攻击,他的公开表态并非从一而终,看起来倒像是玩起了变脸戏法。

扎克伯格有着多张脸谱。他是网络极客,他是大权独揽的公司CEO,他是野心勃勃的商人,有时看起来又像是政客。而这些脸谱或许都不是他的真面目。

但熟悉变脸的朋友们都知道,台上那位的真面目是什么,从来不重要。最好看的是换脸的瞬间,以及其背后的目的。

01

扎克伯格已黑化

2004年,哈佛一名大二的19岁学生,扎克伯格,创立了一款大受欢迎的即时社交软件Facebook,声名大噪。

而中国人熟悉扎克伯格,比Facebook的诞生晚一点。那是源自一个类似于比尔·盖茨、乔布斯的“辍学的天才极客”故事,受到计算机爱好者和程序员的追捧。“极客”则是对程序员的最高荣誉。

2010年,一部以扎克伯格为原型的电影《社交网络》在中国大陆上映,这部奥斯卡获奖影片让更多人认识到了这个不善社交的“天才与背叛者”、一个85后非典型CEO。

(以扎克伯格为原型的传记电影《社交网络》,改编自畅销书《意外的亿万富翁:Facebook的创立,性爱、金钱、天才与背叛的故事》)

不过,扎克伯格开发的Facebook并没有在中国火起来,反倒是稍晚出现、功能与之类似的人人网火了。到了2009年,Facebook正式出局,离开中国市场。

即便如此,中国8亿互联网用户的大蛋糕,扎克伯格一直都想分一口。

2010年,他在Facebook上给自己立下了新年小目标:学习汉语普通话。2014年,他来到清华大学作演讲,并在问答环节用中文和学生互动,虽然并没有人吹捧他“中文说得真流利”。

扎克伯格随即打了一副感情牌,提及妻子的美籍华裔身份,成了半个“中国女婿”,还给自己的女儿取了中文名叫“陈明宇”,并挑选了2016年的春节这个日子,通过视频,用中文宣布了这件事。

(扎克伯格一家的用中文通过视频拜年,妻子和女儿穿着喜庆的红色衣裳)

2016年,他再访中国,在北京街头晨跑,打卡拍照。

赢得好感的扎克伯格,一时间,被中国网友亲切地称呼为“小扎”。

“感情牌”的攻势虽猛,但扎克伯格却没能再次敲开中国市场的大门。

更令他伤心的是,以TikTok为代表的中国社交应用,在2017年前后开启了出海之旅。其中就包括进军美国市场——扎克伯格的大本营。

关键的是,TikTok复制了抖音在国内的崛起,再次开挂。这个应用软件目前已经累计超20亿次的海外总下载量(数据来源:Sensor Tower),8亿月活跃用户数(数据来源:App Annie),那些海外网友们跟着洋博主们每天一起抖三抖。

(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抖音及其海外版的全球总下载量已经突破了20亿次)

扎克伯格注意到了这支来自中国竞争对手的异军突起。

2019年10月,在乔治敦大学的一次演讲中,扎克伯格一改友好形象,以下载量排名前十的应用当中,来自中国的应用占到了6席为由,称TikTok威胁到了西方的自由民主价值观。

但他没有说的还有很多。比如,TikTok崛起的关键因素之一——Musical.ly公司,也是当年Facebook想要收购但最终放弃的。比如,Facebook开发的Lasso其实是TikTok的山寨版。

以这场演讲为标志,扎克伯格开始了对中国应用乃至中国的妖魔化。

结束乔治敦大学演讲后一周,在围绕Facebook加密货币Libra的听证会上,他再次扯上了中国。面对国会的质询,他把中国当成了挡箭牌。

(2019年10月17日,扎克伯格在乔治敦大学演讲。以这场演讲为标志,扎克伯格开始了对中国应用乃至中国的妖魔化)

他称,中国正加速数字货币的研发,而Facebook倡导的Libra以美元为支撑,将有助于拓展美国的金融领导地位和民主价值。如果美国阻止Facebook关于加密货币的创新,中国将抢先一步,美国的影响力将被削弱。

到这里,扎克伯格已经将公司的经营问题,置于中美博弈的政治框架,为了增加自己的筹码,把中国树立成了敌人,而不仅仅是竞争对手。

02

商人本色

“建立联系”是扎克伯格常挂在嘴边的理念,也是Facebook这家科技巨头的心脏骨血,构筑起了以Facebook、Messenger、Instagram、WhatsApp、Oculus等APP为核心的社交帝国版图。

但这个版图内,缺少一款像TikTok那样能给出漂亮数据的视频社交软件。TikTok却直接搭了个云梯,侵入了Facebook的城池。这是扎克伯格视TikTok为威胁,说服立法者审查TikTok的原因之一。

一招借力打力,完成了一次政治对商业的降维打击,目前来看,TikTok的留美之路岌岌可危。

(TikTok被封禁后,洋博主向粉丝告别)

社交帝国是Facebook的底盘,但这家流淌着硅谷基因的公司,早有了更大的野心。

这集中体现在扎克伯格2019年提出的加密货币Libra。消息一出,一度引起了美国乃至全世界的警惕,专门为他弄了场Libra听证会。

会上,扎克伯格声称,Facebook只是想在数字领域协助巩固美元的领导地位,Libra是独立的协会,Facebook只是参与者之一,帮助它站起来,但不会控制它。还强调鼓励创新和勇于尝试是美国之所以伟大的原因,也是科技行业引领世界的原因。

