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质量和盈利能力堪忧 广发银行遭标普下调评级展望至负面

subtitle 中新经纬08-05 21:05 跟贴 78 条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5日电 (魏薇)8月3日,标普将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发银行)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标普同时确认了广发银行“BBB-”长期和“A-3”短期发行人信用评级。

标普指出,鉴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艰难经营状况,广发银行的资本水平和信贷状况可能在未来一至两年内恶化,原因是贷款损失拨备超出了标普的预期,或者盈利能力的恢复速度慢于预期。

评级展望下调至负面

对于此次展望下调,标普解释称,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贷款质量和盈利能力的恶化,广发银行的资本状况可能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此外,2019年广发银行贷款增速达17.4%,2019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行业的贷款增长尤为强劲,这部分贷款在资本方面的风险权重更大。

广发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该行房地产行业贷款余额为1391.46亿元,同比增长75.48%,占全部贷款的比例由14.89%上升至21.84%,房地产业不良率由0.72%升上升至1.0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广发银行按行业划分的公司类贷款来源:广发银行年报

标普预计,广发银行在未来两年内的贷款规模增速将继续保持在低位数至百分之十几,如果没有重大的资本补充计划,这种增长可能会进一步压缩该行的资本水平。根据标普的估算,截至2019年底,广发银行风险调整后资本比率为5.7%。预计在未来两到三年内,该比率将下降并维持在5.0%左右。

在2020年的经济下行压力中,广发银行的贷款质量可能会严重恶化,贷款损失拨备可能仍会保持高位,与去年的水平相似。据标普的估计,截至2019年底,广发银行的不良资产比率为2.93%,而系统平均水平为4.04%。标普称,其不良资产统计口径为不良贷款和部分关注类贷款的总和。

标普预计,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将使广发银行和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资产比率翻一番。但是,广发银行和大多数主要银行的不良贷款报告可能仍将大大低于标普的不良贷款率指标。标普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银行具有更大的灵活性来宽限企业还款,并且不会将面临现金流压力的某些借款人贷款划归为不良贷款。

“我们预计广发银行将继续改善其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标普认为,广发银行在2019年清理不良贷款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该行减记了319亿元人民币的贷款,而2018年为206亿元人民币。此外,该行还减少了表现不佳行业的敞口,包括制造业、批发业零售、信用卡贷款等。截至2019年底,这些行业的贷款占贷款总额比重下降至41.5%,而2018年为50.4%。

标普认为,广发银行的盈利能力得到改善,2019年的不良贷款清理工作已部分缓解了其信用状况的压力。由于努力优化其负债结构并减少对银行间资金的依赖,该银行的净利息收益率在2019年提高了35个基点。该银行的平均资产总回报率从2018年的0.48%上升至2019年的0.5%,但仍低于其他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

标普称,如果广发银行贷款损失拨备猛增或贷款持续强劲增长,而这与资本生成能力不符,

导致资本比率下降到5%以下,标普可能会降低评级。

另一方面,如果广发银行的资本比率持续提高并保持在5%以上,标普可以将其展望调整为稳定。如果广发银行证明其有能力控制贷款损失拨备、减缓贷款增长或加强其资本基础,则可能发生这种情况。

屡次因贷后问题被罚

就在不久前,广发银行连收两张大额罚单。7月15日,广东银保监局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广发银行因贷款分类、从业人员处罚信息报送、信用卡“财智金”业务贷后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问题,被罚款22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监管披露的行政处罚依据中,包含《关于进一步防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与证券公司业务往来相关风险的通知》第三点、第四点、第五点,内容分别为严格禁止挪用银行信贷资金炒股,加强个人消费信贷管理、防止消费贷款变相流入股市,强化贷款“三查”制度,加强贷后资金监督。

此外,处罚依据还包含《中国银监会关于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二条,该条规定商业银行个人信用卡(不含服务“三农”的惠农信用卡)透支应当用于消费领域,不得用于生产经营、投资等非消费领域。

根据广发银行官网介绍,财智金(即现金分期)是广发银行信用卡中心为优质持卡人提供的一种透支转账分期还款的信用卡服务,款项仅可用于日常个人消费,以满足客户的资金需求。

7月17日,广东银保监局披露的罚单显示,广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再被罚款180万元。广发银行信用卡中心被处罚的案由为未向持卡人披露信用卡总授信额度信息、未审慎设定信用卡预借现金业务授信额度、以全程自助发卡方式办理客户首张信用卡、未有效履行信用卡客户身份识别义务。

2019年年报显示,广发银行信用卡全年新发卡833万张,信用卡累计发卡量8106万张,较年初增长15.89%,增速较2018年下滑了近7个百分点;报告期内实现总收入543.16亿元,同比增长9.4%。不过,广发银行信用卡透支不良贷款率也有所上升,截至2019年末,不良率较上年增加0.35个百分点至1.65%。

今年以来,广发银行因为贷后资金监督问题被监管屡次处罚,比如,4月29日,广发银行三门峡分行因贷款“三查”不尽职被三门峡银保监分局罚款20万元;2月26日,因个人消费贷款贷后管理不尽职,广东银保监局对广发银行广州分行罚款40万元。

一位业内人士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监管对于信用卡贷后的罚单,反映出监管趋严信号,预计未来对于信用卡等贷款资金的用途还会加大监管力度,以便发挥出信用卡在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中的积极作用。

上市路九年一波三折

公开资料显示,广发银行成立于1988年,是国内首批组建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截至2019年末广发银行总资产为2.63万亿元。广发银行的IPO之路一直备受资本市场关注。该行也是仅有的两家还未上市的股份制银行之一,另外一家为恒丰银行。

早在2009年,广发银行在年报中首次提出,积极推动公开发行上市,成立上市工作领导小组,加快推进各项准备工作。

2011年5月,广发银行正式启动IPO,并计划“A+H”同步上市。2013年12月,广发银行决定暂搁A股上市计划。

2016年2月29日,中国人寿宣布与美国花旗集团签署广发银行股份转让协议,以每股6.39元的价格,收购花旗集团持有的20%广发银行股份。交易完成后,中国人寿成为广发银行单一最大股东。之后,广发银行的高管迎来“大换血”,出自中国人寿的杨明生和刘家德分别接任董事长和行长。

然而,广发银行的上市之路悄然生变。2017年7月13日,广发银行的IPO状态改成了“暂时中止”。

此后,广发银行也发生了一系列人事变动。2018年12月29日,中国人寿董事长王滨正式接替退休的杨明生,担任广发银行新任董事长。2019年7月29日,广发银行官微发文称,中国人寿副总裁尹兆君兼任该行党委书记、拟任副董事长、行长,负责全面工作。

与此同时,广发银行再次提出了上市计划。2019年7月23日,在广发银行2019年上半年工作会议上,王滨表示,要加快推进“三步走”战略深化,围绕“三至五年内实现公开上市”的目标进一步推进战略深化。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广发银行迟迟没有上市,或与其在内控管理与合规经营方面存在重大缺陷、屡屡踩雷等因素有关。当前,广发银行在内部控制和风险管控方面需要持续强化。

对于信用卡业务屡收罚单、房地产行业贷款占比提升以及未来上市计划安排问题,中新经纬客户端向广发银行发送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编辑:冯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