与其说,他是在接受质询,不如说更像是在兜售一个产品。他只需要一张诚心服务的脸谱,告诉对方“我能提供你想要的东西”,态度尽可能谨慎谦卑。

不过扎克伯格淡化了Libra对现有货币金融体制的冲击。Libra的构想带有超主权货币的特征,一种不是由主权国家发行的货币,其可能的后果,他避而不谈。

扬长避短,商人本色。

(2019年10月19日,扎克伯格接受并出席加密货币Libra的听证会)

面对议员提出的“如何防范这种货币被用于洗钱”等漏洞质疑,扎克伯格没有成熟的思考,没有在听证会上给出回答。

他只是强调:中国已经行动,Libra项目可以有效完成,问题可以解决,犹豫不决,以后美国对外实施制裁和全球监督将变得困难。

相信没有技术解决不了的问题,这是极客的典型思维。对扎克伯格来说,这里面还叠加着一种“更高的目标感”。

这种目标感曾经成就了他。

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他回忆Facebook最初问世,很快有人伸出收购的橄榄枝。当时团队顾问告诉他,如果错过这一机会,余生将会后悔莫及。只有他不想出售,他想要做得更大更强。

今天他证明了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或许他还想在Libra上复制一次。

(2017年3月23日,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

不过最终Libra项目还是被叫停了。原因之一是Facebook的内忧还没解决。不正当竞争、虚假宣传、内容审查、操纵选举、纵容仇恨言论、隐私保护不力、滥用数据等一系列问题的长期存在,扎克伯格没有得到掌权者和公众的充分信任。

扎克伯格并没有带领Facebook解决好这些问题,拖延、隐瞒、妥协也没能甩开各种麻烦,问题被坐实,很快打破了Facebook的神话,积累了公众怨气。

据《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称,Facebook股票在2018年一度下跌超过35%。也是在这一年,多位高管离职,其中包括团队的顶级律师,以及Instagram和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

扎克伯格持有公司60%的投票权股份,牢牢掌握着管理权,但他本人已经多次被质疑是否应该辞去CEO一职。

不过36岁正当年的他,没有显露出让贤的念头。

03

第三张脸谱

扎克伯格对中国的态度转变是他野心和危机的一个缩影——把友好一面转向中国时,想的是这里的巨大市场;把白脸一面朝向中国时,是想把后来居上者踢出局,打击报复。

(今年7月,扎克伯格一张白脸冲浪照吓坏网友,他在脸上涂抹了厚厚的防晒霜)

在这背后,是技术、商业、政治的相互博弈。

用技术开发产品,成立公司,进行变现,不断扩张和构建自己的商业版图,扩张受阻或遇上抢蛋糕的人,借助政治矛盾消除障碍。由此构成了扎克伯格“极客”“商业帝国掌权者”和“政客”的三张脸谱。

进入中国无望之后,扎克伯格的“政客”脸谱非常活跃。他超越了商业竞争的框架,利用中美矛盾,打击TikTok。

这个过程中,他把政治,当成工具,利用矛盾的同时也在强化矛盾,上演着商业与政治的合谋与霸权。

利用政治,自然要担心被反噬。7月底,扎克伯格参加的这场巨头听证会就是一个证明。

(特朗普对听证会发表评论称:美国人已经对科技巨头光道歉不改正感到厌倦)

听证会上,立法者一次次打断他们的时候,是希望他们正面回答关于平台的垄断控制、复制和威胁竞争对手、滥用数据、内容审查、政治广告干涉大选等问题,质疑他们“权力集中、滥用优势地位”的合理性跟合法性。

在议员们看来,这些科技公司过于强大,威胁到了竞争对手、消费者,甚至威胁到了美国的民主和公平。但听证会主席西西林也说了:“我们的创始人不会向国王鞠躬,我们也不应该在网络经济的皇帝面前屈服。”

正从“而立”走向“不惑”之年的扎克伯格,不再是大家想象中专注纯粹的“极客”。即使他多数时候仍以经典不变的灰色T恤示人,但他越来越频繁地穿上西装,出席多场听证会,为自己的社交帝国辩护。

想了解中美贸易战内幕的读者,欢迎购买南风窗新书《重新认识美国》

雷志华
南风窗资深主笔,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国际政治专业毕业,擅长解读大国外交,研究东亚局势。


谢奕秋
南风窗国际专栏主编,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毕业,擅长国际时政和历史题材。

中国崛起的外部环境在经历深刻变化,其中最大、最关键的变量是美国。如何重新认识美国,是中国成长为世界大国进程中绕不开的话题。本书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社会等多个角度阐述“美国之变”,解读其变化背后的动因,预判其未来可能的走向。本书以经典的案例、丰富的文献以及专业的理论分析,绘制出这个超级大国国际角色变迁的轮廓。通过这本书,我们可以看清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美国因素之间的逻辑关系,认识中美关系的变化对中国崛起的影响。

编辑 | 何子维

排版 | 刘克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